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5日 星期日

奇妙的上帝 -- 陳香伶

0 意見
寫作於2007/11/25
作  者: 陳香伶 姊妹

主內弟兄姊妹大家平安,我的名字叫做陳香伶,很高興今天能夠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我個人在信仰上的兩個經歷。

第一個經歷是關於我接受洗禮這一件事,小的時候我因為奶奶的緣故,六、七歲左右開始參加嘉義北榮教會的兒童主日學,接受一些關於聖經的教導,也背了一些聖經章節,但一直要到念高中的時候,才真正開始思考我要不要正式受洗成為基督徒。不過想歸想,一想到我媽媽曾經跟我說過的話,就讓我不敢隨便做決定。我媽媽篤信一貫道,所以她曾經很嚴肅地對我說:「香伶妳可以去教會,但千萬不可以受洗!」這樣的話語,讓我很有壓力,也察覺假如我瞞著她偷偷受洗的話,她應該會很不高興。我很清楚知道自己應該接受洗禮才對,而且受洗的念頭一直停留在我腦海中,只是我實在缺乏勇氣把這樣的想法說出來。

就這樣過了一年多,在我高三那年寒假的一個晚上,當我還在教會念書的時候,牧師的兒子跑來跟我說牧師問我要不要受洗,我就當場跟他說我心中的顧慮,他聽完了就說:「要不然請我爸(牧師)打電話跟妳媽媽談這件事好不好?」,我說:「嗯,好阿…」,過了一會兒,他又跑來說:「妳媽說尊重妳的決定…」,我接著問他:「那她有沒有生氣?」,他說:「應該沒有吧!」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忐忑不安,很納悶這件事怎麼會這麼順利,心想這該不會是風雨前的寧靜吧?但感謝神,她真的沒把我叫來臭罵一頓。她雖然不滿意,但也默然接受了。

回想這個過程,其實應該是神的保守,讓我媽媽願意接受我的決定;也感謝神藉著這位牧師的口,巧妙地化解了我跟我媽媽在那天晚上可能會面對的衝突。

另外,我要分享的第二個經歷是發生在前年暑假參加瑞穗福音隊的時候,在營會快要結束的那幾天,有一位負責詩歌帶動唱的同工弟兄問我以前有沒有在嘉義斗南教會辦過夏令營,我說有阿,曾經在那裡辦過兩次兒童及少年夏令營。我很好奇他為什麼會問我這樣的問題,因為在瑞穗的那幾天當中,我跟他很少有機會閒聊,說實在的,跟他不算太熟。

但是他接著所說的話讓我感到蠻驚訝的,他說他在讀小學的時候,曾經參加過從台北和平教會來的大哥哥大姊姊們在斗南教會所舉辦的夏令營,在瑞穗福音隊的這幾天,他認出我應該就是當年的一個大姐姐…。他又笑笑地問:「妳應該對我沒什麼印象吧?」我仔細一想,真的對他沒有太多的印象,因為當時參加活動的小朋友太多了,很難一一記住,相對於他的好眼力,我覺得對他有點不好意思。

仔細看著他,在他身上我看到了神奇妙的作為,那就是當年被我們服事的小弟兄現在已經變成同工了,現在也和我們一起在福音隊當中服事身邊的小朋友們、一起引領小朋友們認識上帝。這樣的經歷提醒了我在聖經中保羅所説的:「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可見栽種的算不得甚麼,澆灌的也算不得甚麼,只有那叫他生長的神。」(哥林多前書三章第六至七節)很感謝神讓我在多年以後能夠跟這位弟兄再相逢! 

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

美好的果子 -- 劉文玲

0 意見
寫作於2007/11/18
作  者: 劉文玲 姊妹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 

感謝雅琇長老的邀請,使我能有機會站在台上和大家分享,上帝在我身上的作為。信主以前我是一個極度被綑綁的人,被什麼綑綁呢?最常是被自己屬肉體的血氣綑綁,記得國中時,有一次我偶然將手錶戴在右手,受到週遭人的批評,雖然我也感受到手錶戴在右手有其不便之處,但我硬是賭氣,不肯將錶換回左手戴,這就是以前的我,堅持自我,為掙一口氣寧願受苦,暗地裡甚至認為自己特立獨行很帥。我自我到一個程度,甚至深以自己是一個喜怒分明的人為傲,記得在我比較年輕時,有一個同事我很不喜歡,有一次我和她湊巧在電梯前相遇,一進一出之間,我為了刻意要表達對她的厭惡之情,板了一個很冷的臉,我不知道這樣的冷漠對她的殺傷力有多少,但到現在我都還記得為了維持那種氣氛自己經歷到的不舒適感受,相信有經驗的人就能瞭解,硬ㄍ一ㄥ是很傷原氣的。

我還被什麼綑綁呢?一些屬世的價值觀!像什麼呢?比如;做人要樣樣比人強,唱歌就要唱得比人好,否則不如不要唱、要有學歷、要能幹、在工作上要有好的表現,像我做護士最好就能做到護理長、督導、主任,這樣我才是有價值的人,若不能達到這些,我的人生就沒有價值,沒有快樂可言,甚至認同女孩子要長得白,一白遮三醜,以致我到現在還不能脫離美白保養品的挾制,每隔一段時間去刷卡消費,心中就有一個聲音不斷責備自己,所以內心也是非常衝突。從小我就缺乏自信,做什麼都覺得自己做得不好,不太能肯定自己,碰到優秀的人甚至會自慚形穢,覺得自己無法高攀,自動隱形,偏偏個性又很好強,服從性低,以致自己變成一個寧為雞首不為牛尾的人,而當自己真的是雞首時,我又會自我批判,將自己判入無價值的陰影之中,控訴自己是一個沒有價值的人。所以我也是一個自我形象極端不健全、不快樂的人。

