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9日 星期日

生病不是苦難,而是... -- 陳昭明

0 意見
寫作於200707/29
作  者: 陳昭明 弟兄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

  我是昭明,當了三十三年的基督徒,在和平聚會也超過廿年,這是第一次站在台前做見證。從今年三月廿六日到現在,這段時間,是我第一次那麼深刻的感受上帝醫治的大能;以前只是聽過許多見證說 神的大能如何醫治人們無法治療的疾病,而這一次, 神醫治的恩典在我的小女兒悅吟身上彰顯。

  今年三月廿四日,我的太太懷孕還未滿三十五週,因為不正常的出血而住院安胎,原本以為打打安胎針就沒事了,沒想到從來就沒有高血壓病史的老婆,血壓從廿四日住院時的150,一路飆升,在廿六日上午收縮壓已經超過210了,而舒張壓卻掉到30幾,當下決定不再安胎,準備下午進產房。感謝神,在三月廿六日下午15:55,我的內人方婷平安的自然產下女嬰,體重2650公克。

  可是當小孩一出來,醫生就覺得不對勁,腹部明顯隆起,身上有不明紅點,因此立即轉送基隆長庚,才上救護車,小孩因為呼吸較喘,血氧濃度只剩六十幾,就插上氣管內管,到了基隆長庚加護病,一抽血,白血球數值高達12萬(正常值是5000~10000),血小板偏低,血紅素不足,凝血功能欠佳,鉀離子偏高,懷疑是先天性白血病,所以又立刻轉送林口長庚兒童醫院。到了林口一樣是進了加護病房,看著自己剛出生未滿廿四小時女兒,身上插滿管子,儀器的數字不穩定的跳著,為什麼才剛出生,就要受到這樣的痛苦。為什麼這樣的苦難會臨到我...為什麼...我真得不懂。

  隔天三月廿七日上午會客時間,到林口看悅吟,護理長就告訴我剛剛檢查發現悅吟的腦部異常,因此要我陪同做詳細的電腦斷層。報告一出來發現悅吟腦部出血相當嚴重,整個右腦幾乎出血,而左腦也有三分之一,護理長要我有心理準備,說:從沒有見過新生兒有這樣的狀況,一般來說對小孩生命非常不利,就算活下來,以目前出血情形,也會影響到未來的發展。因此在當天下午,和內人再度跑了一次醫院,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對我們而言是何等痛苦的決定。神啊!就將這孩子生命的主權交給你,求你憐憫這孩子吧!

  由於孩子年紀太小,無法進行化療,因此血液腫瘤科醫師也告訴我們,目前醫院能做的就是支持性療法,先維持她的生命徵狀,同時也確定悅吟是「先天性骨髓性白血病M7型」,這種疾病在新生兒非常罕見,一般而言比較常發生在唐氏兒身上,為了找出原因,建議我們做染色體篩檢。

  4月10日染色體報告出爐,主治醫師告訴我們悅吟是個唐寶寶,頓時心情真是down到谷底,怎麼會...之前產檢不是一切ok嗎?怎麼現在是個唐氏兒呢?但因為悅吟的外觀一點也不像,因此醫生建議我們再做一次。記得當時我問了醫生一句話:「誤差機率有多大?」醫生回答我:「99.99%結果會一樣」。

  接下來悅吟開始遙遙無期的住院日子,至於怎樣治療、會不會好轉、何時出院,連醫生也不知道,因為這種病例在國內真得太少了,後來自己去查文獻,在國外的報告新生兒發生機率是百萬分之37。而我及家人每天能做的,就是下班後到醫院,在床邊為悅吟禱告。這段時間,真得感謝和平教會牧長及大家的代禱,除了4/8晚上三位牧師及八位長老到林口長庚為悅吟施行幼兒洗,曾牧師幾乎是每週都會到醫院為悅吟禱告。而這時候除了禱告,還是禱告,因為生命的主權在於 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

  感謝神的憐憫與安慰,5/22第二次染色體報告出爐,染色體竟然是正常,悅吟不是唐寶寶,接下來腦部斷層報告,顯示血塊大部分被吸收了,白血球也降到正常值以下,血紅素、凝血功能、血小板漸漸正常;而悅吟也展現旺盛的生命力,自己拔掉呼吸氣、中央靜脈導管、點滴,終於在6/9出院回家。現在的悅吟,除了肝脾依然腫大,要定期回診追蹤,其他一切都算正常。

