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0日 星期六

我的神學「奇」航

0 意見
我的神學「奇」航
陳美玲2009.5.24


1995年夏天,我正式成為台灣神學院道學碩士班的學生,開始我的求道旅程。1999年,我從道碩班畢業。那年,總會正式開放道碩班畢業生可以直接研讀神學碩士,所以,我繼續研讀神學碩士。2004年,完成神學碩士學位,到一個社服機構服事了一年半。2006年,申請東亞南神學研究院神學博士課程獲准。所以,現在我還是一個學生。

記得我就讀國中的時候,很喜歡收看一個電視影集,叫做「星際爭霸戰」。影片中寇克船長帶著他的團隊,駕駛「企業號」太空船,他們的任務是探索未知的新世界,勇敢地航向人類前所未至的地方。在每一集影片中,企業號總是在外太空中遭逢不同的奇遇,化險為夷之後,繼續航向未來。後來,也拍攝過電影版,片名有人翻譯為「星際奇航」。回顧這段研讀神學的過程,我覺得就像一趟神學「奇」航。

1. 奇特的航程
你聽過「1995年閏八月」嗎?這是我進入神學院就讀之前,在台灣很夯的一個話題。有人預言1995年閏八月時,上帝要審判並且毀滅罪大惡極的台灣。因著這個預言,有一部份的教會和基督徒惶恐不安,上帝真的要毀滅台灣嗎?有一些基督徒甚至因此移民到遙遠的貝里斯,為要逃避上帝的審判。今天,我們都知道這個預言早已自己顯露它並不是真實的。

雖然,這個預言和我進入神學院不算有直接的關連,但是,它剛好可以顯出我對於明白上帝的心意的渴望,我相信這也是每一個基督徒心中的渴望。從小在教會長大的我,的確想要藉著研讀神學,更加地明白人和上帝的關係。在我成為神學生的那年秋天,「1995年閏八月」的預言幻滅,不攻自破。而今天,我十分確信,任何標記著明確的時間地點的末日預言,都已經顯露它的虛假,因為這樣的預言已經違反了上帝在聖經中的啟示(太24:36-44)。

2. 奇異的航程
在我進入神學院之前,我曾經去拜訪一位神學院的老師,請教他,「是不是要當牧會的牧師,才能夠唸神學院?」他的答案是否定的。於是,我開始了我的神學航程。這個航程很奇異,因為,在我開始研讀神學之前,並沒有太多女性進入神碩班。我的學姐曾經分享,有男神學生問她:「你為什麼不當牧師娘就好?」也有別的神學院規定,已婚的姊妹若不是夫婦同時受召,就只能修讀證書班。像我這種已婚有小孩的「熟女」,先生又不是牧師,在神學院裡幾乎像是外太空中的異形。

然而上帝讓我在一個看起來很奇異的狀態下啟航,進入神學領域。我沒有當牧會牧師的感動,又是少見的熟女神學生,卻能夠接受完整的神學教育,如今也參與在平信徒神學教育的事工中,實在是上帝奇異的帶領。

3. 奇妙的航程
在我進入神學院時,心中有一個很強烈的念頭,就是我想要更加地認識上帝。經過了這幾年的進修,特別是進入過去完全陌生的教會歷史領域中的學習,我覺得有如來到外太空的未知世界,心中常常充滿驚喜。

從教會歷史的人物和事件之中,一方面讓我發現不同時代的基督徒的經驗,竟然是那麼類似;另一方面,則是學習到許多信仰前輩所見證的寶貴信仰經驗。其中,密契派基督徒對上帝的體會,讓我明白,經驗上帝與超越經驗上帝的重要。

簡單來說,就是明白在努力追求認識上帝的同時,要了解自己不可能完全認識上帝,因為上帝是超乎人的理性、感性和一切的。這聽起來很矛盾,卻是真實而且重要的。在我的奇妙神學航程中,我終於認識了上帝,祂是我不可能完全認識的,但是我還是可以繼續追求認識祂。我的神學奇航還沒有結束,我還要往未知之地前行,而我知道,這個航程將在上帝的眷顧與保守之中。

