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開我的心眼 -- 呂英豪

0 意見
寫作於2008.11.23
作者:呂英豪弟兄

在我小的時候接觸過很多的宗教,如道教、一貫道、佛教等等。對家人來說只是為了求保佑,求平安,求有健康的身體等,但在接觸這些宗教的過程中,心裡還是會常常沒有平安,也時常感到空虛、無助。卻不知道這是為什麼,而我也只是單純的跟著家人的信仰,並沒有去細想過有關信仰的事情。直到長大後漸漸的開始細想這部份,並回憶過往以及週遭親人、朋友的信仰的時候,卻發現對於以往信仰的宗教漸漸失去信心。

因為以往所接觸的各種宗教,一開始所表現的都是美好的那一面。也都有很崇高的理想,真正深入後發現並非如此。感覺上似乎每個人都帶著一個面具,往往說一套做一套,因而有一段時間,對宗教有點排斥。

大學的時候,唸的是基督教的學校。曾有很多的師長、朋友們邀請我參加他們的聚會,有很多的機會能夠認識主。卻因為之前的種種因素並沒有去參加聚會,最多有空的時候自己看看聖經。

來到臺北市立啟聰學校工作後,認識郁雯、倩予兩位同事。在他們的生命中看到主的榮耀以及對他們的改變,同時看到他們們對事物的熱忱,因而引起認識主耶穌的興趣。更因當時在工作上的不如意,想要有所改變,因此在他們的邀請中來到了和平長老教會。

接觸的過程中,有幸能聽到了教會牧師們的講道。同時也意識到其實過往的自我原來一直都是帶著面具在生活。只因不知道如何去面對自己軟弱的那一面。總覺得自己不應該有軟弱才對,或許應該是說不知道如何去面對。

但在教會中,藉著牧師的教導,卻深深的了解到其實每個人都有軟弱的一面。並且在不知道如何面對的時候,可以藉由禱告完全的交託於主。

開始報名受洗班一直到上課之前,對於要不要受洗還是很猶豫。我認為自己找到了最真實的那一面,表現出來的行為又不滿意。而真實的情況卻非如此,自己在接觸信仰的過程中,不論是在生活上的價值觀,或是在待人處事上的心態上,自已真的有在改變。只是深知自己還有很多的不足跟軟弱需要改進跟面對。

在上受洗班的課程時,牧師講到的一句話點醒了我。讓我意識到,沒錯就是因為我還有那麼多的不足跟軟弱,所以更應該接受主的救恩。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決志了,願意讓耶穌基督作我生命中的救主、改變我的生命。按著祂的旨意和教訓行事為人。

求主開我的心眼,讓我能更有智慧的來領受祂的救恩及恩典,也把我的生命交託給主耶穌基督來掌管和使用,阿們!。

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回到主裡 -- 郭文媛

0 意見
寫作於2008.11.16
作者:郭文媛姊妹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而且已經是第五代的基督徒了。所以跟其他的基督徒小孩一樣,跟著父母一起到教會做禮拜,從兒童主日學、少契漸漸成長。

可是越長大越叛逆,加上固執且不願麻煩別人的個性,總覺得凡事都該靠自己去解決。因而開始脫離團契的生活,後來連主日禮拜也很少去了。

大學畢業後沒多久,我決定到法國留學。對我來說這是個舉目無親的地方,而且我的親人也沒有人會說這地方的語言。可是神很奇妙,祂為我這獨闖天涯的遊子安排了住處, 讓我人一到巴黎就有了落腳的地方。之後語言學校的註冊與學習也都很順利。

語言學校畢業之後,我面臨兩大問題—1.想搬出來自己住,所以要找房子;2.想要學習專業,所以要申請學校。而找房子真是個令人頭痛的問題,所有留法的學生,只要你問兩件事,保證每個人都有一段「精彩」的故事告訴你。其一是辦居留證;其二就是找房子。巴黎的房東最討厭租房子給外國人與學生。因為怕你不付房租就逃跑了。所以如果真的要租給這兩種人,不是要有保證人,就是要一大筆押金。

很不幸這兩種身份我都具備,更不幸我沒有保證人,也沒辦法籌出一大筆錢當作押金。那段時間都忙著看租屋廣告、打電話、看房子、被房東看……而且那時我住得又特別遠,每天得花將近三小時在通車上。幾乎把南巴黎跑透透,結果還是一無所獲。唯一的收穫就是把巴黎地鐵弄得很熟。從哪裡要到哪裡,在哪裡轉車,問我就對了!

