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7日 星期六

好茶的學習之旅

0 意見
見證分享-邱錦榮姐妹


緣起

去年的八八水災次日,台北地區並無特別的災情報導,傍晚偕友人出發赴法國。二十五天之後在回程的飛機上,重逢台灣報紙,意欲一解久別母文的飢渴,然而入眼都是災難創傷。旅遊的滿足與眼前的滿目瘡痍,參差對照,在無意識深層瀰漫著不安,好久好久。
懶性怠惰的我,斷斷續續到教會,卻一而再的聽到達瓦蘭福音隊的訊息,心靈悸動。兩次裝備課程之後,得知教會考量資源不重疊,福音隊改去「好茶部落」安置中心。三年前好茶被聖帕颱風滅村,至今仍無永久居所。九歲時先父曾帶我到三地門看山看樹,舊好茶部落就在三地門的雲端。先夫李宇宙醫師在就讀高醫期間曾經長期赴好茶村參與「山地服務團」。基於個人感情因素,我更想去好茶。

出隊

背著簡單的行囊我獨自到達屏東火車站,等待與台北同工的隊伍會合,我有兩個小時的時間晃蕩,這是六天行程唯一能獨處的片段。此後我開始與年輕同工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的緊密共處,演練教案,與一群嘰嘰喳喳、生龍活虎的小毛娃奮鬥,還要手舞足蹈、比劃手語唱詩歌。這一切都在學習「放下」,放下自我,放下孤僻,放下年紀,單純仰望 主的帶領。一行17人,夜裡我們睡在兩房一廳的公寓,我的臥室是客廳的一張長沙發。

同工

年輕最大的好處是熱誠與無畏懼。在這次福音隊我看到隊友願意將自己擺上的心,更看到年輕同工心思的縝密與不斷反省的能力。我欣喜感動 主的恩典,讓我有機會薰染年輕的熱誠。因 主的愛將一群不同年齡層的人圈在這段特定的時空裡,為著共同目標:強化好茶孩子的信仰與課業。

孩子需要什麼?

部落的孩子和台北都會的孩子是有些不同。他們的體質、體能都明顯優異。午間的休息時間,大部分的小朋友都在營區打球、奔跑、你追我趕,直到下午的敬拜時段才汗流浹背,滿臉通紅地被催促回到禮拜堂。他們非常聰明,但「山林之子」的基因使他們好動,這種天然的優勢卻不利於需要專注力、堅持度的英數學科。在漢化的教育體系他們相對弱勢,這毋寧是文明之罪,卻也是失去山林原鄉後,他們需要面對的現實狀況。福音隊在這個層面就是幫助部落孩子與當代教育的學科訓練接軌。秀惠姐 「診斷式」教學法與「最好的老師只站在學生前面一步」的理念,成為全隊的課輔綱領,具體落實在我們的教學之中。個人習慣於大學講堂炫學式的演講,與同儕較勁,站在學生十步、百步之前,秀惠姐的叮嚀對於我尤其非常警惕。

孩子們的衣著與都會地區的孩子相仿,對食物的不珍惜也頗類似:不愛吃的、吃不下的,都一股腦的往回收桶裡傾倒。帶著疼惜的心情,隊輔們並不糾正這樣的浪費。衣食的溫飽得以滿足之餘呢?文明進程裡有一普遍現象:弱勢族群傾向耽溺於當下衣食的滿足,沒有儲備個人技能與生活所需的習慣。因此最令人憂心的是孩子們在高階資源的匱乏,包含未來的教育、工作機會與社會接納。好茶福音隊短暫提供了愛與接納,這一項事奉才剛剛開始。

我的感想

這次的好茶的服事完全靠 主成就。行前我的公公辭世,得以隨侍在側;回程坐 6:30第一班高鐵,可以參加當日的追思禮拜。一生都活在民俗信仰的老人家,在意識尚清醒時,表達選擇基督教儀式。臨終前夕,和平教會何牧師與六位長老到病房為他施洗,五小時後他安詳辭世。公公在接近80歲時,還能登頂玉山主峰。生命的崩毀,真在一夕之間。送終與迎新,在在提醒我們赤裸面對生命的終站。公公用他臨終的生命向兒孫輩啟示:凡眼見的一切人、事、物都必腐朽,即使四代同堂,享年86,沒有 主,生命畢竟成空。我們最後的、至終的依歸唯有主。

感謝主的安排,讓我完成人倫當盡的義務,可以沒有掛慮的前往「好茶」安置中心。由於個人行程較緊,南下北上我都必須脫隊獨行。雖然損失了和同工交流的時間,但在一個人的旅程,我可以靜下心來消化公公臨終的見證;思念父親與我永不隔絕的愛;也能想像先夫大學時代和陳永興學長等一群朋友背著二、三十公斤的背包爬上舊好茶村,留下「第七棵梧桐樹」的詩作。臨別前好茶的鍾牧師與我交談,聽他回憶當年「山服」青年學生的身影,追想這一幕景象。

