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6日 星期六

深坑福音隊見證分享─吳忠哲弟兄

0 意見
緣起

各位兄姐平安!我是吳忠哲。感謝神,今天讓我有這個機會,能站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我這個暑假參加深坑福音隊的一些點滴。

記得兩年前,我剛到台北唸書,沒有固定聚會的地方。印象很深的是,第一次來和平聚會的時候,剛好聽到信澤長老的見證分享,那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聽別人的見證聽到掉眼淚。也因為這樣,讓我決定留在和平聚會。而每週最期待的,就是第三堂的「見證」,因為能聽到別人好棒的生命故事;而我那時也暗自立志,希望有一天也能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故事。

芥菜種的信心
主說:〝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棵桑樹說:「你要拔起根來,栽在海裡」,它也必聽從你們。〞(路加17:6)


我從來沒有參加過一個〝這麼辛苦〞的營隊,好幾次都想退縮,可是卻好像有個聲音告訴我,叫我不要怕,只要相信。就這樣,我接下了「活動長」這個職分。這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因為我從來就沒有擔任過需要"拋頭露面"的職分。

可是在這次營會中,神卻叫我〝不得不〞去拋頭露面。從第一天很不順的配搭流程中,便知道其實我心裡還是抗拒的。

感謝神,在這次營會中,原本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在最後關頭,竟然都補起來了。甚至上帝還知道我的經驗不足,在第一天幫我鋪好了「大樹哥哥」這個梗。當翎端問我說,我怎會想到「大樹哥哥」這個稱謂時,說真的,我一點都不知道。原來「大樹下」,是深坑老街很重要的一個地標,每個小朋友都知道。也因為這樣一個小朋友覺得很熟悉的稱謂,讓小朋友願意接納我這個口才一點都不好,甚至還會口齒不清的大哥哥。

最讓我意料之外的是,好像我們想去教導小朋友什麼,卻變成是神在教導我們什麼。我們這次的營會主題是「認識自己的情緒」,這些情緒包括:sad, angry, tired, bored, nervous, happy.沒想到這些情緒,在這次的營會當中,我全部都遇上了。

特別是在第二天的晚上,因為下午小朋友秩序完全out of control,用講也講不聽,兇也沒用,甚至我還喊到連講話喉嚨都會痛(sad)。晚上開檢討會時,我完全是一副死臉(angry),一點都不想說話。

回到家之後,才想到,這一定是上帝〝在提醒我什麼〞。原來上帝很清楚知道我〝不出包不會痛定失痛〞的個性,讓我在前一天,遇到一個很sad的困境。

可是這時,卻突然想起思恩在晚上閒聊中提到的:「雖然我們有各種的情緒,但是最後,一定是〝happy〞的」。

我就憑著一顆很無力的心,跪下來跟神禱告,求神讓我有足夠的智慧,知道隔天該如何去帶。於是,我把當天很沮喪的心情,很誠實的寫下來,決定隔天的早上,用說故事的方式給小朋友聽。上台後,我完全沒想到我能完全照稿念,很平順的唸完。經過我這樣一番〝真情大告白〞之後,小朋友在之後的活動中,每一個竟然都變得超安靜的聽老師上課……甚至連我們班上最皮的那位學生,還會主動安靜下來,糾正另一個調皮搗蛋的學生。

原本很想把那份手稿留下來的,可是回到家之後,卻發現怎樣都找不到那張稿。想想應該是在晚會時,一陣兵荒馬亂忘了收,被別人丟了吧。或者更應該這麼說,是上帝提醒我要懂得謙卑,然後把那張手稿親自收走了……

最後,真的很感謝每一位同工的付出。因為你們恰如其份,認真的把自己分內的事給做好,讓我們這次營會得以順利的完成。謝謝你們!真的....

