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0日 星期日

一段特別的旅程 -- 袁明豪

0 意見
寫作於2008/03/30
作  者: 弟兄

平常總是會在研究室忙到很晚才能回家,直奔家門時,我會走永福橋右轉河堤便道。在2006年有一個特別的夜晚,在我回家的路途中,那時我正為了聖誕節的福音茶會擔心,懷疑著自己的能力,又煩惱自己不知道怎麼行。

意外之路

似乎是一個分神,我忘記右轉下河堤;但似乎又是一個提醒,我心裡覺得這是神的帶領,我就開始用詩歌-《寶貴十架》-來敬拜神:

主耶穌,我感謝你,你的身體為我而捨,帶我出黑暗,進入光明國度,使我再次能看見。主耶穌,我感謝你,你的寶血為我而流,寶貴十架上,醫治恩典湧流,使我完全得自由。

寶貴十架的大能,賜我生命。主耶穌,我伏俯敬拜你。
寶貴十架的救恩,是你所立的約,你的愛永遠不會改變。

感謝神,神帶領著我走一條很特別的道路回家!在人看來這不是條有效率的路程,在人看來這是繞遠路;對我自己而言,這也不是我習慣的路,事實上我從未循此路歸過。但在這段旅途中,我真實地敬拜主,我將心裡的憂慮擺上。因我真的很軟弱,不知道要該如何行,我沒有智慧、沒有能力。然而主說:「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 (路22:32)。」在這段看似沒有效率的路程中,我經歷了神的啟示,神的話語給我力量,神的話語就是我的幫助,神的話語就是我的磐石。最後,我回到家了!而且在靈裡是豐豐盛盛地回到家。

神的話語帶來力量

或許神在創立世界前,在基督裡揀選我們,就是要帶領我們的生命走這一條特別的道路。這條路或許不是我們原先熟悉的,也不是從人的眼光認同的路。但感謝神,神的話語給我們力量。縱使旅途中遇到風浪,且因風不順、被浪撼動,對自己失去信心。主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 (可4:35)。」神要跟我們一起同行!我們只要把眼光要放在耶穌身上。

再次的意外之路

2007年年底,晶晶牧師請我尋求,是否願意代表青契加入安得烈小組。接著,在我尋求並與牧師、同工溝通後,調整了一些困難進入這個服事,也因此進入青年團契。結果卻在今年一月中,安得烈小組第二次正式聚會前,我接到曾牧師的電話,請我暫停安得烈小組的服事。因為,我違反了當初進入安得烈小組,牧師對我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要再接服事。

我完全接受牧師做了這樣的決定。紀律對戰士很重要,我們假如要進入一個團隊,成為爭戰中的一員,絕對必須順服在權柄之下。這件事讓我很難過的是,在一開始青契的服事探詢時,我應先詢問晶晶牧師的意見,尋求權柄的遮蓋。反而是等到之後,晶晶牧師直接跟我這樣作違背當初的承諾,也辜負了蔡牧師的期待,我要再次向他們道歉。我沒有遺憾,因為加入安得烈後使我開始參加青契聚會,或許這對我而言是個祝福。

同心尋求神的國

這條特別的旅程,輾轉的走到如今。在今年五月我們和平青契要與台大光鹽社在台大校園內辦一場音樂佈道會。這個音樂佈道會的異象從腓立比書3:16節出來的:「然而我們到了甚麼地步,就當照著什麼地步行。」我們相信台灣的復興要臨到,特別是今年台灣有許多大型的佈道會,許多被神重用的佈道家要來到台灣。我更相信台灣的復興更是要靠著我們這些青年,願意回應呼召,願意為主癲狂,進入所在的校園禾場。

生命是一段旅程。我們走過了一站又一站,有的人很幸運的在年輕的時期就能認識耶穌,經歷耶穌的愛,這是恩典。而有的人則跌跌撞撞地繞了很長的一段,才來到耶穌的面前,這也是恩典。我就是這樣的人,我覺得以賽亞書有個經文很符合我在這段旅程的寫照,雖然以困苦給我當餅,艱難給我當水,但教師對我不再隱藏,我的救主他不再隱藏他自己,他讓我看見這些過程都是祝福。我們現在處於什麼地步呢?如今,我們的生命因著耶穌有了交集,這是個恩典。想想,在台北有這麼多教會,而我們卻能在一起,彼此有分享、禱告、一起同工學習機會,這都是極大的恩典。而我們並不是徒受這樣的恩典,我們能為彼此代求,同心合意的尋求神的國、神的義,求神將得救的靈魂,天天加給我們。 

