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1日 星期六

愛的緣故-袁明豪弟兄

2 意見
袁明豪弟兄

我從小我跟我姊都跟著阿嬤。阿嬤住到哪個兒子家,我們就跟著過去,像寄居的客旅。但我很少跟我姊講話,因為我覺得她對阿嬤和我很不好。而我又剛好比較聽話也會做家事,家人們都比較疼我。阿嬤重男輕女,也造成我姊的求學之路非常坎坷。

當我成為我們家第一個信主的人,神就把對家人們的負擔放在我的裡面,神首先要我去面對的就是我的姐姐!

我雖然幫我姐代禱,希望她信主。但我只想當個旁觀者,讓別人跟我姊傳福音就好。甚至,在我奶奶過世不久,我跟我小姑姑說:「算了,反正我以後在天堂不想看到她,信不信沒關係。」不過,神就是硬要我面對與姐的關係。

由於我遇到的難題太大,需要很多的禱告的支撐,所以從信主後這四年間都參加教會的禱告會。神賜給我很多的代禱同伴。在迫切的代禱下,神總是帶領我們度過了各種風浪,並且進入另一個新的境地。

有段時間,家裏的經濟狀況到陷到低谷。我本不甘心為姊受苦,我認為那是她自找的,上帝卻使用這個時刻讓我學習愛。

我姐本身有負債,所以沒有收入就會變得非常有壓力。她辭職後,上帝讓我在最後一天申請一個獎學金,隔天就得知獲得四萬二。我把這個獎學金給我姐,我說:「你決定辭職後,有經濟上的需要,這或許可能就是神要給你的,上帝關心你」她當時很感動。

但接下來的三個月她都沒有等到工作的機會,我的幫忙已使不上力了,只能請大家代禱。有一天當她把她從小到大所擁有的金飾去典當,好換取一萬多塊的生活費,在進去當鋪前,她跟神做了這個的禱告:「這是我僅有的了,神,你既然說你愛我,你假如要救我就快一點。」結果,當週就接到面試,隔天就通知錄取,而且是家很有名的日本公司,薪水非常好。感謝神是信實的神,祂總沒離棄我倆,奇妙的帶領姐姐經歷一個極大的祝福。

在那裡上班的兩年,我姐還是很消極,當然因為那個環境也很特殊,長官也是很負面,她在今年過年後辭職,接著求職的時間更久了。

因為整個暑假,我都不在台灣,怕她自己承受那種孤單與無助。今年父親節,我從日本打電話給我爸,除了跟他說父親節快樂,也跟他說颱風天姐她胃痛,一個人在家去買成藥。她很需要人照顧,我明年可能會出國一年,所以到時候看要怎麼辦?

我姐壓根沒考慮,畢竟我們從來沒有跟父親生活過,而且又在高雄,我姐也沒有離開過台北生活過。我回台灣後,就發代禱信,請我的代禱夥伴為此禱告。我想我姐也是考慮了很久,才勇敢決定要把這個當作新生活的開始。

在她搬家前我非常忙碌,而且對我姐這次在搬家的做法有很多不滿。她要離開的那一天晚上,我內心真實的感受是,以後她不是我的煩惱了,而是我爸的煩惱了。

人的愛真的是很有限。但上帝的愛卻無限。她下去高雄的隔天,連箱子都還沒整理完,就被通知前去面試,這次她在去面試前又做了個禱告,她跟神說:「這是我新生活的開始,我很需要一份工作,求神幫助我,讓我能趕快找到工作。我這次就要來好好認識你」結果面試隔天就去上班了,她經過這麼多的事情後,才真實體會到神沒有離開她。當她找到工作後,跟我分享這個見證,又跟我要了寫滿我的筆記的聖經。送走心愛的聖經,對我而言是愛的犧牲,是甘心樂意的。姐姐說要認真地來追求主,要去教會作禮拜了。

2009年10月24日 星期六

阮雋婷姐妹的見證分享

0 意見
每個人做見證的時候,都有些激勵人心的故事,要不然就是經歷種種困難最後終於成功了,類似這樣的故事,然而我的故事卻不是這樣的。它很平凡,或是坦白說還在經歷困難,很多麻煩也還沒有解決。這樣的人也配做見證嗎?連我自己也很懷疑,不過我還是努力的來想想從我出生到大,神一路看顧我的一些事情。

我從小在基督家庭中長大,上教會是一件每星期都不可缺的例行事項。還記得國小一次爸爸用機車載我,然後開始下雨的時候,我第一次用一種幾乎是測試的方式禱告,希望不要下雨,不要淋濕,就這樣很神奇的,雨幾乎是馬上停了。從那一次起我就深信不疑,一定有上帝,祂一定在聽我禱告。

大二時,有一天媽媽、我和妹妹在車上,爸爸下車買東西,車子的剎車擋突然移開,整輛車衝向快車道,但是那時剛剛好是紅燈,所以過程非常的驚險,但是我們卻順利的把車子移回到路旁,沒受到任何車輛的波及。神確實保守著我和我的全家。

從國小到國中、國中到高中、高中到大學,最困擾每一個學生的問題就是升學考試。我是那種每到一個重要關卡就會很緊張的人。小時候的我是個相當認真的孩子,但是非常容易緊張。儘管每次都緊張兮兮的,神還是保守我在國小考音樂班,國中考音樂班,高中推甄高雄女中的時候,都順利過關。

高中二年級開始自以為功課不錯,選了自然組。因為一開始討厭物理,所以從此以後功課也好、考試也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點也不想去面對,習題也不想去練習,成績掉了很多,但是依然我行我素,直到要大學學測的時候才驚覺事態嚴重,學測考差了,又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指考,於是用申請學校的方式,上了台大昆蟲系,儘管不是什麼明星學系,但是這對當時的我,真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恩賜。