感謝神,雖然我是這樣一個人,但祂沒有撇棄不要我,保羅說:若有人在基督裏,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我信主今年滿五年,真的深深體認認識耶穌是我一生最大的祝福。信主後我常常讀聖經,瞭解到「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透過聖經的教導,使我學習在主裡從新看待自己,漸漸比較不會自我論斷,能自在的與自己相處,也比較不會隨意論斷別人,慢慢的自己的眼光就被神改變,以前覺得看不順眼的,現在常覺得沒什麼好計較的,也不再一味堅持自己的意見,比較能夠謙和的與人互動,這樣的轉變大大改善我在職場中的人際關係,不像以前那樣緊張,一些比較年輕的同事甚至還認為我是一個溫和、樂於助人的人,共事較久的同事則表示;我和年輕時像個刺蝟的我大不相同,我對自己這樣的轉變也感到很奇妙,我知道這不是天然的我自己作成的,是至高的神,他能從塵埃裏提拔窮苦人;從糞土中救拔貧乏人,我只能感恩。

我目前的服事是擔任兒主老師,會加入這個服事,是看到我們兒主真的是缺乏委身的同工,我兒子現在已經進入少契,小時候他比較皮,在兒主常常增添老師們的負擔,所以當貞惠老師開口邀請我加入兒主,我實在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很喜歡小孩的人,心中惶恐但卻不敢推辭,只能勤奮的讀經、備課,不斷禱告求主雕塑我成為祂合用的器皿,接這個服事已經一年多,我很感謝上帝讓我從中學習很多東西,也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我祈求上帝如同葡萄樹的主人修剪枝子一般,把我身上的老舊枝子一一剪下,使我能結出美好的果子。 

2007年11月11日 星期日

工作的價值 -- 張志仁

0 意見
寫作於2007/11/11
作  者: 張志仁 弟兄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志仁 

上帝是何等的偉大,以致於以我們人的渺小,根本不可能認識到上帝的全貌。我們所認識的上帝充其量只是以管窺豹的結果,也因此我們所認識的上帝,或者說上帝展現在每個人面前的形象皆有所不同。而今天來這裡分享我所認識的上帝。
我不知道各位最常見到的上帝是神麼樣子?公義的上帝?憐憫的上帝?恩典的上帝?我最常見的上帝是個幽默的上帝,而且是充滿黑色幽默的上帝。祂總是在最出人意料之外的地方彰顯他的大能與權柄。

今年,有兩件事發生在我的身上:

第一項是關於工作的。這幾年我一直在尋求工作的意義,在收入還有工作的價值中掙扎著。直到今年上半年,我終於下定決心要前往一個教會機構工作,雖然收入只有我原有工作的六成,雖然這樣的收入可能不足以支持我家裡的開銷。但是我想,我既然都為上帝犧牲了,上帝應該會供應我的不足,我們之前聽到的見證不都是如此嗎?但是上帝卻告訴我,不要去。就在我準備遞辭呈的前一天,我接到通知,我準備要去的機構正在進行一項人事異動,而我的人事案也因此遭到凍結。在聽到的那一剎那真的是有點晴天霹靂,當時我已經完全做好換工作的準備,甚至因這個 拒絕一個薪水更好的工作。我不知道上帝為何要我留下來,我也不知道他要帶我到哪裡去。

另一項是,今年我擔任社青團契會長一職。這次的服事經歷是我有史以來最大的挫敗經驗,而且是超乎我意料之外的。我一直以為我的能力足以勝任會長一職,甚至再一、兩年前我就自認已經準備好了。但是上帝卻要我在今年來接任這樣的服事。在我與工作拉扯最嚴重的一年、在社青整體大環境變更的最劇烈的一年。加上一些我的缺點,使我成為一個不稱職的會長。我曾經想過,若上帝讓我在一、兩年前擔任會長,還會是這樣嗎?會許會?或許不會?但是慢慢的我覺得我開始理解上帝了。正因為我的挫敗,我才會開始檢討我自己、才能看到自己隱藏的缺點,也因為如此,今年我所學習到的遠比我風調雨順的度過一個任期來的多。

漸漸的我看到了在黑色幽默的背後,是一個超越時間的上帝,他能。是一個大智慧的上帝,他的計畫與安排,這是我們無法測度,甚至無法理解的。並且,是一位恩慈的上帝,他賜給我挫敗的經驗,好讓我看見並改善我的缺失與軟弱。也將我的挫敗經驗變成一種祝福,成為下一任會長的祝福,也成為其他服事者的祝福。我不知道這一位大智慧上帝將帶領我往那個方向走去,但至少我知道,他的恩典與慈愛會一直與我同在,即使是在挫敗中。

或許,我的見證不像各位往常聽到的一般,清楚的分享上帝在我身上做了什麼。甚至,也沒有一個所謂的happy ending。不過,希望我遇見上帝的經歷,除了是對我的祝福外,有一天也能成為各位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