  這段日子,有兩件事要與大家分享。從老婆待產到生小孩後出院,總共五天的期間,因為病房可以上網,所以就在病房內線上收聽佳音聖樂網。三月廿六日忙悅吟住院的事,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多才回到婦產科,當晚心情真得很難過,也很複雜,同時還要安慰剛生產完的老婆,說實話根本煩惱到睡不著,一直在想為什麼?只記得在三月廿七日清早六點多,就在半夢半醒當中,從佳音聖樂網裏傳來一個聲音:『孩子,一切出於我;孩子,一切出於我』,我頓時驚醒,這句話深深感動我,是的,這一切都是出於 神的旨意,這孩子的出生、生病、甚至讓我的家庭面臨這樣的痛苦與挑戰,都是出於神;而未知的一切,也將出於神,我為何要煩惱?做了那麼久的基督徒,我有真正的交託給 神嗎?這句話是上帝要對我說的:『孩子,一切出於我』,衪已經預備了一切,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全然的交託,用禱告將生命的主權交給 神。

  第二件事,在四月份一次蔡牧師的主日講道中提到詩篇廿三篇:「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這一段,記得牧師解釋幽谷,有入口也有出口,它不是一個封閉的山谷。神雖然讓你走進這山谷,衪也必帶領你走出來。是的,悅吟的疾病在當下對於醫生來說確實束手無策,但人的盡頭就 神起頭,醫療團隊只能邊做邊看,給予支持性療法,根本無法對白血病採取任何積極的治療;但當神醫治的大能動工,衪讓悅吟的白血球未經化學治療就降回正常值, 神帶領我們走出這死亡幽谷,在這當中人能做的,就是憑著信心禱告,和將重擔交託給主而已。

這段時間,讓我再次經歷 神的恩典,如同約伯記所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過去許多人被 神醫治的見證,今天確確實實在我的家庭發生。我不知道明天會如何,也不知道悅吟未來會不會再發病;但我知道,當全然的交託,我將不再煩惱,而主所成就的,甚至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如同詩歌我知誰掌管明天所寫:「許多事明天將臨到,許多事難已明瞭;但我知主掌管明天,衪必要領我向前」。

再次謝謝大家為我們家庭代禱,相信悅吟的生病不是苦難,而是一件祝福。 

2007年7月22日 星期日

愛神得益處 -- 邱姊妹

0 意見
寫作於2007/07/22
作  者: 邱姊妹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8:28

對我而言,萬事就包括我去年9月ㄧ日被確定診斷得乳癌的事,今天要和弟兄姐妹分享的就是我由其中所得著的益處。簡述一下我的病史:2006年8月底因為胸部腫塊去榮總檢查,9/1第一次開刀,確定診斷是癌症,9/4開第二次刀,之後4次化療,30次電療,目前服用調節性荷爾蒙,需時五年。

當我知道確定診斷時,我並沒有太多情緒反應,因為體質的關係,二次的全身麻醉讓我花了較長的時間才清醒,當我完全清醒回到家,手術該做的都做了,等著接下來的化療和電療;等體力恢復到可以回到教會聚會,已經是六個多月後的事了。這期間我和家人經歷許多恩典,我先生鋒駿的部份,我會”想辦法”讓他自己來分享,所以今天只談我的部份。

益處一:神醫治了我和祂的關係

大約有十年的時間我不願意為病人得醫治禱告(註一),但當我自己被診斷得癌症時,為了我還不到四歲的兒子,為了我正值壯年的丈夫,我必須要求神醫治我,並且相信神”願意”醫治我。

益處二:神讓我與和平教會建立了關係

我2001年因著結婚搬到台北,這其間我還是很想念我在高雄的教會,難免在和平教會有”做客”的心態,ㄧ心等著終有一天神會准許我”回去”高雄。但這次的經歷讓我發現,在和平教會我並不是外人,牧師們及弟兄姐妹對寶瑩的關懷及代禱,讓我很感動,也開始渴望加入這個屬靈的大家庭,渴望參予神會幕的建造。(當然也要特別感謝我的母會高雄聖經禮拜堂的關懷及代禱,還有屏東行道會、高醫團契、WEC的弟兄姐妹,還有眾多各地的兄姐)

