2013年10月12日 星期六

見證--陳錦慧--如果不能重來

0 意見
如果不能重來

陳錦慧

今年暑假的青田品格歡樂營,我在當中主要服侍的內容是才藝的部分,我負責的這項才藝課是讓小朋友在空白的扇子上創作圖案。

照片中這個小女孩拿著自己畫的扇子,看起來很滿意樣子,手還比一個勝利的手勢,但…其實在這半個小時之前,她不是這個樣子的,那時剛畫五分鐘,她一臉挫折的跟我說:「我畫錯了!」經過了解知道因為新彩色筆水分充足,造成她畫的人物臉部用黑色筆畫五官的地方暈開了,我直覺的勸她:「這沒有關係!」她搖搖頭,讓我自覺自己真是睜眼說瞎話,因為對她來說這樣的畫面簡直是毀容,於是我第二次較有進步的安慰她,我說:「這樣的人,耶穌也愛她喔!」還是搖搖頭,難過的眼神好像傳達她想重畫,我蹲在她的身旁?我們沉默了將近三十秒,我心裡掙扎著:是再給她一枝扇子?還是有什麼方法讓她能接納?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一個念頭,我做了最後的努力,我跟小女孩說:「你畫的這個人受傷了!她需要被醫治,我們來想一想如何照顧她?好嗎?」小女孩終於點點頭,顯然這樣的建議被她接受了,於是她拿起畫筆開始畫病床,畫有人照顧這受傷的人,旁邊還寫著耶穌愛你。

下課後,我很驚訝這過程的轉變,再給一枝扇子其實是輕省的做法,我驚訝自己沒有這樣做,我反覆回想我與小女孩溝通的過程,腦海浮現的是神在我生命裡所做的工。對於一個追求完美的人,覺得不滿意重新再來是常有的事,年輕時我常靠自己做重新再來的事,甚至不惜毀壞自己不接受的部分,漸漸的神在我的生命中讓我經歷到有些事是不能重來的,在這當中我開始學習順服與倚靠神。

看到小女孩滿意開心的笑容,讓我想到一段經文,

哥林多後書 第2章第14節:

感謝  神!常帥領我們在基督裡誇勝,並藉著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

2013年10月5日 星期六

見證--黃念謹--愛,弭平跨文化路徑上的斷裂

0 意見
愛,弭平跨文化路徑上的斷裂

去年分享了上帝如何帶領我離開工作十一年的出版業,轉往陌生社工領域裝備的見證;今天我將見證這一年在當中的學習。

跨文化又一課

參加泰國短宣隊回來後沒多久,即踏進社工所裝備,在泰國所體會的跨文化學習,沒有因為回到臺灣而停止,進入學習場域後,我仍環繞在這課題中,而且不再是與熟悉的團隊一起,乃是獨自一人進入。

    開學第一天第一堂課後,我哭了……我跟上帝說:「我要放棄,我讀不來…」

在教室的我就像是「有眼睛的瞎子,有嘴巴的啞巴」這句話是一位越南新移民,在其所創作的繪本《我的小寶貝》中所寫到的,她如此描述自己初來臺灣時的處境,卻也像是我這個非本科系學生在社工所的處境。站在這學科中,我感受到了自我的斷裂,沒有社工的學術語言、沒有累積的的實務經驗、沒有社會科學相關的求學背景,而在強調課堂表述的教學場域中,我成了有嘴巴的啞巴,找不到詞彙表達、沒有經驗可以分享,像個傻瓜,而且是年紀最大的一位;身在這教育體制中,過往的學習歷程和儲備的能力,也近乎無用武之地,在專業的量尺中,它的刻度近似於零。

在靈修筆記上書寫這段經驗時,也讓我想到在泰國短宣時聽到一位從臺灣舉家來到泰國牧會的牧師所做的分享。他說,當他進入泰國土地後,即面臨自己身上的經驗、能力不斷地被剝奪,過去的牧會經驗、對台灣地理環境的熟悉、人脈的累積…等,對於身處異地的他,這一切都派不上用場。初來乍到的某一天晚上,走在泰國街頭,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通、坐計程車又擔心受騙,於是只好用腳一步步地走了好幾小時的路程回到租屋之所…。

