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0日 星期五

蔡慧君姊妹的見證

2 意見
2006年12月,我跟當時的男友提分手,結束一段8年的感情,接著陷入嚴重的「自我不信任」中。因為在這之前,我以為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按照自己盤算的,結婚、生子、購屋、存款、老死或病死。

但是我卻因為自己也無法說清楚的空虛,跟我當時的男友提出分手,除了痛苦之外,生命也出現一大塊破口。我尋求上帝,開始認真的禱告,對神提問:「為什麼我會打亂自己的計畫?」「到底我缺少的是什麼?」

我跟神說「我實在不認識自己,求祢讓我認識自己,讓我認識祢」然後,上帝就動工了。
2007年5月,由晶晶牧師帶領的建堂推廣組找上了我,讓我在這小組中有服侍的機會。6月份,因為找晶晶牧師談論事工之故,加入了「吉他小組」,有了固定的小組生活。

同時,我也參加了5月時教會舉辦的「受洗課程」。蔡牧師說,人的一生都是往成聖的目標前進,不用等到聖潔才受洗。但是我還是深覺自己不配成為神的兒女,所以遲疑不敢受洗。

信貞師母當晚告訴我一個很棒的故事:有一個人跟隨師父翻山越嶺,前往未知的前方。有一天遇見一條很寬的河,師父跳過去了,但是那個人猶疑著,怕跳不過去死了。但是如果不跳過去,就只能選擇停止,或者後退。前進的道路,雖然可能是一成不變的景象,但是也有可能是一片肥碩的美地,為什麼不試試看呢?

2007年6月24日,我受洗了。雖然害怕上帝看見我的醜陋,但是我更渴望可以改變。感謝神,把這個強烈的渴望放在我的心裡,讓我現在得以享受祂的美好。

神是信實的,祂垂聽我的禱告,除了服事與團契之外,祂在2007年12月,還幫我安排了和平教會幹事的職務,讓我不想認識祂也不行,也讓我不得不正視自己的軟弱。
首先,我必須正視埋藏在心裡深處的自卑。

神透過晶晶牧師,安排我在新生國小跟孩子學習生命的課題。神讓我重回兒童時期,告訴我跟這些孩子「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都是祂所珍愛的」,讓我逐漸相信並且肯定自己的存在。

接著,神調整我的驕傲。

有句台語說「見笑轉生氣」,我的狀況則有點類似「自卑轉自大」。神透過事工中與人共事的過程,摧毀我的自大,有些自己堅信的理念一一被提出來檢視、討論。過程中,因為痛苦、難堪,很多次想放棄。但神恩待我,在我身旁安排很多充滿智慧和愛心的天使。在我跟神生氣的時候,他們成為神的說客告訴我,神有多愛我。(祂真的很愛我,也很愛你們。)

2008年3月,教會推出「靈修運動」。鼓勵大家撰寫「靈程日誌」,當時為了讓信道教的室友對我們的神有更多認識,就邀請她加入這個靈修運動。讀經的過程中,神親自解答我對生活的疑惑,也讓我用不同角度來認識神。除了感謝、敬重之外,有時候也會跟上帝賭氣、耍賴,跟神建立不同的關係。

今年(2009年)2月的第二個禮拜天,還是春假期間,11:30就能準時坐在禮拜堂靜心等候神,當時會堂裡人不多,提摩太帶領這些少數的會眾一起用詩歌敬拜神。對神的思念讓我眼淚湧流不止,不可思議地,我相當的想念神。藉著詩歌,對神傾訴著深深的思念,整堂禮拜中,牧師講了什麼我都不記得了,因為我止不住自己跟神說:我想祢。

至今,將近15個月的幹事生涯,神安慰我、鼓勵我、鞭策我,陪伴我。在歡樂時流淚,在困苦中微笑,在哀傷時有盼望,在怒氣中記得憐憫。

感謝主永恆而堅定的愛,讓我願意相信祂給的都是最好的。

以上是我信求前後的見證,跟大家分享。

2009年3月17日 星期二

我活著是為了基督

1 意見
我活著是為了基督 黃瑽寧弟兄

  “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 神,就是永生 神;我幾時得朝見 神呢?”(詩篇42篇)

