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1日 星期三

為何我會決定受洗,成為基督徒? -- 翁成韻

0 意見
寫作於2008.12.31
作者:翁成韻姊妹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相信剛剛的問安,已經可以讓很多我以前的基督徒朋友感動。因為他們曾經想帶我進入主的恩典中,但我卻到今年才真正有所體悟。我今天想要談談,為何我會決定受洗,成為基督徒。

我的父親是基督徒,我的母親也有受過幼兒洗。但是從我上小學之後,全家卻再也沒有進入過教會。我很難去問我的父母這是怎麼回事,但感覺得到爸爸還是很希望我們每年聖誕夜在教會度過。

國中的時候,一位對我影響很深的朋友,帶我參加飛颺的英語夏令營。第二天的晚會,我站起來決志要認識耶穌,但回台北之後,我卻不肯和我的朋友一起看聖經,甚至質問她說:「妳見過上帝嗎?祂真的給過妳什麼好處嗎?」使她難過不已。印象中,人生中的第一本荒漠甘泉也是她送給我的,我一直很想找機會跟她說:「妳知道嗎?妳早已在我心中埋下福音的種子,妳是我最感謝的人。」

接下來我的生命中出現了好幾位令我感動的人,他們讓我看見基督徒的美善,讓我相信主在他們身上有奇妙的作為,更因為他們的活見證,讓我急切的渴慕想成為基督徒。

高中時一位學姐,是牧師的女兒,生性開朗、幽默可愛。大家看到他模仿學校的老師,都說:「全民大悶鍋輸了!一流的人才在我們這裡。」學姐那一班更奇妙的是,一個班30個人,有15個基督徒,三個牧師的孩子。上了大學,非常幸運的,我還是跟那位學姐同校,每天都感受到她的快樂。在她身上我學到了樂觀的看待人生,如同詩篇16章11節說:「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大學時我的摯友~耿立,現在她已經在義大利羅馬音樂院就讀,主修聲樂,是我們全系上下十屆最優秀的聲樂家。也是虔誠的基督徒,與她相處的四年,我同樣感受到上帝在她心中賜下的平安、謙卑,使她的福杯滿溢。我曾對她說:「我還不是基督徒,但是我知道,這世界上一定有上帝,因為祂把妳放進了我的生命中,妳是祂差派來保守我的天使。」耿立在大學四年中,帶了無數的人進了她的教會,前後大概有20個本來不是基督徒的人去過她的聖誕節晚會,其中有三個同學,因她的帶領而受洗。

大四那年,準備考研究所的我,信心滿滿的認為11月的推甄就會考上,接下來可以瘋狂的放10個月的暑假。因為從小到大,要是我很有把握的比賽或考試,我從來沒有失利過。但上帝這時候說話了,祂希望我知道驕傲的人並定會失敗,自大狂妄的人必須受懲罰。

於是我並沒有考上。但上帝是仁慈溫柔的,祂這時又差派了一個天使到我的生命中,鼓勵我再次努力,陪伴我度過煎熬痛苦的半年。最重要的是,那位天使帶我進入和平長老教會。甚至我很榮幸的可以認識敬拜團每一位我喜愛的團員,大家都是我的好榜樣。而從那一天起,我學會了謙卑,雖然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做得很好,但是我每天都在努力,我也開始覺得,當我開始相信,一切都如有神助般的輕易。2008今年的四月,我如願考上研究所。感謝主,我也在今年9月28日受洗,成為基督徒。

基督徒一直都給我很溫暖的感覺,不僅是我身邊的同輩朋友,我家族中是基督徒的家人們、我的學生、甚至我在師大四年中最喜歡的教育心理學課的老師,我都很驚喜的發現他也是和平教會的一份子。

我不知道哪天我也可以給誰這樣的感覺,但是我一定會繼續走在這條道路上,活出主的活見證。

2008年12月21日 星期日

慈愛的主 -- 和光惠

0 意見
寫作於2008.12.14
作者:和光惠姊妹

我的父母親在我國中一年級時同時受洗。記憶中對基督教的信仰僅止於自從父母信主後,每年舊曆年的祭祖儀式及整桌的祭品,就自動取消了。

父母對於信主認知不清,以致認為信主只與他們倆有關,故未積極帶領我們子女信主。但慈愛的主並未因我尚未信祂而撇下我。

有一次在閒聊時,母親告訴我危急時要記得呼求主來救。誰知就這麼簡單的提醒,卻讓我平生第一次親身經歷主真實的存在。

事情發生在我大學畢業後開始做事時。因工作需要很晚下班,每次回到家中都已晚上十一點多,我的兩個哥哥則輪流到山腳下接我回家。有一次他們倆人同時有事不能來接我,我就自行上山回家。誰知當我正走入慣常走的暗路時,一股莫名的恐懼閃過我的腦際,我的背脊倏地發涼,陡然全身肌肉緊繃,緊張得心臟像要停止一般。我覺得有個鬼緊跟在我背後,當時嚇得只想拔腳飛奔,無奈腳已怕到發軟,舉步為艱。頓時腦中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求救!就在那時另一個意念閃過際“ 叫耶穌”。我立刻在心中大喊:“主耶穌救我”,就在這時一股說不出的平安從頭上澆下。我的心立即充滿平安,腳步不疾不徐一路走回到家。