益處三:神讓我和家人更加親密

我和娘家的父母及兄弟一向親密,故不贅言;當我養病期間,鋒駿的家人不斷地為我打氣、禱告,也謝謝大姑美瑜和小姑美晴,在我養病期間,分擔了照顧婆婆的任務(幾乎同時間婆婆也在接受化療),讓我先生可花較多的時間陪我及小孩,非常感謝!

益處四:神讓我更加敬重我的先生

鋒駿是2001年我們結婚前不久才受洗,信仰的知識上我們有”一點點”差距,但這次的經歷中鋒駿所表現的愛心與信心,讓我非常地驚嘆;當我剛手術完回到家,難免有些自憐,多虧了鋒駿近乎”斥責”地不准我有那樣的想法,現在當我有些焦慮感時,就會想到他說的:「我們摸著石頭過河吧」;因為我知道耶穌就是那不可動搖的磐石,我的確可以摸著石頭過河—--沒有懼怕!

益處五:神眷顧我的兒子

信興吃母奶吃到三歲,自出生之後沒有離開我超過數小時,當我需要住院時,信興(當時還未滿四歲)矇在被子裡哭著入睡,但他並沒有吵鬧;當我因為化療頭髮掉光時,信興說:沒關係媽媽!我baby時也沒有頭髮呀,現在就長出來啦!有一次因為暈眩在家裡倒在地板上,睜開眼時看到信興瞪著我,眼裡沒有驚慌,很鎮靜地說:媽媽,我要不要打電話給爸爸(他知道冰箱上有放爸爸辦公室的電話)!感謝神給信興乖巧且鎮靜不驚慌的個性。

益處六:我們經歷”處處”有溫情

(以下所提到的都還不是基督徒,但在我們經歷人生低谷時,他們的友誼帶給我們很多的溫暖,願神賜福予他們)

1. 我們家的"黃小姐",在我養病期間延長上班時數,讓鋒駿沒有後顧之憂;後來縮減回原來時間沒有怨言,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2. 雙魚幼稚園的老師們,關懷信興,園長還特別裝了電腦即時視訊,好讓我在家不致錯過信興的首次登台演出。


3. 7-11的店長,知道信興媽咪生病,每次爸爸帶信興去買東西,信興都會得到額外的禮物(例如貼紙或磁鐵)。

4. 士東市場賣菜和賣魚的朋友,我和鋒駿一向都是一起去買菜,生病期間他們對鋒駿展現的友誼讓寶瑩很感動及感謝。

5. 還有很多……….

以上種種都是神的恩典,願以下面這段經文和弟兄姐妹共勉:「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我知道神一切所做的,都必永存,無所增添,無所減少,神這樣行,是要人在祂面前存敬畏的心」傳道書3:1-15 敬畏神、愛神,就是我們今生所能得到最大的益處了! 

2007年7月15日 星期日

耶穌是醫治的主 -- 王雪枝

0 意見
寫作於2007/07/15
作  者: 王雪枝 長老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

