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7日 星期日

學習 -- 黃瑞榮

1 意見
寫作於2008/04/27
作  者: 黃瑞榮 弟兄

各位兄姊平安,我是瑞榮。今天是我二女兒喜語的生日,我還有一個兒子樂印,在小孩出生與成長的過程中,神一直很恩待我們。我跟育芬是在結婚以後五年才懷有小孩的,之前我們並沒有做什麼計畫,但是 神讓我們在心理和其他事情上做預備;懷孕期間育芬想了兩個名字,如果是男的就叫樂印-喜樂的印記 (這個靈感是來自我眉上的胎記),女的就叫喜語-喜樂的言語,後來 神讓我們兩個名字陸續都用到。

在樂印一歲多時育芬曾經因為胰臟囊腫而有一段檢查及治療的時間。那是一段倚靠信心渡過的時期,我曾經在2001年做見證時提過一些細節,感謝 神,醫治了育芬。隔一年我們又懷孕,但是那一胎沒有保住,也以為育芬的身體不適合再生產,可是 神在樂印三歲的時候讓我們又有了喜語。而樂印和喜語也真的是為我們帶來無比的喜樂。

像所有的父母一樣,我們也是在當父母的同時才學習如何當父母。而且 神也藉著兒女教我們很多。當我在讀如何培養小孩正確的價值觀時,也常常被提醒,我是否有了正確的價值觀。事實上教小孩是一回事,自己也要做的到是另一回事。

樂印還小的時候,我很沒耐性,一方面是工作壓力也大,一方面是仍不知道小孩不是縮小版的大人,而是與大人不同的兒童;我以為他知道而不聽話的事,其實他並不明白。記得在樂印上小學以前(好像是四歲多),有一次他把喜語逗哭,我想要釐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可是他答的不太清楚,於是對小孩訓話,要樂印說實話,可是樂印雖然一直哭,就是不說,後來被我逼急了,邊哭邊說:什麼是說實話?我突然覺得好笑,又覺得自己很殘忍,他知道什麼是”要誠實”,可是沒有被教過什麼是說實話。
後來我才漸漸學習到小孩在不同的年齡有什麼不同的需求,需要被怎麼教導與對待。而我的耐性也漸漸好很多,現在看到孩子還沒學會的事,也慢慢會量著他們的腳步,並且相信 神總會在適當的時間讓他們學會。而事實上,如此一來他們反而學的比我想的還快。

在信仰的事上,神也常常讓我們與兒女一起學習。幾年以前,我們開始(習慣)參加第一堂禮拜。一開始是因為早出門交通與停車都很方便,如今我也已習慣第一堂的崇拜。感謝 神,小孩都能在禮拜堂裡安靜,本來覺得他們只是靜靜地坐著,後來發現他們漸漸聽得懂一部份,甚至大兒子自然而然地把使徒信經給背起來了。幾首常唱的聖詩也在平常哼出曲調。

第一堂之後我通常會消失一下,有一段與自己的早餐約會,讓自己沉澱一下,而同時間,兒子和女兒則是上主日學。常常可以在他們下課的時候感受到他們信仰生命的成長。

又因為我在教會的一些服事,偶爾主日下午需要留下來開會,起初育芬很不喜歡,因為我週間工作已經大多是在小孩上床之後才下班,假日又不能陪他們,我也覺得很愧疚。
感謝 神,讓我們現在有很好的夫婦團契的小組,在我開會的時候,常常育芬可以帶小孩跟其他家庭去台大或其他小組員家裡走走,也同時讓小孩有了不少玩伴。

而 神也提醒我更有效或有創意的使用時間,例如每週六早上的家庭早餐約會,還有週間如果回到家他們還沒睡,通常我會想一些遊戲或編一些故事給小孩。但是我知道仍然需要學習。特別是在長時間的工作上。

感謝 神,讓育芬跟我每天在工作以前都先一起禱告,求 神給我那一天夠用的能力與心情,也保護我在工作上能有見證的生命。而 神也真的賜福給我,甚至讓我有機會在部門裡推親子座談。雖然在傳福音的事上還要再努力,但是 神讓我與部門的人有好的關係,偶爾用信仰的內涵當做例子來解釋工作上的事。甚至有一次與派駐在美國的同仁在msn裡幫他打氣,而他因為遇到工作上的挫折,也在那個時候承認自己的不足而決志接受耶穌為個人的救主。