這件事當時雖驚心動魄,事後我卻忘得乾乾淨淨。未曾替主作見證並榮耀 神。一直到我信主後,經聖靈光照,我才恍然大悟那夜神與我同在。

我的人生一直到認識主之前,自認很都平順滿意。學業、工作、婚姻及養育一雙子女隨夫常年在國外居住,雖然各國環境有異,但作為一位外交官配偶的職份都能勝任愉快。

當我們第二次返國居住時,問題卻逐漸出現。已是國中一年級年齡的女兒,中文程度卻只有小學一年級的程度。每當看到女兒放學回家時的表情總令我擔憂又不忍。又突然發現自認女強人的我,愛她卻無法救她!

女兒在有限的時間內要死記國字外,尚須強記歷史及地理;而數學及物理的試題也是中文,讓她頭痛不已。她在師大附中的雙語班就讀,學校對他們的要求不算嚴格。但同儕之間,明爭暗鬥,與她在國外時,同學間彼此坦誠開朗的相處截然不同。這對她而言猶如雪上加霜,上學被視為畏途已是不言而喻。看她背書包有如千斤般重的身影及面容。有些不太熟識的鄰居都會提醒我。那時我仍渾然不覺女兒的壓力已成為我的壓力。仍舊驕傲自信女兒的問題絕對難不倒我, 卻不知這正是我最大的弱點,因為家庭及孩子是我的最愛,而此時 神已悄悄地預備我的心。 
 
每次我們回國都住在外交部的宿舍,當時有兩位姊妹邀請我到她們家去聚會。我不疑有它,欣然接受,不料初次聽到詩歌就淚流滿面,為了顧及顏面深怕丟臉,就拒絕再去聚會。但她們卻主動登門造訪替我禱告時,我仍會莫名地感動落淚,最後當她們徵求我受洗意願時,我毫不考慮就答應了。

從前只喜歡看文學名著的我,受洗後只想看屬靈的書。讀經也成了我每天最享受的時間。

  
彼得前書二章七節說“所以祂在你們信的人就為寶貴,在那不信的人有話說 ,匠人所棄的石頭,已作了房角的頭塊石頭”受洗後的我就立即重生了。

初信主的時期,我曾信心滿滿的跟一位姊妹分享“無論主要我去那裡我都去”。但是當消息傳來,我們被派前往的國家和我先生的官階完全不符合;在百般委曲下,我的信心跌倒了。但我們還是順服,並未作任何申辯就赴任了。

如今回顧,才知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们的意念。在過去的六年,神藉著我們一再的順服,讓我先生和我學習倚靠 祂,呼求 祂的寶貴功課。其中有藐視、 有誤解、有寃屈、在信心的道路上驚濤駭浪。但感謝 主!

最後卻應証了聖經上的話“凡倚靠耶和華的必不致羞愧”。

2008年12月13日 星期六

定時的順服 -- 王銘益

0 意見
寫作於2008.12.04
作者:王銘益執事

當我們教會決定重建聖殿時,大家齊聲讚美這是上帝的旨意。隨著一切改建的準備事工也如火如荼跟著動了起來。如改建小組密集開會的討論(包括硬體的規劃、建築執照的申請),初期這些時程掌管似乎皆操之在我們的掌握中,在整個時程進行當中,我們在三個月前也開始著手尋找我們未來改建期間聚會的替代場地,而長執分工屬場地組的,我便積極得的開始這尋找之旅。

起初我心想目前的經濟景氣每況愈下,辦公室大樓的空屋只會有增無減,應屬買方市場。我順遂推定在如此的情勢下應該可以很快找到適合我們所用的替代場地。我也就在這樣的思考模式裡向上帝禱告討求,請祂帶領我的腳步能很快且順利找到適合我們的替代場地。

我也就以這樣的信心非常積極的尋找,似乎一開始上帝也聽到我的禱告帶領我開始尋找路程,透過網路、仲介公司及會友熱心的介紹,我蒐集了非常多的出租案例。但每次我都帶著期待出門,不論是騎著機車前往或是搭乘公車捷運前往。我都會在路程中迫切的禱告希望每次的出門都會找到有適合的場地,以便我們能有很好的選擇。就這樣的尋尋覓覓,而我就像房屋仲介人員般在台北的街頭到處約人看屋,一間看過一間。然而這之間雖有較適合的場地,但不是租金太高,就是地點較遠。

