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3日 星期日

慈愛的天父 -- 蔡雅如

0 意見
寫作於2007/09/23
作  者: 蔡雅如 姊妹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蔡雅如。本來預定要做見證的望惠姐是我的婆婆,但因為我才和先生王道一剛從美國搬回台灣,算是教會的新人,所以她覺得由我來分享更好,不只見證上帝的恩典,也讓大家有機會認識我們。

到今年六月為止,我一直都是學生,生活很單純;生命中最大的轉折點,除了大一信主之外,接下來就是2002年有了第一個小孩──真baby (王示真),升格作媽媽了。現在我是全職的媽媽,所以想跟大家分享在學習做母親的事上,我怎樣經歷神的恩典、並學習倚靠神。

2002年4月18日我知道自己懷孕了,心裡又興奮又害怕,走出UCLA健康中心時幾乎要暈倒了。接下來的第一個主日崇拜,教會詩班獻唱「慈愛之王是我牧者」,聽了很感動,就用這首歌的歌詞,為小baby禱告,求神作他慈愛的牧者,一路引領他走未來漫漫的生命長途。從此就養成習慣每個禮拜紀錄講道的心得,也寫下為小baby的禱告。後來又發現,懷的竟是雙胞胎,心情更是又興奮、又忐忑。剛開始作一個準媽媽,我深深體會到生命的奇妙,也覺得非常需要倚靠賞賜生命氣息的主。

那年的8月10-11日,是一個很奇妙的週末。我們連續收到食物、二手吸塵器、孕婦裝、嬰兒用品、果汁機、早餐麥片等來自不同弟兄姊妹的愛心。當時我把這些恩典一一記下來,還寫道:「主啊,祢的恩典多奇異,使我敬畏!謝謝祢!」沒想到三天之後,在例行的超音波檢查中,醫生發現其中一位小baby突然失去了生命。那時候我們震驚、悲傷,還很恐懼,深怕這會傷害到另一個小孩,也害怕存活的baby會不會也毫無預警的死亡。但是,上帝讓我回想到前幾天收到滿滿的愛心,我知道那絶對不是巧合,上帝真實地告訴我:「不要怕!我愛你,我在這裡。」

在許多弟兄姊妹的關懷代禱下,傷痛漸漸撫平了,也不再那麼懼怕。我們沒有向神問「為什麼?」,只希望能在苦難中更經歷神、遇見神。所以,先生和我也分別出很長的時間一起讀經禱告尋求神。但是,神似乎保持沉默,到現在我們還是不太明白,到底在這樣的事情上學到了什麼「功課」。也許,我學到的功課就是要在神面前謙卑,知道祂在掌權,也知道有許多事情是在今生沒有辦法了解的。

感謝神,大女兒真baby終於健康地出生了,幾年後上帝也賞賜第二個孩子王示恩,看見他們健康地長大,心裡充滿感恩。做了媽媽之後,我發現自己面臨更大的挑戰。俗話說:「為母則強」,然而,我覺得若不是倚靠上帝的恩典,根本強不起來。以前我是一個在生活上很依賴先生的人。面對許多留學生活上的挑戰,我都是逃避,或讓先生做。拿開車來說,先生一到美國就考上駕照了,因著心裡對開車的恐懼,我就一直不願意學開車。但是在懷女兒時意識到之後的需要,於是挺著六個月大的肚子考到駕照。感謝神!但是,我還是拒絕上高速公路。直到生老二的時候,因為搬到離教會比較遠的地方,「被迫」要開highway。生平第一次開highway平安抵達教會時,真的很有「崇拜」的心情,心中充滿讚美與感恩。感謝神祂賜給我能力可以開車,也除去我對開車的恐懼,使我可以運用祂所賜的能力。

另一方面,照顧兩個幼兒也讓我發現自己的軟弱和極限。以前別人常常稱讚我脾氣好、很溫柔,但是遇到兩個小孩一起哭鬧的時候,我也會發脾氣,才深深知道自己也需要學習控制怒氣、倚靠上帝。帶小孩不會遇到歌利亞般的大挑戰,但卻常在小孩吵架哭鬧、身體疲累,與處理夫妻關係等種種「小事」上不斷地接受磨練,時時覺得需要倚靠神。

