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9日 星期六

和光惠姐妹見證

0 意見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在1999年12月12日受洗歸主,之後的兩年是我跟主的蜜月期;也就是說「凡我所行的盡都順利」,我心中充滿歡喜快樂,覺得世界真美好,有主真是好。
        當我家弟兄接到命令要去泰國赴任時,我們就像突然從雲端跌回現實。因為他的考績連續三年都是甲等,但被派赴任的官階卻未升反降,我氣憤,極度不滿,而且抱怨,就如同在曠野中的老以色列人一般。當我靈修讀到詩篇37篇第1、2節時「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義的生出嫉妒,因為他們如草快被割下。」心中大覺安慰, 故決定順服權柄與先生一同赴任。
        在泰國說華語的教會,十年前只有一間–曼谷浸信會懷恩堂;當連續兩次參加了他們的敬拜之後,看他們只是行禮如儀,我感覺我的靈快要窒息了,心裏很難過,不禁在心中喊著說:「主啊!祢在那裡?」儘管如此,主並沒有要我們轉教會,反而將我們唯一的一扇門關上了,因為祂要我們信靠順服祂。
        初到泰國,接觸華人所建立的教會,當我發現與我所從出的臺灣教會,有極大的不同時,我的批評就發動了,我還會告狀告到父神那裏去。而天父回應我的問題是:「沒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裏。」當我與其他三位華僑姊妹同工時,常會為了教會事工聚在一起討論。有一次她們七嘴八舌的批評另外一位姊妹後,隔天早上,主就分別在我們靈修時責備我們:「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
        還記得以前在泰國,每次作完監獄事工的探訪,我總要在回程的一家百貨公司買一點東西作為慰勞自己的辛苦,但希伯來書上說:「萬物在那與我們有關係的主面前都是赤露敞開的。聖靈鑑察人心,當我將車停好,想買東西的誘惑仍然存在,就在我剛離車門五、六步遠,聖靈警告我:「妳再看,再看一眼就要像羅得的妻子」。嚇得我立刻上車調頭開車回家去了。
        兩個月前,我曾參加另一教會的小組聚會。會中有人對帶領新人或慕道友的方法稍有微詞,我聽過後,心中受了攪擾,一直無法平復。結果,主知道我的心。祂用加拉太書六章十七節來安慰我「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因為我身上帶著耶穌的印記。」感謝主!在這世上聖靈時時刻刻與我們同在,是那麼真實。
        自去年五月份開始,教會開始積極推動讀經禱告的事工,我也聽到別的教會,例如真理堂、靈糧堂也都苦口婆心地勸勉會友大量讀經,為要幫助造就會友的生命根基。在此,我要特別感謝主讓我留在泰國的浸信會懷恩堂的六年期間,我扎扎實實的將整本聖經靈修一遍,以備我隨時在日常生活中發生任何事,主的話語立即就成為我隨時的幫助。
        以上的見證只是我信主以來諸多見證的一部份,我深深體會父神在我身上的用心,祂希望我單純勇敢的信靠順服祂的帶領。最後,願主的旨意成就在我們和平教會中,如同成就在天上,阿們。