2008年3月16日 星期日

生命新連結 -- 張素椿

0 意見
寫作於2008/03/16
作  者: 張素椿 老師

我在去年十二月九日受洗,之前已經進出教會一段時間,曾在兒童主日學說故事、參與兒童夏令營活動、並在教會的成人繪畫班教畫。 

受洗後細心體會生活有什麼差異,發現有幾項不一樣或多出來的連結,這是今天要分享的部份。

第一種是關於過去的新連結。

平常我們求職、寫自傳時回顧經歷,常提到是什麼學校畢業的,做過什麼事,會什麼,興趣專長等,好像這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主軸。成為基督徒後回想如何成為基督徒?自然會回想,生命中什麼時候、什麼事件、遇到什麼人影響了自己。對我來說,遠自幼稚園老師家牆上一幅天使圖,鄰居太太邀附近小孩去上主日學,小學時聖誕節參加演戲,婚後女兒上懷恩幼稚園,住國外時朋友帶我們飯前禱告,返台後女兒來和平上主日學、少契、青契,甚至親家也是基督徒等等,原本淹沒在歲月河流中被忽略的點滴,都清楚起來,這些往事和近年認真聽講道串連起來以致受洗,是以前未想過的連結。

第二種是關於家人以外新弟兄姊妹的連結。

本來以為人生所有的關係僅是與生俱來有血緣的親愛父母兄妹,以及婚後先生家人子女,加上一些同學和朋友罷了,進入教會後卻多了弟兄姊妹,特別是參加夫婦團契後,在此得到「愛人如己」、「彼此相愛」、「愛是合一」愉快的體驗,建立將愛蔓延出去的信心。所以和身邊原本只熟識外表的賣菜的、賣點心的、賣花的、學生等,漸能多說幾句話,讓人際藩籬漸漸矮小。

第三種也是最重要的當然是和上帝的連結。

以前只有聽講道和學習禱告,我曾買一隻木頭刻的小魚,上面有「基督是主」四個字,起初只敢放在桌前勉勵自己順服,後來敢將它放在更高更遠的鋼琴上讓家人明白我的心意,漸漸確信凡事感謝盼望,祈求禱告,必蒙垂聽,也知道要為主所用,現在還有很多要學習領會服事的事。我知道必有恩惠慈愛臨在身上,上帝也會繼續教我如何和衪連結。

這些新連結,拓展豐富了我的生活,我願為這路上的平安喜樂獻上感謝。 

2008年3月9日 星期日

信靠神 -- 魏亨利

0 意見
寫作於2008/03/09
作  者: 魏亨利 弟兄

牧師以及各位弟兄姊妹,早安。

我很高興能有健康的身體在這裡和大家一起崇拜。我的中文名字是魏亨利,我是恩賜的繼父。今天我在這裡要感謝牧師、恩賜、恩賜的太太念謹,還有教會的弟兄姊妹,在我生病的時候為我向神祈求能夠從重病中康復過來。

我在2006年9月罹患何杰金氏症(中文稱做淋巴癌),那時我的健康狀況非常糟,完全沒有力氣作任何事情,所以我的太太麗珠必須像照顧嬰兒一樣餵我吃東西。我們每天都一起禱告求神幫助我能夠從這樣的重病裡恢復健康。同一年(也就是2006年)的12月9日星期六凌晨三點,我因為生病沒有辦法攝取足夠的食物,導致低血壓而昏倒,然後被送到急診室。接下來我接受化療來醫治我的病,在治療過程當中狀況非常不好,我晚上無法睡覺,幸好我太太麗珠全心全意的照顧與幫助,因此我非常感謝她。治療終於在2007年3月結束。從那時候起,我做了三次的全身電腦斷層掃瞄檢查,發現我的病已經完全被治好了。

現在我覺得我的生活很棒!每一天,我都感謝神賜給我健康、體力,以及感謝神幫助我度過那些病痛的日子。我對神的信心給了我勝過疾病的力量與盼望,並且能夠擁有新的生命。

信靠神真的非常重要。

謝謝牧師與各位弟兄姊妹的聆聽。願神祝福大家! 

