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0日 星期六

充滿祝福與恩典的悅吟(Grace)

0 意見

王昭明弟兄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
       我是昭明,悅吟的爸爸。記得2007年7月,曾在教會禮拜中見證上帝如何帶領剛出生的小女兒悅吟,在加護病房裏經歷 神的醫治,三年過去了,悅吟也上托兒所了。

       三年前,當悅吟準備出院回家時,主治醫師曾經告訴我:「因為出生時腦部曾大量出血,目前腦組織有鈣化的情形,這樣的腦傷可能會影響未來的發展,包括肢體運動、語言、視覺、聽覺及思考,範圍會多大、情況會多糟,只能再觀察…」。當時的我,腦中也是一片空白,只能禱告求 神憐憫與醫治,別讓這個孩子再受到全身插滿管子的痛苦了,甚至心中都有最壞的盤算,萬一如同醫師所言,大腦功能受損的如此嚴重,可能像植物人一樣吧!但 神醫治的大能卻出人的意料,悅吟在語言、視覺、聽覺不但發展正常,甚至在思考邏輯與記憶上,有超出同年齡孩子的反應。

        至於悅吟出生時的白血病呢?在加護病房裏沒有任何治療就緩解了,是不是 神就完全的醫治了,以後永遠不會再復發了呢?並沒有,當悅吟一歲時,也就是兩年前,白血病的癌細胞又悄悄地從骨髓裏漫延,而且這次跑到周邊血管,肝脾又再次腫脹,速度之快,另人措手不及,因此在2008年9月開始她生命中第一次化療。「化療」,對成人來說是極大的恐懼與痛苦,何況對於一位年僅1歲半的小孩呢!而且療程總共10次,大約一年的時間,我們該怎麼熬過去呢?果真,化療的過程,又再次讓我們全家經歷數次死亡的幽谷~~

        化療當下,悅吟並沒有什麼多大的痛苦,很少有噁心、嘔吐,也到第三次化療才開掉頭髮;但每次化療後血球被抑制,白血球、紅血球、血小板到降到最低點時,隨之而來的是腸黏膜破損、拉肚子、持續高燒,甚至另人害怕的感染、蜂窩性組織炎,抗生素常常要用到第三線才能控制感染;由於悅吟每次化療後的感染都極為嚴重,主治醫師評估藥物對癌細胞有極佳的作用,以及悅吟對藥物的副作用,決定減半劑量與療程,因此標準10次的療程縮短為五次,終於在98年2月底結束整個化療療程,至今只需要每兩個月定期回診抽血追蹤就好了。

        曾有兒癌病房的家屬問我:「悅吟只做了一半的療程,也沒有再抽骨髓確認是否有癌細胞,這樣的治療有效嗎?難道你們當父母的都不會擔心或懷疑嗎?」當下只是笑笑的回答:「就尊重醫師的專業判斷」,但我很清楚知道, 神藉著醫師的手張顯祂的慈愛與恩典,生命是耶和華賞賜的, 神有祂的旨意,我們只需要禱告仰望,將我們的重擔全然交託, 神的安排是超乎人想像的。

       這三年來,因為照顧悅吟,上帝讓我重新體會兩件事。

一、上帝已為我們預備了一切
         為了照顧悅吟,我辭去基金會的工作,甘心在家當全職奶爸照顧小孩,而當家庭經濟收支吃緊時, 神透過高中畢契契友的協助,讓我到目前養護機構裏工作,彈性上班的方式,不但解決了經濟問題,也讓我有更多的週間時間能隨時面對小朋友的突發狀況,或是支援孩子學校的活動,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

二、要珍惜每一天
        在化療期間,看到很多兒癌的家屬,到了小朋友生命的末期,才想盡辦法利用小朋友體力較好時,陪他們到動物園或想去的地方;上帝讓我看見,要珍惜相處的每一天,在彼此都還活著的時候,告訴他們,我們好愛他,把每一個今天當作生命中最後一天來過,彼此享受愛與被愛。

