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30日 星期四

連嫣嫣牧師見證分享

1 意見
←連嫣嫣牧師簡介→
從小在和平教會長大,1987年台神神研所畢,1997—2004年在中崙教會牧會,2005年至今,在長老會總會教育委員會服事,負責全齡主日學教材、書籍、雜誌出版,師資培育訓練及推動校園生命教育事工。


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賽亞書55章8-9節)

心驚惶
2008年12月1日我51歲生日那天,因為常常胃痛有半年之久,我鼓起勇氣去馬偕照胃鏡,沒想到照腹部超音波就照出左腹有一顆10公分的腫瘤,醫生說:「馬上住院檢查!」
住院的頭三天夜裡都睡不好,我非常擔心我的孩子上恩,他如何承受十一年前父親因淋巴癌過世,如今我的檢查顯示惡性的機率那麼高,想到要如何向孩子說明,我就呼求主再給我一點時間。接著的檢查抽血、x光、電腦斷層…,郭俊十一年前住院三個月的種種在腦海中,又如排山倒海而來不斷重演,心中總是不斷的祈禱,如此重擔,我的孩子怎麼辦?求主給我足以承受的勇氣。有好多事未完成,未交待,總會的生命教育事工也還未完成!

交託主
為了做檢查,我從12月8日晚上8點吃瀉藥、跑廁所,算不清是7次或8次,直到清晨2點。我躺回床上,整個人感覺有如羽毛輕,而且整個人覺得清潔、安靜、軟綿綿的,前幾天的焦慮不見了。這種感覺很奇妙、好詳和。我彷彿小baby、小天使,乖順地躺在天父爸爸懷中,安睡到天明。原來不掙扎、不抱怨,放下自己就是如此,原來禁食沒那麼困難,一般人多情、多慾、多食、多煩惱、多忙亂而已。

主憐憫
12月9日醫生說開刀吧。10日晚上我向醫院請假,陪孩子吃晚餐,忍不住打email給惠周執事,我不要再低調了,請大家為我代禱吧。(起初我覺得不好意思,我這個和平『嫁』出去的女兒,很少回娘家,如今病了才向娘家求援。)11日早上,我的手機振動不停,有好多和平人來電,我不敢接。直到『23510087』這個熟識了四十年的電話號碼顯示,我好像看到親人一樣拿起手機,一邊回應蔡牧師,一邊掉眼淚。簡單瞭解病況後,蔡牧師說:「我們來禱告!」是啊,此時再多的話,也是多餘,我們一起禱告吧!感謝主,讓我在病痛中有祂可以倚靠,有許多牧長弟兄姊妹的禱告。

得醫治
12月17日開刀,開刀時間比醫生事前的預期短,雖然切片的結果是惡性腫瘤,但其位置未與任何器官相連,主治醫生說,他是用雙手把它捧出來的。暫時不做化療,開刀兩個月後,第一次檢查過關,往後每三個月,作一次追蹤檢查,身體的復原比預期的好,已經開始恢復上班。
十一年前,我不明白為何神那麼早就接我的丈夫回天家,十一年後,我也不明白為何會得此病?但感恩的是,我如今能依然健康的站在此述說神的恩典,我把每天都當作最後一天過,因為不知道明日將如何?每天珍惜著過日子,尋求祂的旨意。高俊明牧師於1982年6月27日在獄中寫了一首詩《主的旨意最美善》,我的心境很接近:

「我求主
給我一束鮮花 但他給我一棵又難看又有刺的仙人掌
我求主
給我幾隻美麗的蝴蝶 但 祂給我許多
又醜陋又可怕的毛毛蟲
我震驚 我失望 我哀嘆!
但經過許多日子 我忽見那仙人掌
盛開了許多鮮豔的花
那些毛毛蟲也變成 美麗的小蝴蝶 飄舞在春風裡
上帝的旨意最美善!!」

剛上班那幾天,走出家門,起初有很大的不確定感,但我相信主所說的話:「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願神的豐盛憐憫、慈愛、恩典大大祝福眾弟兄姊妹!