有些人說:「剛有小baby的媽媽,就好像進入屬靈的黑暗期。」因著親身經歷,我可以體會帶小小孩媽媽們的需要。但是當我讀到以賽亞書40章11節說:「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我心裡想,「乳養小羊的」不就是還在餵奶的母羊嗎?那就是指著我們這些在奶瓶尿布裡打轉的媽媽們啊!上帝知道我們的需要,祂溫柔耐心地引導我們。人生有許多不同的階段,但聖經奇妙地啟示說,上帝在每個階段都是我們慈愛的牧者。惟願我可以更親近祂,專心倚靠祂,憑信心來過每一個平凡卻又充滿挑戰的日子。 

2007年9月16日 星期日

一路上有祢 -- 陳民樺

0 意見
寫作於2007/09/16
作  者: 陳民樺 弟兄

弟兄姐妹平安,我是民樺,現在是社會新鮮人ㄧ年級,目前在國家衛生研究院上班。家住台南,從小就在基督教家庭長大,七年前來到和平教會,在青年團契待了四年,之後到社青團契,現在主要在龍潭浸信會聚會,很高興能再一次與弟兄姐妹分享上帝奇妙的恩典。

感謝神,總是在我學習的過程中,給我許多的驚喜。曾經與弟兄姐妹分享,在美國實驗室學習研究的歷程,那段孤單寂寞、充滿壓力的環境,讓我再次回轉向神,經歷與祂同在的恩典。感謝神帶領我走過那段辛苦的歷程,讓我再一次堅定對神的信心、對生命的盼望。也因為那段經歷,讓我更加順利的完成碩士學位。每當我在實驗上遇到困境或失敗時,我總是深信上帝必會再次帶領我走過。

碩士班即將畢業的一個月前,有機會到申請至義大利發表論文並參與國際研討會。今天要與弟兄姐妹分享,上帝如何帶領我在義大利的旅程。當時參加兩個研討會,分別在東北半部的Fieanza及南端的西西里島,並利用在會議結束的空檔,背著背包開始ㄧ場義大利的”流浪”之旅。

為什麼說是流浪之旅呢?因為第一天出發到羅馬,行李就沒跟上飛機,也因此打亂了原本計畫在羅馬旅遊的行程。浪漫的義大利人,辦事效率”非常浪漫”,光是辦理行李遺失,ㄧ等就是好幾個鐘頭。等待行李的過程中,就先到羅馬市區逛逛,ㄧ整天的旅行,看似豐富悠哉,其實內心ㄧ直是忐忑不安。回到旅館,發現行李仍未送達,當時內心真得開始慌了,打遍機場的電話,都只能留言無人接聽。當天夜晚真的有點難熬,洗過澡後,又穿回原來的舊衣服就寢。

第二天,終於和航空公司聯絡上,但卻得不到航空公司友善的回應,還被空服人員掛了電話。當時內心真得很難過,直到晚上仍不見行李蹤影,心急如焚的我,決定不能再枯等行李的到來,第三天決定親自前往機場好好理論一番。但慢條斯里的義大利人,究竟不了解遺失行李的焦急,ㄧ個窗口問過ㄧ個窗口,沒人能解決行李問題,每到一個窗口,都必須經過警務人員全身檢查及詢問,說真的內心真得很不好受。每位服務人員似乎都在推責,並以下班為藉口,甚至要趕我離開。就這樣,一整天就耗在機場處理行李,仍不見行李蹤影,直到晚上十點多,眼看快沒交通車才放棄。當天搭火車回羅馬時,地鐵及公車都已停駛,只好步行回旅館,到達旅館已是深夜一、兩點多了。

第四天,身心已開始疲憊,我決定再跑一趟機場,得知行李已在巴黎找著,但並非送往羅馬,而是送至佛羅倫斯,當時我和服務人員溝通之後,內心有點難過,決定親自前往佛羅倫斯機場。就這樣經過四小時的車程,跌跌撞撞終於到達佛羅倫斯機場,才順利拿到行李。

雖然一開始就遇到行李遺失的狀況,但我感謝神,因為有這樣失而復得的經歷,讓我開始學習在每件小事上感恩,開始享受在旅行中、享受在神所創造的大自然中。我在弗羅倫斯待了兩天,之後我來到Fieanza參加研討會,我並在這個研討會中和我的指導教授會面。結束六天的研討會,我繼續開始另一階段的流浪之旅。