       這段時間,感謝教會牧長、弟兄姐妹的關心與代禱,也謝謝家人支持、協助與體諒;未來會如何,沒有人知道,唯一確信的,生命本來就是 神奇妙的創造,悅吟的每一天都是 神的祝福與恩典。

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微聲盼望

0 意見
黃念謹執事的見證分享

    今年是我信主的第七年,沒有發生七年之癢,卻經歷一場信心的考驗。考場在我公公的畢業典禮――罹癌七年的他安息了。這是我屬靈生命的第一場,沒有預演、無法實習、也不得延期;是一場由不得我缺席的典禮,卻是一段有主同行的路程。

一個非我掌握的結局
   2/28主日,他虛弱到不能洗澡了,先生恩賜趕回內湖家協助。我的心情就像當日回應詩歌「有人在為你禱告」歌詞中寫的:「有時候你禱告感到力量用盡,你眼淚掉如雨滴,終日不停;主關心,祂能瞭解你痛苦有多少,祂要別人為你提名禱告。」是的,主瞭解我將面對的,所以透過詩歌顯明祂的安慰和同在。隔天,公公住院了,醫生說:他僅剩兩個禮拜到一個月的生命。我流著淚心裡說:主祢才是掌管生命的主,不是醫生…。3/7也就是一個禮拜後的晚上8:43,他息了世上的勞苦。

不斷崩塌瓦解的信心

    公公不斷下降的心跳數似乎像一波波的地震使我的信心逐漸崩塌瓦解…連續劇中悲痛到暈厥的狀況,竟兩次發生在我身上?!
原來我沒預備好,我也從未想過死亡已靠近……因我相信上帝聽了眾人長久的禱告,祂一定會給他進天堂的門票、一個屬靈的印記,在他嚥下最後一口氣前。所以絕對不是這個時候…因為我沒有「看見」他受洗,沒有「聽見」他決志…什麼神蹟都沒發生…這極大的失落、失望和挫敗衝擊著我,我「自責」對上帝託付和公公靈魂的虧欠,我「憤怒」上帝使信靠祂的我羞愧,我「懷疑」上帝的作為和存在,我「逃避」每一句帶救恩應許的經文。

「你在這裡做甚麼?」(列上19:9b)

    我掉進了墳墓中;悲痛聲好大,眼前好黑;狹小的空間只有放大的哭泣聲,黑暗似乎快將我吞滅。但如大衛詩人所說的,「我往哪裡去躲避祢的靈?我往哪裡逃、躲避祢的面?我若升到天上,祢在那裏;我若在陰間下榻。祢也在那裏。我若展開清晨的翅膀,飛到海極居住,就是在那裏,祢的手必引導我;祢的右手也必扶持我。」
一個禮拜後的主日,我和恩賜為了獨自面對上帝,去到了信友堂禮拜。當天證道題目是「微小的聲音」,引用經文是列王記上19:1-14,以利亞在迦密山上大勝巴力450位先知後,卻被皇后耶洗別追殺,逃進山洞的一段。上帝藉著這段經文光照我那幽暗的光景。我按主的心意學習去愛、去服侍我的公公,為他的靈魂得救禱告;像以利亞一樣為主大發熱心,但結果卻非預期,且還要被異教的治喪儀式追趕;於是我的內心就充滿著以利亞所充滿的灰心、失望、不滿、恐懼,且躲了起來。

微小的聲音不微小
    信實的主如何引領以利亞走出山洞,祂也如此地恩待我。祂允許我走進哀傷的曠野,並供應我一切哭泣時的所需,不論食物、體力、時間或陪伴。之後耶和華告訴以利亞說:「你出來站在山上,在我面前。」那時耶和華從那裡經過,在祂面前有烈風大作,崩山碎石,耶和華卻不在風中;風後地震,耶和華卻不在其中;地震後有火,耶和華也不在火中;火後有微小的聲音。
「所以,有神蹟,只是很小聲。妳聽見了嗎?」公公過世的隔天早晨十點,晶晶牧師在電話中說,在她未得知公公過世的消息前的凌晨兩點,她領受到從主來的兩段話語:(詩131:2)「我的心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中;我的心在我裡面真像斷過奶的孩子。」和一首詩歌的歌名「相約在主裡」。這就是那微小的聲音。