但是工作上的試探、引誘是極大的。我還有許多需要在學習及成長的,但是就好像看到兒女的成長一樣,相信 神也正量著我的腳步,只要我貼緊祂,祂會在適當的時候把我帶到合祂的心意的地步,同時也帶領我所關心的家人、父母。因為祂是信實的。我們若親近祂,祂就必親近我們。願我們每一個人都能享受到這樣的恩典。

2008年4月20日 星期日

饒恕 -- 方郁雯

0 意見
寫作於2008/04/20
作  者: 方郁雯 姊妹

我在朋友及師長的眼裡,一直是個很樂觀獨立的小孩,會有這樣的個性,不是因為我心中真的平安喜樂,也不是我真的獨立,而是因為有個很重要的生活及精神支柱,總是在我身旁陪伴-我的母親。從小我習慣把所有的情感及情緒都宣洩給她。在我想法裡認為這是理所當然,母親永遠會安慰你,並且會幫你解決任何事。一直到後來我才明白,這是一種「依賴」的傾向。

大學時,終於離開家裡到高雄唸書。母親不在身邊,很自然地,我又開始習慣把所有的情緒及壓力,全部依賴在我的男朋友身上,這是一個很不適當的依附關係,但是我當時並不知道,也從來不覺得要改變。

大三的時候,我交了一個男朋友,我們感情非常很好。一直到我大五的時候,我們開始面臨到遠距離戀愛的考驗,我得回到台北實習,而我的男朋友則需要在高雄繼續唸書。大五實習那一年我面臨了極大的壓力,每個週六日的整天都得去淡江唸學分班,在週間則同時在預備研究所的考試及教師甄試,自己的貪心緊繃了我的生活,我的情緒及脾氣都變得很差。就在這一年,彼此的關係嚴重地被撕裂,我們感情出現了第三者 (一個漂亮、體貼溫柔又優秀的女生),於是難堪的畫面、傷害的言語開始出現,在掙扎中最後他選擇了我。

做完這個決定後,他就被徵召去當兵了,我也在實習完成後進入研究所就讀。雖然關係復合了,但是我破碎的心並沒有得到修補,每當腦中浮現當時的情境,情緒就立刻崩潰,常無由地竟自哭泣。我是個不愛哭的人,但那年卻像用光了這輩子所有的眼淚,除了在遙遠的電話那頭不斷的道歉及安慰,他完全無能為力,而我充滿忿恨、病痛及苦毒的話語,也造成我們兩個人的痛苦。那時的我完全沒有辦法肯定自己,我覺得自己一定是個糟糕的人,那樣的事情才會發生在我身上,憎恨他的同時,我更加地討厭自己。

我無法開口和家人傾訴這樣複雜的心情,更不知道可以向誰求助。在無助、孤單中,我開始在心中吶喊「天啊!我需要幫助…誰可以幫助我?」。

這時主已經悄悄地在我身上動工了…

非常奇妙地,我赫然發現,在我家不到50公尺的距離,竟然出現了一家教會。這家教會座落在我每天回家行經的路上,卻在我走了十幾年後,才突然出現在我眼前。我隱約記得大學好像有接觸過教會的人,印象中基督徒都很nice,無法形容那刻的感動,但當時我想都沒想就走進教會。

走進教會,第一看到的就是東光教會的鄭淑敏牧師,她慈藹的眼神立刻就吸引了我,到現在,她仍然持續再關心我的狀況。陸陸續續,我又接觸了為我上募道班課程的鄭金祥執事。真的很感激他們的教導及陪伴,我開始學習讀神的話語,也學習和神禱告。

主的愛就像媽媽的手,溫柔地一針一線修補我殘缺的心…

當我開始求神幫助我學習饒恕,幫助我從這段過去中釋放,感謝主,我發現神慢慢地開始軟化我的心,我開始明白,當我原諒人時,是將他們釋放給神,讓神來處理,我決志要饒恕他,就像主饒恕我的罪一樣,慢慢地,所有的憤怒與恨開始都變成了愛。我也向神認罪悔改,求神原諒我的軟弱,原諒我曾經加諸在他身的負面情緒...不知道是何時,逐漸地我掙脫了仇恨的捆綁。我學習到當自己有情緒時候,不要先尋求人的安慰,要先到主面前將一切擺上。

我也從自卑當中走了出來,不再拿自己和第三者比較。我的外表、才能、缺憾、不足、我有的、我沒有的,都是神的設計及安排,無論如何,神都愛我,祂在意的是我是否擁有美好的內在品格,是否有好好運用他所賜的一切。當我了解合神心意的自我價值觀,我開始不那麼在意別人的看法,而是定睛在上帝的眼光。我開始重新愛自己,接納自己。