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陳秀惠執事的見證分享

0 意見
陳秀惠執事的見證分享

我出生在一個傳統民間信仰的家庭,媽媽很虔誠。小時候常看到媽媽拜啊拜的,印象深刻的是過年時,媽媽煮了好多好吃的菜,我們卻只能看不能吃,肚子餓扁了,問媽媽:「可以吃了嗎?」媽媽總回答:「不可以,我還沒拜。」生病了,媽媽也會帶我們去行天宮收驚,看著尼姑拿著香,在我前後左右擺動著,嘴裡唸著:「阿妹呀,回來喔。」所以,我也學會了這些動作。我從來不知道媽媽在拜什麼,我比較有興趣的是廟旁賣的東西。

我家有六個兄弟姐妹。大姊小學要好的同學,是牧師的女兒,她常邀請大姊到教會去,大姊就帶著底下這些小囉囉們去教會。我那時才4、5歲,對教會印象深刻的是背完了老師說的話,可以選一張漂亮的聖誕卡,和兩顆金柑仔糖。這一段去教會的時間並不長,因為後來媽媽不准我們去,我們也就不去了。

我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媽媽生了當時很罕見的脊髓骨病,一般人常出問題的是腰髓,但媽媽的是頸髓。以當時的治療法,就是睡石膏床,所以,我小時候,就要開始照顧媽媽,幫她洗澡,餵她吃飯,住院的時候,我就要到醫院當看護。同時還要幫忙打掃整理家裡,又因為我家開的是雜貨店,也要顧店做生意。

媽媽生病的時候,內心非常惶恐,她常說:「不知道得罪了哪個神明,以至於讓我得了這種病?」她總對每個來探望她的親友說:「你們去拜拜的時候,幫我祈求,我病好了,一定去還願。」這種惶恐不安的心,一直折磨著她。直到我的一個嬸婆,她是基督徒,知道我媽媽病了,時常來看她,陪她讀聖經,唱詩歌,讓媽媽內心得到很大的安慰。主耶穌成為她最大的精神支柱。

媽媽決定受洗前,有問過我們大家的意見。爸爸尊重媽媽的決定,我們孩子因為小時候去過教會,全都同意,一家人就開始去教會。。信主後媽媽很平靜,面對著一群幼小的孩子,她所能做的就是為我們禱告,把我們交託給主。媽媽在病床上躺了6、7年,在我升高三的那一年暑假蒙主恩召。她雖然死了,卻讓我們這一群孩子都在主的帶領保守中茁壯成長。

在我們家還沒信主前,有一件事使我印象很深刻,那就是我小學三年級的時候,曾連續三天夢見有一個人駕著馬車,從後面要追殺我,我一直跑、一直跑,跑到懸崖邊就嚇醒了。第四天我簡直不敢去睡覺,拉著媽媽的手臂,又不敢說,拖到很晚了才上床,因怕做惡夢,於是我做了生平的第一個禱告。我跪下來禱告說:「主耶穌呀,不要再讓我做惡夢,謝謝祢,阿們」那一晚就平安的入睡了。那個夢就不再出現,幼兒時的經歷影響,深深的烙印在我心裡。因著這樣,我深深的覺得,在幼小的心靈,種下福音的種子,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於是我大學一年級就開始教兒童主日學,一直到我婚後辭去了淡江中學高中國文老師的教職回家帶小孩,我仍然繼續教主日學。並且參加〝媽媽成長班〞的成主課程,帶領送孩子到教會上兒主的年經媽媽們一起討論,一起分享。

我記得有一位媽媽說:「我們這些媽媽的能力有限,但掛念孩子的事,一輩子也放不下。我們不能一直跟在孩子的身旁,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帶他們到主耶穌的面前,讓他們認識主,成為他們一生的幫助和力量,自從有了這種體認之後,我不管刮風下雨,一定都會帶孩子來教會,參加主日學。」

一年多前,我參加了〝生命教育〞的事工。利用晨光時間到國小為小朋友講繪本故事。幫助孩子建立優質的思想價值觀,讓孩子因為生命的改變,而自然的表現好行為。每週一次進班30分鐘,透過不同的繪本呈現,孩童除了聽活潑有趣的繪本故事外,也透過題問討論,更深入的思想,讓他們漸漸的融入生活中。

這樣每週的備課、進班,看起來是付出,實際上最大的收穫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被更新,感覺越來越有活力,外體雖然越來越老,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感謝主!這就是生命教育。

在這一堂的禮拜週報裡(5/17),我們也夾了一份加入生命教育的志工們的心得分享。大家可以看一看,歡迎大家按著你們的時間來加入,我們生命教育的行列,或主日學的行列。謝謝!