遠在台灣的家人知道我的心煩意亂,爸爸跟我說他一直替我禱告,叫我不用擔心,因為上帝都會預備。

神果真替我安排了一個環境地點都很好也很舒服的住所。更棒的是它既不用保證人也不用一大筆的押金,因為租屋廣告上就寫著:「歡迎外國學生」!

第一個問題解決了,再來就是找學校了。我又再次感受到神奇妙的安排,在一堆申請資料中,我發現一家學校就在我住房對面,也順利進入這家電影學院就讀,享受天天走路上下課的樂趣。

2006年四月,我回到了台灣。爸爸常對我說感謝 神,讓我隻身在外的日子平安順利。回台後,因為爺爺在和平做禮拜,也跟著來到了和平。不過那時都只是跟著爺爺做第二堂禮拜,禮拜結束後就回家。

2007下半年的某一個星期五晚上,突然心裡有個聲音:「去社青看看吧。」記得加入社青的第一次小家聚會,要彼此分享一件事,向上帝獻上感恩。我開始認真思考我的留學歲月,三年的異鄉生活,真的都是神的保守與帶領。讓我從語言學校、電影學院,到實習都可以照著自己所想要的順利完成。

而且還有幾次難忘的「歷險記」也因為神的垂聴禱告與保守下才能有驚無險,讓我的父母幾次來歐洲,都是帶著愉快的心情來玩的。人在國外,其實所想要的就是平安與順利。感謝神,並沒有遺棄我這隻不太聽話的小羊。

2008年9月,我決定在眾人面前堅定我的信仰。在外晃蕩多時的小羊,終於決定再次回到主裡,願祂繼續領我走前面的道路。

2008年11月16日 星期日

迷失的小羊 -- 吳怡哲

0 意見
寫作於2008.11.09
作者:吳怡哲弟兄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9月份颱風天在和平受洗的怡哲,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我決定受洗的歷程。

我生長在一個平凡家庭,爸爸那邊是基督徒家庭,媽媽是嫁給我爸後才信主的。從小只知道吃飯的時後要禱告感謝主,卻也不知道為何要感謝主,心裡想說這些飯菜又不是上帝幫媽媽煮的。

小時候跟著爸媽上教會,聽不懂上面的牧師在講什麼,只記得每次上教會時我和我弟都衝到最前一排去坐,然後聽著牧師的催眠講道就睡著了。

上國中的時候,家裡移民到加拿大。雖然說是移民,其實也只有我跟我弟在那邊。我爸媽就如同大家所講的空中飛人,台灣、加拿大兩地飛來飛去。

當時我們年紀小,爸媽最擔心的不外乎是我們會不會學壞。所以我媽很積極地在加拿大幫我們找了一間長老教會。我們家離這間教會很近,因為我們教會是借用別人的教堂,所以聚會是在週日下午。我們完全沒有太遠或爬不起來的藉口。

因為我媽覺得,去教會的小孩不會變壞。聽到這邊,你們一定覺得『是的,沒錯』。但是我們小孩對於教會是很被動,總是要被爸媽連哄帶騙才肯去教會。當時有兩位大姊姊,很熱心地幾乎每個禮拜都打電話來邀請我們去參加青年團契。我和我弟總是有一次、沒一次的出席,長大後才知道我媽在教會放了很多〝眼線〞,這些眼線也都很盡責地來〝騷擾〞我們。

說來也很奇怪,我和我弟可能覺得電話響不停,這兩位大姊姊實在是太熱心了,漸漸的,從一個月才去一次,變成兩個禮拜去一次,變成每個禮拜都會想去。很奇妙地,我們好像開始習慣了教會的生活,也開始會去參與教會的事工,我弟後來也在我們那個教會當上了執事。