大學渾渾噩噩,混掉兩年,到了大二升大三的暑假,參加了大專門徒營,短短幾天的營隊似乎點醒了我,大三開始才驚覺要努力,大三的成績終於能看了之後,到了大四開始面臨了要考研究所的壓力,因為大一大二不認真的緣故,那種緊張感又再度浮現,由於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又去考了教育學程,結果在同時修習教育學程和推甄研究所的過程,推甄了兩間研究所,兩間都上了,這真的又是一個奇蹟。神總是不斷的在幫我,儘管我混掉了大一大二,祂也沒有不理睬我。
上了研究所,那不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反而像是一種煎熬。碩一因為要修教程的課又要做實驗,因此發生了很多問題,現在我碩三,這個學期在修教育學程,修的課是一些教程生物專業的必修,需要兼家教,再加上需要修改的論文,這學期依然充滿壓力,有的時候會希望世界能靜止下來,時間不要再繼續了,讓我停下來吧,內心深處巨大的聲音在喊叫著。


然而以賽亞書第54章8-10節的經文從我的眼前閃過:『我的怒氣漲溢,頃刻之間向你掩面,卻要以永遠的慈愛憐恤你。這是耶和華─你的救贖主說的。這事在我好像挪亞的洪水。我怎樣起誓不再使挪亞的洪水漫過遍地,我也照樣起誓不再向你發怒,也不斥責你。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但我的慈愛必不離開你;我平安的約也不遷移。這是憐恤你的耶和華說的。』

我不會說像是我瞬間就被點醒的話,但是因著從小到現在,對大大小小事情的記憶,祂所成就在我身上的每件事情,我相信雖然軟弱,仍能堅固信心,相信因為有祂帶領,這一切終究會雨過天晴。

2009年10月2日 星期五

公開信仰的道路-李易真姐妹

0 意見
最近這幾年每逢佳節回南部過節,常常讓我感到開心又苦惱。開心是因為可以回美濃看阿公、阿嬤;苦惱是因為不知道如何在我們李家中公開我的信仰─尤其是過年和掃墓時,不知在超過六十位親戚面前是否能不拿香。

有一年過年,為了逃避拜拜的時刻,我選擇幫阿嬤打掃油膩膩的廚房;隔年我則是在拜拜時間逼近時跑去上廁所。但是家人總是會一直叫我過去。所以好幾年來我手上還是拿著香,心裡卻禱告請上帝原諒我,當時相當的辛苦。其實我很想跟家人一起在庭院或墓園紀念祖先們,但是我又更想要順服上帝。而每次這種處境臨到時,我都非常的掙扎和痛苦。我不敢告訴阿公我不要拿香,因為我害怕破壞我跟家人的親密關係,或是導致家庭革命發生。加上小時候曾經被阿公和阿嬤嘲笑過,而讓我更沒有勇氣。所以每年回南部,我都會請小組人幫我代禱。於是就這樣子度過了三年。

有一天我看到了一段經文,同時上帝賜給我力量與勇氣,讓我決定要在家中公開我的信仰。去年的新年我有機會跟阿公談說我不想再拿香拜拜。我問他:「我可不可以用我的方式來紀念祖先?」他一口答應我,沒有再多問。

關於這件事我只要跟阿公說,因為只要他答應,其他人就無話可說。那一年阿公只要求我敬禮,因為這代表對祖先的尊重。於是我真的沒拿香,用禱告來代替傳統儀式。雖然我跟阿公已經有了協議,但是爸爸還是對我的行為很不滿意,一直對我說:「我等一下要找妳說話。」我超擔心的,感覺不好的事情就要發生了!過沒多久,爸爸還真的來找我談這件事。爸爸說話時我表現出愛理不理的樣子,想要逃避這個話題。但感謝上帝,阿公在旁邊,並且他說了一些話請爸爸尊重我做的決定。

去年暑假遇到我人生中的第一個親人的死亡。我陪伴著他去醫院檢查身體,直到他必須住院治療,而連續一個月在美濃與高雄市之間往返。但最後因胰臓癌而去世。這個人很疼我,也在信仰的道路上幫助我有很大的突破,而他就是我最愛的阿公。

因著阿公的死亡,我更能夠鼓起勇氣在大家庭當中表明我的信仰立場。我想,處理喪事的過程是公開信仰立場的一個好機會。畢竟去世的是我阿公,而且我已得到了支持,所以我完全不用害怕其他長輩的眼光和看法。當大家手上拿著佛經時,我則拿著聖經;當大家在唸經時,我心裡則湧出詩歌與禱告。但有時候他們唸經實在唸太久了,讓我感到很不舒服,我就會離開那個環境。可是我又不能跑去看電視或去個睡個覺,所以我選擇去清理許許多多的杯子、倒茶、切水果或煮甜點給客人以及在唸經的人們吃。我不認同他們的神明,但我體諒他們的疲累。

在家裡公開自己的信仰,實際上遇到了許多的困難,甚至是排擠。過程中我感到害怕,也曾流淚。但是我現在很自由,不用再鬼鬼祟祟的。而且現在許多長輩們都知道我不拿香拜拜,於是不會遞香給我。而他們對我態度也沒有因此而改變。現在我回南部不會再因為這件事而害怕、困擾;相反的,我可以在眾人面前承認耶穌是我生命的主。

最後,我想和大家分享當時那段鼓勵我要在人面前承認耶穌是我主的經文。它是約翰一書4章15節:「那公開承認耶穌是上帝的兒子,上帝就在他的生命裡,他也有上帝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