2009年5月14日 星期四

王秀珊姊妹的見證分享

0 意見
親愛的弟兄、姐妹們,大家好!我是秀珊。

我在和平教會聚會已有三年多,還記得去年在風雨交加的颱風天(9/28)全家受洗。感謝主!讓我們全家能擁有一個深心難忘、可遇不可求的受洗日。

去年對我個人來說,是極悲悽的一年。家人陸續因健康問題而住院;一向最為投入的工作也因下屬的嚴重疏失而受牽連入罪。這件事帶給我莫大的衝擊,心裡既不平、怨恨,幾乎絕望傷心得快崩潰。

更糟的是,去年11/15帶著女兒在趕往參加教會『懷舊感恩活動』的路上,發生車禍。我身體多處受皮肉傷,而那天要表演『我是主羊』的那隻小羊,卻差點撞斷了腿。當眼見女兒小腿骨裂了近3/4的X光片,接著裹上厚厚重重的石膏,孩子眼眶泛紅,惶恐又無助地坐在病床一隅,眼淚不禁潰流……『我竟是如此失職的母親……』。

我內心滿是懊悔及心痛,〝為什麼今天斷腿的不是我,而是一直滿心歡喜為事奉而準備表演的孩子?是因自己違逆祢的旨意而行,所以以如此方式降罪予我?〞站在牆角邊哭泣的我不住地對主懺悔及禱告。

等待恢復的這幾個月,對孩子和我,不僅是挑戰也是煎熬。每天早上從家裡幫她背書包送進校門口的這段路,平時只須花費7、8分鐘,因為多了那對拐杖,我整整有將近20分鐘的時間伴隨著拐杖的節奏默默反覆禱告:『親愛的天父,請施與祢的憐憫及大能,醫治小羊的傷痛,無論遭遇了什麼,請讓她在信心裡剛強,用祢愛的臂膀環抱她,保守小羊的平安,讓她不再受傷、不再害怕』。

感謝主!在蒙受眾人的協助及禱告之下,我與女兒在療傷的日子裡,心中有從神那裡來的平安。女兒也逐漸恢復健康及 歡笑。雖然我們母女因車禍得了外傷,但因跟女兒經常同心的透過禱告交託,反而讓我們母女的心更加貼近,因此我們之間的對話也變得溫暖許多。

即使到現在,對那次交通事故,孩子從不曾對我有過任何隻字片語的埋怨。正因如此,內心更加自責。回想平時對女兒疾言厲色,從她小時候開始常因無法達到我的種種要求而氣極敗壞。孰不知,自己其實也並不是個完美、有智慧的母親。而一直以來,我從這個基督徒小孩身上得到的回饋是一直是『忍耐』及『包容』。我想這是主體諒我的欠缺所做的安排吧。

感謝主!跟女兒之間的關係改善了許多。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跟各位分享我ㄧ些生活點滴,林林總總的一切,想必是主為使頑固不降的我學會『順服』而設計的一連串課題。雖然目前進步還有限,但相信再桀傲不馴,主必不會撇棄我,最終必會以祂的大能開啟我的智慧和眼界。

今天會有這些改變就是來自信主後開始『學習禱告』。這是自參加安德烈小組後養成的習慣。未信主前從靠自已有限的力量,到以前的『許願池式的禱告』到現在『真心的跟上帝說話』,我深信只有祂最明瞭我內心所有的悲傷與無助、歡心及感謝;藉由禱告,能使自己變得堅強,不受軟弱擊垮;讓自己因蒙受恩典,更懂得珍惜及感恩。

『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詩篇34篇18節)

2009年5月9日 星期六

溫肇垣姊妹的見證分享

0 意見
兒子結婚了
三年前,我對兒子Daniel的終身大事,開始產生危機感。並非他不受歡迎,唯恐找不到好對象,反而因他從小就頗有〝女生緣〞,長大後也算是仰慕者眾,未料到了適婚年齡,他的婚事竟然成了我的煩惱。