我到了威尼斯,並有2天的旅行,之後再轉往Lovea,其實原本是計劃前往米蘭,但卻發現訂錯旅館,車子越開越遠,之後來到了阿爾卑斯山前的Lovea,原本打算隔天再離開前往米蘭,但卻被這裡優美、寧靜的景象吸引住。我知道這是上帝特別預備的,要我好好充分的休息和沉澱。一整天我就繞著湖邊,享受上帝所創在的這美好景致,累了就坐在湖邊,望著遠方的泛舟、吹著口琴,口裡哼著詩歌。哇!真得很美!!
結束Lovea的旅程,我繼續前往拿坡里,拿波里雖是義大利南部主要城市,但可明顯看出貧富之間的差距,少了穿著富麗的貴族,卻多了些許流浪漢。前往拿坡里之前其實內心有些擔心,因為一直聽說拿坡里的治安有些差,我並把這樣的擔憂,放在禱告中,求神賜給我平安的心。感謝神,祂讓我有機會一到拿坡里就認識一群來自不同地方的亞洲朋友,有日本人和中國大陸人,我們就一起結伴去探索龐貝城,登上蘇維埃火山。一路都非常的平安,沒有強盜或流浪漢敢靠近我們。

結束了拿坡里的行程,我繼續搭乘快鐵來到義大利的南端,再轉乘郵輪到西西里島,參加最後一個研討會。因為出發前沒有先向研討會預定旅館,結果一到會場才赫然發現會場四週荒涼,五公里內的旅館完全被預定一空,就這樣我找了一整天,卻沒有一間空房間,直到傍晚左右,我才發現我當天很有可能就要露宿街頭,怎麼辦!怎麼辦!!我開始跟神禱告,主阿!求你幫助我,當我正在擔心的時候,我遇見了一位來自土耳其的學生,他也正翻著地圖找旅館,他對我說:不用找了,這附近的旅館應該都已被預訂光了,如果你願意,要不要跟我ㄧ起搭公車到附近城市找找看,就這樣我抱著最後一絲的希望,跟著他到其他城市,最後我終於找到了,而且是價錢非常便宜的youth hotel,感謝神,我相信這是上帝為我預備的天使。結束了一個禮拜的研討會,清晨走在Catania的街上,準備搭乘第一班列車回羅馬時,內心突然有個激動,往後看所走過的腳印,我深知這是神再次帶領我走過。我感謝上帝,他帶領我走過行李遺失的日子、搭錯列車、迷路、研討會的報告、甚至差點要露宿街頭。ㄧ個月的旅程就即將劃上句點,內心只有感恩,因為神再一次讓我在困難、孤單中去經歷祂。祂是超乎我所求所想的神,主的能力,總是在我的軟弱上顯的完全。

旅行的過程中,有喜樂、有驚奇、也可以認識來自不同國家的朋友,但有時卻是孤單,必須單獨去面對挑戰和困難。每天早晨與神單獨會面靈修的時間,是我旅行過程中最珍惜也是重新得力的時光,因為我不知道當天會遇到什麼狀況,我只有學習交託,憑著信心和盼望去經歷神所預備的每一天,不見得每天都是美好的,但我深信神要在每次的挑戰中,帶領我走過,堅定我的信心。

弟兄姐妹,現在我的旅程來到了桃園龍潭,龍潭是個信仰的荒漠,幾次懷疑上帝為什麼又把我放在在這荒涼之地,但當我聽到”我們呼求”這首詩歌時,我很感動,歌詞是這樣寫的:『主我們同心在祢面前,以禱告尋求祢面。我們轉離所有的惡行,定意單單跟隨祢。主我們是屬祢的子民,求賜下父神的心。我們要回轉向祢父神,也要看見復興。我們呼求祢阿爸父,設立祢寶座在這地;祢必睜眼看側耳垂聽,奉主名的呼求。萬民都要來敬拜祢,榮耀高舉祢的聖名;復興這地,全能的君王,我們歡迎祢。』聖靈再次對我說話,我知道上帝把我放在龍潭不再是偶然,上帝要我再次去經歷祂,上帝要我將身上滿有的恩典和祝福帶到龍潭,請弟兄姐妹繼續為我禱告,盼望神不但復興和平也要復興龍潭,願神祝福弟兄姐妹。 

