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16日 星期一

見證--沈佳縈姐妹

0 意見

腳前的燈,路上的光
各位兄姐平安,我是佳縈。上帝在前陣子給予諸多恩典,例如碩士班口試順利,由不錯的學校畢業後馬上找到工作、跟同學旅行抽到i pad等等。但我也在想,別人聽到這些內容的反應,會羨慕的是這個事件,還是渴望神? 事件的結果在我們眼光中是「好的」才叫做見證嗎?我這陣子有很大的感觸,可以親自經歷上帝每時每刻真實的同在,就是見證。約一年半前我曾站在這裡見證上帝如何帶領我從台南、新竹至台北念書,現在是續集上演。
或許對很多人來說,可以在這裡聚會,是習慣又平常的事,但我可以留在和平就是上帝的見證。我內心非常渴望,畢業後可以回到台南工作,但因我家族台南擁有一家工廠,家中長輩早已表態,要我學位拿到立刻回廠幫忙。然而,我卻希望可以在別的公司先操練,所以必須畢業後馬上確保拿到夠好的工作,而且為了避免家族壓力,必須捨棄台南。我就在房租即將到期的兩周內南北奔波,一方面到處面試、一方面必須跟長輩,和已經在工廠幫忙的堂兄弟姐妹溝通。期間身心俱疲,尤其面對長輩指責不懂飲水思源,情感上十分煎熬。但在禱告內心卻有一股奇妙的平安,上帝掌權,祂也會親自指引。
路就奇妙地打開了,公司的小主管是交大的學長,熱情又主動打電話邀請面試,隔天就通知錄取,而我也清楚地明白,這條路是上帝開的,讓小主管「剛好」是我同系的學長,又「剛好」部門缺人,「剛好」在104看到我的資訊,而「剛好」我必須在兩週內確定結果,而上帝也讓我也順利在當週找到淡水的租屋處,月底搬到淡水上班。
感謝主,讓我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不,接下來是辛苦的開始。工作第一個月,兩個同事相繼離職,所以我工作第二個月就成為部門最資深的管理師,又只招到一個新人,於是,三個人的工作分配給兩個人。週間幾乎天天加班到十點才離開辦公室,而且我的底薪是研究所同學當中最低的。而我當時答應敬拜團夥伴,只要我畢業後留在台北,我就義不容辭擔任敬拜團核心同工,淡水當然也算台北。
所以,週間天天加班,週末兩天在敬拜團練習和教會服事。期間也有留在淡水聚會的想法閃過,但上帝也很奇妙,即使體力上好幾度吃不消,但內心卻因為知道這是神親自開的路,祂必有藍圖,一如祂過去的帶領。到了10月開同工會,才知道原來佩芳已經擔任團長兩年,在尋求2012年新團長接棒。上帝是否很奇妙呢?每一個環節都有關聯,每一個十字路口都有祂的指引,即使,走上的並不是自己或其他人可以理解的那條路..回台南自己當老闆不是很舒服嗎?研究所畢業還做一份工作環境惡劣,薪水又不怎樣的工作,甘心嗎?就近在淡水聚會不是很方便嗎?週末不能休息不是很累嗎?團裡這麼多人,非得妳來當團長嗎?
這種讓人難以羨慕的故事可以做為見證嗎?若在為難的環境中能多經歷、依靠上帝,對我來說,就是見證了!我若只定睛在自己身上,就只能像癱瘓的病人,什麼也無法做;但若與同奔天路的夥伴懷抱對耶穌的信心,當他們齊力打開屋頂並墜下軟弱的我,上帝就用最軟弱的人成為最真實的見證。因著人的有限,與同工的配搭,上帝無以倫比的愛才被彰顯出來,這就是最大的見證與恩典!
願榮耀歸於神!