不過反觀我,也許因為大學、研究所都在不同的地方唸,到新的地方需要適應的時間,教會生活也因此常常被中斷。不知不覺中,我姊、我弟都已經受洗了,我變成家中唯一沒受洗的人。我媽三不五時都會適時地提醒我說,不要忘記這一件事。我姊有時候也會不經意的跟我說:死了後,我們可能在不同國度,有點遺憾。

因為從小就接觸這個信仰,雖然知道不會再去信別的教,卻很叛逆地不想跟上帝建立什麼關係,不想在眾人面前承認祂,也不知道自己在抗拒什麼。

長大後,我開始慢慢瞭解到,原來每一頓飯都是上帝所賞賜的。一路走來,雖然父母不在身旁,在國外生活能這麼平安也是有上帝的保守。但這一切因為太過於隨處可得,以致於我都忘了上帝的存在。常常是有困難的時候才會想到上帝,像是找不到車位的時候,才會想要禱告來祈求上帝賜給我一個車位。

在我順遂的時候,卻都完全忘記祂的存在。我覺得很對不起上帝。但這也讓我深刻地體認到,即使我這樣子對待我的上帝,上帝並沒有因此而離棄我。反而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來讓我感受他那偉大的愛。

當我告訴我父母決定受洗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父母是喜悅的,我的心更是喜悅。因為我終於願意開始跟上帝建立好的關係,終於願意回到上帝的懷抱了。我形容自己原是一隻迷失的小羊,現在找到路回家了。

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榮耀的職分 -- 邱姊妹

0 意見
寫作於2008.11.02
作者:邱姐妹

祂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教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林後12:9)

今天我要分享的對許多人來說,可能是 Piece of cake,輕而易舉就能做好的事。但對我而言,是充滿挑戰與挫折,已經五六年還做得不太好的一個工作,那就是「家庭主婦」。其實我幾個月前就在準備這個見證,不是講的部分,而是經歷,我跟神說:這個功課我一定要靠主得勝才行!

目前我還不敢說樂在其中,但最近我越來越接受這個身份。先講挫折的部分,就像有些人天生沒有方向感。我呢?最害怕的就是廚房。結婚前就已“警告”過我先生了,他說沒關係。但我的廚藝實在是遠低於他所預期。

去年(婚後第六年)有一天,他終於忍不住抱怨了一下:「下次水餃可以煮熟嗎?」大概同時期,有一天接兒子放學,他說:「馬麻,以後晚餐都只要給我白飯加醬油」……好挫折!

還好夫婦團契小組裡的姐妹厨藝都超厲害的,有偷學一些。才發現……原來煮菜也要有主的恩膏。目前正在努力中,有稍微接近及格邊緣了。

另外一個困難點是「自我價值」的建立。家庭主婦的工作是做了以後不太明顯,罷工時才會感覺差很多。我越來越發現,雖然總是一些瑣碎的事情,但只要是由心裡做,還是會有所謂的滿足與成就感。

但有一點奇怪的是,有些事我很願意在教會做,卻不見得願意在家做。舉一個例子,有一次家裡的菜刀鈍了,先生叫我磨利些,但我卻遲遲沒有執行。後來他想到一招,告訴我「刀子磨利些,免得教會來我們家小組聚會時,有人要使用……」。當下我馬上「磨刀霍霍」。

最後我還學習到很重要的一點,就是Time management。全職的家庭主婦,一不小心時間就過了,上網沒有節制的話,家人的晚餐就沒了。關於這點,教會有許多美好的榜樣,很多姐妹就像箴言31章裡所寫,有才德的婦人,不僅把家裡料理的很好,又參與教會許多的服侍。這也是我的目標,希望能更發自內心地服侍自己的家人,也希望更能在其中體會神的同在,進而被神使用來祝福別人!