2007年9月9日 星期日

風聞有你到親眼看見你 -- 陳育凱

0 意見
寫作於2007/09/09
作  者: 陳育凱 弟兄

約伯記42章第5節:「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

我想用這段經文來闡述我這次的經歷應該是最貼切不過的。

  從小我生長在基督教家庭,教會生活對我而言就如同日常生活一般自然,從未思考過其中的意義。長大後,漸漸脫離家裡掌握後,也一點一滴與教會生活脫節。但神是奇妙的,祂在我出社會後,遇到種種的經歷,使我一點一滴感受到祂的存在,並在今天復活節時,使我和女兒接受洗禮成為祂國度的子民。

  在受洗後兩週,神就讓我面對這一生中,到目前為止最大的患難,4月22日(週日)早上,我開車載父母去車站坐車後,在回家路上,停在羅斯福路一段(勞保局前)等紅燈時,突然聽到後方一聲巨響,趕緊下車察看,發現一輛機車車頭變形,靠在我左前方的安全島上,而我在車子後面保險桿下方,發現那機車騎士倒臥在那,口鼻不斷冒出鮮血,於是我趕緊報警叫救護車。隨後救護車來,說那人已停止呼吸,便迅速送往台大醫院急救。警方隨後趕到,當時神已為我預備兩個證人,其中一位當時停我右後方的計程車司機,還在送客人到目的地後返回為我作證。

當時警方為我做筆錄時,僅將我列為「關係人」,但那時的驚恐,真是我第一次面臨的,幸好神為我預備守護一生的天使—我太太,一直陪在我身旁,給我不少安慰。

  忙完一些事後,回家準備休息一下晚上再去探望該騎士,卻在傍晚時,警察局來電表示,要將我用「過失致重傷害」之被告移送,我心想怎麼會這樣,我好不容易建立的家庭,難道要因為這危難毀於一旦?難道檢察官不知道我才是這事件的「被害者」嗎?幸而有岳父岳母家的陪伴下,我再次赴警局,承辦員警告訴我,檢察官看完資料後,才知道對方並未提出告訴,但警員要我有心理準備,如果該騎士傷重不治,還是得依「過失致死」將案件移送公訴。
  
  岳父提醒我可以在附近找看看是否有攝影機會錄到事發經過,隔天父親趕回台北和我到車禍現場找尋,就在勞保局門口找到兩支攝影機,一南一北監看其門口動態,我們心想可能有一線希望。因當時時間已晚,我們請岳父隔天到警察局協助調閱事發當時的錄影資料,感謝主,其中一支攝影機完整拍到事發經過,也成為我最後不被起訴的關鍵事證。

  過兩天後,我想起教會的讀經計劃,想說或許上帝是藉這樣的事件,讓我可以進一步瞭解祂的旨意,所以我決定開始讀經,我翻開當天的進度是詩篇第40章:「他從禍坑裏,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那時我一陣雞皮疙瘩,那是我第一次這麼直接感受到神對我開口說話,祂的話給我極大的安慰,讓我知道這事的安排有祂的旨意,但祂也已預備完整安全的網把我護住,使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隔天讀經時才發現,我當天讀的並不是本子上的進度,這更讓我確認,神確實地開口對我說話,安慰我。一週後,警察局來電通知我該騎士已經去世,要我再次做筆錄時,在太太與岳父的陪伴下,我已不那麼害怕,因為我知道,神祂會做我的盾牌保護我。

  五月底我接到地檢署通知出庭,我父親非常緊張地告訴我,要我準備好在法庭中要提到哪些重點等等,而我出庭當日早上一樣讀經,當天讀到馬太福音第10章第19節:「你們被交的時候,不要思慮怎樣說話,或說甚麼話。到那時候,必賜給你們當說的話。」那是我再次親身感受到上帝對我說話,我也將這事告訴父親,使他安心,而我的心也因著趕到十分平靜,因為我知道,到那時將不是我在說話,而是神的靈在我裡頭說的。

  在法庭上,檢察官已經完整瞭解案情,也將錄影資料放給在場所有人看並解說過程,當時是該騎士撞倒安全島倒地後,再撞向我的車,而他倒地時,離我的車還有半個車身的距離。最後檢察官也告訴對方家屬:「這樣都很清楚了,不可以說人家撞到你兒子喔。」很快地,在6月初就收到不起訴書,整件事情也結束了。

  在這個事件中,我深深感受到神的存在,我知道神藉著這樣的事情,讓我感受到祂真實的存在,正如同約伯所說:「以前我風聞有祢,現在我親眼看見你」而神也要我做見證,讓所有人都知道,祂是真實存在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