耶和華作我永遠的光

    「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祢不見,黑夜卻如白晝發亮。黑暗和光明,在祢看都是一樣。」(詩139:12)「我的仇敵啊,不要向我誇耀。我雖跌倒,卻要起來;我雖坐在黑暗裡,耶和華卻作我的光。」(彌7:8)感謝主,我雖有挫敗,但上帝未曾失敗;我雖跌倒,祂卻使我對祂的恩典、慈愛、作為有更深的體會和認識;我雖躲進山洞,祂卻賜下信心,以愛和接納牽我的手回到侍奉的禾場,回到屬靈的家。

  
    這場試驗結果一直讓我不堪回首,但如今我能站立在這傳講見證,再次地見證了祂在我身上的作為。謝謝您們在那段時間與哀哭的我們同哀哭,使我們不孤單;當以利亞在何烈山上兩次回覆上帝:只剩下我一個人時,上帝告訴他,我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的。您們就是那七千人。
「我的民啊,我必開你們的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領你們進入以色列地;我的民啊,我必開你們的墳墓,使你們從墳墓中出來,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結37:12-13)


 

2010年10月19日 星期二

恩典之路

0 意見
沈佳縈姊妹的見證享

    各位兄姐平安!我是佳縈,台南人,目前就讀於交通大學交通運輸研究所碩士班二年級。很開心可以與你們分享上帝一路以來如何帶領著我。

    與許多在場的同學一樣,因為念書而離開原本熟悉的環境,隻身到台北,我很清楚這並不是巧合,而是上帝不斷的開路。我一直都告訴自己,大學畢業後就要直接去就業,直到大三的暑假,某天我坐在書桌前面,突然有個意念進來:
「為什麼不念研究所?」
「我不需要跟著大家的腳步,我找不到理由要去念。」
「為什麼不念研究所?」
「…因為我覺得沒必要,研究所的文憑並不代表能力比較好…」
「為什麼不念研究所?」
「…因為我覺得我考不上…」
一問一答間,我突然發現並不是因為我已經清楚未來的方向而不繼續往上深造,而是自己的心態裡帶著逃避。上帝很有耐心,祂一定已經知道我心裡真正的原因,但卻在我心裡多次放下這個問題,讓我可以發現自己的狀況。

    我也在這次的經歷中思考,上帝究竟要我做什麼?上帝會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帶著逃避的消極心態去做決定嗎後來我就在上帝面前禱告:如果考研究所祢要我做的,那麼我沒有理由不順服,因為你是上帝。我就盡力、盡我的責任去預備,但是結果掌握在祢的手中,不管有沒有考上祢都要保守我,願我成為祢計畫的一部分。所以,我並不是因為對本科系特別有熱忱、成績特別好,或為了文憑才考研究所,只是因為上帝要我去考試。我並沒有去補習班,也只有報考一間研究所,因為我很單純地相信:如果上帝的計畫是要我考上,也不用多繳報名費了吧。除了做決定要學習順服,預備的過程也是一種學習,過去我有時間會去找很多朋友聊天吃飯活動,而在考生階段,是要學習跟自己相處,一個人安靜定心、長時間地做同一件事。

    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加上新竹教會、交大團契的禱告,放榜的結果是正取第三名。上帝藉著這個結果安慰我對自己成績不出色而沒有自信的狀況,也告訴了我:祂永不出錯,我要順服於祂。感謝神,讓我在研究生的身分之下有許多的學習。過去在大學時每天會被不同的事情填滿,朋友、系隊、團契、教會等等,但現在許多時間是要留給自己念書與安靜。另一方面,自己身在台北,需要從主流的消費文化、忙碌、混亂的價值觀中分別出來,然而走出來後自己站在哪裡,需要一段時間去釐清。對我而言,這就像要當初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在曠野行走;感謝主的是,我一定會走到迦南地,就像當初上帝帶領以色列人一樣。常常在事件發生的當下,我們不明白上帝的心意是什麼,然而我們毋須多想,只要順服聖靈在我們心中微小的聲音,憑著對祂單純的信心,方能成事。也感謝神體恤我們的軟弱,讓我們藉著實際的經歷來成為我們自己和別人的幫助。

