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9日 星期六

見證--曾煥雯執事

0 意見
       
        純樸的嘉義古稱為桃城,清末以來多有詩人與畫家在此落腳。五十多年前我出生於這形狀像桃子的城市北邊,我的老家是一處三合院的東廂房,隔壁就是嘉義東門長老教會的舊址,當時住著一戶充滿愛心的基督徒家庭。
        小時候我們家姐弟一共四個,我排行老三,孩子們年齡都很相近,餵養起來相當忙碌、辛苦,鄰居基督徒的爸、媽及阿嬤經常靜靜的過來幫忙,協助小孩洗澡,或劈材、或燒水、打水等,這些生活中隨處見證,深深感動我母親,她開始到教會參加聚會,想要認識基督徒所信的神,我的父親也同意母親的想法,然一直用他有空時候就去的藉口推辭。三歲時父親重病不起,很遺憾的,他至終未能把握機會,認識能帶領他經歷死亡的救主耶穌基督。
        基督徒的生活就好比是燈臺,會照在周圍人身上,若沒有光或是點亮狀態不佳,人們總是感覺得到。基督徒屬靈的生命狀態是蒙恩的罪人,都不是聖人,仍然會跌倒、禁不起誘惑,或撞得鼻青臉腫!然而那住在我們心裡面日夜同在的聖靈,會光照顯出得罪上帝或得罪人的地方,並引導我們承認、悔改。
        我的父親相當可惜,有機會聽到、看到福音的好消息,然而就像是耶穌基督所警惕的那人,愛父母過於愛上帝,因而失去了永恆與上帝同在的恩典。當他病重時,我約略體會到生命的無奈,記得多次獨自蹲在西廂房牆邊,望著天際同時惦念著家庭的困境,卻無處可求得解答。
        由水井旁進入我家廚房時,抬頭就會看到父親塞在屋簷下的釣魚杆,總是期待他要帶我一起去釣魚的承諾能實現。既然他生了重病,無法帶我去釣魚,我就設法自己來。家裡附近省立嘉義醫院後邊街角有戶人家,房子是日本人留下的宿舍,透過籬笆可看到漂亮的建築物,還有小池塘,經過時會有想要在那個池塘釣魚的想法。想久了就開始付諸行動,先動手測試那些籬笆,記住哪幾根是鬆動的,趁著下雨時的天候掩護,我領著鄰居比我年紀大的孩童拿著父親的釣竿,戴著斗笠冒雨抽開鬆動的籬笆鑽入池塘邊釣魚,兩個三、四歲的小孩子,當然空手而回。鄰居的爸爸急著找小孩多時,看到我們回到中庭,問清緣由後用擔心、危險、淹死等嚴厲的言詞責備自己的小孩,雖然他沒有對我說什麼,但看到他的兒子有老爸的管教,且那樣的在乎他的一切,讓我也難過了好久。
        感謝愛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捨下自己的生命,用自己的那純潔無罪的血,將您我帶回到天父的家中,使我們能與主上帝和好,天天享受家裡有大人的平安與賭定,天天經歷天父時時看顧的安慰與甜蜜!
        我的父親之後沒多久就過世了。將過世前,打定主意跟隨祖母的佛教信仰的他,因面對死亡而痛苦恐懼,慕道中的母親為他禱告,他立時得安慰,然而祖母又念咒語,他又陷入恐懼,如此拔河了一陣子。後來祖母嚴厲的要求母親要學她一起大聲念咒語…,最終他按著自己的抉擇沒有在關頭轉向主。
        親愛的弟兄姊妹,感謝上帝的愛與保守,我們聽到許許多多基督徒的見證,當他們面對將跨越死亡時,是那樣的篤定與平安。多年前我到醫院探望一位病重的長輩,他臉上還是充滿信心與指望,離開時握著手勸我要好好的服事神。我太太的祖父過世前,雖是口腔潰爛,然而還是大聲的唱著詩歌,對上帝獻上感恩的心。這就是讓上帝的名得著榮耀啊!
         既然基督徒生命的首要就是榮耀主的名,天父一定會為自己名的緣故,賜下夠用的恩典,好讓我們靠著來榮耀祂,就是榮耀天天在乎您我的安危,天天在乎您我的行為,也天天供應保守您我的阿爸父上帝!

