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9日 星期六

見證--梁恩傑弟兄

0 意見

感謝主耶穌,讓我今天能在這裡和大家分享生命中的一些經歷。我的故事可能沒有什麼大起大落,或許有些有趣的地方,或許有些值得身為一個基督徒反省的地方。我的人生走到這裡,其實主想要我做什麼,我也還不是很明確,我不喜歡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去臆測那大大超乎自己存在的計畫是什麼。

其實我是個和平寶寶,從幼主,兒主,青少契到現在,一直都在和平聚會。很感慨小時候的夥伴們都已經四散在世界各地。基督信仰對我們這種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小朋友來說,有時還真像個詛咒或陰影?因為從能夠思考的時候開始,就會無可避免的去問自己的行為是否合乎上帝的旨意,是不是符合聖經的教導。

我在高中的一場營會中,因著感動而決志,後來受了堅信禮。中學的回憶都是在教會中的回憶,反而很少和學校的同學有更多的交集。中小學的時候我對於自己將來要做什麼其實一直都沒有什麼想法,我是一個知道怎麼唸書的小孩,在學校適應的自然不錯。順利考上高中後,毫不猶豫選擇了自己覺得比較擅長的自然組,不過到了要考大學的時候,發現雖然不知道要做什麼,自己的興趣志向實在不是朝這個方面,後來則是選擇了心理系這個偏向社會科學的領域。

在到目前為止的過程中,音樂一直是在我生活中蠻重要的元素。小時候學的古典鋼琴,雖不是全心全意的投入練習,卻也沒有間斷過。在高中的時候開始有了網路,接觸到各式各樣不同的資訊,我就像個海綿般的去吸收這些不同的聲音。後來上了大學,買了把吉他,雖然不像很多其他小朋友在玩團,也一直有在練習,找老師上課。

在大學的時候,生活的重心開始慢慢轉移,更多的和同學朋友們鬼混,陪女朋友,探索生活的不同面向。在教會中還是有參加青年團契,但沒有太多的投入。熟悉的同伴們到外地去唸書,更多的是陌生的新朋友。在學校除了學習心理學之外,也修了不少哲學系的課,甚至一度是輔系,後來因為學分因素而退掉。而在大四的時候,因為真的也不曉得接下來要怎麼走,便決定先去當兵了。

服兵役過程當中的種種,又是一堆事情可以講。當預官的我,經歷到了很多不同的事情,音樂中斷了,信仰的追尋停滯了,倒是感情生活還維繫著。大約也是那時開始比較少出現在教會吧。退伍之後,因著我也無法理解的緣份,進了錄音室做助理的工作。辛苦但充實,也很有趣,更讓我學到很多寶貴的技能和經驗,可是我知道這不是長遠之計,音樂產業的變化使得這項專業的需求不再,更重要的是,我覺得自己能做的不僅止於此。在某個夜晚裡,我決定和家人討論出國進修的可能性。這段期間,由於工作的因素,沒有了團契的生活,也僅於有空時,出現在主日崇拜的場合。

在家裡的支持下,我前往波士頓圓夢去。恢復了學生的身份,在學校中盡情地學習,吸收,在課餘時廣交朋友。在這三年的時光中,確實大大地充實了自己,但對於未來還是茫茫然的(其實即使到了現在也還是)。在那裡曾與一些基督徒的朋友接觸,但並沒有參與聚會。這些年的經驗下來,讓我覺得和教會圈的族群開始越離越遠,生活圈的差距越來越大。

去年七月回來台灣時,我是完全的從零開始,不知從何起頭。背負著留美的頭銜,高不成,低不就。我也不是十分擅於交際應酬,拓展人脈的個性。然而又一個我無法理解的緣份默默地開始發酵。透過懷哲的介紹,得到了去好消息電視台的錄影機會,慢慢地接觸到很多台灣的福音音樂人,及不同的教會教派,不同的信仰觀。基督信仰又以一種我無法避免的方式,再次進入我的生命中,並且更重、更深地刺激我的心靈。另外一方面,和其他教會朋友的接觸,也讓我更去思考信仰的核心,讓我更會去尊重別人的信仰,也更珍惜自己教會的傳統。而在某次福音音樂人的活動中,我也碰到了我現在的主管,他基於對我的賞識,以及他的某個意象(我所無法掌握的),把我帶進了現在的公司。