去年我在第三堂見證參加瑞穗福音隊時,經歷上帝給我能力,克服我能完成之前從沒有做過的事,也深深體會到只要有信心,向上帝祈求,神會應許、成就ㄧ切所求。

今天我要見證--『耶穌是醫治的主』;耶穌當年在世上所施行的大能,今日仍然行在信祂的人身上。

5月11日(也就是母親節前兩天)下午,我去幼稚園接小孫子—多多,在門口就看到多多用兩手矇著眼睛,我走近時,老師過來告訴我,中午同學在玩時,不小心用手打到多多的眼睛,當時有送到保健室處理,好像沒有大礙,可是他就是一直閉著眼睛不肯睜開。我馬上帶他坐計程車直接去醫院,結果醫生檢查說他眼球受傷,拿藥回家每兩個鐘頭點一次。可是一到家,多多立刻大聲哭叫眼睛痛,痛到全身都起雞皮疙瘩,當時我也ㄧ時心慌,不知該怎麼辦,就對他說:「多多,這麼痛,我們再回醫院讓醫生治療,好不好?」結果他哭著說:「阿嬤,趕快幫我禱告,讓主耶穌醫我,不要痛痛!」那時,我心中十分感動,ㄧ個幼小孩子有如此單純的信心,我卻因一時心慌忘記依靠上帝!於是,我跪在床邊,拉著他的小手,ㄧ邊輕輕拍著他的背,迫切向耶穌禱告祈求,醫治多多的眼睛,減輕他的疼痛。不久,他就安靜下來並睡著了。約過半小時,他醒來又哭喊痛痛,大叫:「趕快為我禱告!」我就陪他一起禱告,他就安靜下來並且睡著。這樣反覆幾次,從傍晚五點回到家,直到半夜二點左右才真正睡著到天亮。但是第二天,他仍然不敢睜開眼睛,都是緊閉著。那ㄧ天是星期六,我就向他說:「多多,你眼睛要睜開呀,不然明天母親節,幼稚班的小朋友要獻花給媽媽,你閉著眼睛怎麼獻花給媽媽?」他告訴我:「明天我就可以張開眼睛了!」感謝上帝!耶穌把治病的能力賜給所有相信他的人!星期天早上,他果然敢張開眼睛,在教會和小朋友將花獻給在場的媽媽!

這一週剛好碰到多多出水痘,我因為在福音隊幫忙都無法照顧到他。

感謝 主! 聽說他在這幾天始終緊緊抓住耶穌,只要水痘癢得很不舒服時,就要求媽媽幫他向耶穌禱告,藉著禱告,他也真的一次次走過身體的病痛。

禮拜四晚上十一點多,他忽然醒來大哭說頭痛,接著又嘔吐了幾次,他自己也十分害怕,本來他媽媽已經連絡正在南下的爸爸要折回台北,準備要帶他去掛急診了,他哭著說可不可以不要吃藥,媽媽就問他:「那麼我們先禱告求主耶穌把你的不舒服拿掉好嗎?」他就答應,於是媽媽就拉著他,還請他的大哥─育宣,一起摸著他的頭向主耶穌禱告。奇妙的是,他真的就安靜下來,後來等爸爸從新竹趕回來要帶他去醫院時,多多已經睡著了,而且ㄧ覺到天亮。第二天醒來,他就精神很好的告訴爸爸媽媽說:「我已經不痛了!我好像已經好了喔!」感謝主,祂真是ㄧ位行奇事的救主!

謝謝幼主的老師們,你們將主耶穌的福音種子灑在這群幼小心靈中,在他們遇到病痛時,知道要用禱告來祈求醫治,並且也知道無論遇到大小事,只要信,向主祈求,主必成就,甚至超過我們所求所想!

願主賜福主日學的老師,無論是時間、智慧或體力,透過他們的擺上,造就了這些小孩,讓這些孩子因著老師們的奉獻,更能感受到上帝的全能及慈愛! 

2007年7月8日 星期日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 劉永文

0 意見
寫作於2007/07/08
作  者: 劉永文 弟兄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今年四月八日復活節受洗,我想今天能在這裡做見證,除了感謝蔡牧師的帶領之外,我還要特別感謝一位我在大學時的學長,他曾讓我第一次認識主耶穌,也曾帶我到大學團契播了種,剛剛看到來做第三堂禮拜的弟兄姊妹看起來都很年輕,想必裡面也有不少大學生,大家不妨想想如果你的一句話或是一次的邀請,會造就你的學弟妹將來信主,甚至改變了他的生命,這對他會是多大的一個感謝呢?

