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18日 星期三

心導管支架手術

0 意見
心導管支架手術
王偉華長老

去年聖誕夜,突然接到敏圓長老的邀請,要我於第三堂禮拜作見證時,當下腦海再一次浮現去年6月4日作心導管手術的一幕幕場景。

其實作完手術後,就想主動報名為主做見證,但是稍一疏懶就已經過了大半年了。謝謝敏圓長老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在眾人面前做見證,述說上帝的慈愛、數算祂的恩典。

去年5月有兩個早上覺得胸口有點悶, 但幾分鐘後就好了,就沒當一回事。不久,有一次我和教女兒雅信書法的曾老師講電話,她說我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的,懷疑我的心臟是否有問題?我想好吧,那就去作個檢查吧!

在5月6日到台北醫學院心臟血管科作心電圖檢查,醫生診斷沒有問題。看完病後,突然想起距離上次健康檢查已經過了五年,聽說北醫的健康檢查設施完善,就走到了健診中心,並預約了5月28日的健康檢查,特別多作了全身腫瘤和心臟電腦斷層掃描。

沒想到5月28日健康檢查完聽取報告時,在眼前的螢幕上所呈現的竟然是3條冠狀動脈都各阻塞了將近95%,這樣的結果,真是叫人難以置信,因為平常並沒有明顯的心臟問題的症狀啊!當下第一個反應是拒絕接受這樣的結果,然而經過禱告後,心裡反倒覺得感恩,要不是聖靈的引導,我是不會另外再多做這些健康檢查的,也就不會知道心血管阻塞的嚴重性,而我從事國際貿易,經常到國外出差,萬一在醫療設施落後的旅途中發生心肌梗塞,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接下來的6天裡,一連串緊湊密集的身體檢查,運動心電圖(稍有缺氧)和心臟超音波、一連串的教會活動、小組聚會、口述歷史訓練營、小會、一連串的安排、交代公司的工作…等等。

到了6月3日,人就安靜無奈的躺在醫院了。躺在病床上時,想起前一晚開小會的場景,就像是和牧師,長老們一起坐在一部車上,同奔天路。難道上帝現在就要我下車了嗎?可是我還有好多事情要作呢?還得跟好多人講講話呢?

6月4日,排在第一檯刀,一大早曾牧師和幾位同工就陸續來到病房為我禱告,就好像是為一個即將開拔到前線作戰的戰士祝福。不一樣的是,我僅僅裹著薄薄的手術袍,躺在病床被推著到開刀房,一點也沒有戰士的威風與凜然。

身體是冰冷的,感覺是孤單的、無助的、害怕的,然而就在此刻忽然有一首詩歌溫暖了我的心。
〝在花園裏〞:獨步徘徊在花園裏,玫瑰花尚有晶瑩朝露,忽有溫柔聲,傳入我耳中,乃是神子主耶穌。祂與我同行,又與我共話,對我說,我單屬於祂;與主在花園中,心靈真快樂,前無人曾經歷過。

接著〝詩篇23篇〞也悄然的覆蓋著我全身。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我雖然走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感謝主!祂是信實的,祂是滿有恩典慈愛的。靠著主,我就剛強壯膽,雖然躺著,但不自覺的像一名戰士般威風凜然起來。

接下來兩個小時的手術,我清醒的知道心導管在我的血管裡流竄,螢光幕上還看見它流竄到那裡呢。那時我全然交託天父上帝,心裏持續的哼著〝在花園裏〞這首詩歌,感受到與主同行,就不再擔心害怕了。

手術結束的當天下午還有餘力,趕緊打電話給第二天要作同樣手術的兒主老師張貞惠姊妹,現買現賣的傳授心得。

三個禮拜後,進行第二次手術。又放了3支藥物支架,前後共置入了6支藥物支架,把阻塞的血管打通撐開。感謝主,祂不誤事,祂不但醫治了我的身體,也使我的靈魂甦醒,享受與主同行的喜樂。

我要感謝家人給我的支持,我太太美玲不捨的淚水與愛;兒子立信邀我們全家到他的房間,帶我們一起唱詩,一起分享,一起禱告;女兒雅信從擔心、不安到交託禱告,再再都帶給我極大的勇氣與信心面對人生的困境。

特別要感謝葉健全長老、蔡淑芬長老在醫療過程上的幫助,感謝教會弟兄姊妹的關心與代禱。
更要感謝天父上帝,在我人生最軟弱的時候,是祂抱著我走過來的,回首來時路,那雙孤單的腳印,原來是祂的。

2009年2月13日 星期五

賴佳琳姊妹的信仰見證

0 意見
賴佳琳姊妹的信仰見證

在我高中以前根本不知道甚麼是基督教,有人邀請我去團契,我還跟他說:我甚麼樂器都不會,應該沒辦法加入你們的樂團哦!