  我常常跟我太太說,若是沒有耶穌基督在我生命中,老實說,我很不想要活著。我是個厭世主義者,遠從高中時代開始,我就不知道人為什麼要活著。聖經有卷書叫做傳道書,它的第一章是這樣說:
”空虛,空虛,人生空虛,一切都是空虛。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有人用智慧、知識、靈巧所勞碌得來的,卻要留給未曾勞碌的人為分。人在太陽底下操心、辛苦、勞碌,究竟有甚麼益處呢?活在世上一天,所作所為無非痛苦愁煩,夜夜不得安寧。這也是空虛。”

  記得第一次看到這裡時,我心裡想,對啊!這不就是人生嗎?正值青春憂鬱的年紀,我常常質疑生命的意義。我問:生不在我,活也不在我,死後也留不下甚麼,財富?名聲?智慧?也將不再屬於我,即便懷念我的人,也終將死去。那麼青春奮鬥是為了甚麼?終日勞苦又是為了甚麼?放縱宴樂又能改變甚麼?

  照理說我應該是這世界上最不配問這些問題的人。過去,我生在一個完整的小家庭;家裡兩個孩子,與寄住的表弟,都是我父母親的寶貝,對於我們的健康,教育,生活,是盡其所能的照顧與付出。我求學的過程,在世俗的眼光看來是一帆風順:從第一志願到醫學院,雖不是成績頂尖,卻也沒讓家人操心過;我的身高外貌皆屬中上,運動細胞也不差,喜歡唱唱歌彈彈吉他;回想起我的學生時代,對別人來說,似乎沒甚麼可抱怨的。現在,我是一位兒科醫師,擁有美麗智慧的妻子,即將出世的兒子;經濟下滑的大環境下,我的薪水雖然不高,但也完全不受景氣影響。像我這樣的人,懷疑生命是不是沒有意義,似乎有點太過份。

  但是每一天,我還是忍不住問自己:我是為了誰而努力?為了誰而快樂難過?如果您也每天這樣問自己,也會發現,繞來繞去會繞進一個死胡同----死亡。為了錢嗎?為了家人?為了老闆?為了名聲?為你自己的快樂?然而,這些東西在人生的最後一刻,通通都帶不走,只能留在這世界上。人生的旅途是這樣無聊,好像費盡千辛萬苦出國旅遊,回來的時候要你把吃過的東西都吐出來,買的東西都留下來,相片全部殺掉,連擁有的回憶都被洗腦,那麼,這趟旅行的目的在哪裡?聖經的傳道書九章說:”活著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無所知,也不再得賞賜;他們的名無人記念。他們的愛,他們的恨,他們的嫉妒,早都消滅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們永不再有分了。”如果這樣,倒不如我現在就不旅行了,一了百了,不是更爽快?

  當我真正相信耶穌基督之前,這些問題一直催逼著我尋找答案。12年前,就在我受洗接受耶穌基督的那一天,我找到了,這就是答案:
“那在基督裏死了的人必先復活,被提到雲裏,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貼撒羅尼書四章16節。很清楚簡單,人活在這世界上,是因為上帝是我的老闆。老闆說,以後你要來天上跟我永遠同在,所以在世上的勞苦不是白搭,世上的快樂也不是虛空,因為肉體死後,天上還有世界等著你,那裡才有真正永存的靈魂。

  大衛在逃難的時候,心情應該也是很想死。他在愁苦中就跟上帝說:”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幾時得朝見 神呢?”,意思應該是,讓我快點死一死算了,可以早點見祢。可是神在大衛心裡的回答是:你憂悶甚麼呢?煩躁甚麼呢?仰望神就好了,因祂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祂呢。白晝,耶和華必向我施慈愛;黑夜,我要歌頌禱告賜我生命的神。

  自從在信仰上越來越清楚以後,我每天都告訴自己,現在我是為主的緣故活著。主耶穌要我好好看病,我就認真的看病;要我對家人好一些,我就對家人好一些;多念點書,來讚嘆上帝創造的偉大與美妙,那麼念書就不再是壓力了;做人不要計較,因為將來在天上沒有人在乎你現在得到甚麼,所以我就放輕鬆。我發現,當人生把”自己”放一邊,把上帝擺中間的時候,做甚麼事情都可以很輕鬆,也很容易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樂趣。既然這趟旅行我甚麼都帶不走,只有與主同行的回憶與經驗可以帶到天上,那我當然要好好累積這部分的人生!你會問,那麼天上的日子與目的又是甚麼呢?咳,我想,等我到天上以後再問上帝吧!