如我一開始所說的,我不喜歡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去臆測那大大超乎自己存在的計畫是什麼。生活有好多我無法理解的事情,常令我困惑、迷惘,但願這對基督的信仰時時帶來盼望,也使我成為他人的祝福。

2012年9月22日 星期六

見證--袁明豪弟兄

0 意見

等候重新得力

我是明豪,過去一年從環境工程博士畢業、結婚、當兵、退伍。很感謝上帝是如此恩待我與君怡,我們平安喜樂地渡過人生的這個階段,雖然她在東京讀書,我困在軍隊裡。我要分享神在這段期間如何堅固我信心,賜下面對負面環境的智慧,好裝備我能往前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我是100-2梯預備軍官,新訓結束就到步兵學校進行二階段訓,我在預官班隊中擔任實習輔導長,這個經歷滿足了我對公民社會的想像,這120個預官同學的班隊上涉及權力及義務分配,我都期待有符合正義的制度,經由參與及審議凝聚共識。受訓結束前,隊上有些單位來選官,我原本都很有機會,我也有期待,可是結果不如預期。到了抽籤時,大部分都是基層單位,我那時只禱告神帶我去到最需要我的地方,不過離家近更好!結果在辦戶籍抽籤時,我沒抽到簽,也就是我的期待又落空;最後我落腳在台中后里的裝甲586旅。到台中後,我原本很期待能繼續爭取輔導長的職位,然而上帝似乎不是這樣安排,我在旅部擔任幕僚,負責代理工兵官業務。工兵官業務是什麼呢?就是像學校的總務,負責水電、消防、修繕工程。其實是個業務很吃重的位置,也極具挑戰性,業務相對是需要專業。在代理工兵官兩個多月,除了原本工兵業務外,我負責工程案的執行、監造與辦理變更設計。最後兩個月我到軍團支援,協助其他單位辦理變更。最後,我繳了一張成績單讓旅上高勤官很滿意,獲頒工作獎金、榮譽假、還得到陸軍獎狀。

事實上,我在當兵初期其實很不開心。因為我在當兵前得到一個在日本很好的研究工作機會,然而因為當兵我不得不放棄這個工作;後來我在當兵時申請出國博士後獎學金也未通過,因審查委員覺得我放著原本工程專業,而去作個奇怪的環境治理研究。那時,茫然的我又困在ㄧ個愚蠢的地方,雖然我還有備案計畫,但是我更想知道上帝的藍圖。不過,從我在軍隊的經歷看起來,或許我真的有在工程與政治學上專業與熱忱。另外,在部隊的環境給我一個很大的收穫就是發揮具有影響力的正向思考能力。在當工兵官的期間,我從早上5:30起床後常常是到晚上12點都沒有時間睡覺,可是其他薪水領比我多3-4倍的軍官都不用這樣。我是工作效率很高的人,但是我的業務量真的是太吃重了,又有時效性。我那時候是這樣界定我的現實處境,這個工作很有挑戰性、讓我不會變笨;而且我的工作都是在幫助官兵生活需求;國家也栽培我這麼多了,這就是我貢獻國家的時刻;也嘗試去理解不同角色的想法,並適時的鼓勵他們。

一個額外的恩惠是我在當兵時君怡只有機會回台灣一次,她待的那一個月,剛好就是我在司令部辦理變更設計的那一個月,不多不少。更不可思議的是在司令部作業的時間,我就像上班族,早上八點到司令部,下午五點下班回家。而且當時剛好原本的工兵官回來,所以我的業務也交接了。這樣巧妙的時點,完全不是自己能掌控的。現在我在台大政治系作博士後研究,並且在其中探索著更多的可能性。若當時沒有錯過日本的工作或博士後獎學金,或這一年在部隊的期待落空與再次等候,我都沒有辦法走的這麼確據,去相信神他有他的計畫,去體驗聖經說: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在你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

