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8日 星期六

見證-王雪枝長老

0 意見
東北角福音隊的服侍
王雪枝2012.7.22
大家好,今天很高興和大家分享我參加東北角福音隊的心得感想。
在今年三、四月間曾牧師曾問我,暑期福音隊需要幾位同工幫忙伙食方面的工作,您能不能參加?
當時我不敢馬上答應……,但是我先將這些事都交給神,求神為我安排同工。感謝上帝,他親自感動好幾位同工陸續答應參加伙食隊,更高興的是有一位弟兄--芳俊兄,在去年曾聽到我參加福音隊的見證後,就告訴我,今年他一定也要參加這樣的福音隊,真的今年他就專門負責接送方面的服侍。
我是第二天才加入幫忙的,早上830芳俊弟兄開車接我們到營地,在一個半鐘頭的車程中,芳俊兄為我們準備好吃的摩斯漢堡和香噴噴的咖啡等早餐,使我們的精神飽滿倍感滿足。
到達東北角教會,進入廚房,看到裝有冷氣的舒適工作場地,心中感謝上帝,在這麼炎熱的天氣, 神預備的廚房是我多次參加福音隊中最舒適的。
這次的膳食由理查師母及當地的一位姐妹掌廚,我們只要負責洗菜、切菜、清洗餐具及環境整理,所以大家勝任愉快。
可是準備給150人的午餐及晚餐的菜量,所要切的菜及肉的數量相當多,每當我們覺得累的時候,芳俊兄在外面的桌上自備茶具泡好茶,煮好頂級的咖啡,為我們加油,他的愛心,加添我們眾人的精神力量。
煮好餐食後需要將飯菜送到約一公里遠的營地,看到他們吃得津津有味,不斷的回來添加飯菜,並且告訴我們飯菜很好吃,而外國孩子也是筆著大拇指,操著美國腔的台語說,『好吃!好吃!』,理查牧師及幾位老師也誇獎著:你們和平教會的青年好優秀,幫很大的忙;你們煮得很好吃,聽得我們心理好高興。
感謝上帝,和平教會牧長們栽培出這麼優秀、熱心又有愛心的好青年,參與和以往不同性質的營會,感動參加的青年,決志受洗,我們在旁看了都很受感動。
四天的營會很快的結束了,回想剛接這服侍時的憂慮、緊張,實在是多餘的,神為我預備的都是超乎我所求所想的,我們在忙碌中,同工們互相談笑著說,這次是五星級的服侍,而又因芳俊兄滿滿的愛心升級到七星級。
真的是一切感謝主,讓我能有這段快樂的服侍經驗。希望明年不再是曾牧師找我組隊負責餐食,而是大家自動報上名來參加。

2012年7月21日 星期六

見證-蔡慧君姐妹

0 意見
大家平安,我是慧君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在澳洲working holiday時,神的祝福。

為什麼我會去working holiday呢?因為那時,我快29歲了,為了把握不用花太多錢就可以出國的機會,我在2010年10月底結束在教會的工作,並在11月底前往澳洲,開始他鄉客旅生活。

透過朋友的介紹,我在澳洲莫爾本找到固定聚會的教會,教會中的會友幫我介紹住處,所以我很順利的在墨爾本待了下來,剛開始適應生活時,發呆的時間比在台灣多上幾倍,無論是刷牙洗臉、走路、坐著、睡前都有大把大把的時間,讓自己安靜,甚麼事也不做,腦海中就會浮上「在你呼召之地」這首詩歌的旋律,它的歌詞大意是說:在所呼召之地,無論何時何處,都要敬拜讚美神。我把這首詩歌當作在澳洲生活的態度,也就是無論遭遇何事、在任何時刻,都用敬拜神的態度面對,我不急著找工作,反而享受整天讀經、禱告,思想神,這是一段相當美好的日子。如以賽亞書30:15所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