結語:我們是無用的僕人你們誰有僕人耕地或是放羊,從田裡回來,就對他說,「你快來坐下吃飯」呢?豈不對他說,「你給我預備吃飯,束上袋子伺候我,等我吃喝完了,你才可以去吃喝」嗎?這樣,你們做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當說:「我們是無用的僕人,所做的本是我們應分做的。」(路加 17:7-10)

王士維弟兄的見證分享

0 意見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

我是王士維,在攻讀碩博士班時開始在和平聚會,今天將分享上帝在我軍旅生涯的帶領與保守,我是去年10/20入伍,上個月退伍。見證的重點有兩個:1.感恩,感謝上帝讓我能平安退伍。2.信心的考驗及順服上帝的帶領。

我服役的單位是海軍陸戰隊指揮部醫務所,由於我的主修是藥學,所以獲得博士學位後,便取得軍官的資格,以少尉藥劑官的身分入伍服役。陸戰隊的訓練以精實嚴格聞名,陸戰隊標語:ㄧ日陸戰隊,終身陸戰隊。學長們則常戲稱:ㄧ日陸戰隊,終身掉眼淚;終身陸戰隊,不死也殘廢。以形容生活及訓練的艱苦,此外由於陸戰隊的勤務繁重,在各項演訓及操演中多少會有受傷的情況,因此,要感謝主的保守讓我能平安退伍。若要說當兵這年有啥收穫,我想有兩個:1.體能的鍛鍊(入伍到退伍瘦了10公斤),2.學習忍耐的功課,在部隊中朝令夕改的情況嚴重,美其名是訓練國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應付突發的狀況,但多數的狀況是爲了應付上級長官的督導及訪視,常常做的只是表面功夫,而忽略了常態的訓練與規律的作息。因此對於基層官兵的我們,要有好的EQ面對長官們ㄧ句話所帶來的改變。

當兵的過程分成三個階段,新訓(成功嶺),專業訓(林口),下部隊(左營)。其中最辛苦的是成功嶺新訓的階段,這個時期的目的就是將大家過去的習慣及自我打破,重新塑造大家服從與忍耐,訓練基本體能與戰技,讓你從老百姓成為合格的軍人。入伍前接受許多教會朋友及長輩的祝福,但真正報到時還是自己一個人懷著忐忑的心情踏入營區,但因為信仰我不孤單,我有主耶穌跟我同行。雖然說因為年紀較大有時跟不上訓練,有時因受傷或操練導致痼疾復發,但因為同梯弟兄們的幫助我順利完成新訓,我想他們是上帝安排幫我的小天使。此外,此階段的重頭戲就是抽籤,抽籤的好壞會影響到你往後一年的軍旅生涯,這時有多人會去拜拜或是尋求偏方期望抽到爽籤,身為基督徒的我當然是倚靠上帝,經由禱告求神安排之後的道路。我的官科有六支籤,五支是醫院籤(傳說中的爽籤,之後大概就是上下班的生活),一支實兵單位簽(一般來說就是塞籤,海軍陸戰隊,哪裡不知道,最遠是烏坵(外島中的外島,前線中的前線))。當我抽籤後會場響起掌聲,雖說強著鎮定但還是感覺到雙腳微微發軟-海軍陸戰隊,上帝的安排沒有讓我享受在軍醫院工作的輕鬆,祂讓我進入傳說中的海陸,讓我體會嚴格訓練及受到管制的生活。此時,心中五味雜陳,感覺到上帝在跟我開玩笑,經由禱告後心中的不滿稍稍有點釋放,深吸一口氣,重拾信心,還是要面對神所安排的挑戰,我們在逆境與順境都要順服上帝的帶領。