2011年1月22日 星期六

莊璧華姐妹見證

0 意見
        弟兄姊妹平安,很戰兢也很感恩地能在這裡分享自己的受洗見證。還沒受洗前的我,在概念裡,相信每個宗教都是良善的,教導人做好事,我大一的時候,一個同高中隔壁班的同學主動的邀請我去學校真善美社的迎新茶會,是開學的時候,我懷抱著有點不安又有點好奇的心,就去了(其實現在會覺得自己很勇敢)。會後有一個學姐問我要不要再約時間查經,我不太會拒絕別人,雖然有一點猶豫,但還是跟他約了,後來因為每個禮拜一小時的查經見面,就像聊天分享或是她讓我問問題,我覺得很好,每次都想問一些基督徒跟其他非基督徒的關係等等,而我也一邊看待跟我不一樣信仰的人是怎麼過生活,所以大學時期就這樣慢慢的穩定參加社團的活動。
        在這過程當中,其實我覺得我自己收穫也很多,我自己除了一邊認識基督信仰,一邊也在檢視自己的生活,就像神話語說的,「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我記得在大三的時候有一天晚上在靈修時就好像突然懂了,我可以將我的生活經歷連起來,不帶著自己的情緒,單單的倚靠上帝,就好像萬事都互相效力。另外,在團契裡,我自己也獲得了弟兄姐妹的陪伴鼓勵與對生命追求的態度,聽一群新認識的人講他們的生活經歷,像是跟我傳福音的學姐講話的時候很有自信的樣子,講到他喜歡的文字,她非常的眉飛色舞,講到上帝怎麼給她力量幫助他在生活上的需要等,學姐總是很真誠的在跟我分享。學姐第二次用四律問我要不要接受耶穌做生命的主時,我就這樣先做了一個決志禱告。然後慢慢參加學校的禱告會,聚會,也跟著大家去傳福音。
        發現自己罪的時候也是在這個時候,譬如我覺得自己有時候也會自私,也會貪心,也會羨慕別人,也會有時候愛世界,不過實在是因為對於自己向神祈求的事一直沒有被應允,那時候希望父母可以陪我一起受洗,加上心中躊躇不疑:我很像在沒有安全感之下加入了一個宗教,別人會怎麼看我?我是家裡的第一代基督徒耶,我遇過我室友對我說:那是教友嗎?我要怎麼回答,我要依據場合講話,還是平常我講話的方式講呢?我信錯了怎麼辦?在人際關係上,如果要鼓勵安慰受苦的人或是難過的人,用神的話適合嗎?他反駁,我又要怎麼接呢?雖然我總覺得自己會受洗,不過就是一直拖,這件事。
        有時候會因為跟小組的人見面而被提醒,總而言之就是在心中一個難以下的決定,因為受洗對我的意義是放下自己的判斷與意志,不考慮後果單單照神的命令而行。被神帶領的人生有甘有苦,即使是患難,最後也會變成祝福,這對當時的我來說,是覺得不夠好的。不過這種不知足的態度,後來的事實證明對我而言並沒有甚麼幫助,我想讓我自己的人生放鬆一點,我放淡自己在課業上的追求,不過有時候發現自己連基本的責任都在逃避。我嘗試
做了些心中的願望,可是更發現自己的不足。生活中充滿著對工作的”慢慢來”的態度和對自己不足感到的無助,縱使身在充滿著熱鬧人事物的環境裡,不過卻覺得自己過的很無聊。
        感謝神,在和平慕道的這段時間,講道很精彩,覺得牧師們有忠心的傳講神的話,牧師們結合生活,知識與聖經本身要帶的信息,每次去都覺得一定有收穫,看著我自己對未來非常徬徨,我就跟上帝約定在去年的暑假受洗,覺得不能再拖了,希望洗禮的儀式幫助加強我心中的力量,就是一個脫去舊人,穿上新人的記號。感謝神,換一個眼光看世界,要一直操練,感謝知足與讚美也是。。

張競文姐妹見證

0 意見
        我的創痛少年如今神使它成為我的恩典中年。高中時我家在是風光明媚旅遊勝地...苗栗明德水庫,當時崔台菁主持的翠啼春曉節目在那裏拍攝,而年假時有來自各地的觀光旅客。在我高一寒假的年初二,我同班的兩位男同學到我家找我;我陪同學逛逛同時,也介紹我父親參與這個水庫建造的工程;他在烈日或大雨下辛勤工作,完成國家建設也養活我們全家。不料一位我小學的女同學驚慌地跑來找我說:「我去你家找你,你弟弟說你和不認識的男生出去,你爸爸現在來找你了...。」當時家教很嚴格不可以和男生出去,我沒時間思考只有快速搜尋父親的身影快步向他跑去,我父親不明究理的當著許多觀光客及同學的面,狠狠摑我耳光,我拉他的手說:「爸爸我們回家..。」他又踹我一腳怒斥的說:「你給我滾回去...還在這裡丟人現眼」。我連哭都不敢,顧不得同學是否會遭遇受到父親的責難,只能快速回家。在這之前我印象中沒被父親打過,事後我有段時間不與父親說話拒絕和他同桌用餐等消極抗議,沒再提起過此事。直到有一天我帶小孩去遠企看噴泉,有一隻美樂蒂品種的小母狗跟我們玩了一兩小時沒人來找,回家時牠跳上車要跟我們走,只好先安置在朋友的店裡、給牠買用品及預防注射,兩週後大樓管理員說:「前兩天你朋友放那隻小母狗出來,牠和後面的幾隻土狗交配了。」我如晴天霹靂。頓時間我深刻體會父親當年的心情。我將小母狗送朋友,那時我女兒才3歲;心想當我的孩子進入青春期我要如何面對?