雖然半年前,我和男朋友還是因為信仰的因素分手了,但是我還是很感謝主,透這樣的經歷及管教,讓我真實地認識了祂,讓我渴慕更深的與他同行,也讓我的生命進入祂豐盛的預備。

這是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主在我身上最大的恩典 –祂讓我學會饒恕別人,像祂饒恕我的罪一樣,並學習用神的眼光來肯定自我的價值。 

2008年4月13日 星期日

美好的拼圖 -- 吳嘉樺

1 意見
寫作於2008/04/13
作  者: 吳嘉樺 姊妹

弟兄姊妹平安,我是嘉樺。今天我想分享的是在我回國至今三年中,神如何帶領我。至於我為何在大學畢業後到美國唸神學院的教會音樂碩士,以及神給予我在神學院受裝備過程、及先後在韓國教會與華人教會實習中的奇妙恩典,有機會再與大家分享這些見證。

當時我完成學業,預備要回國時,舊金山灣區華人聖樂事工的前輩表達希望我接棒,並且申請綠卡留在那裡長期侍奉。我幾經思考與尋求,仍很清楚神給我的負擔是在台灣,所以最後一刻我婉謝長輩的邀請,我們互相給予祝福,就這樣我搭上回台的飛機。但我深知當時回來的情形,會是面臨一無所有,因為我已放下我大學的專業,且台灣教會的音樂事工尚未成熟,我只能以積極的態度在等候中繼續裝備自己。

剛回來時,我讓自己好好的休息數月,適應回國的生活,而後逐漸開始回到出國前的侍奉,包括司琴、青少年工作,並後來也接下詩班。在生計上,則以鋼琴老師、伴奏老師的身份來作為零星收入。而後,在一個機會下,我參加一個社會上的合唱團,它在台灣音樂界算是一直表現頗佳,在這樣一個非基督徒團體中,神讓我能拋掉教會中的一些包袱,而非常直接的來體認合唱與音樂,並獲得很實在的成長,神真的是能透過任何環境來裝備我們。但這樣一年過去,別說是旁人,我的父母兄弟都開始憂慮,因著我並沒有固定的金錢來源。即使我們家都在主內,但這樣的擔心卻如此真實,最後連我自己都開始質問上帝,並質疑自己。然後,我開始隨處遞履歷,以著還行的大學學歷與不太相關的碩士學位,應徵各類行政工作,而輕易地獲得一家科技公司之祕書一職。但在工作中,只要一做完受交辦的事情,我滿心思量的是詩班如何、團契學生如何、音樂的學生如何,而花心思做各種規劃與執行,以及和班員們、同工們、孩子們交通與建立關係,來牧養他們。神透過此,讓我看見祂在我心中放下的負擔是什麼,所以我再次選擇要回應祂,可是要放下一份收入卻又是不易甘心,而神卻做奇妙的安排,祂讓我看見,我離職反而會帶來自保。那時正值過年,家人在除夕一起分享禱告,我平靜的描述這過程,家人們也因著親眼看見,而平安的接受神給我的心意。

不久,神又給我一個機會,以專案方式幫忙做一本詩集,所以神其實一直在供應著我。不論是物質上,還是專業演出與教學上,還是學生工作與音樂的事奉上,祂持續不斷地裝備我,而不是只讓我停在神學院的訓練中而已。只是,畢竟我的生活重心都在事奉,卻皆為無酬,這如何能長久?我只看得見數月或半年的路,但我憑著神讓我看見祂的信實而繼續跟隨著走下去。後來,我大學畢業時曾服務過的教會音樂機構請我回去兼職。又再後來,神讓我看見,祂要我離開我原本聚會的教會、離開我所帶的詩班與團契,前往下一站,這個分離實在是一個學習的過程。預備好分離後,神又沒說要我去哪,我只好走走看,走到和平,我問神,我究竟在哪裡?神回答:「妳在我手中。」就這樣,我甘願繼續跟隨。而之後有士林的一間教會請我過去擔任音樂幹事,在事奉一段時間後,那裡的牧師表達希望我成為他們的傳道人。但神還是只讓我看見,祂不是要我長期在那。這時,和平的牧師來電邀請,我第一個念頭卻是想回絕,因為無法想像「倒退走」,但神好奇妙──我的父母一聽,有著與一年前不同的反應:「妳去,不要怕被看不起,好好地委身在那,神一定給妳機會,要用妳。」我折服於神的靈這樣運行在我們當中。我心不再硬,並以此來尋求祂,最後,我回應牧師表達我願意面試,而同時,神也讓士林的牧師與同工接受我的尋求並給予祝福。神祝福著祂的眾教會。就這樣,我回到這裡──和平教會,並擔任幹事一職。