一個月後,教會朋友介紹我到一個農場仲介處去等候工作,我就背起行囊,坐4小時的火車,前往鄰近墨爾本的一個叫做Mooroopna的郊區去。我在這裡等了很久,還是沒有工作,而所住的鐵皮車屋,烈日曝曬後的熱度,就像烤箱一般,衣褲晾在房裡只要一個下午就能完全乾掉,還有陽光的味道。我問神為什麼要來到這裡?這地方混雜著馬來西亞、印尼和韓國和台灣人,從馬來西亞和印尼來的,幾乎都是跳機的大叔,住處又髒又熱,晚上還會有人莫名來敲門,實在很可怕,直到有一次一位大叔感冒,我拿蕭醫生的恩典藥包給他吃,開始慢慢建立關係,後來,他們一生病就來找我拿藥,我開始當起江湖郎中,也跟他們聊天,他們多數是為了賺錢,離開家庭,過著辛苦的獨居生活,我覺得他們內在的匱乏多過身體的病痛,決定要跟他們傳福音!透過Google大師翻譯的功能,我用和平教會明信片,寫了好幾張印尼文和英文夾雜的經文卡片送給他們,他們看見自己國家文字,非常開心,打破語言隔閡,就瞬間打破國籍界線,這讓我體會到語言是宣教的第一步,之後,我不再害怕夜晚的敲門聲,也不再抱怨無所事事的生活,因為上帝讓我知道我可以做甚麼。我跟他們建立良好的關係,有次跟大叔去工作,他們為我多摘水果幫我賺取工價,還送我摘回來的水果,為我買了很多食物,我實在不配,但上帝讓他們願意對我好,很感謝神。這讓我體會到馬太福音6:33所說「你們要先求 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

2個禮拜後,我在其他仲介處得到一個工作機會,我離開這裡,前往另一個backpacker宿舍,第一天Packing就被fire了,因為動作太慢,第二天,backpacker的owner又帶我到另一個農舍去packing,有了第一天恐怖的經驗後,這次我使出渾身解數,回家累個半死,我才真實體會到甚麼叫做勞力工作,不得不對勞工弟兄肅然起敬,他們真的很厲害。在這裡,我體會到澳洲人跟台灣人用不同的觀念看待工作,他們認為只要有工作,就值得肯定,有一技之長更能獲得尊敬,在澳洲會修水電和冷氣的人,賺得錢有可能比律師還要多,而台灣的工作等級則會影響個人聲譽,相當的不同。

我在白天工作,晚上回backpacker時,也會跟室友聊天,他們大多時候都在抱怨,不得不說,在白人的世界裡,黃種人仍會被歧視,但感謝神,我們在神國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

在這裡度過2個月,雖然已經調查好鄰近的教會,卻因為工作的緣故,無法去主日,直到放假時,踏進睽違已久的教堂,眼淚止不住的流,我才發現自己那麼想念神,我才知道主日有多重要,主日讓我不管身處何處,都有回到家的感覺,而跟一群一樣認識神的人討論信仰,才有回到真實世界的踏實,上帝也額外給我一個恩典,去教會時,我會邀請室友一起前往,其中一位在免費午餐的誘惑下,願意跟我一起去做禮拜,她雖不曾去過教會,卻願意之後在放假時前往教會,為神給我的恩典感恩。

我真正過著背包客生活的時間只有3個月,雖然不如一般的backpacker,卻仍有諸多體會,在世上我們有國籍、階級等等的差異,但在耶穌基督裡,我們同等寶貴;在世上我們有規矩、制度、派系的分別,但耶穌基督教導我們用愛當準繩,而不是律法。正如約翰福音十三章34-35節,這句常常背誦的經文所說:『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他們認識並認同我是基督徒的身分,不是因為我會讀經、禱告,更不是因為我知道各教派的差異,而是因為我願意放下自己的認知與觀念,不帶目地、不是教導、沒有期待,單單真實的接納他們,以愛相交。