回想起神安排我和我的家人信主的經過,我曾寫了一篇文章『回家』(註一)來見證我的受洗,也見證祂給我的奇妙感受。在還沒有感受到祂之前,我也曾經懷疑過這樣看不到也摸不到的神究竟存不存在,我甚至也曾試圖阻止我老婆國玉在美國的受洗,但是儘管如此,神還是沒有放棄我,國玉教我用禱告來開啟心中的門,讓祂明白我也在尋找祂,於是祂用了很特別的方式讓我認識祂,那便是深刻的體驗到祂的愛。
三月二十五日的禮拜,當蔡牧師做完禮拜走到我身邊,問我復活節那天有受洗禮,你要不要順便洗一洗?我想我聖經都沒讀完,也還不夠虔誠,所以想說還沒準備好,可能下次有機會再洗好了。不過,神卻不讓我說出半句話,相反的卻讓我眼淚不聽使喚的一直流。有一種很強的愛突然湧進心裡,就像是已經過世十六年的母親在我小時候給我的疼愛,又像是做了很多對不起神的事卻得到祂無條件原諒的感覺,接著又有很多無法描述的感動,讓我說不出話,只能看著眼淚不停的流。

很感謝主,安排了我在復活節那天受洗,原本想說接受了牧師的按手祝福後會有很大的改變,生活與工作可能會變得十分順遂,甚至期望每天都有那天禮拜的感動,但是日子卻沒有變得那麼多,也沒有那麼強烈的感受,儘管如此,我還是發現神有祂的時間,在許多事上也看見祂的做工。

五月底,我們全家赴日旅遊,原本我岳父和岳母相處並不和睦,但神卻透過這次旅遊,讓我看到岳母會扶著岳父走過難走的階梯,岳父還會在電車上感謝讓位給岳母的日本人。神也給我們恩典,當第一天下著大雨讓我們失望不已時,第二天一早卻雨過天晴,冥冥中神更在六點半叫醒了我,要我和國玉看祂的傑作,我們睡眼惺忪的打開窗簾,一座雄偉的富士山便在窗前,不偏不倚的立在中間,彷彿就像是名畫映在眼前(註二),又隔了十分鐘,便來了一片烏雲遮蓋了富士山,我們那團有看到富士山的大概就只有我們一家。

後來,回到工作崗位上班,神也看守我,儘管我的工作是在從事半導體製造,需要24小時 stand by,一旦系統有異常,不管是半夜或是假日,都需要去處理。感謝主,從受洗至今還未曾在半夜被值班叫醒,在日常工作上也得到平安。

在家庭方面,我父親也近八十五高齡,原本他是反對我們信教的,但是當他得知我要受洗時,他不但沒有反對,還提到他在大陸唸的初中是一個教會學校,其中有一位德籍牧師特別關愛他,他也一直懷念他到今天,我想神應該已經對他有安排了。我的大姊曾受到家暴的迫害,記得是我剛唸初中時,我們全家還跑去她家救她,因為她先生拿刀要殺她。我受洗後也一直為她禱告,不久之前,我不經意的邀請她來教會看看,她竟然毫不猶豫的答應,不過由於她禮拜天需要做生意,希望神能繼續為這事做工。

最後,我想用大衛的詩,也就是詩篇第二十三篇,作為我對基督耶穌信仰的深切期望。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願耶和華用油膏了我的頭,讓我福杯滿溢,我這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跟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阿們。 

2007年7月1日 星期日

相約在主裡 -- 鄭麗雪

0 意見
寫作於2007/07/01
作  者: 鄭麗雪 姊妹

大家暑期快樂!我是鄭麗雪,我要見證的題目是「相約在主裡」,這是一首詩歌的歌名。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在一位朋友媽媽的告別式上。我很喜歡這首歌的意境,內容大約敘述,基督徒彼此互相約定要在主裡過今生與來生。感謝神賜下許多美妙的音樂,使我在每一天的生活裡,得到安慰和快樂。

我是基督徒的第三代,兄弟姐妹共有八人,我排行老么。我的兄姐中除了二哥跟基督徒結婚外,其他的人是跟非基督徒結婚。感謝神的憐憫,祂一直是我們的神,數據會說話,因為到目前為止,以兄弟姐妹八人加上各自的配偶也是八位,總共十六個人來算,結婚前屬於基督徒的,只有六位;而婚後成為基督徒的,卻有七位,共十三個基督徒(如果加上第四代,就更多了。),只剩三人未受洗。