下部隊報到是今年的三月,單位在左營軍區的陸戰隊指揮部,我的業務區分成兩塊,在醫務所內要負責看診,以及藥衛材的補給,對外的話要支援所屬大隊的常態性演訓,通常就是由我跟我的駕駛開著救護車到操演的場地待命,兩棲偵蒐大隊的操演是最多的,可以看到黝黑結實的蛙人進行各種訓練,印象最深刻的是支援蛙人訓練的成果驗收-克難週測驗,所謂克難週就是在這一星期中受測的學員每天只能睡一小時,一天當中以十二小時為一堂課進行陸上及水上戰技的驗收,最後一天進行天堂路的爬行,在珊瑚礁岩所組成的路上完成蛙人操的各項動作後就成為合格的蛙人。當一個人兩天不睡覺而又有大量的體力耗損時,在生理上就易出現受傷而無法跟上操課進度的情形,在心理上就會有障礙而想退訓,我們的工作就是爲學員們提供醫療照護,鼓勵他們完成整週的課程。在部隊中約半年的生活過得很緊湊,上帝似乎也知道我能承受多少,在許多危急的時候讓我靠著禱告平安度過。祂沒有讓我以平凡愜意的方式完成軍旅生涯,祂讓我有機會接受磨練,經由不合理的要求操練我的信心與耐心,在過程中經歷神的同在,留下有上帝滿滿恩典的回憶。

2009年9月12日 星期六

王牧恩姐妹的見證分享

0 意見
各位兄姐,平安:

當我開始準備這次見證時,我發現在有限的時間要用言語表達神奇妙的作為,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我先生看我猶豫不決,他就建議我分享「跟一個好男人結婚」的見證。

但在這之前,我想先分享另一段故事。在我念書時,認識了一個男生,他非常優秀,也是個認真的基督徒,我很欣賞他。一陣子之後,我們開始有了密切的互動,每天熱線之外,更有一些看夕陽、星空夜語、彈吉他唱歌…等活動。

剛開始覺得很夢幻,但因為兩人的關係一直是曖昧無法確定的,所以半年之後,這段關係開始變質。往後的一年半,不安全感作祟、患得患失的心情,讓我書念不了,飯也吃不下,每天都渾渾噩噩,很痛苦。

不過,這段死蔭幽谷的經驗在我生命裡卻是段很重要的歷程。回想當時,因害怕失去而用盡力氣想抓緊,然而卻還是得眼看著這段關係往分離的方向走,恐懼、挫敗、無力、不甘等負面情緒幾乎將我吞沒。

感謝神,我雖然身處混亂中,卻仍舊相信神會引領我,會保護我,而且祂一直在我身邊。因此,我不斷的禱告。一開始,我像人格分裂一樣,口裡唸著交托的禱詞,卻仍舊不願放手。我記得當時錫恩跟我說:「神可能本來為你預備一個祂認為最好的,但如果你一直禱告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的,神有可能會給你啦!但可能就不是最好的了」。我相信神知道我的需要,祂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

到後來我的禱告漸漸只剩下一句「願你的心意成就在我的身上」。因為相信神掌權,慢慢的我發現自己平靜下來,開始可以吃飯、唸書,有心思作別的事情。大概兩年後一切才真正結束。過程雖然辛苦,但我也因此對生命有新的體悟,真的很感謝神。當然,這段時間上帝也沒有閒著,祂讓一個叫做王道仁的男人,默默的注意我很久了(雖然他不承認),當神的時間到時,他就出現在我的生命中。

在此,我需剎開來講幾件事。首先,我在十年前北上念大學時,我就跟自己說,我到台北只是來受裝備,往後我想去資源不足的地方。第二,我有時候在聽牧師講道時會忍不住想像牧師們在台上講的口沫橫飛,但私底下在家裡是什麼樣?會不會亂丟襪子?會不會耍任性?第三、在我結束上一段感情時,我有偷偷開了擇偶條件給神,例如:要愛主、聰明、認真、負責、不要太愛漂亮、要有音樂恩賜…(其他的就保密吧)。

在座可能有人認識王道仁,他在音樂上確實又點刷子,愛主愛到唸完醫學院卻又跑去念神學院,還立志要去鄉下服事。所以未來我不用再好奇牧師在家是什麼樣子,而且可以兩個人一起到有需要的地方,實現彼此的理想。