2009年4月25日 星期六

劉學儒弟兄的見證

2 意見

各位兄弟姊妹平安:

感謝主讓我能又有機會站在台上為主來見證祂在我生命中所賜下的一切。記得上次站在這個台上是我大二,也是五年前的事情。前次的見證主要在分享主耶穌對我從小的眷顧。而這次希望與大家分享的是~主耶穌對我們一家人的恩典。

我從小生長在高雄縣梓官鄉的一個小漁村。〝梓官鄉〞曾因為C型肝炎的流行而馳名。由於早期醫療環境不佳,針頭的重複使用致使鄉裡很多人都感染到C型肝炎。

我的爺爺務農,因而父親及叔叔、伯伯從小就有勤勞及節儉的美習。父親在我的眼中,是非常認真勤奮的工作。當我長大一些時,覺得他是很享受於工作,工廠一年中除了年假、週日及颱風假之外幾乎都可以看到他的影子。但現在的我,才能體會或許那也不是享受,而是一直為家人、家庭所付出的堅持。

在我唸高中時,很不幸地,我的父親也得到了C型肝炎的疾病。而讓他不得不開始接受干擾素的治療。

在這個治療之下讓他的身體變的非常虛弱,有點像感冒的症狀,雖然很不舒服,但他還是堅強地走了過來。這樣堅毅的個性,也大大影響了我。

我大四的時候,父親在追蹤治療中發現肝臟有初期硬化的狀況。更麻煩的是,也在他的肝臟發現了惡性腫瘤也就是肝癌。

聽到這樣的消息讓大家非常難過,對父親更是很大的打擊。畢竟長期的治療沒有辦法有效地遏止肝炎的惡化。

不過感謝主的是,發現肝癌並不是末期。只發現兩三顆腫瘤,而且還沒轉移。因此醫生便建議立即切除腫瘤。所以在大四那年父親接受了腫瘤切除的手術。感謝主在這個過程中都能順利進行,手術後復原狀況也不錯。

雖然手術讓父親擺脫腫瘤的侵襲,然而遺憾的是,他體內C型肝炎病毒活動依舊旺盛,而且肝硬化的情況也逐漸嚴重。醫生也推論在這樣情況之下,肝臟會繼續惡化,且腫瘤也很可能再復發。因此醫生便向我們建議了一個我們從來沒想過的事情肝移植手術。醫生的想法是,若能將現有的肝換成一個新鮮的肝,對血液中病毒的侵襲也會較有抵抗力,相對來說得到腫瘤的機會有會降低。

家人在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大家都想要把自己的肝捐出來,希望能讓父親有顆健康的肝。母親一開始便跳出來,在她心中這是危險的手術,她沒有考慮到自己的年紀及身體狀況,不忍心讓我們三姊弟冒這樣的危險。

我想,對我們家庭來說,互相的扶持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不只母親這麼想,我們三姊弟也希望能為父親做些什麼。因此我們全家人便開始接受一連串的身體檢查,期望能找到最好狀況也最能與父親相容的肝。

本來是二姐脫穎而出,肝健康又夠大。然而之後的檢查又發現二姐的膽道複雜,在手術中可能會有危險性。也考慮到母親的年紀及心臟不好的問題,因而不建議移植。而大姊的身材嬌小,肝臟也很小,可能捐了之後不夠自己用。

我的肝臟在大學時期好吃懶做的荒廢之下累積了一層脂肪,也就是脂肪肝。而且麻煩的是,我的左右肝差異較大,若只捐左肝對父親來說並不夠用,若是捐右肝則讓我自己本身會有危險。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醫生便考慮讓我跟大姊一起捐,一人捐一部份,讓彼此的負擔都縮小。於是我開始做密集的運動,使得脂肪肝狀況好轉,而可以做移植。

感謝主,讓我們能夠順利的在06年的1025日完成肝移植手術。這個手術,在手術後恢復過程中,父親有段非常辛苦的日子。然而,在他堅強的個性及主的恩典之下他也撐過去了。

二姐回憶,在術後父親常常強迫自己要下床運動,即使會讓他痛苦,看到他自己拖著架子辛苦的在醫院繞圈圈運動,真是讓我們心疼也感到驕傲。

感謝主,現在父親雖然又開始了干擾素的治療,繼續為他的肝在奮鬥,不過他身體的復原狀況已經是比想像中好非常多了。

由於大學時便有出國的打算。因此大學畢業後沒有繼續在台灣念研究所,而留在系上當助教及研究助理,希望充實自己的能力。

感謝主讓我做了這樣的決定。也因為這樣,使我有時間可以參與少契主日學的服事,更進一步參與少年團契的聚會。在這一年多當中,不管是與其他少契輔導們一同服事、還是與這些弟弟妹妹相處的過程當中,我學習到非常多。也非常感謝主讓我的生命中有這樣服事的經歷。在服事的過程,雖然有時候會覺得疲憊,但也更能體會越事奉越甘甜的感覺。