我自己是在婚後多年才受洗成為基督徒,那大約是20年前的往事了。那年我剛生完第三個小孩,整天在家務與奶瓶之間打轉,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我们全家搬到青田街住,散步時看見有一間教會就在附近,因為我小時候曾在台南南門教會,年青時曾在中壢教會,結婚後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踏進教會了,我跟好多人一樣,想要轉換一下心情。因此我選了一個週日,請先生幫忙看一下小孩,自己走進和平教會。禮拜唱詩時,聽到那熟悉的旋律和語言在我耳邊響起,心中很激動,很想唱卻唱不下去。一直自認為是一個不輕易掉眼淚的人,因此再找了一個機會進來第二次,發現結果仍然一樣。從那時起,心中就篤定要接受洗禮了。就這樣,我们在青田街巷子裡住了兩年,我進來和平教會兩次。後來我們搬回信義路六段,在住家附近的一間教會聚會,很快地我就在那裡受洗了。

受洗後的改變是:我的心不再流浪了。好像流浪狗找到主人後安穩的感覺。(我養了一隻狗,她叫做Q摸,是一隻幸福又快樂的狗,因為有主人在照顧。)我的感覺也是如此,整個世界接納我,我也接納她。腳踏實地的感覺真好!1992年我們全家去美國一年,豪不猶豫地,馬上就踏入在那兒的一間教會,那裡的人很快的接納我们,而我们也很自然地接納大家的好意。簡單的說,就是我們很快的適應那一個新環境,享受在那種寬廣又多元的文化裡,那一整年成為我们全家美好的一年,一切都是神的恩典!

受洗後的改變是:早上醒來常常有一個反省,提醒自己作錯的地方。舊約以賽亞六章5節說先知以賽亞看見上帝後很惶恐說:我有禍了!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人當中。這句話說得那麼坦白有力,提醒我是一個多麼容易犯錯的人啊!但是感謝主,是祂在更新我,使我成為一個會反省的人。

受洗後的改變是:學會數算神的恩典。這不是一個容易學習的功課,因為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我知道神仍希望我能數算恩典,因此我學習珍惜每一天、試著找出祂的恩典是什麼?

目前, 我參加每週四上午的婦女查經班。在那兒, 除了享受明基兄精心泡製的茶水外,還有白師母耐心地將聖經的奧秘解釋給我們聽,雅琇姐的熱情與認真,千惠姊追求智慧的執著,阿香姐將信仰融入生活,還有金妮姐對事、對人的誠實與慷慨,二姐的親和力等等,這些人都是神特別賞賜給我的天使。除了查經外,我們常常發問或談論心情,有一次我們對 [天堂] 這個名詞很好奇,一再談論,結果有了一個小小的定義:「天堂就在人間,在你、我之間,偶爾有一些火花出現,牽動了你、我的心思,濕潤了你、我的眼框;也許就在這裡,可以找到我們尋尋覓覓的天堂,在這裡有神與您、我同坐席,有平安與喜樂!」

很期待並且邀約您共同生活在主裡,特別是我最親愛的家人,謝謝!

敬畏主是智慧的開端 -- 鄭澄洲

0 意見
寫作於2007/07/01
作  者: 鄭澄洲 長老

鄭澄洲長老來和平教會是1958年1月,由於工作的勤務單位調動,從台中縣和平鄉白冷全家搬至台北市基隆路二段(後改為嘉興街),靠近六張犁的公司宿舍。當時經鋪石頭的臥龍街走到和平東路搭公共汽車,能到達的最近的教會是和平教會。未到和平教會之前,鄭長老的會員籍是在台南東門基督長老教會,於省立工學院(現成功大學)畢業後,就職台灣電力公司, 1952年2月被派到高雄縣六龜鄉的土瓏灣發電所至1954年6月被派到台中縣和平鄉白冷的天輪發電廠前後約6年間,當時因六龜鄉及和平鄉都沒有教會,苦於無法參與教會的禮拜。故於1959年6月從台南東門教會將會員籍轉入台北和平教會後,和平教會就成為他這一生的第二個母會了。