2008年3月2日 星期日

祝福 -- 蕭聖瑜

5 意見
寫作於2008/03/02
作  者: 蕭聖瑜 姊妹

大家好,我是聖瑜。曾有人問過我:「你是不是有很多兄弟姊妹?還是你是家裡最小的?你爸媽不愛你嗎?所以你的名字才叫『剩餘』。」

其實我是排行老大、家裡也只有兩個孩子,從小生長在一個不完整,卻是充滿愛的家庭中。我的父母感情不好,記得小時候爸爸也不常回家,而我也不喜歡爸爸回家,因為爸爸回家就代表家裡又要掀起可怕的風暴。

在這樣的環境中,我的媽媽很特別,從我小二她就開始訓練我獨立,每年的寒暑假,她總是把我丟到夏令營參加一個星期的住宿營會。

我記得有一年他還瞞著主日學老師幫我報名一個學佛夏令營,一整個禮拜吃素、從睜開眼睛就開始打坐唸經、甚至還三跪九叩的禮佛,不過這樣的經驗,讓我在小四時已經很明確的知道我以後絕對不要成為佛教徒。同時間,媽媽也帶我參加教會的主日學,我第一次認識耶穌、也覺得教會是很快樂的地方,那裡好像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讓我心中充滿平安。

說起媽媽為什麼要訓練我獨立,我想是為了如果有一天她與爸爸離婚後,我應該怎麼生活的問題吧!在我印象中,當時媽媽已把那份無盡的愛放在我的心中,我記得她最常跟我說:「以後不管爸媽發生什麼事情,不要忘記媽媽愛妳,而且除了媽媽以外,還有爸爸、爺爺奶奶、許多姑姑都很愛妳,更不要忘記主耶穌愛妳!」現在才知道,無論是學佛夏令營、主日學的課程、媽媽的叮嚀,都是媽媽在幫助我尋找生命意義的課題。

從國小六年級以後,我就沒有與爸媽一起生活,到處在各個親戚家寄居。媽媽的叮嚀,一直在我的心中,我更相信主耶穌在我的成長歷程每時刻的陪伴我。

神奇的禮遇,讓我從國一開始到大學的導師都是基督徒,雖然在當時我無法去教會聚會,但我總深信有一天我會回到天父的家,我一定會追隨主耶穌的腳步。也是這一份愛,每當有人認為我是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生命當中一定有許多破碎,我都覺得這是很奇怪的想法,因為我經歷的都是破碎中的奇異恩典。

長大之後,如願的成為一個基督徒。當以為自己已經是追隨耶穌腳步的人時,經由一段失敗的感情,才讓我更看清自己憑藉著基督的教導,有許多自以為是的認知,讓我們相處起來很辛苦。想起聖經中的教導「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基於這樣的原因,終止了這段關係。

開始經歷與主耶穌之間的拉鋸戰。神一開始要我回應對祂的異象,催逼我從安逸的工作上,再去進修早期療育的課程,第二年又在上司震怒、同事紛爭的情況下,去承接挑戰性極高的〝特教巡迴輔導〞工作,縱使在我沒有特教教師的資格的情況下。第三年在極度忙碌的工作下,還要預備許多繁忙的課業、論文。

這些歷程再回過頭去審視,才發現神在我的許多極限外,堆疊出更多的祝福。如同保羅所說「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並且他所賜我的恩不是徒然的…,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與我同在。」

說起這些恩典,每每都讓我想起我那位天才老媽,她傳給我一份最寶貴的愛,一份一生永不離棄的愛;除此之外,她的生命更是我靈命上的榜樣,有時我回高雄時在家庭祭壇中,彼此有許多深入的屬靈分享。當我糜爛的沈浸在電視中時,她獨自一人到書房為家族眾人禱告,甚至如同我問她「如果我嫁不出去怎麼辦?」她總是回答「不會的,上帝會為你預備一個最適當的人」,雖然不知道她哪來的信心。

目前我肩上承接了許多任務,我需要扮演好一個盡責的老師、一個努力學習的研究生、更重要的參與安得烈小組,也時刻提醒我傳福音的使命。

在準備今天的見證,我苦思很久,從小就領受神許多的恩典,該說哪一個部分,才是具有代表性的祝福。雖然未來充滿許多未知,但從小的經歷,都真實的提醒我「上帝信實的祝福」以及「努力成為一個追隨耶穌腳步的人」,我現在可以體會雅各在雅博渡口與 神摔跤的心情,為什麼雅各會迫切的跟 神要祝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