2012年7月14日 星期六

見證-方郁雯姐妹

0 意見
愛是一條不好走的路,雖然我只有結婚三年,但已經能夠深深體會。兩個人互補的個性,讓我們在婚姻生活中可以截長補短,但往往也是造成衝突的最大元兇。我的先生-民樺是個謹慎細心的人,而我正好相反,是個急躁又神經大條的人,簡言之,他就是慢,我就是快。這樣的特質讓我們在一年前,生活當中出現了一些摩擦。
一年前,我接了學校多重障礙班的導師,我們班有個新生是比較嚴重的自閉症,會有攻擊的行為(像打人、抓人頭髮),為了避免發生問題,每天早上我必須比他更早到學校,而這個學生通常是七點半會到校。
每天都是我老公開車載我上下班,如果要七點二十分左右到校,那三十分鐘的車程,我們最晚六點四十五分就要出門。但是,這個時間表執行了一陣子,我開始發現,要準時出門對我老公來說非常困難,因為他的動作實在是太慢了。我從溫柔的言語提醒,慢慢的變得不耐煩,甚至最後開始威脅恫嚇他。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個月,每天早上,我們家的氣氛都很緊張,我常板著臉孔,監督他要動作快一點,他也戰戰兢兢地怕自己太慢又惹我生氣。
漸漸地我發現,每天早上,我和他好像不是同一個團隊的隊友(我比較像他老闆)。當我的眼光充滿批評、挑剔的時候,我更看不到他為我所做的付出,我開始很討厭早上的自己。於是,我開始為這件事情迫切向上帝禱告,求主幫助我改變這樣的僵局。上帝讓我在禱告中反省自己,並且不斷想起我在夫妻小組中的學習。
我開始反省:
1.我的焦慮是來自於沒辦法準時出門嗎?其實不是,我的焦慮是來自於內心對於工作還有學生的恐懼和壓力,而這是我自己和上帝間要處理的。
2.我發現我並沒有無條件接納我老公的特質,特質本來就是一體兩面,我不能只接納他在處理事情的謹慎,卻不接納他出門時候動作慢。
3.想要早出門是我的心理需求,不是他的,但是我卻要求他來滿足我的期待,為我負責。
當然最後,我又讀了一些教導的經文,像是言語要柔和,使怒消退等,維持了一陣子的禱告和反省,我發現早上出門時的氣氛確實好很多。但我想要準時出門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於是我又繼續禱告,真的很奇妙,禱告中,上帝感動我,要當個有智慧的婦人。
某一天早上,我把自己打理完畢坐在沙發上,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拿了一枝筆和一個筆記本,開始記錄,每天早上六點五分起床後到出門前,我老公到底在做什麼,是什麼原因讓他可以這麼慢。感謝主,我只花了一天早上就恍然大悟。每天早上我只要洗臉刷牙穿衣服,拿著包包,十分鐘內就可以出門了,但他不是,他非常地忙碌,起床後他要…
喝一杯水喝、吃蜆精和B群、從衣櫃子中找出一雙配對的襪子、刷牙、洗臉、上廁所、刮鬍子、穿衣服(如果那天要meeting,他還要燙他的襯衫)、從鞋櫃中拿出鞋子、從玄關上找他的鑰匙、手錶、錢包,最後離開家前他還要從廚房拿出昨天的廚餘(在我們家是我煮飯,他負責整理廚房),最後開除濕機、檢查家裡所有的窗戶和電源才能出門。
以他的龜速,要他在三十分鐘內完成這些事絕對不可能。知道了原因後,那接下來那我該怎麼做呢,禱告中上帝又提醒我,如果你和他是同一個團隊,你該怎麼辦?於是,我把這些事情按照順序全數條列出來,睡前把鬧鐘提早撥了十分鐘,隔天一早,我自己提早十分鐘先起床,把所有可以幫他做的事情一次全部做完,水、蜆精和B群、襪子、鑰匙、手錶、錢包放在桌上,廚餘包好、開除濕機、關窗戶和電源,連鞋子都幫他拿好放在門口,十分鐘後叫他起床,他只要刷牙洗臉穿衣服,做點雜事,就可以出門了。現在我們不但準時出門,到學校後,我們還有一點時間,可以在車上一起讀一段經文,為今天的工作禱告,我發現,這才是減輕我工作壓力和焦慮最好的方法,就是工作前,在上帝面前支取力量。
真是汗顏,雖然是件小事,但我卻拖了幾個月才決定讓上帝在當中掌權。這次的經驗讓我體會到,進入婚姻後,仍要不斷的學習和反省,夫妻小組就是讓你可以不斷學習的好選擇。我們也很容易在生活中怪罪對方,要對方為你的快樂負責,但到頭來其實最大的問題可能是出在自己身上。當然最重要的是,一定在生活中,緊緊抓住上帝。最後,要感謝我的老公,感謝他對我的包容、體貼和付出,在我眼裡,他永遠是最完美、最可愛的老公。