因此,交往起來覺得很對味,讓我覺得上帝不但聽了我的禱告,而且還挺幽默的。可能神看到我之前在曖昧中受的苦吧!所以祂讓王先生第一次約我出去時就問我要不要當他女朋友。我那時其實跟他還很不熟,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答應了。不過好險有答應阿!結婚一年了,到目前為止很幸福。他在我的生活、服事、信仰各方面都給我很大的幫助。

時間有限,就不炫耀王道仁是多棒的老公了,反正也不能跟好朋友分享。但神的恩典可以,因此我簡單分享我從「緊握著拳頭抓住」到「攤開手心交托」,又看到神放在我手中的驚喜,讓我更相信神是超乎我所想像的。即使在苦難中也不須擔憂害怕,因為神與我同在,祂掌管一切。我相信未來有更多挑戰,但信靠神準沒錯!

2009年9月9日 星期三

陳思穎姐妹的見證分享

0 意見
今年的七月我參加雲林橋頭福音隊,其實一開始是在社青大聚會中聽到教會的橋頭福音隊很需要同工,當時知道確定的同工只有四位,剛好那時候我在工作上不是很順心,所以想離開台北到郊外走走,也就參加了橋頭福音隊,順便散心。

當然我知道福音隊的事工並不輕鬆也不悠閒,但是想藉這樣的服事來找回當初信主的熱心。在橋頭福音隊活動前的一個月,我們每週都有一次會議,討論活動的流程,在最後兩週還密集招聚弟兄姐妹一起做道具等。

不過,不知道其他參與的同工,第一次看到同工手冊,是不是跟我一樣嚇一大跳。同工手冊記錄了這次福音隊的所有活動。有確切的時間和每一個活動、遊戲的詳細說明。甚至連我們要準備的詩歌都已經印在同工手冊了,感覺真的要做好多的事情。

看到這樣的同工手冊,我自覺沒有辦法勝任這樣的事工。而且我沒有帶過小學生,個性也不是活潑的人,所以有點想要打退堂鼓。不過佳琳卻提醒我們:「我們的老闆是上帝,能判斷人的也是祂。千萬記得:不以學生的學習成果為自己打分數。」

不過福音隊的籌備過程中我還是會對這次福音隊感到緊張。還想說去買「如何教導小孩子」及「帶領小組」之類的書來參考。但是想到下班後還要跑去書局買書就覺得累了,更不用說把買來的書看過一遍,這讓我看到自己的能力真的很有限,所以決定還是放手將一切都交託給上帝好了。詩篇說:「以色列的能力,是 神所賜的。」是的,我們的能力也是 神所賜的。

在橋頭的這四天服事,是由橋頭長老教會及屏東教會接待我們。福音活動的地點是橋頭國小,當地的同工非常熱情,為我們所預備的餐點都非常豐盛,也支援我們服事上不足的地方。

而福音活動中我所帶的那群小朋友都還算是有秩序的,每一個小朋友都很可愛,在和他們互動與分享中,真的可以從他們身上看到小孩子的純真。有聽到有其他同工覺得他們隊上有比較難帶的小朋友,但是我帶的這一隊小朋友都還不會有太難帶的情況,讓我也感受到哥林多前書10章13節所說的:「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 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上帝大概怕我沒有辦法承受,所以就給我比較好帶的小朋友吧!也讓我跟小朋友們相處了兩天半愉快的時光。

另外讓我蠻感動的是橋頭長老教會郭世宗牧師和師母,橋頭在地的資源真的比台北少很多,禮拜堂僅放五張長椅就滿了。我們福音活動的場地-橋頭國小裡的設備也是比較陳舊,有些設施都已毀損了。曾經有問過郭牧師,為什麼會來這裡牧會,他說是禱告後有感動才到橋頭來服事,我相信不只是郭牧師,很多的牧者原本都可以過很舒適的生活,但是卻放下自己,願意順服 神。這也是給我自己一個提醒「要順服」和「放下自己」。

雖然這是和平第一次舉辦的橋頭福音隊,我們有一些地方或許準備不足,但是因著上帝的恩典,讓這次的福音活動圓滿結束,四天服事中身體會覺得疲憊,心裡卻是覺得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