隨著時間的經過流失,心中開始徬徨起來。原有的那份信心熱情的火似乎慢慢的萎縮,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判斷與能力。雖然每天仍不斷的禱告,但是卻覺得神似乎靜默不再回應。

就在有一次看完房子後,漫步在街頭時,心想上帝究竟要帶領我往那裡去找,霎時腦海浮出了傳道書第3章萬事均有定時的經文: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傳3:1)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傳3:6)

這樣看來,作事的人在他的勞碌上有甚麼益處呢?我見 神叫世人勞苦,使他們在其中受試練。(傳3:9-10)

就在思想這段話後,內心的壓力逐漸被釋放,我的肩上的重擔也頓時變輕了。因為人的一生以及世事萬物都有美好的計劃和安排,在神完美無缺的計劃裏,萬事皆有神所定的時間。

人是時間的動物,很難在時間的洪流中滲透整個世界的計劃與規模。而神就是要我們在時間的洪流中用更多的勞苦來試練,使我們得以更剛強,也讓我們更具足智慧。知道掌握時機是重要的,而所謂時機是神所定的一切世事皆有祂既定的適當時間。

我相信唯有更與神和好,就能看出接受並欣賞神所定的時間。我們所尋找未來教會聚會的替代場地,是屬祂的殿堂,是敬拜的殿堂。我相信祂早已為我們預備好,只要我們繼續積極的尋找,祂必定會帶領我們的腳步,在祂所定的時間讓我們來到祂所預備的殿堂齊聲讚美祂所賜的恩典。

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主贈送給我的一份禮物 -- 鄭燕瑜

2 意見
寫作於2008.11.30
作者:鄭燕瑜姊妹

父親、母親以及弟弟,這三個人是影響我信主的關鍵人物。

母親是一位傳統、慈祥的婦人,她在中年時信主,但我卻沒從她身上體會信仰帶來的喜樂平安。或許是受家庭環境困阨的影響,她常會為生活擔心憂慮,雖然她都會固定的參加聚會,但卻對基督教的真理並沒有很深入的了解。她常會有一些令我也感到困惑的問題,例如人有靈魂嗎?人死後會去哪裡呢?

母親一生的經歷對我有極深的影響,也讓我在信仰的門口徘徊許久。如今她已去世三年了,從她生病直到過世的那段日子,因弟弟燦然對基督信仰的堅持,使我們全家都體會到主耶穌同在的平安。我相信她必定在天父那裡找到永恆的歸宿,這樣的平安也讓我對基督信仰有了新的體驗。

父親是一位開朗豁達、身體非常健康的無神論者。記憶中他沒看過醫生,也未曾住過院。但在他八十歲時經歷兩次小中風後,身體開始出現狀況。

有一次因攝護腺的問體需要動手術治療,當我推著父親進開刀房時,他抓著我的手對我說:「燕瑜,我好害怕!」看到他那無助的眼神,我心中頓時有一股強烈的震撼,這是我那天不怕、地不怕、不信神的父親嗎?這只不過是一個小手術啊!我真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好在弟媳婦紫雲在場,馬上為父親禱告,並安慰平靜他的心情。

隔年父親得了大腸癌必須開刀,手術前一晚他受洗歸主。第二天開刀前,我問父親:「爸,你害怕嗎?」他竟然對我說:「不怕,紫雲說只要禱告,主會與我同在。」感謝主,雖然他半年後就離開我們。但我在父親身上看到神奇妙的作為,那是一個人在面對人生終極時的坦然與平安,令我感動莫名。

我在十幾歲的時候雖曾經跟著母親到教會作禮拜。然而這四十多年來,進進出出不同的教會,但從未想到要認真地去了解基督教信仰並認識耶穌。

今年初因身體的緣故從職場退下來。忽然間感到忙碌了大半輩子,到底所為何來?人生的意義又何在?心靈的孤單、空虛,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填滿。

從父母親身上以及我個人的經歷,我相信的確是有一位神的存在。只是我不知如何去親近祂、認識祂,也無知地以為需要很懂得聖經、了解聖經才可以成為基督徒。

最近一年來,弟弟及弟媳婦一直鼓勵並陪伴我到和平教會聚會,另外也參加『雙愛』(愛神、愛人)的『心禱』(心靈重建的禱告)操練。從牧師們的講道中有許多新的體會與感動,也學習自己禱告親近神。我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信仰的真實面,並深深感動。所以在今年9月28日接受了成人洗禮決定成為基督徒。

很奇妙地就在我受洗後沒多久,我那從小在教會主日學長大,但上了高中後就離開教會的兒子,自己又回到教會參加社青團契的聚會,我感受到主的奇妙作為再一次顯現,也好像是主贈送給我的一份禮物。我期待不久後,他也會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