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7日 星期六

許主芳姐妹的見證分享

1 意見
我目前就讀台北大學會計系二年級。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我是標準只領受上帝愛的的孫女。我知道祂愛我,也在高中的時候受了洗,但我的生命好像並沒有什麼改變,靈修生活只是睡前的一個例行功課。我每天睡前都做一個禱告說:「我知道我是個罪人,求祢用祢的大能改變我。」

今年一月底我參加了校園團契辦的大專靈修班。其中有次講道,調皮的我,打開了一本叫作「小屋」的書。在講道中,我就開始看,好渴望能像主角一樣,與神有這麼親近又美好的互動,我好想要神也為我安排一個小屋,讓我經歷祂。

忽然有一股真真實實的是來自神的力量,讓我我深深感受到是聖靈的觸摸,強烈的感動使我把書閤上。馬上提起筆,寫下了一首歌。當歌詞寫到一個部分的時候,我覺得當下似乎己得到了進入神的樂園的門票。使我覺得這是無法言喻的美好彷彿進到天堂;聖靈親自用說不出的歎息幫我禱告,有一股很大的平靜、渴望、喜悅不斷的湧進心裡。

當我回神想要好好聽講道時,內心卻開始有無比言喻的顫抖、恐懼。我只是摸一下頭髮,卻有一個扯掉自己的頭髮影像;我手上握著筆,就有我要把筆插進自己心裡的念頭。我發現自已快要失控了,那時趕緊摀住嘴巴。因為還在講道中,我一直壓抑著超想哭和大叫的自己,總覺得在我身上就要上演一部驅魔記。

我不住的禱告說:「主阿,是否因為我想親近你而冒犯了你?還是有魔鬼要欄阻?主阿,你是全能的神,求祢使這恐懼離開我。」我一直禱告卻沒有用,我根本就沒有辦法專心聽道,更別說看聖經。

接下來的小組查經,我非常渴慕讀神的話語,但卻一直有種力量讓我無法安靜下來。有個聲音要我去找輔導為我禱告。輔導說到當他被神呼召全職時,也有一個很大的恐懼,不斷有聲音叫她去死算了。她說我們要禱告、要宣告主是戰勝一切的主。於是室友們一起為我按手禱告,當出現要渴慕神,神是愛我的時,我就會掉下眼淚。

第二天小組輔導約談的時間,我不斷分享與哭泣,開始就有平安流進我的心裡。神藉著輔導說,神喜悅每個渴慕祂、想親近祂的心,上帝一直在我身邊,等待我的眼光完全的放在祂身上。而當我心急著想要看到祂改變我時,神說:「孩子,你要耐心的等候」。就像門徒在耶穌升天的時候,在房間裡警醒禱告等待主的聖靈降下,領受來自聖靈的洗禮一般。

營會那幾天,我渴慕查經禱告。在準備帶禁食禱告的過程中,尋問神,戒慎恐懼的服事。我求主洗淨我的罪,使我配得為祂所使用的器皿。第一次,我謙卑在祂面前,完全交託給祂。和契友間的分享、回應前我向神不住的禱告,祈求祂讓我說的話都是祂所喜悅的,每當契友有感動,有扎心的感覺,在禱告時流下眼淚的時候,我就以禱告感謝神並歸榮耀與神。

營會結束後,在南投參加一場禮拜,正好也是在講使徒行傳中的「靠聖靈行事」。而牧師提到加拉太書25章5節,說到「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就不斷有要我為神做見證的感動。

第一次讓我感到好感謝阿公幫我取的名字「主芳」,在我出生的時候,就已經預備要我好好的讀神的話語,要我成為蒙主芬芳的人。

現在的我,開始積極的查聖經並和朋友們分享、討論聖經的話。我知道,我真真實實的經歷了神,而祂更喜悅我「每日經歷神」。現在當然並不是一個happy ending,還有很多要禱告,交託給神的。以前的我不斷的求,現在的我不斷的交託,而且是帶有盼望的。