         現在我的兒女正值青少年,我從神的道理學習到做父母的不要惹兒女的氣,所以將各樣的生命經歷和領受神的話成為我的保護;接受我父母生命中沒有屬神的愛以屬世的教養方式,分享給孩子聽,讓他們體會父母的擔心,要他們學會保護自己的身心靈,就是守神的道才能分別為聖,就是到老也不偏離。如今我可以知道女兒面對異性友人的表白,她很健康的說:「我知道你對我很好,但你不是我的菜,我可以給你好友卡嗎?);或是兒子說:「媽媽妳在我這年齡的時候已經知道長大要做甚麼了嗎?」我用心回想一下,說:「其實我不知道。」他說世界上不到5%很早就知道自己將來要做甚麼,而這些人很多是成功人士。以上種種分享都天父恩典賞賜,給我為母的喜樂,可以引導、陪伴子女成長,擁有豐盛的中年幸福人生。

2011年1月8日 星期六

廖怡亭姐妹見證

0 意見
廖怡亭姐妹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
        我是教會新任的幹事,叫廖怡亭(又叫小柚)。很高興,又有機會與大家分享上帝在我生命當中的美好。
       這是我最近看的書--聖經教我的靈修學。作者Paul Steven對他談的靈修學下了一個定義「靈修學是在人類五花八門的生活中,和上帝真實相遇的經歷,讓尋覓日久的天父終於找到我們。」他的好朋友尤金.畢德生也說「聖經,不是天馬行空、眾說紛紜的靈修學,聖經就是靈修學」,「我們沉浸人性錯綜複雜的糾結裡,而永生神則對其介入、教導、挑戰、拯救、醫治與祝福-神的靈吹入人類的生命。」我非常認同他們所說,因為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它的確讓我體會到父母靈修學。
我有一個女兒,現在小二,過去的8年當中,透過她神讓我學到很多功課。
        這些年電視上常有家暴新聞。每次看到總想這個爸、媽怎麼打得下手。當然不是我對我們家女兒家暴,不過也是差一點。其實我已經忘記那天恩琳是作了什麼事情讓我很生氣。不知道在場當父母的,有沒有那種心境是「你覺得被你的小孩狠狠地傷害了,甚至會想這是我生的孩子嗎?」。我只記得當時,我心中感到很深的傷痛,不斷想著她怎麼可以這樣傷害我,我好生氣、好難過。而這種難過,竟然引發我想打人的衝動,想要用拳頭重重打在她的身上,讓她感受我的痛。接下來約有5秒的時間,我被自己這個衝動嚇住了,另一個我在腦中冒出來說話:廖小柚,妳好歹也是一個知識份子,怎麼會想作出這種家暴的事---這顯示我的潛意識裡有知識份子的驕傲。廖小柚,好歹妳也當了十多年的基督徒,怎麼會有這種念頭。---這顯示我有老基督徒的驕傲。感謝神,有那5秒鐘,我才知道我這麼軟弱,多麼需要上帝保守。
        這些年,孩子不斷地在長大,不同的階段,神給我不同的功課。有時我學得不錯,有時我學得不好。但我想這將是我一輩子要學的功課。最後,我用這節與大家互勉「親愛的弟兄啊!你們卻要在真道上造就自己,在聖靈裡禱告,保守自己常在上帝的愛中,仰望我們主耶穌基督的憐憫,直到永生。」猶20-21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