鄭長老的外婆(高阿金女士)是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最初的信徒高長先生的長女,故他是第四代的基督徒。自從他的父親鄭益醫師逝世後,年幼三歲的他就隨著母親遷於台南市東門的外公家,接受了最典型的基督徒家庭教育。外公原來在台南神學院教書,當他去台南時已退休。外公之家每天晚餐後睡覺前一定要做家庭禮拜,禮拜六更要做好禮拜日所有禮拜的準備。當時禮拜日上午8時有主日學,10時是上午的禮拜,禮拜後回家休息至下午3時,再去參加下午的禮拜,故整天差不多都在禮拜堂。而在他外公家除上禮拜堂參與教會的事奉及做禮拜外,不會做其它的事。特別奉獻以外絕不會使用金錢做其它的活動。他說「早期的信徒守安息日正如聖經,以賽亞書五十八章13節的教導:不在安息日做私事,不在安息日旅行、工作、說閒話的」。在外公、外婆逝世後,因鄭長老的母親當主日學老師及長老,故禮拜日的活動也無大改變。長大上大學(戰後)後參與教主日學的事工,也參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青年團契(TKC)。尚未成立前,參加台南東門教會成立的牛津團契(Oxford Fellowship)。該團契有醫生、社會青壯年、學生等成員。在1952年離開台南前,在教會的服事上,他有較好的環境被培育。

鄭長老在1958年搬來台北後,最初的工作單位是施行台電公司電力系統中的水力發電所新建、水輪機維修及變電所新建、擴建等工程的單位,工作場所遍佈於全島,經常要長期出差(最少三個月以上),故不能常上和平教會,直至1961年調總公司後才能每一禮拜天參與禮拜。他在和平教會的事奉是1973年2月就任執事,1979年3月就任長老至1996年3月辭退。其中於1980年5月至1996年3月之間擔任小會書記,在其期間中試制作自1947年10月至1996年3月在和平教會受洗的成洗、幼洗、堅信禮會員名冊和1948年5月至1996年3月就任的長執名冊及全體會員籍簿。然因會友提供資料(曾辦兩次問卷)不踴躍,雖經多年仍未能完整,他說這是深深覺得遺憾的一件事。

在台電公司除1952年至1958年約6年期間於山區的水力發電所工作外,1958年至1989年間,都在施行電力系統中的變電所新建和擴建工程設計,以及施工的工程單位服務。其間於1976年至1989年間負責全島的變電所新建和擴建工程的施行,建立了台電公司電力系統中的變電所設計及施工的典範,特別將屋外型變電所改為屋內型變電所的設計及施工,已成為現在台電公司新建的變電所的模式。

鄭長老是一位電機技師,他於1989年4月自台電公司退休後,擔任工程顧問公司的顧問,指導變電所的設計、擔任變電設備製造廠的顧問,幫忙做變電設備製造技術的改善和制作技術資料,及為台電公司從事變電所設計的同事寫「屋內型變電所設計」一書(至目前在台灣尚未有人寫過變電所設計的書)。他說「不拘是在台電公司工作或退休後,我都衷心感謝上帝帶領我的一切,並認為能將上帝所賜的智識及經驗,分享給從事相關工作領域的人,也是報答上帝所賜恩典的最好方法」,也就是說「靠著上主的帶領和幫助,可以為社會、為國家做一點榮耀神、利益人的事」。

鄭長老的家除夫婦之外,尚有三子,除二男在美國(是公民,有三個孫子)外,因1974年搬到公館教會旁,長男全家現都在公館教會參與禮拜,而因2002年又搬遷,同棟二樓是興隆教會(長老家住三樓),梁秋纓長老娘和三男夫婦就在興隆教會做禮拜,只有鄭長老還在和平教會,並參與每禮拜的松年團契的查經班。特別的是在禮拜六晚上,用完餐後,是家庭禮拜時間。

他給小孩勉勵的經句,是約書亞記二十四章14∼15節:「你們要敬畏 上主,純真忠誠地事奉他。我和我的家,我們要事奉 上主。」

給孫子的經句是箴言一章7節:「敬畏 上主是智慧的開端。」

他常常思念而感謝上主的恩賜的經句是詩篇23及121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我要向群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是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

寫得一手娟秀字跡,雖已八十四歲高齡的鄭澄洲長老,記憶思路順暢無阻,為人謙遜溫和、生活紀律嚴謹,此文乃是依據他應家庭採訪組之邀,提供資料,特別在此向他致意。邀請您,若是願意以自己或是家庭故事分享見證,不管口述或親手寫,都請與家訪組同工沈月蓮聯繫。

 

(家訪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