但是,神就是在我身邊安排了許多的天使,在我高中畢業的那年,同學邀請我去參加兩千年才有一次的飛躍兩千門徒營。在當中有一個晚會是東方比利的音樂佈道會,聽了他的見證,撼動了我的心,當場決志,也因著小隊內,隊輔與組員對我的關心,讓我對基督的愛有羨慕之感,上帝大概就是這個時候在我心田裡種下福音的種子。

參加完營隊之後,我爸爸上班的公司遇到傾倒廢水至高屏溪的棘手事件,而媽媽的銀行遇到超貸案,妹妹同年考高中也沒考上第一志願-高雄女中。再加上聯考放榜之後,我考上了一間媽媽不喜歡的學校-中興大學獸醫系。因此家裡的氣壓都非常低,媽媽因此整個暑假不與我說話,我也根本不想回家。

後來幾乎所有有關學校的事情都是我自己處理,但這時我想到在營隊裡,我最喜歡的一首詩歌--眼光。提醒我,不管天有多黑,星星還在夜裡閃亮,上帝的心看見希望,你的心裡要有眼光。因此我開始學習跟神說話,將我心中的憂傷跟他訴說。

後來因為參加了兩千年才有一次的飛躍兩千我的個人資料就流入校園團契手中。所以在去學校之前我接到校園團契輔導安姐和一位系上學姐宜芳的電話。她們關心我,這雖然只是兩通小小的電話卻讓我覺得奇怪,為什麼這兩個陌生人願意這樣關心我?

他們邀請我到團契去,我到學校去之後就加入了校園團契。在大一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只參加禱告會。可是那時我根本不會禱告,基督教的術語我一句也不懂,但沒想到上帝就是要在這裡造就我,讓我在靈裡成長。

在團契中,從使徒行傳、馬可福音、羅馬書到創、出、利、民、申、約書亞、大小先知書;從小組員、副小組長、小組長到團契副主席。從一句聖經都看不懂到上帝賜給我智慧的眼看見上帝話語的真諦;從被造就到造就人,這一切都是上帝極大的恩典。

上帝讓我看見,只有祂的愛是永不止息,更甚於世上的任何一種愛。因此在我心中,神讓我漸漸放下許多的負擔。在我大四那年,心裡早已知道,我這一生就是要為主付出,完全獻上。我開始尋求未來的道路要在哪個禾場為主獻上,而五次的鄉村福音雙語營,也再再激勵我,鄉村福音的缺乏。

同時我也希望將自己的專業獻上為祭,盼望經過獸醫專業的訓練之後能找到適合的工場。而我也是一直在尋求神的旨意,目前雖然不是很明確,但我知道不論我在哪裡,做甚麼事,只要心思意念皆與主結合,願意將福音從撒瑪利亞傳到地極,神必定會也願自己對福音的熱情永不熄滅,就像保羅接受感召後那將福音傳遍一樣的熱心。

年輕的提摩太受保羅的教導帶領,隨著保羅旅行佈道,最後留在以弗所教會幫忙教導當地的教會,那你和我呢?可能接受某人的帶領認識了上帝,接受了上帝的愛,可是你有努力地把這份福氣繼續的傳給別人嗎?還是自己關起門來享受呢?保羅教導提摩太說不要小看你自己的年紀,要在各樣事上做使徒的榜樣,其實也是要我們每一個人盡一個基督徒該有的職分,遵守上帝的話,將上帝的愛傳出去。我相信在這個地球上,你一定可以找到你可以做為上帝做的事。那怕是整理聖經、擦椅子等非常微不足道的事。例如:妳可以邊擦邊排邊為坐在這張椅子上的人禱告,使他更認識上帝或是祝福他的生活。希望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學習保羅,提摩太的心志將上帝的愛傳出去。