2012年9月15日 星期六

見證-黃念謹姐妹

0 意見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早在今年研究所考試期間,上帝就將「今天的上台講見證」放在我的意念中,只是那時我還懷疑著。今天我要見證那人生的響導—主耶穌--帶領我在人生跑道上轉彎的故事。

(賽42:16)「我要引瞎子行不認識的道。」

我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正職工作就是在張老師文化當月刊編輯,一待便是十年十個月。從未婚到已婚,正職轉為特約。

去年四月,我的後背包放在機車的車箱中,三十分鐘的用餐後,卻不翼而飛。坐在警察局的自己,心裡有著極深的失落,因裏頭有我謀生的相機和受洗禮物--聖經等等,掉著著急眼淚的我向主禱告,懇求祂藉著這件事向我說話。我們所信的神真的是「在失落中填滿祝福的 神」,祂告訴我:「舊的需要拿出來,新的才可能放進去。」我心裡突然明白,上主在提醒猶豫是否該報考台神宗教社會工作的我,慎重地思考「人生背包」裡需要裝什麼?!(賽42:16)「我要引瞎子行不認識的道。」則是上主呼召我「離開」(原有的生活模式、舒適圈、人際圈)的印證。

(來11:8)「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

去年六月,因著上主話語的指引,教會牧長、兄姊的鼓勵和代禱,我滿心平安,順服地離開了這讓我成長許多的職場,開始準備各項考試科目、自傳和未來研究計畫的撰寫等。過程中,有興奮,也有膽怯、懷疑和洩氣。興奮的是對社工的知識和能走進 神的計畫;而害怕的是:「社工接觸到的個案近乎都是受傷的靈魂、弱勢的族群,我如此軟弱,我的愛如此有限,如何能走進社工的領域呢?」「我念得來嗎?」每當如此, 神就讓我想到祂對我,和對祂百姓的愛。於是我往神學與社工的路上預備著。

(賽55:9)「正如天高過地,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

神話語的應許和同在,是我加添的勇氣、信心的根基,和往前邁進的力量。

但在考試前十天,我走的道路經歷了一場意想不到的地震,我接到台神宗教社會工作學系老師的電話,她通知我,這科系有可能開不成。路似乎愈走愈狹窄,愈不清楚方向,當下心裡很難過,眼淚流不停;耳朵響起「不要放棄」這首詩歌。

當你孤單的時候,不要氣餒;

當你在十字路口,不要徘徊

當你難過的時候,擦乾淚水;

當失望的時候,不要放棄,不要放棄

大聲唱哈利路亞,歡喜快樂吧,勇敢往前踏

大聲唱哈利路亞,

活出神放在,心中的藍圖和盼望

我問主說:「這是祢對我的心意嗎?祢要我別放棄什麼?社工?神學院?我對祢的信心?我該往哪裡走呢?」這場震動,也迫使我再次思考,「我想成就什麼?上帝對我這一路上的引導又是為了什麼?」我想起4月16日的《荒漠甘泉》,裏頭寫到:「光是歡歡喜喜地和主一同出發,冒信心的險,還不足夠;還當把你自己所計劃的路程表撕得粉碎。沒有一件事會照你所頂料的實現。」(賽55:9)「正如天高過地,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

變動後的第五天,在靈修中我明白了上主的意念,祂也回應了我心裡的疑問…於是,我在靈修筆記中寫到:「這件事是神成功的,所以必定是對我有益的。認識我的上帝必然知道,一下子要我去報考非神學院所開設的社工所,對非本科系的我而言,門檻太高,我勢必會悖逆、脫逃。所以,讓我轉彎,直走,接著碰壁,再轉彎——這路徑是祂精心的安排,一步步,有祂的時間,有祂的目的,更有祂的恩典。」我在這段時間所投入的精神、心力和學習,許多天使們的代禱,也絕不是枉然或白費的;反而是祝福,是煉淨,引導我更看清自己的使命道路,更也讓我學習謙卑和順服。