    回想過去上帝如何一步一步帶領我來到研究所,帶領我來到和平也是上帝已經預備好的。高中團契的夥伴(恩旬)、和我新竹的輔導夫婦(豐肇哥、敏慧姐),研究所的學長都在和平長老教會聚會。台北租屋的地方是台大的同學介紹的,也因為住在公館而來到華神參加和平教會的聚會,和平是我在台北的生活中很重要的避風港。

    最後要與大家分享我很喜歡的一段經句:「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無論我們是否當下明白上帝的心意,但只要單純的順服的功課,我們都在上帝的計畫當中得享屬天的祝福,一切榮耀歸於神。

2010年10月13日 星期三

耶穌改寫了我的生命

3 意見
鄧劍敏姊妹的見證分享

       大家好,我叫kimmy,是從香港來的僑生,現在就讀台大獸醫系,國小到高中我都是就讀基督教學校,國中成績從優等生掉落到最後名次,上帝就在我最軟弱的時候,把我找回來!
我家的貓咪<小白>生病了,可是因為父母親不讓我帶牠去看昂貴的獸醫。最後在我每天哭求下,終於得到父母答應。而貓咪本來只是尿道結石,但因為延遲就醫,使牠存活的可能性變為極其低微。Dr. Francis說需要住院治療,然而我根本無法支付住院的費用,最後Dr Francis也同意讓我每天下課帶著牠到診所打點滴。有一次經過一間教堂,我便帶著小白進去,哭著禱告,牧師說這件事可能是主給我的提示,(1)代表我不再適合養寵物,畢竟動物壽命一定會比我們短,既然寵物的離去會讓我如此地傷心難過,應該顧及父母親的感受;(2)則是我可以考慮唸獸醫,如此我便能十分地清楚掌握寵物的健康狀況,亦較為容易面對一些無可避免的情況(如:離世)。

      從小我對動物就有著一份難以割捨的熱愛,因此,我選擇了後者。媽媽給的錢很快便用光了, Dr.Francis看見在我的努力下,小白的病情開始好轉,便願意為小白義診,最後更奇蹟地康復如今還活著。Dr. Francis說真是奇蹟,並在小白最後一次複診時,對我說,他認為是我對動物充滿熱心與耐性,覺得我很適合當獸醫。這件事情讓我立志成為一位專業與仁心俱備的獸醫…。

        由於香港所有大學,都沒有獸醫系的,所以我得要考去別的國家唸,沒有全A的成績表去申請唸國外的獸醫系是不可能的事,這個念頭很快就被當時已在國外念書的哥哥勸阻了,很失望時,天父baba又再給一個小啓示,我家另外一隻小狗生病,認識了台大畢業的Dr. Ho,他便介紹我來到台灣求學,因到台灣留學只要考好聯招考試,不會看之前的成績的,聽了之後我便變成另外一個人一樣,自己去買了一堆參考書,閉關半年自習。聯招考試是以中文出題,最後我只考到中興大學而己,可是香港又只承認台大畢業的獸醫,於是我只好得申請到僑生大學先修部學習華語一年,並在那邊重分發…。註冊入學一個月後,各校各系所提供的招生名額才公佈,我萬萬都沒有想到,就是剛好我那一年台大沒有提供獸醫系的名額,只有提供動物科學系的,知道這個消息的那一刻,我除了哭之外,也不知道可以再做些什麼了,心裡在想,上天到底想要我怎樣...? 而且提起勇氣第一次離開家人來到完全陌生的地方生活,我拼了兩年,得到了什麼? 我還是回到原點而己,幾經轉接,我最後到了台大動科系,後來才知道可以以轉系的方式進入獸醫系,可是每天面對着一堆考卷紙、考試制度、和語言等種種不適應等問題,中文的基礎本來就打得不太好的我,這真的有可能嗎?