生命的過程也許看來有一段是碎塊的,但從神的眼光來看,卻是一個美好的拼圖。我雖有肉體的軟弱,但感謝神讓我靈裡因著祂而能堅強,以致於能接受並回應祂的帶領。如此,我深知,這樣繼續跟著祂走,是這麼樣的值得,並且,這是因為祂要賜下祝福。神好大,而我竟能窺視祂豐富的一角,並從而看見祂國度的無限。獻上感恩,並榮耀歸給祂。 

2008年4月6日 星期日

奇妙的恩典 -- 王道一

0 意見
寫作於2008/04/06
作  者: 王道一 執事

弟兄姊妹大家好,我是王道一。我從小就在和平長大,但一九九八年大學畢業之後,前兩年在馬祖當兵,後來出國唸書工作七年,總共九年無法在和平固定聚會。去年八月才回來台灣工作,現在是台灣大學經濟學系的助理教授。今天我要分享的是,這九年當中我如何在出國唸書、找工作的過程經歷上帝。

  其實在當兵申請出國的時候,我就經歷過上帝奇妙的恩典:他使我跟我太太蔡雅如申請的結果,最好的選擇都是同一所學校。這樣我們就不需要由某一方遷就另一方,卻還是能夠在一起唸書,而不像許多朋友們都是分隔兩地。

  當我快要唸完博士的前一年,我開始要找工作。當時又會擔心是不是要分隔兩地。可是上帝卻特別安排,正好讓我看到徵人啟事,是同一個城市的另一個學校有老師在尋找博士後研究員,所以我就在很短的時間內申請,並且很快地找到工作、提早畢業、開始上班。就這樣,我再次經歷到上帝滿滿的恩典。

  有趣的是,在我開始上班之後,我太太就很順利地在短短不到九個月的時間內完成論文畢業,也開始在我上班地點附近的神學院讀道學碩士。這表示,即使我沒有找到附近的工作、提早畢業,按照原定的進度,就算找到外地的工作,我太太也還是能夠如期畢業,跟我到新的地方去。這讓我開始發現,耶穌告訴我們「不要(過分)憂慮」一點也沒錯,因為上帝總是會特別預備:「上帝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2:9)」

  因此,當我2006年底第二次開始找工作的時候,我就很有信心地想要看上帝要為我做什麼。經濟學博士的job market每年一月份第一個週末,在美國經濟學會年會的時候集中進行面試。因此,所有人都是在前一年十一月寄出履歷、十二月安排面試時間。一月份面試結果不錯的,接下去兩、三個月就會被邀請去當地面試、演講。經過第二輪的面試、演講考驗之後,結果不錯的就會得到offer。

  當時,我抱持的想法是,經過第一個工作的洗禮,我應可以回台灣貢獻了。所以,我心裡就預先設定好,「除非我能找的工作是好到讓我去能夠有更好的學習機會,不然我就回來。」由於我做了這樣的設定,我申請的工作比別人少,面試的機會其實並不太多,但台灣幾個最好的地方都有給我演講的機會。

  去年初回來演講的時候,我就發現一個兩難:我做的是實驗經濟學,台灣還沒有人做,因此我需要從頭開始、設立一個實驗室,也要有大量的學生來做受試者。但是,如果我去的是研究機構,經費應該不虞匱乏,但是沒有足夠的學生來當我的受試者;反過來說,如果我去學校,我會有廣大的學生群體來充當受試者,但是很難有充足的經費。這個兩難在我拿到研究機構的offer之後到達巔峰,因為他們答應給我前所未見的研究經費,但是他們那裡並沒有學生。不過,上帝為他百姓所預備的,總是超乎人的想像。因為最近有五年五百億的關係,學校馬上就想辦法match那個offer,讓我可以有學生做我的受試母群體,但是仍然擁有足夠的經費來開始我的實驗室,兩全其美。

  當我連續兩次看見上帝用我完全想像不到的方式來介入,我就不得不信服祂的大能。因此,我就開始婉拒一些其他的機會,也去確定剩下更好的機會上帝都關起門來,然後我就高興地接受台灣的工作,全家一起搬回來。雖然回來面對的挑戰更大,也不是我身為一個年輕的助理教授所能承受的,但是回首過去,我相信上帝必定會帶領我前面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