(提多書1:2)「那無謊言的神....所應許的。」  

西方有段勉勵的話說:「 神永遠不會只關上一扇門而沒有開啟一扇窗。」我真體會到,神的安排雖是出乎預料的,但永遠是最好的!「收取的,祂以自己來代替。」雖然撞上牆壁有疼痛、有失落,但主醫治、主纏裹、主引導。轉彎後,登知識山的勇氣和力量,主加添、主鼓舞、主扶持。那無謊言的上主成全了祂對我的應許!(詩138:8) 祂讓我這門外漢用六個月的時間,學習四門專業科目,而其中一門,還是在考前一個多月才知道要考,也來不及上補習班,於是買書自學。考前其實多次又想放棄,想臨陣脫逃,因在我的思維邏輯,這真的太難、太不可能了。但那時的靈修進度中,約書亞和迦勒得地、攻城的經歷卻不時鼓勵著我… (書1:9)「 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裏去,耶和華──你的 神必與你同在。」

感謝全宇宙最優秀的老師──主耶穌為我專設「考前心靈衝刺班」,教導並幫助我以「敬拜的心」去赴每一場考試,盡力去做,並將結果交託給祂。於是,我時時向自己信心喊話:”You do your best and God will do the rest.”而每每出發到考場前,我便藉著撥放詩歌,來鼓舞我的心;走進應考教室前,我禱告獻祭,呼求祂的同在。因為我知道,我真是沒有任何勢力、才力得倚靠的,唯倚靠耶穌基督;我沒有甚麼可誇口的,唯誇耶穌基督的十字架。猶記得考第一間學校時,到教會去借用廁所,打掃阿姨知道我要考試,在我跑赴考場前,她還在後頭向我打氣說:「耶和華要使妳得勝!」

(腓4:13)「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耶和華尼西的神真的是照著祂的應許,使我得勝──得著「得地為業」(書1:6)的入學門票。明天是我的開學日,我將開始前往師大社工所學習。在這間學校的考試科目中,不可思議的是,我最高分的是那只有自學一個月的科目,我想這不僅在告訴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也是主耶穌送給未來求學路上的我,一份「信心」的禮物。在開學前,我去參加了系所所辦的新生歡迎會,在聽完學長姐對科系的課程介紹後,我不由自主的身心又緊張了起來──胃痛、頭痛、心悸──因為眼前又看見了那座知識的高山。幾天後,我那未信主的父親,竟請我母親在電話中轉達我說:「別想太多、太遠,上帝會幫助妳的…」

感謝主,在開學前讓我得有講見證的機會,藉由回頭數算祂恩典的痕跡,也加添了自己往前奔走的信心,堅持異象的動力。回顧這段時間,有人花了一年、五年、十年才找到未來的方向,但主卻讓我在這短短的讀書過程中,能窺見自己人生下半場的藍圖;藍圖或許大半塊仍顯示著虛線,但相信那信實的天父上帝,必繼續會幫助我一筆一畫地完成,活出祂在我身上的命定。

也感謝這段時間全力全心支持我的先生,和那隨時接到我119呼叫而為我代禱的牧長兄姊們,讓我能蒙 神的恩走上這條路。一切榮耀、感謝和讚美都歸給坐寶座的唯一真神救主耶穌!「祂以恩典為我年歲的冠冕!」

最後,分享在這段經歷中我最深刻的話語:「你的嚮導知道怎樣引領你前進。祂將領你走一條你所夢想不到的路徑。祂不知道懼怕,祂也希望你因著祂的同在不知懼怕。」願主賜福在場每一個祂所愛的兒女,進入祂對每個人的命定和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