  傳道書的作者最後的結論很好,他說:”一個人能夠吃喝,享受他辛勞的成果,便算是幸福的了。要不是出於上帝,誰能吃喝?誰能享受?所以我想,人不如時常歡樂,吃喝享受辛勞的成果。這是上帝的恩賜。總結一句:要敬畏上帝,謹守他的命令,因為這是人人應盡的義務。” 這段上帝的話是我人生的出路,是我最喜歡的生命哲學。每一天我周遭都充滿了神的恩典,我吃喝,我快樂,都是出於神。我深知道,耶穌愛我,他要我每天過得快樂紮實,而且將祂的愛與祝福分享出去,感染與我接觸的每一個生命。上帝啊,我會努力,請與我同在。阿們。

2009年3月13日 星期五

王志芳姊妹的見證

0 意見
王志芳姊妹的見證
各位兄弟姐妹平安,我叫做王志芳。前年12月在和平教會受洗成為基督徒。感謝神,今天有機會站在這和大家分享我的見證。

在去年9月的時候,敏圓長老就邀請我分享生命中的見證,當下閃過的念頭是,我有什麼好的見證可以和大家分享的呢?因為對我來說,一個好的見證應當就要有一個很感人的故事或是特別的經歷,才搬的出檯面和大家分享,想想自己似乎沒有什麼比較特別經歷神的經驗,所以就謝絕第一次的邀請。

不過因為這件事情,讓我開始去思考神給我的見證是什麼?怎麼做才會有好的見證呢?猶然記得在一次安德烈小組的歲末聚會中,在彼此對2008年感恩分享的交通時,我認真的回想我在信主後這一年多,有什麼不一樣的轉變,我發現,每當心裡有什麼壞打算或是想要用謊言來掩飾自己的錯誤時,心中總是有個聲音提醒著我,你不可以!這種感覺是相當強烈的,總是讓我警醒自己,不至於中了撒旦的詭計。

在未受洗前的我,每當遇到困難,總是想用自己的方式來解決問題,面對抉擇,游移不定時,常藉由算命的方式去尋找答案。所以每當有朋友或是親戚推薦哪個「仙仔」多厲害,算的多準時。我心裡總是蠢蠢欲動,心理想著,只要是在台灣,有機會一定要去找那個算命仙算算看,看我的未來將會是如何?我的老公會是怎樣的人?

我還記得當我大學要畢業時,對於未來沒有很明確的方向,不知道是該繼續唸書還是找工作。從朋友那聽說,在新竹湖口有一位相當出名而且超神準的算命仙,許多政府高官或是達官貴人都指名找他。但是收費很不便宜,一次要價2000元,我那時心裡想說,哇塞!也太貴了吧!要花上我ㄧ個月零用錢的4分之ㄧ耶!而且湖口是在哪裡?我連聽都沒聽過。

但是,一方面又想到自己的前途可以從這位鐵口神算的先生問到,所以,當下毫不猶豫的就跟朋友要電話和住址,隔幾天就相約姐妹陪我去。記得當天一下火車,一開始還找不到路。後來詢問當地的居民,想不到大家也都知道有這一號人物,也就找到了地點。

一進去,就有人發號碼牌給我們。像是在醫院掛號一樣,照號碼牌依序看診,在等待的同時,看見房子裡的確掛滿許多政要名人送的匾額。

輪到我們時,懷著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進去,算命仙拿起我的手,東看看西看看,就開始操著濃濃客家口音的台語,描述我的過去和未來會發生的事情。也建議我該走怎樣的路才會更順利,我就拿著紙筆抄下來他提醒我的地方。

過了幾年之後,我回頭來看,他講的跟我所經歷的簡直南轅北轍。現在回想起來,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如此深信。

很高興的,在我信主後,對於算命這件事情,我突然變的毫無興趣,同時,我漸漸開始學習將自己完全交託給主,我不再對自己的未來感到無所適從,也不再懼怕,我相信只要我追隨主的話語,祂一定會告訴我該走的路,面對自己的難題或是擔憂身旁週遭的家人朋友,都藉由禱告的方式跟主訴說,請求祂的恩典降臨並引領我走入祂為我安排的計畫。只因我相信,凡事都可以倚靠耶和華我的神,祂是又真又活的神。

漸漸的,我感覺到心中壓力的釋放,負擔的減輕。只因一個念頭,就是我堅信只要將自己完全交託,主一定會引領我,帶我走出死蔭幽谷,讓恩典充滿我。我也常高歌讚美主,常常有詩歌的旋律在我腦中盤旋,就像是上帝在對我說話一樣,讓我感受到祂的存在。