2008年11月1日 星期六

上帝總不撇下你 -- 黃春怡

0 意見

寫作於2008.11.02
作者:黃春怡姊妹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我是9月份颱風那天接受堅信禮的春怡,我從小就生長在一個基督徒的家庭,爸爸在教會中擔任長老,媽媽是執事,在我小時後的印象中他們總有開不玩的會和解決不完的問題,甚至長執間還時常會有爭執,當時小小的心靈中常會有疑惑為何教會中也和外面的世界一樣是充滿著不和樂呢? 但是因為當時年紀小也沒有什麼選擇權,很早就被帶到主日學中聽聖經故事,一路也參加到少契,但是對當時的我而言,基督教只是我們整個家族的信仰罷了。

我對聖經上的真理從來沒有很迫切的渴慕過,最常的禱告不外乎就是學生時代等不到公車時會希望上帝讓我的公車趕快來,考試前禱告希望上帝讓我得到好成績,顯然上帝是有聆聽我的禱告,讓我求學階段一路都很順利,一直唸到現今台大的博士班,但也因為人生的路上走的太順遂了,於是對於這個從小跟著我的信仰,態度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

因為家族中幾位很棒牧師,每次家族出遊都像是辦靈修會,有牧師專講又有分享討論,但從小叛逆又頑固的我絲毫沒有受到影響,每次家族聚會完,這些長輩們所講的聖經上的話語我很快能拋之腦後。

這樣跟上帝疏遠的關係隨著我離開和平的姐妹之家後更加變本加厲,以前住在姐妹之家因為有規定要有服事所以都還會有固定的聚會,但是一搬到外面住以後,各種無法去教會的理由就接踵而來,在加上以前我的男友是非基督徒又有遠距離的關係,我常常假日人都不在台北。

說老實話,人心是很奇妙的,當我漸漸習慣主日沒有聚會後,內心原本常常出現的罪惡感竟然也隨著時間慢慢消失,到最後我竟然也覺得很習慣沒有去教會,以前還會安慰自己說:沒關係,上帝會給我ㄧ些懲罰,我就會乖乖回去的,沒想到,日子過的意外平靜順利,我當時就像一個小孩子似的,內心暗暗竊喜,想說:賺到了!都沒去教會,日子還過的如此開心平順,我也欣然接受這樣和上帝完全沒有建立關係的狀態,(甚至相當同意前男友說的,因為他在醫院的精神科,他說『基督教的牧師總是說一些神蹟般的故事,讓原本精神狀態就很不好的病人更加嚴重』,他們醫院反而還更歡迎慈濟的義工,我聽完還很同意他的話,回應『嗯!我知道有些牧師都是這樣』),漸漸的,我的生活上變的完全沒有信仰,我有時還會想:嗯!果然小時候抗拒去主日學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我根本不需要它,還曾經聽爸爸難過的跟媽媽說:『唉!春怡大概以後就是這樣子了,不會去教會更不會建立一個基督徒的家庭了。』我聽了雖然想安慰他們,但是心裡仍然不免嘀咕:明明我現在學業、感情都很順遂,吃好的、用好的,多了個這個信仰,教導人要謙卑,凡是夠用就好,這會和我日益蓬勃的物質觀有所牴觸,所以我打從心裡排拒它。

直到去年,因為價值觀的問題,我跟交往八年的男友分手了,當時很無助,想想除了最愛我的父母外,就剩下主耶穌了。感謝主他並沒有離棄我,它讓我有勇氣主動再重回和平社青的懷抱,即使很多面孔都很陌生,但是我卻很開心自己能夠像一個新人一樣重新踏進和平。

回過頭想想,其實上帝帶領每個人的方式都不盡相同,卻總是選擇最讓人刻骨銘心的點來使人跌倒,讓人可以重新省視和祂之間的關係。而我也因為經歷過這次上帝深深的帶領後,重新找回和上帝間的關係,不但恢復了聚會和團契生活,更在在團契中交到不少有相同信仰的好友,所以深刻體會到聖經上所說:「深哉!上帝豐富的智慧和知識。祂的判斷何其難測,祂的蹤跡,何其難尋。」(羅十一:33),於是我就在上個月接受了堅信禮,一個不再是由父母決定,而是自己長大後想跟上帝建立良好關係的決定。

希望我這短短的見證,能激勵到跟我一樣從小生長在基督教家庭中的孩子,我們可能因為從小接觸這個信仰,所以失去了一些熱情和渴求,或是因為工作、生活一成不變的而對信仰漸漸失去信心的人,上帝在聖經上(來十三:5) 曾應允:「我總不撇下你」,這是永遠清楚而響亮的,因為上帝把我們每隻小羊的得救,看作是最要緊,且最值得關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