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見證--周鳳美姐妹

0 意見
神沒有離棄我


我的年紀已經跨過55歲,才剛在復活節受洗。人生的步調錯亂,44歲才獲得博士學位。我很羞愧,一生辛勞,賺得的只夠開福特十多年的二手車、買一間9坪小套房。我不僅沒有奉養父母,19年前還拿父母兩百多萬出國留學;至今不但沒有還這筆錢,今年又向老爸爸借82萬,補我兒子留學美國的生活費;我的房屋貸款加抵押借款共450萬,分期付款得還到75歲。法律上我有配偶,實際生活裡是單身。28年養家育兒沒有獲得感謝只有責備。

這樣不幸福的人生,幸好找到主有所依靠。以前,我遇到難過的事情,總是靠我自己;總是想,撐一下就雨過天青,下一個轉彎會是風光明媚。回顧過去,我才知道主總是派遣天使出現在我周圍。

38歲時,我帶著八歲兒子到密西根蘭莘讀教育博士。我先生沒有給予資助,我靠父母給的錢和一點積蓄度過六年。我的英文聽說讀寫都很差,作業總是掙扎萬分才交得出去,留學生活很是挫折。

回顧那時,神安排了兩個天使幫助我。同在博士班的佩芬知道我低落的心情、婚姻中的處境、與婆家乩童世家的宗教背景,她常用上帝的話語安慰我。另一個天使是一個七八十歲的女士。她在雪地行走敲我的門,問我是否想要讀聖經。我十分感動,就請她每週陪讀。那是我第一次逐字閱讀聖經。更神奇的是神藉由她來幫助我。她幫我謄清楚指導教授揮灑的草書,我才得以完成論文的修改。

我畢業後在國北教大任教。同事鍾老師和校園傳道學會的溫文、秀雲,有一段時間陪我讀經與禱告。四年前,有一天我在街上巧遇15年不見的附中同事紫雲。紫雲邀我到和平教會參加聚會。我的妹妹鳳玉、妹夫肇新、和好友玲真都是「老和平」,又加上紫雲,所以我對和平教會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就這樣斷斷續續地和曾牧師、景仁、曉梅、燦然兄、紫雲一起禱告。

2009年我婆家的「神」起乩說要蓋廟,我先生一口答應去借錢買地蓋廟。他說蓋廟是他的使命,後續還要成立基金會。他是長子,孝親費全部由他負擔。近幾年,又負擔中風妹妹與她孩子的支出與房貸。而他對我和孩子,二十八年裡,總共養家十四、五年,月給兩三萬,還嫌給我太多。

2010年我兒子因自發性氣胸開刀。出院後,辭掉富邦外匯部工作在家休養。我先生叫他搬走,因為要賣房子去投資。我問他:兒子要住哪裡?他說:「他得自己想辦法。」那時我準備帶女兒出國研究一年,經濟十分拮据,只好賣掉結婚時父母送的金飾,還辦郵局高利貸款,度過難關。

他在某私大當院長,年收入近300萬。我心中向主訴苦:「主啊,祢是慈悲的,是公義的。你看到這不公平的事嗎?求祢憐憫我讓我依靠。」

2010年9月在我公公的喪禮上,看到小叔起乩代替「神」說:「某某人的魂已經在我這裡了,他不會在陰間四處遊蕩。」當時,我毛骨悚然,心想:「陳家的人死後都被他家的『神』帶走嗎?我死後難道也是這樣?」

事後,我回密西根州大當訪問學人。在那裡,我參加路德會「國際學生友誼之家」(Friendship House MSU,

http://friendshiphousemsu.org/)聖經研讀班。和老師Jill道別時,她說:「我們也許不再相逢,只希望以後能在天堂相見。」我心想:是的,只有信主,才不會被陳家的「神」帶走。

今年暑假在聖路易華盛頓大學就讀MBA的兒子找到實習機構,這有助於將來獲得工作的機會。我向神禱告,盼望他明年順利畢業,分擔我貸款的重擔。我知道:「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必如何」。謝謝眾多兄姐帶領我認識主,讓我學習主的話語,主牽我的手勇敢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