希望娶得賢媳
對於婚姻的看法,我跟先生都是古板的人,因此兩代之間難免有些差距。我們推薦的人選,兒子不「來電」,他來電的對象,我們不一定欣賞。為人父母者初時表示開明,也就相安無事。直到三年前,他28歲以後……。彼時做爸爸的,手下不乏或才貌雙全、或貼心能幹的女弟子,都是賢媳候選人,兒子卻只當作「哥兒們」看待。做媽媽的考慮當然更多,但與兒子溝通之後,僅剩下最後的底線──必須是信仰相同的基督徒──所幸這也是Daniel的志願。

我使出最有效的招數,請關心他的牧師幫忙祈禱;而這樣的牧師就有三位,讓我得到很大的心理支持。何況我還有一群信仰虔誠的姐妹淘,每次聚會談起兒女時,大家都會彼此代禱,互相加油打氣。如遇有填寫禱告卡的機會、或在正式的禱告會中,主持人要求「提出最重要的事」時,我必然回答:「希望上帝爲兒子安排一位佳偶。」的確,我多麼期盼祂老人家把一位最合適的女子,帶到兒子面前,如同夏娃被引領到亞當面前一樣啊!

決定禁食禱告
到了2007年12月,兒子年已30,我的危機意識再度被挑起。於是決定從12月12日開始,用四十天的時間,進行每天一餐的禁食禱告。聖經中對於禁食禱告,有一些原則與描述,多半是在遇到極大困難時為之,四十天則是頗具意義的期限。這也是我初次使用密集的長時段,爲自己無法解決的問題祈求──祈求上帝幫助我除去對兒子婚事的隱憂。這四十天中,我每天早晨六時起床,取出筆記簿,逐日認真寫下禱告的內容。例如第一天,我如此寫著:

「主啊,這個兒子是祢所賜的,現在他面臨婚姻對象的抉擇,我向祢祈求,賜給他一位敬愛上帝的好妻子,在靈命、生活及工作上,都對他有益無損,能夠建立榮神益人的家庭。也求主讓這位愛主的賢妻,性情與他互補,家庭背景與我們相似。主啊,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她身體健康、頭腦聰明、長相端正,個性樂觀…。奉耶穌基督的聖名求。阿們。」

遇見一個好女孩
從事四十天爲兒子婚姻祈禱的特別計畫,我向先生報告了,他十分感動支持。至於禱告的重點,我也向兒子透露,他安靜點頭,應該也很希望自己的婚姻之路明確吧!這一段期間,每天清晨我專心向上帝傾心吐意,內容和語氣也日有更新,使不至於貪心妄求。

禱告到第13天,也就是12月23日禮拜天,我在教會遇到一位端莊有禮,名叫Grace的女孩子。猶記得半年多前,先生兒子都曾稱讚過她待人接物的誠懇理性與溫柔。據說她出身教育世家,也難怪如此有教養!這一次無意中碰面,使得我隔天早晨在禱告簿上寫著:「Grace應該是Daniel很好的另一半人選。」但當時他們兩人並未單獨交往,是否有來電,我也不得而知。

憑信心等候
12月29日,我在聖經中讀到一句鼓勵的話:「耶和華(上帝)已經分別虔誠人歸祂自己;我求告耶和華,祂必聽我。」〈詩篇4:3〉我開始更有把握:「耶和華必成就關乎我的事」。〈詩篇138:8〉因為兒子的事就是我們家族的事,也就是我的事啊!

2008年1月初,我每天的禁食晨禱更加具體、也益發鉅細靡遺了。由於持續爲兒子代禱,我的心情變得平靜,也調整了過度關愛兒子的緊張度。加上同時閱讀聖經,受到潛移默化,擔心與焦慮日益減輕,甚至逐漸消失無蹤,信心也大大增強了。到了1月20日,四十天已滿。我在禱告簿的最後一頁寫著:「主啊,賜我信心與耐心,等候上帝美好的旨意成全在兒子身上。」

四十天之後
隔天晚上,好友美玉打電話給我:「鹿溪,我去參加Bill Crowder的聖經講座,看到妳兒子和女朋友哩!」我說:「女朋友?長得什麼樣子?」美玉形容是一位氣質和身高看起來都和Daniel很相配的女孩子,服裝也很得體…。我聽了即有預感,這個女孩子一定是Grace!果然在一週後,Daniel向兩老證實他已和Grace交往了。兩人感情進展出奇順利,我和老伴理所當然大表贊同。最美妙的結局是:8月2日這一天,在古色古香的禮拜堂,牧師的福証以及眾親友的祝禱中,兒子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