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

見證-劉珊如姐妹

0 意見

親愛的弟兄姊妹平安,

感謝主讓我有機會站在這,和大家分享我在工作中體驗到上帝的奇妙帶領與保守。

實習結束,分發進入現在任職的學校。等待職務分配的過程中,我向上帝禱告,求主將我放在合適的位置。雖然禱告時會這樣全然交托,但在內心,不免有個人偏好,偶爾還是會忍不住在禱告中跟上帝耍賴說:拜託!我不要去高年級!

在正確的人事安排尚未公佈前,因為要申請研習,需填寫任課年段,所以我先打電話到學校詢問,沒想到接聽的老師一口就說:確定了呀!你是教五年級的!當下,我雖然有點失望,但也只能安慰自己:相信神比我更清楚應該把我放在哪裡才是最好的安排。

奇妙的是,當正式的人事安排發佈時,我竟然是要去教中年級!感謝主!我不知道是什麼改變了學校的規劃,但我相信神在當中有祂的計劃。

只是沒想到要教“小三們”做人做事的道理,還真是不簡單!那時我的班上有位孩子因不懂得如何調節自己的脾氣,容易和同儕發生衝突,或致使對方受傷。

一次又一次的挑戰,感謝主,總透過經文或一些身旁的小天使,幫助我,讓我有從神而來的智慧,懂得以合適的言語和態度來安撫對方家長,也感謝神時刻提醒我要用神的眼光和愛,來愛他教導他。而我在與孩子建立關係時,也常用神的話語鼓勵他,教他禱告,把一切交給主!雖然我不清楚他聽懂多少,但我相信神會親自祝福祂的話語。

正當我覺得孩子情緒漸趨穩定慢慢進步時,他卻送給了我一份意外驚喜……這次被他修理的對象不是其他小朋友,而是我。

那已經是四年級下學期,再一個月左右,孩子們就要升上高年級。當天我一早就不斷頭疼,放學前的下課時間,班上一個孩子驚慌失措地奔回教室,從孩子驚恐的眼神和痛哭的樣子,我知道大事不妙了。沒多久,他果然氣呼呼地衝進教室,殺氣騰騰,眼神銳利駭人!忍著身體的不適,我耐性子想處理孩子的狀況,但是不知為什麼孩子失控的表情和話語,當下顯得如此尖銳,讓以往冷靜的我,無法用溫婉的話語和態度面對他。於是我展開“獅吼功”,用最不明智的方式壓制他的激昂情緒。結果,孩子冷不防拿起桌上的透明軟墊,用力的往我奮力甩來。

一切發生太快,在場的每個人都嚇呆了!直到某個孩子大夢初醒,直嚷著“老師,我去請訓導處老師來!”我也才在恍惚中回過神。後來,孩子先被帶去輔導,主任們也紛紛前來班上對其他孩子信心講話。我一邊冰敷紅腫的手臂,一邊假裝鎮定的和孩子討論:該如何在高年級時協助其他新同學和這個孩子相處。但同時,心中湧現一股憤怒與失望,抱怨自己為孩子付出這麼多,竟還被如此對待!

突然,一個意念進來,我眼前浮現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對天父禱告的景象,他說:主呀!赦免他們,因他們不知道自己所做的。我的心揪了一下,覺得這是上帝給我的提醒,他要我原諒孩子的行為,因為他是被情緒沖昏頭。上帝愛他,也要我繼續愛他。

放學時,孩子被輔導主任帶回,主任要孩子和我道歉並請求我的原諒。我才一開口,眼淚就不停滾下,我對孩子說:好,這次老師原諒你。你知道嗎?我本來不想原諒你了,但我的上帝要我原諒你,愛你,因為你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麼。老師相信你的心裡還是有小天使的。每天都有人在為你禱告,要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緒呀!

事後這樣想來,我充滿感謝,因為神才是真正知道我該去到哪,如何行的神!

2012年3月4日 星期日

見證--劉佩芳姐妹

0 意見

弟兄姊妹,平安!我是劉佩芳,2008年來到台北,同時也來到和平長老教會聚會,在這裡已經三年多了。我是高雄人,在家裡是第四代的基督徒。大學畢業、在一般職場工作兩年後,我加入了一個跨宗派的福音機構---學園傳道會,目前在我們的音樂部門侍奉。我剛開始在學園服事時,隸屬於大專團契的部門。當時我內心很緊張,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扮演好學生輔導的角色,擔心自己會不會曲解聖經,帶學生誤入歧途,等等。抱著這樣的心情,我開始在台南的成功大學帶團契。今天我想分享當時我輔導過的一位學生,幫我寫的一段話。她名叫陳龍玥,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剛剛考上成大,是大一的新生。每週除了參加團契例行的聚會,我們有一對一的查經、在校園裡和同學們傳福音、一起出去玩。當她有信仰或生活上的疑問,或者我需要找人禱告時,我們也會隨時聯絡。就這樣,我和龍玥一起度過了一年的生活,直到我轉調回高雄服事。這段時光,後來成為我很珍貴的回憶。從她的分享中看來,對她而言似乎也是如此。那我就來讀她幫我寫的這段話。

我是今年的成大畢業生,在大一時認識佩芳姐,有幸成為她輔導的學生。雖然她只輔導我近一年的時間,但卻是一位很有影響力的輔導,對於我的信仰路程和日常生活給予很多的教導。

在信仰上她開啟我追隨上帝的門,雖然我高中就受洗,但完全不知主日、靈修、禱告對於一個基督徒的重要性,透過教導,我開始成為一個主日穩定、學習天天靈修、學習將諸事擺在神面前(的人)。

在生活上,本來我是一個不在乎時間很會遲到的人,猶記得她為了糾正我這個壞習慣,還特別約我在成大K館前野餐(懇談),自此之後開始注意時間了。

除了教導學生,佩芳姐很願意分別時間出來,給學生關愛、建議、分享生活。她會大方與我分享母親為她特製的便當,讓我這台北學子一解思鄉之愁,另外在我大二她離開成大去高雄實習時,仍願意花時間關心我,邀請我去高雄遊玩,現今即使她忙碌於台北學園辦公室的工作,也樂意分別出時間與我聚餐了解近況。這些都是美麗回憶中的冰山一角,所以我很感謝像太陽和煦的佩芳姐,也「超級無敵」喜歡她這位輔導的!她超棒的啦!

其實我眼中的龍玥,是個很單純的孩子,認真追求信仰,樂意聽勸,也凡事心懷感謝。我認為,上帝知道我當時內心的緊張疑慮,所以讓我遇到一位這麼柔軟受教的學生,來鼓勵我。在密切輔導她的那一年中,我也有很多機會檢視自己的觀念、話語、行為、和態度,分辨哪些是社會的文化加諸的、哪些又是從讀經而來的屬神真理,這對我操練有耶穌基督的樣式,很有幫助。另外,過去我覺得自己是比較主觀的人;透過輔導學生和帶團契的過程,我變得可以客觀檢視自己,對人也變得更有愛心和耐心。我覺得,陪伴別人在信仰中成長,是一件很有意義、很有價值的事情,並且,不需等到在天上,現在就會得著很多的收穫。我很感謝 神給我這樣的特權,參與在別人信仰成長的過程中;也希望我們每個人,一生中都有機會陪伴別人走幾哩路,擁有這樣帶別人信仰成長的寶貴回憶。我的分想到這裡,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