最後我要用提摩太前書4:11-12一段經節來互相勉勵:「這些事你要吩咐人,也要教導人。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作信徒的榜樣。」

2009年2月6日 星期五

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神

0 意見

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神

見證:薛淑卿姊妹

讀中學一年級時,有一位好朋友送我一本精緻的中英文新約聖經。當時實在看不懂,但不知為什麼,我都一直留著。因為家庭淵源,大學時還參加過佛學社。

結婚以後連續流產很多次,加上家庭難題,原來所讀的佛經不管用了,用科學的方法找名醫、花錢協談,甚至去廟宇、算命,但都沒有幫助。有的醫生還明說不可能,算命的說我沒有後代,全都是叫人絕望的消息。因為憂悶愁煩,漸漸的睡眠和身體都受到很大的影響。

在軟弱無助時,我回頭看我的第一本聖經。看到羅馬書四章說『這位神是那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神』,無可指望的我就向這位神呼求說“耶穌,請祢可憐我、幫助我”當晚我竟然一覺到天亮,從那天開始神讓我脫離失眠的痛苦。那次的經歷使我對主耶穌的信心大增,心裡漸漸的充滿喜樂和盼望,也透過他的話來教導我、改變我,來祝福我的家庭。

我的婆婆的妹妹是尼姑,我的父親是廟宇的主任委員。而我是娘家和婆家第一個信主的人,由於和婆婆同住,主日要去禮拜都有很多的攔阻,受洗更是不可能。感謝主! 漸漸的神感動婆婆不反對我去聚會,過一年後原本激烈反對嘲諷的先生也陪我去受洗拍照。

受洗的隔年神賜給我一個女兒。因剖腹生產,但她一出生,我還沒看到孩子,就收到醫院發出的病危通知單,需要立刻轉到教學醫院。長時間的期待終而得到的歡喜,瞬間變為害怕憂慮,我的先生孤單倉皇在兩家醫院輪流照顧。

在病床上心裡極度惶恐時,我想起在我懷孕時,因被神的愛激勵感動,我曾向主說“主啊!求祢保守我的心,讓我愛祢超過祢給我的孩子”這時,像主耶穌三次問彼得一樣,祂三次問我說“你愛我比這孩子更深嗎?”

神的話在我耳邊響起,衪的信實對照我的虛謊。加上當時對神沒有愛的信任,我只是懦弱的用哭來迴避衪的問話。深怕我一回答說「是」,祂就會立刻把女兒帶走。

不知過了多久,我知道我無法逃避神的面,才怯怯的回答說“主啊!是的,我愛祢比這個孩子更多”奇妙的是當我如此禱告完,瞬間憂愁懼怕就完全消失。主耶穌的平安大大的充滿我的心,有一個確據,知道女兒沒問題了。

女兒住院兩週後回家,但是我先生因為受到驚嚇,遲遲都不敢買嬰兒床,深怕萬一出了問題,他無法面對空床。他說他作了一個夢,夢中知道耶穌要帶走孩子,他就用很多大小的盒子層層的把女兒裝在裡頭,最後不放心還用自己整個身子把盒子重重的壓住,兩隻手也緊緊環抱住盒子。但在夢中他感覺到耶穌已經來過,並且帶走了女兒。他就一層層的打開盒子,孩子真的不見了,因此每個晚上他都頻頻起來看孩子是否還存在,並且要聽到她的心跳聲才放心。

出院時醫師曾警戒說全身換血的女兒,以後會有各種後遺症顯出來。所以當小學一年級老師通知女兒是資優生時,我們因為醫生說過的話,都不相信,認為老師搞錯了,等確定了後,不信主的先生深受感動,說是耶穌使她換到聰明人的血了,把榮耀歸給神。這個孩子實在是使無變為有、叫死人復活的神的奇妙賞賜,透過她帶給我們很大的安慰滿足和喜樂。
女兒現在已25歲了,是個敬畏神也蒙神大恩的人,願她一生榮耀神。

我娘家的母親是家中除我以外第一個得救的,娘家父親在75歲生重病幾乎要死,經歷神的醫治歡喜受洗,而婆婆在79歲那年受洗。去年三月我的大哥受洗。
回頭看,經歷到神的慈愛大能和信實,祂為奇妙,實在是一位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