最重要的是我體認到:主早已知道我在兒童課輔的事工上一無所是,簡直笨拙;祂並不在乎我的能力,他看重的是我願意將自己擺上的心。正如蔡牧師教導的:信仰,需要孤獨的時刻獨自面對 主。我開始操練對 主的呼召做出回應,付諸行動,雖然是一個微小的行動。
好茶,總是入口微苦,而後回甘,像生命中許多深度的經歷。

靈命更新學習心靈重建的禱告

1 意見
見證分享-鄭燦然執事

我在17歲時信主,因家庭環境的因素,高工畢業後就開始工作,當完兵後半工半讀完成大學學業,結婚後還是半工半讀的完成研究所課業。四十多年來我的生活幾乎被工作、家庭及教會的服事所佔滿,步調非常匆促緊迫。但能固定參加聚會及學習服事,卻是一個很重要的得力來源。

當我漸漸步入中年,回顧自己的人生並思考未來,常在午夜夢迴反省檢視自己的工作、家庭、人際關係與靈命時,總是掉進沮喪和罪疚感之中。深覺自己受到諸多的誘惑、轄制,因我必須忙碌於因應職場上的挑戰,而對家人的關懷就經常力有未逮,特別疏忽與孩子的互動。穩定的聚會仍無法使許多在工作與家庭中的難處得以突破,於是內心與主的關係漸行漸遠,惡性循環之下也與弟兄姐妹、家人、工作夥伴的關係漸趨疏離冷淡。更想以追求工作上的成就、地位的高昇以及物質上的回饋來滿足自己。我心深知確實活不出基督徒所謂喜樂、平安的生命。常常感嘆處在職場激烈競逐的環境中,要將信仰與生活調和竟是這麼困難!雖羨慕能過一個平靜安息、充滿活力、剛強勝利、榮美的基督徒生活,尋求要與神建立親密的關係,卻茫然不得其門而入。越過五十、年歲愈長,心中掙扎也愈深,累積著極重的內疚與虧欠感,教會的牧長勸勉:「不要愛世界,應以懇切讀經禱告來求神幫助脫離困境。」只讓我覺得被定罪,與主連結的生命之路愈走愈疲乏,我停了教會中一切的服事,沒有人來幫助我。

2006年七月太太邀我去王陽明牧師在每週日下午主持的雙愛團契聚會,學習禱告操練,同年十一月夫妻二人來到和平教會聚會,開始學習安靜等候、親近神的方式。漸漸釐清原來我是「有悔沒改」的生命,雖信主多年,但自大、自己作主的本性把 神擋在心門外卻不自知,又因以有限的價值觀、自私而愛己太多的偏差,每日生活中許多的抉擇早已欠缺從 神而來的智慧,生命才有如此多的困境。感謝 神賜下使我峰迴路轉的機會,進行拆毀與重建的靈命更新之旅。重建是從生命的禱告開始,禱告的重心是祈求聖靈幫助將自己自大、自義、自私的偏心生命品質改變為尊神、義神、愛神的合神心意的生命品質。每週由一段經文中檢視自己的生命並聚焦於一個生活中的主題(例如:要容錯、不急躁、不批評指責等),祈求聖靈幫助我真心願意改變生命,而在當週中都以該主題作為自己生命改變成長的禱告,大約經過半年我就已經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有改變。這三年多來的禱告操練, 神奇妙地改變了我內在的生命,那顆因多年的疲乏、罪疚和傷痛而麻木冷漠的心靈逐漸甦醒過來,我強烈的感受是:聖靈幫助我從教條的束縛中得釋放,並體會、經歷 神完全無條件的愛、寬恕與接納,我不再活在失敗的罪疚感中,對於生命的意義價值、成就感與歸屬感都有新的定義。

舉例來說,以前的我對讀經、禱告或屬靈書刊沒有什麼興趣與體會,對講台的信息、妻子愛心的叮嚀,常感到壓力與束縛。現在卻渴慕神的話語並漸能敏銳體會,有感動、喜悅,且能與妻子一起禱告、讀經、分享,並再次回到 神的家中學習配搭事奉。逐漸改變原有自大跋扈的態度,願意花時間與孩子溝通,學習傾聽、了解、不指責,包容忍耐,彼此的互動也就愈來愈好,親子關係由僵化、冷漠,轉變為和諧、溫暖。最要感恩的是我逐漸改變眼光並靠主放下工作的重擔與壓力,不再把事業上的成就放在首位來肯定自己。我感覺到生命與生活是調和正常的,漸漸能對人憐憫、恩慈,並在與我所接觸的人分享基督時感到非常的自然與喜悅。如今我認定「神如何帶領我在生命中經歷祂的作為,並因為我而使得在這環境中的人都蒙神眷顧」,這才是我該看重的。生命中上好的福分,乃是與耶穌親密的關係,祂是我生命的源頭,離了祂我什麼都不能做。