主阿,求祢帶領我走在祢的道路上,走在通往祢神國的道路,我要為祢傳福音,成為祢的見證,主啊,在祢的保守帶領下,讓我們,都能更認識祢、經歷祢美好的作為,每一天都渴慕祢,常交託在禱告之中。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2010年2月23日 星期二

祂是我的救主

0 意見
吳嘉樺姐妹

我生長在台北市,來自一個基督化的家族,到我已經是第五代。這在基督徒只佔總人口不到3%的台灣來說,實在是一個莫大的恩典。只是,人若不懂得珍惜神所賜予的,也是會如同迷失的羊一般,不知走往哪裡,也感受不到生命的意義何在。

在中學以前,其實幾乎沒有得到屬靈上的教育,父母也並沒有穩定的教會生活。在我爺爺過世後,我們更是沒有再去他生前所牧養的教會,完全離開了這份信仰。但之後我看著身為長孫的哥哥,在我們家附近找了間教會開始固定的聚會生活,我也被喚起了對基督徒身分的意識,也跟著在那裡的高中團契開始聚會,並隨之接受洗禮。原本從小一直是古怪性格的我,在人際關係上從未搞好過,在高中時卻變成大家眼中的熱心、有愛心的女孩。看似我得到了重生,但對神的認識還很模糊的我,這個只認為自己對、個性好強的我,其實仍然是孤寂如同過客,跟誰都沒有建立起深厚的關係。人都會想要被愛,但我同時又總寧願把自己關起來,因為不想被刺。我總習慣先把刺豎立起來。當時甚至討厭被教會的大人們貼上優秀學生的標籤,因為青少年叛逆期的我覺得那樣的讚美很沒有必要﹔我開始無形的反抗,即使身為團契主席,在教會卻總是我行我素,沒有笑臉,看什麼都不順,一直到我考完大學。

大學的頭兩年,我雖然一直是擔任教會詩班的司琴,但根本沒有活出榮耀神的見證,生命是隨波逐流,一切是失序的。現在回想,我其實是一直想試著追逐愛、得到愛,但根本不懂得愛,所以生命是不完整的、是混亂的。然而神的恩典一直在─祂對我的愛其實從未收回。升大三的暑假時,我想做點什麼來掙脫現況,就報名在校園福音團契舉辦的營會中擔任輔導。在那一星期當中,我第一次付出全心的愛,為著這些弟弟妹妹們﹔因為我知道神是這樣的愛他們,而我也真迫切希望他們知道、也接受這份愛。這樣的經歷,讓我的生命也開始逐漸真正的改變─原本總是築起一道牆隔絕他人的愛與關心,卻又想要被愛,實因只是害怕同時被傷害﹔但神讓我越來越認識祂那完全的愛,慢慢的神也給我「付出愛」的能力。我在付出的過程中,也在被神安慰、醫治。之後的三年中我在教會的青年團契開始穩定的服事,帶領著弟弟妹妹們與他們一起成長,同時也在學校的校園團契裡接受造就,及同樣的以一個姊姊的角色跟學弟學妹們一起成長﹔更回到母校擔任高中校園團契的輔導,陪伴著那些妹妹們。因為付出愛,我感受到了愛。終於,我因為看到、體會到神的完全的愛,我明白了神的創造的完整與完成。生命能夠美好,是因為神的愛與恩典救贖。

祂救了我,因為若沒有愛,就是無望。祂賜給我愛與恩典,甚者,祂讓我更認識祂、更明白祂的救恩、更明瞭祂為我所做的所捨的,以至於,我來到祂的面前,回應祂的愛,順服祂、將自己獻上。神的恩典不是只給個人:這十年中我的父母也回到教會,最後我的弟弟也是。神把我們一個個找回,讓我們在祂的愛裡繼續建立以祂為首的真正基督化的家庭,也因為有這樣的家,我能夠沒有顧慮的奉獻,因為我們真是理應如此。

我仍是不完全的,但神讓我在祂裡面得以完全。我仍是無法這麼去愛人們的,但神給我更多的愛去愛人們。把自己獻上,只是因為,我本該如此……
感謝,祂是我的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