    當時聆聽到這段經歷的我,並沒有太深刻的感受,因為前往泰國的我,有一群夥伴和當地翁瑞亨、蔡淑任宣道師夫婦的陪伴,就算語言不通也不會是問題,因為有他們無微不至的照顧與引導;就算適應不良也不會太久,因為十天後我就回臺了。如今一人走在這陌生領域,卻是感同身受,當時的我,步履緩慢、壓力極大、打擊極多…很多時候是踩在淚水中走過,但主卻以愛接納、鼓勵我,並在第一學期讓我選修到一位基督徒老師的課,不斷重新點燃那被挫折所澆熄的熱情和異象。

「起來!你為何這樣俯伏在地呢?」(書7:10)

進入下學期應該是比較適應了吧?是的,但第一堂課後,我又哭了……

面對評價的課題,我的情緒又潰堤了。心裡浮現出,我要更努力、有更好的表現,以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但意念很快地又被自卑給沖散,無所適從地蜷伏在床上…但隔天早晨,透過固定靈修的管道,聽到約書亞記3:7這段經文:「耶和華對約書亞說:『從今日起,我必使你在以色列眾人眼前尊大,使他們知道我怎樣與摩西同在,也必照樣與你同在。』」主講牧師如此說:「約書亞要承接摩西的職分,帶領以色列人往迦南地前進之前,一定很多人拿他與摩西比較,而感到極高的壓力。但約書亞被尊大,不是因為他的努力、表現和聰明...,只是因為他走在上帝的揀選中,他順服上帝的帶領,走在 神的旨意……「上帝也在對你說:不是靠你自己力爭上游、拚出一片天來;世界上的人都是這樣,但在屬靈裡, 神會尊榮你,如果你順服 神把你擺在的位置上…」於是淚水乾了,再次被上帝話扶起,不僅是我的行動,更是我的心、我的靈。

「我父是栽培的人。」(約15:1 )

聞聲博士(Dr. Vincent)在一個掛滿了葡萄的花房裡講說他的故事,他說:「我的園丁新來的時候,告訴我說,這些葡萄籐若不一起割光, 只留下籐莖的話,他對它們一點辦法都沒有了;我就讓他去割;兩年來我們一粒葡萄也吃不到,可是到了今年,竟長得這般豐滿。」這是開學第一天的第一次破碎,上帝使用《荒漠甘泉》當天的內容所賜下的盼望和應許。如今我要感謝讚美 神修剪的手,而且祂知道我能承受多少。

感謝主,藉由成為社工界的新移民,帶我學習服務新移民;讓在舒適圈待久的我對於人在斷裂處境所產生的掙扎瞭解一些,而對於弱勢者的生存壓力、遭忽視的感受,也體會了一點。祂也以愛弭平我在跨文化時的斷裂感受,清除我意念、思想中的生命雜質,並從祂眼光中找到自己的生命價值,使我在學習路上能更謙卑,看自己合乎中道。最後,這段歷程也讓我看見十年前進入教會時所受的恩典;有位姊妹曾跟我說,「念謹,妳剛來教會時,不也在跨文化嗎?」「對喔,但那時為何我不感到適應的辛苦?」我這才明白,因為那時教會的肢體以愛心接待我,用愛陪伴我度過文化上的適應歷程。

最後,感謝我最好的老師——主耶穌,感謝學習路上祂一路的同在和引領,更以愛激勵我不斷向著標竿直跑;感謝在我初信之時,以愛陪伴我進入教會的弟兄姊妹,也再度感謝在泰宣時,為我們代禱、奉獻的會友們,使我有機會經歷和領受跨文化的學習。

 (詩84:5~6)「靠祢有力量,心中想往錫安大道的,這人便為有福!他們經過流淚谷,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並有秋雨之福蓋滿了全谷。」第三學期開始的第一天第一堂課後,我沒有哭。但就算哭,我相信愛我的主必將我的哀哭變為跳舞,一切榮耀感謝歸給愛我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