2009年3月4日 星期三

反省見證─林輝彥神學生

0 意見
反省見證─林輝彥神學生

認識上帝認識人,對自己的生命及信仰歷程的反省。

離家求學:
有許多南部的學生,到了選擇大學時,都只填北部的學校,想離家越遠越好。我也不例外,這樣可以擺脫父母親的管教、監控。就選擇了政大資訊科學系。因為台北生活的多采多姿,為了讓我不因為這原因而遠離上帝,於是在我上台北前,我決定受洗,告白我信上帝,求祂保守我不離開祂,也讓家人放心。

進了學校,就開始尋找團契。當時政大校內登記的團契是校園團契,就去參加,那時覺得和教會的青年團契差不多。後來在剛起步的網路上,找到了長青團契的BBS(電子佈告欄),得知了政大長青,就在某次的聚會時,自己去敲教會的門,進去聚會。從此開了我在信仰上的眼界,看到了信仰的多樣性及動力。團契的聚會不只是在教會之內信仰上帝、耶穌而已,也上山下海地在街頭上、工廠中去接觸、關心身邊的人、事、物。

大學畢業之後,進入成大資訊工程研究所。在進入比較專門的資訊研究領域後,發現這並不是我有興趣的,於是我開始在學校內找尋。上帝奇妙的帶領,藝術研究所有一位老師剛學成歸國,有開宗教音樂的課,於是我去上課,幫助我認識許多音樂和宗教上的關係及演進,讓我有更多去思考音樂和信仰的問題。

工作-國防役:
研究所時,興起了出國唸書的想法,但是家裡的經濟狀況無法支援我,所以就選擇了國防役,以四年的時間來賺取一些學費。雖然這四年中,因為沒有興趣,只是為了賺錢及抵服兵役而工作,所以工作得很沒有動力。但是感謝上帝,工作的環境讓我可以存之後的學費,也讓我有許多時間回想過去在團契的經驗,讓我可以為將來準備,於是我去加強我的語文,也在尋找我將來要唸的學科及委身的地方。

在國防役合約到期之後,雖然可以繼續在原單位工作,但我毅然地把工作辭了,逼迫自己決定。因為從前的我遲遲無法決定,不能專心去做某件事。沒有專心針對某個決定去努力,所以覺得每一個選擇都困難重重,不敢去嘗試。於是開始自卑,心情煩悶,抱怨上帝為什麼沒有讓我明確地知道自己被祂放在什麼地方,在那裡委身。

Taizé、台神:
2006年6月和以前大學的團契輔導及神學院的學生到Taizé去。本來是打算看看能不能到那裡而可以得到從上帝而來的答案。很可惜並沒有什麼異象或是聲音出現,告訴我答案。但是卻是看到、聽到更多的耐心等候的分享經驗,他們在等候上帝的時間中,盡自己所能做的事。回國之後,又接連遇到阿公、阿媽相繼去世,使得心情煩悶急燥、抱怨上帝沒有明確地讓我知道的想法逐漸消失。

因為對信仰與文化之間的興趣而對神學產生了興趣。從Taizé回國之後報考台神。雖然還不知道上帝要放我在那裡,但事前的訓練準備是需要的。雖然在考試前遇到了疼愛我的阿公、阿媽離世的傷心事,但上帝還是讓我用平安不煩燥的心情來準備,

進入神學院,看見了老師及同學為著自己的異象而努力,讓我很感動,也很羨慕。在神學分科那一次的上課中,老師講述唸神學院未來的可能性時,有些可能性激動了我的內心。可是有時會閃過”神學院塑造出某種類型的人,我不想要被塑造成同類型”的反叛想法。或許自己還無法完全放手。

結論:詩篇139篇的分享
一開始,詩人就承認上帝完全的認識他,接著,從對這樣的知識感到驚歎,進而轉向害怕及怨恨。最後,他以禱告要求及邀請上帝來鑒察他並認識他。

它記述了有關一個在上帝面前掙扎摔交的人,他是誰,以及他如何與上帝聯繫。它反映了上帝面前生活的各個層面:信靠和確據,但是也有懷疑、恐懼及抗拒他的同在。

信仰並沒有排除我們對上帝的懷疑、哀慟及控訴,反而製造了能夠表達及容忍這些負面感受的空間。 願我們同行在這信心的朝聖道路,彼此服持、鼓勵。

上帝啊,求你察驗我們,知道我們的意念;求你考驗我們,洞悉我們的心思。求你看看我們有沒有狂妄的思想;求你引導我們走永生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