2012年1月11日 星期三

見證-吳嘉樺姐妹

0 意見
大家平安,我是嘉樺。曾分享了神在我留學回國後的帶領,今天則分享去年民國100年神在我身上所做的事情。

     與神親近,時刻講話,祂在我心裡是我的主,而於每日靈修中,祂會提醒我、引領我。去年元旦我在放空當中,才明瞭自己的生活有多麼放射狀地忙碌,我在神面前禱告自省,當再往前走的時候,我是否該有所調整,因著生命總有下個階段。之後一個多月的安靜尋求,我在禱告中決定了離家租房獨自住宿,再次操練如同留學時的獨立生活,並在當中更專心安靜在神面前。
        就在獨自住宿的日子中,我逐漸發現,我真的更加從生活點滴體會到神話語的真實與奇妙,有天晚上我靈修時,我好似燈泡亮了般,我跟神說,是的,我真的喜歡讀祢的話,我願意再念點書,是關於祢的。至此,我確定神又讓我看見前面的下一步,因為當我七年前在美國撰寫碩士口試報告時,我曾在電腦前大聲對自己說,我再也不要唸書考試了,我拿完這學位就是最後一個了。這晚跟神的對話,讓我看見二十幾歲的我尚未成熟,不少老我的部分仍很明顯,包括懶惰、愛選擇輕鬆度日。我要求完美的個性,總是拼命三郎,但在責任以外,其實我就會逃避自己的拼命與嚴格,而躲在溫暖被窩寧願慵懶裝傻。神到底是如何奇妙地點滴改變我?祂透過一塊塊拼圖,整理、雕塑我,當我被琢磨到一個程度時,且我裡面更加坦白向祂時,時候到了,我能容易地接納祂要給我的禮物,盡心盡力已不是拼命,也不是要求完美,而是單單與祂連結,在祂裡面與祂同工,所以是很享受的,心裡面是平安與放鬆的。
        我寫了封email給蔡牧師,之後跟牧師、師母約談,但我仍想偷懶,直接讀博士學位,然而看資料也才會要接受現實,就是神學的學位基本款仍是道碩,而牧師也開口就是建議我考道碩。我想,不是啊,我是要念書,不是要牧會。然而,透過跟牧師與師母的對談,我才開始看明白過去七年的拼圖:上帝給我某些才能,但不是只在音樂,祂同時也給我一個關懷整體的心,因而我在服侍的每間教會或機構,總是不只看自己的份內,而是留意觀察整體的運作。也難怪,在美國、或回台後,人們建議或期待我再拿個音樂博士,我都無動於衷,原來,因為我心中的負擔,是整體的。再難怪,這七年中,我在教會或機構內,卻也在教會或機構外,以至於,操練從上帝的眼光去看時,看到的能夠是趨向真實狀態,像撥雲見日般,逐漸看明白這個社會,逐漸體會明瞭人的心。因此,念道碩不論是否要牧會,我明白了這是上帝給我的下一塊拼圖,祂繼續透過拼圖,塑造我,帶我更能安然與祂同行。
        跟牧師與師母談完,我又跟多位屬靈同伴或長輩聊。神的光,所照的範圍愈來愈大,因此所能見到的路也愈寬且長。要遞出報考資料時,老我的懶惰還是會掙扎,繼續原本的輕鬆度日有何不好?可是神當然有辦法,透過長輩的話,透過生活點滴裡祂的同行,我最終俯伏,在感動的掉淚當中對神說,是啊,我還有什麼好逃避的?跟神往前走吧。直到考試當天,還沒考完所有科目,我交卷離開教室的空檔時,我撥打了電話給母親,說著這樣考下去,真的沒有回頭路了!好可怕啊,因為,「在台上,是很危險的…」。母親懂我說什麼,她繼續以禱告支持與守望。後來,將台北一切打點交接後,開始了往返新竹的生活,我也更加體會到神為何這樣安排。我在新竹能夠專心沉浸在祂話語中,在台北則能專心在神的家,透過每日生活,我也明白到神繼續的預備以及使用是什麼。當我看見的拼圖愈來愈多塊以後,我反而看到更多的空白,原來神是這樣無限,這樣大,我因著真正明白了,就不會有以前的疑惑所帶來的害怕,而是因為放心,知道祂的穩妥,所以嘴角上揚,感受到與祂同行的幸福,且曉得將會享受更多源源不斷的恩典與快樂。
        在地上的時刻,還有沒出現的拼圖,感謝神,是祂自己讓我知道拼圖的美好,甚且,就連空白也是美好的。願神讓我們都享受著生命的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