在這段服事的期間,我也積極的準備出國的一些考試及申請的過程。在剛開始準備時並不順遂。由於從小英文就不好,也很不喜歡英文,自然在英文檢定上的成績就非常難看,吃足了苦頭,也沒有達到申請的標準。

然而很感謝主,他讓我能夠繼續堅持下去,在這段期間我總共考了七次的托福,也在去年年底終於考到預定的目標。而很幸運的是,主讓我在大學可以知道自己未來想做什麼,所以在大學時便努力的做實驗,期望能有一些成果,讓我在化學上有不錯的表現。

另外神也看顧我,讓我能考取獎學金。因此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之下,我仍然得到了夢想中的學校的錄取。真的非常感謝主在我生命中的陪伴及恩典

今年秋天也即將要到美國展開另一段求學生涯。感謝這七年來和平教會從我大一時便能提供我一個讓心靈休憩的環境,一個讓我能更認識主的地方。也感謝大家在這段時間為我的代禱及鼓勵。

2009年4月11日 星期六

梁篤信弟兄的見證分享

0 意見
梁篤信弟兄的見證分享
我是梁篤信,我從小就在基督教的家庭長大,我爺爺是教會的長老,「篤信」,是我爺爺取的名,他希望我能永遠篤信基督耶穌。

但是從小我就喜歡翹家到處玩,是個壞孩子,不常去教會。只有在聖誕節的時候,教會都會裝飾得很漂亮,又有很多糖果、點心、蛋糕可以吃,感覺好快樂、好高興,這個時候才會想去教會。更不知道什麼是基督耶穌,但還記得『耶穌愛我』這句話。小時候有受過幼兒洗。不知道去教會是要敬拜主耶穌,混著混著幾十年就這麼過去了。

我是個頭部曾做過三次手術的人。想起二十年前我剛退伍時,有一天在高雄左營跟了一些壞朋友喝了酒騎機車去逛夜市。那天我坐在後座,車子奔馳中,我還使壞的去踢別人的機車,當場就摔下車。頭撞破了,被送到海軍總醫院,因實在太嚴重了,海總醫院不敢收,然後又被送到中華路建國醫院的加護病房。

我媽媽的娘家大都是基督教長老教會的會友。我舅公、舅婆請教會的牧師及長老,在加護病房外一直為我禱告。在進行第二次手術的時候,突然生命跡象停止了,醫生也宣佈放棄了,但是我媽媽和大家並沒有放棄我,還是不灰心的不住禱告。媽媽不死心,拜託醫生再救看看,這時突然又有了生命跡象。感謝主耶穌,祂沒有放棄我,我就在禱告中真被救起來了。醫生親眼目睹,還說:『你們的神真靈!』

是的,『我們的神真靈!』因我們的主是聽禱告的主,蔡牧師這個禮拜天的講道也提到不住的禱告、迫切的禱告真的有用,因我曾親身的經歴過。回想起這件事。讓我想到主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阿們!

2008的時候,我在公司認識了一位新同事王秀珊姊,有一天我跟她共事的時候,發現她在讀聖經,唱詩歌看起來很喜樂,當時我的心被感動了。那麼多年來從沒有這種感覺,我心裡想著這一定是主耶穌安排聖靈來開我的心眼,讓我想再跟主耶穌親近。

於是我開始跟主耶穌懺悔禱告,求主耶穌赦免我的罪。並求主耶穌改變我,賜給我智慧,讓我知道如何的敬拜祂。我相信主耶穌已經聴了我的禱告,因為我有體驗到靠近耶穌基督越近得著智慧和福氣就越多。如箴言所說的:「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你藉著我,日子必增多,年歲也必加添。」

後來秀姍姊就帶我和我太太慧鳳到和平教會做禮拜,也參加了小組,感覺回到教會真好,有一種歸屬感。後來經過牧師的講道和教會的洗禮課程,在去年聖誕節的聯合禮拜中完成堅信禮。我和我太太滿心歡喜,我們也開始有禱告靈修的生活。我們很喜歡到教會敬拜主,作完禮拜後,常常心裡很喜樂,感謝主耶穌。我想了一想這一切的時間都那麼剛剛好,我又一次被感動了,真是感謝主耶穌的安排。

我浪費了幾十年的時間都沒有真心相信敬拜主耶穌。感謝主,我知道主耶穌沒有放棄我,我現在都還來得及用心相信敬拜主耶穌。

2009年我在和平教會的心願,就是希望自已能越來越像基督徒,並且為主耶穌做見證、傳福音。但願每一個人都能得到主耶穌聖靈的救恩,將一切勞苦跟重擔禱告交託給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