我體會自己曾經好像是一顆落在荊棘裡、淺土中的種子,淺土底下有一大堆的石頭,發出來的幼苗在日曬雨淋中奄奄一息。但 神奇妙的恩典臨到我,在聖靈的幫助下,種子的根向下突破了石頭層(尤其是老我生命本質中的自大、自義、自私),找著了水源,我盼望 神繼續施恩使這幼苗會向上成長,並完全掙脫開荊棘的纒累,成為能按時結果子的樹。感謝 神,願榮耀、稱頌、讚美都歸給坐寶座的羔羊。

2010年3月13日 星期六

忠心管家的人生觀

0 意見
見證者:王榮德長老

我們教會蔡牧師講道集中之「管家系列」,是我最喜歡的真道系列,因為我們的生命主權在賜人生命靈魂的上帝,而我們則是有管理使用權。作個忠心的管家是我們的本分,我也以此系列、小組系列與愛的系列每週與助理及學生研讀分享。而上帝卻賜下各樣奇妙的恩典,玆分享如下:

馬太福音
25:21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34-40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義人就回答說:主啊,我們甚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甚麼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又甚麼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裡,來看你呢?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從偏遠地區醫療需要到公衛研發

我在大學七年讀醫學系時,曾六次出隊到原住民居住的山區,有一次去泰雅爾族的福山走6小時,逐天走出來到夏盆教會,有個原住民小孩請求我畢業後到該地服務。這件事讓我開始思考,短期的山地醫療,無法照顧到偏遠地區及弱勢族群人民普遍醫療照護之需求。後來台灣推行全民健保制度;要達成全民健康的理想,似乎需藉著全民健保與預防醫學知識的普及。當兵結束,做完第一年住院醫師,出國留學時,上帝帶領我從臨床醫學轉進公衛領域,目前除了繼續原來職業病防治相關研究之外,我的研究方向之一是希望能夠協助健保永續經營。古語說:「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良好的醫學或公衞新知,由於電腦網際網路的發達,有可能醫到其他國家及未來出生的人民。因此能走向公衞工作,使我的志業與職業合一,常有喜樂在心,這是上帝給的一個大恩典。

學術上逐步的成長

1982年我從哈佛公衞學院畢業返回台大任教時,有點担心無法在學術界存活,當時流行的一句話「publish or perish」。我的想法是每年至少發表一篇國際論文,及一篇國內論文來交差。但我很快發現如果把學生教會研究方法與如何寫論文,只要有五個、十個學生在寫,我負責思考題目方向與修改論文,這樣就會有更多的論文呈現。「歹竹出好筍」,我教的學生大多數都很出色。經過廿幾年的研究與教學,最近五年我居然能夠每年發表20篇以上的論文;除了教育部所給的學術獎與永久講座教授榮譽之外,我的母校哈佛大學2002年要找一個環境醫學的教授,search committee主席居然從美國不只用email, 也寫一封正式信函來邀請,這是很大的光榮,也是上帝另一個恩典。當時考量上帝給的異象是在本地或亞洲更落後地區貢獻才力,因此沒有前往應徵。

申命記8:13-18
『恐怕你吃得飽足,建造美好的房屋居住,你的牛羊加多,你的金銀增添,並你所有的全都加增,你就心高氣傲,忘記耶和華─你的神,就是將你從埃及地為奴之家領出來的,……恐怕你心裡說:這貨財是我力量、我能力得來的。你要記念耶和華─你的神,因為得貨財的力量是他給你的,為要堅定他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約,像今日一樣。』

能有機會親自参與照顧父母,是上帝另一個恩典

去年我的母親生病,北上就醫,今年初返回南部繼續休養。經過思考,我們決定今年暑假南遷,就近照顧年邁的父母。華人古諺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正是表達人生的常態與遺憾。曾有一次参加教育部講座教授頒獎,有位得獎教授在流淚,細問其故,オ知道他對已過世的父母親未能分享此得獎榮譽,有著很大的遺憾。又有一次去探望一位未信主的癌症末期病人,他內心難過且憤憤不平。為他禱告後,問他原因,也是未能有機會回饋親恩。如今上帝賜機會給我照顧罹病行動不便之父母,是經歷上帝的另一個恩典,少一點遺憾。也親自學習如何讓台灣的長期照護越來越進步,感謝上帝賜下一個配偶可以同心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