2011年11月12日 星期六

見證-莊智皓弟兄

0 意見
        今天我想見證的是我和一位吉他學生Leland互動的過程。Leland是我在美國教會一對夫婦的孩子,是自閉症者。在認識他之前,我對自閉症一無所知。

06年回到台灣後,他媽媽找我教他彈吉他。雖然有點擔心如何和他溝通,以及他的學習狀況,但最後我還是答應了。
每周2次的上課就這樣定下來。我教他的方式不同於一般學生,省掉很多細節和機械式練習。但真正原因並不怎麼光彩,因我對教他並沒有抱很大期望和信心,只是設定讓他能彈簡單歌曲而已,也沒預期會教很久。
有一次他媽媽幫他爭取在一個婚禮上表演,我在台下很緊張,心想:他會不會把場面弄得很尷尬?若唱不好別人會怎麼想?要不要上台陪他?沒想到在緊張之餘,我的眼睛卻發現一雙全場最溫柔的眼神—他媽媽。那雙凝視的眼神,帶著安定、相信和鼓勵,至今仍令我印象深刻。
3年多來,他進步很快,讓我很驚訝。這也讓我想教他一些較難、想變更「厲害」應該練的東西。但我開始發現他並不是那麼能夠跟上,有些東西會練的很掙扎;有時也會分心;而我開始覺得教他很累,不自覺中會有點兇,常專注在他的失誤上,吹毛求疵,甚至出現自己都無法理解的行為,例如我曾要他反覆換同一組和絃,只要手按錯,我就拿尺敲他手,這反而使他更緊張…,也從那時開始,透過他媽媽轉述,我才知道他會大叫,那是一種很恐怖、聲嘶力竭的「啊!啊!啊!啊!…」的喊叫。雖然他媽媽安慰我,說Leland以前就常這樣,只是長大後比較少。但我相信,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和我或有關係。接下來的1年,我都在掙扎中。我知道不能讓他緊張、開心就好,但心裡卻又有另一個聲音:不行!學音樂就是要求完美、不斷進步,不能容許瑕疵!
我不斷反省、調整,但有時仍無法控制自己,我們之間的關係時好時緊張,他的情緒也常常波動。但他媽媽還是常安慰我,並介紹我看一些關於自閉症的電影,透過電影,我也開始學習在現實中去同理這孩子。
我漸漸感覺自閉症是一種不一樣的人格特質,就像每個人有不同的個性。他們其實也會思考、也有情緒、也會喜歡、不喜歡,能感受你的情緒、你的真誠、善意,或疏離、偽裝。只是某種原因使他和世界彷彿有一堵牆,讓他無法用話語、肢體、眼神完全溝通、表達自己。
從前我只是將他視為眾多學生中的一個,甚至是一個「幫助」對象,直到一路走來神幫助我重新看見,在人生路上,他也是我的伙伴,而不是個路人,我對他所付出的一切,他其實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他是一位很nice的朋友。記得剛來上課時,每次我剛坐下,他就會自動來翻我袋子,拿出節拍器、調音器,剛開始我還無法意會,覺得他怎麼這麼失禮、亂翻別人東西?後來我才知道他是想幫我拿出來準備好。
還有一次上完課,他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個小車牌,嘴巴哼著歌,但眼睛不看著我,一股腦遞給我,我還在納悶時,他媽媽剛好出來,告訴我那是Leland在美國買回來要送我的,我一看上面竟然還有我的名字呢!那一次我真的很感動。他或許不善表達自己,但這麼一個簡單動作就足以表示一切了。感謝主!祂讓我能與Leland一起同行。聖經中說:「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提醒我用更包容、開放的眼光,去接受和自己不一樣的人。現在我還是固定和leland上課,我不只學習為我們上課禱告,也為他禱告。現在他也是我的老師,他教導我怎麼去接觸我的其他學生、和跟我不同的人。
將感謝榮耀歸給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