       記得大一的那一年,每天只睡4小時的生活,我的壓力大到明明己經唸到很累,卻要靠安眠藥才可以睡著的程度,還好在僑大那一年,班上坐我旁邊的同學,他也考到了台大,他在我壓力最大,最需人幫助的時候,都在我身邊在陪伴支持我,在課業上給我幫助,他也帶我來到和平教會的,而在轉系的那一年,常去教會,蔡牧師講道內容,都會剛好觸動到我心中所需,告訴我主會為我們安排一切,使我得到無形的信心、力氣,奮鬥下去,現在轉到獸醫系了,回想起來,若不是主,我大概不會來到台大,不會轉到系了或者是巳經變成一個瘋子吧!而且在僑大一年的經歷並不是白過的,而是天父baba精心幫我安排的,安排我在僑大認識我的那一位好朋友真的很感謝主在我最迷失最軟弱的時侯,把我找回來,在最缺乏力量的時給我力量、給我勇氣,為我安排這一切,帶我走出人生的低潮,改寫了我生命。

2010年10月7日 星期四

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0 意見
洪婕馨幹事見證分享: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非常高興能有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加入和平教會這個大家庭跟各位一同來服事。

自從十六歲在學校跟從老師信主,雖知道主耶穌,但在升學主義的年代中,年機會信耶穌」。啥? 你利用完了就把我一腳踢開喔~ 我的詩班、兒主、還有小組怎麼辦? 一位姐妹勸我:「你先生快信主了,所以 神透過你母親對你說話」。也對喔,我這才稍稍平復,順服就是蒙福! 我請小組為我禱告願 神為我預備每周有禱告會、也有查經班的教會我才要去,禱告後我的小組長有感動問我願不願意到以琳教會? 反正順服就順服到底,沒想到我也就一直待到現在,牧師和馬偕博士一樣是加拿大來的宣教士,這一路走來是 神一直保守我也裝備我,雖然不知往後會如何發展? 但眼前我只願一步一步跟著他的腳步走,因為他是我裏面真正的當家、我的主,唯一一位全知、全能的偉大信實主。

年少懵懂的我仍一心跟隨世俗規範和標準,所言所行依然是人文主義之下所生的果實,而非以主耶穌的教導為處事原則,只知凡事來向他祈求,卻未曾真正經歷這位偉大信實的神。就因為信仰根基不是建造在磐石上,當然擇偶的對象自然就不是遵從聖經所教導,而是墮落在愛世界的標準裡了,我愚昧到以嫁給擁有優秀職業的先生而沾沾自喜,而非以嫁愛主的弟兄為優先,當時並不以為然…,直到爸、媽信主以後,我竟莫名欣喜若狂、甚覺不可思議,為扶持爸、媽的信仰根基竟一路陪他們去教會到底,我只能說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 (羅馬書1:16),我知道從我受洗那一刻,神從未忘記他與我的約定,那就是我永遠是他的孩子。

婚後母親為照顧二弟的小孩,特搬到南崁來住,她向主禱告求主引領她到一間講台語、願意接納她的教會,當她找到巷子裏的教會趨前詢問,感謝主! 老早就有一位被差遣的長老在那等候了。就這樣,直到現在我母親未曾離開過南崁長老教會,而我屬靈的生命就在北、桃往返的跟進日子裏,被神大大的翻轉、更新。這過程當中包括了我參加馬偕醫院舉辦的員工退修會,雙連教會的經歷神營會等等,我這才明白什麼是安靜、等候;我才總算真正的親身經歷了這位神,爾後在聖歌隊唱著詩歌時莫名的淚流滿面,我才漸漸明白 主在我身上做的工有了奇妙變化、內心開始有了呼召與個人愛世界的爭戰,原來委身不是件容易的事! 虧我曾天真的想當傳道…,而我後來也真的去讀神學班預備裝備自己。

有一天,母親對我說:「你二弟、三妹全家也都信主了,就剩小弟和妳先生還未信,你回台北去,這樣妳先生才有 我深知 神在我一生中必有美好的帶領,並且他要將最好的應許賜給我。若沒有 神那麼深的愛在我裏面感動著,我真沒想到我竟會想往基督的機構去申請工作;是的,完全交託:「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 箴言3:5-6),凡事謝恩。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