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9日 星期日

受洗的見證:回家 -- 劉永文

0 意見
寫作於2007/04/29
作  者: 劉永文 弟兄

小時候我常仰望天空,想著在白雲的上面應該會有人住在那裡吧,或許有那麼一天我也可以到上面看看。那個時候,有一個牧師的兒子,也是和我很好的同班同學,他爸爸告訴他:天的上面還有個慈愛的天父叫做上帝,祂會來找我們到祂家去玩。

小學畢業後,那個牧師兒子舉家到美國去了,也就沒有人告訴我怎麼去上帝家裡玩。

這樣過了八年我又再聽到上帝的故事。我的大學學長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他邀請我到團契也拿了小冊子來向我傳福音,去了幾次教會,作了幾次禮拜,但是聖經太厚太難懂,只記得幾個教會的人會分組坐成圈圈,為自己和別人向上帝禱告,我想到久臥病床的母親,我便向神祈求能讓她的心臟病好起來,不要常常難過睡不好。在我還沒能更了解這位神的時候,母親卻病發送進榮總。在加護病房外,我賭氣的向神說:你是神,你應該可以救活我母親,如果我母親這次可以得到你的恩典,我便信你,如果你把她帶走,我便不信你。

但是,母親還是走了,我便也離開了神。

這樣又過了十六年,偶而還是有些基督徒會來傳福音,但沒得到神眷顧的我,大多是左耳進右耳出。

畢竟神的安排是奇妙的,2006年十月,就在我不明白老婆為何要拋夫棄女赴美進修的時候,祂卻要把祂的恩典賜給我們家。老婆先打開了門,接受了祂,再來便要我們全家都能認識祂,感受祂的愛。

國玉十二月受洗便回台灣,接著神帶領我們在和平教會做禮拜,聽牧師證道。

在這期間,參加了信澤長老的初信班,透過上帝在他身上的見證,讓我明白了耶穌說的那句話:『不是這人犯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顯出上帝的作為來。』在和平教會的很多弟兄姊妹身上我看到了上帝的作為,當然也包括了蔡牧師。

三月二十五日的禮拜,主持人提到復活節將舉行受洗禮,那時我對自己的準備完全沒有信心,但沒想到上帝還是施了恩典給我,做完禮拜當蔡牧師走到我身旁,問我願不願意接受受洗時,我本要說我還沒 ready好,但是話還來不及說出,眼淚卻先不聽使喚的流了出來,好像一個流浪在街頭又臭又髒的 homeless ,孤單的走在寒冷的街上,卻碰到了找他多年的生父,給了他最好的食物與暖和的衣服,還要叫他和他一起回家。忽然又有種懷念的愛湧上心頭,那是離開我十六年的母親給我的感覺。還記得有一年的兒童節,不知道家裡經濟拮据的我,向父親哭求著想買一台越野腳踏車,母親疼我,便向父親求情,我有了一台來禮牌的越野腳踏車,也有了那時母親疼我的愛。就是感受這樣的愛,我又哭了。

接著下來的幾天,幾乎天天都感受到神的恩典與愛,眼淚也不經意的流了又流。

四月八日,我們全家接受蔡牧師的洗禮,我又想起小時候看到的雲彩,原來那慈愛的天父祂是要親自告訴我怎麼去那兒,而且祂不僅要帶我去,還要帶我們全家都到祂天上美麗的家裡。

感謝主!劉永文弟兄,目前為科技製造資訊技術的課經理。他與趙國玉姐於2002年結婚,目前育有一位一歲八個月大的小女兒劉穎嘉。趙國玉目前為長庚技術學院講師,主要教授兒科護理學;目前亦是長庚大學博士班學生。在孩子出生前,夫妻倆很喜歡去旅行,而女兒出生後,就只能每週到台北及郊區走動走動。每個星期天早上,小女兒早上六點就會把爸媽叫起床,他們全家雖住在林口,但幾乎都是做第一堂的禮拜。最近,夫妻倆以小女兒學會低頭禱告,並說『阿們』為榮。福音臨到這個家很特別,首先是國玉在美國進修期間,於去年底回台灣前一天接受洗禮,接著永文與小女兒也在今年復活節受洗;這是一個新生的基督教家庭,也願上帝保守這個家庭的成長。

關於信仰的對話,歡迎光臨史帝芬家族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stephen_tainan/article?mid=176&prev=178&next=173

(家訪組)

2007年4月22日 星期日

奇妙的上帝 -- 蔡育芬

0 意見
寫作於2007/04/22
作  者: 蔡育芬 姊妹

大家好,我叫育芬,我有2個小孩,一個先生(黃瑞榮),現職家庭主婦,聽家庭主婦講見證,可能有個現象,就是都講一些芝麻小事。但是,神奇的是上帝常把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像拼圖一樣,拼成一副圖畫。 

在很久以前的某一個晚上,在公館的校園書房裡,有一個同工,她正努力的擦著書房的大片玻璃門,她幻想著當她擦著玻璃時,從高高的天上,有一個聚光燈照在她的身上,她覺得那是上帝從天上在看著她,雖然那個工作簡單又無聊,但是因為有上帝在看,就變的好像在表演。拖地板時,她幻想這是一份工資非常優渥的工作,是在拖上帝國的地板,一次好幾萬塊,那個同工就是我,現在想想當時上帝應該在天上看著我笑,心裡覺得很溫暖。

我是在高中時進入基督教學校,才接觸到信仰的,當時我住校,我的導師是一位基督徒,她常常教我們唱詩歌,學校也在晚禱時間安排講員分享 上帝的作為,就在有一次講員講完時,他呼召有誰要相信耶穌,他說; 我再問最後一次,有誰要相信的舉手,當時我對這個信仰並不是很清楚,我只是聽到 …。最後一次,心裏想最後一次,不舉手就來不及了,於是我做了一個連自己都不知道多麼重要的決定。我決定信耶穌,在外表看來沒什麼不一樣,豈知神是如此的信實,祂派聖靈住在我的心裡,帶領我漸漸讀懂聖經。後來我進入大專,換了一個環境,很多事情吸引我,我把上帝放的遠遠的,曾經有一次,是團契聚會的時間,我沒有去,走在路上,遇到班上的非基督徒朋友,她對我說:你不是基督徒嗎?你怎麼沒去教會?她問的我不知如何回答。
但是神並沒有放棄我,祂派了一位學姊關心我,她常常在下課時來找我,和我聊天,帶我作禱告,記得那位學姊名字叫恩惠,我想那真的是神給我的恩惠。把我一直保守在主裡。

隨著時間過去,我畢業、工作。結婚…。日子過的好快,有時候晚上要睡覺時,望著窗外,心想這輩子難道就這樣工作。生孩子…嗎?這樣很無趣ㄝ,哪知真正好的事情是在有了孩子以後…。 我的生活步調變慢了,我開始有時間去公園坐一下,(當然都是帶著孩子)我抬頭看看樹,咦!!樹會開花耶…以前怎麼沒注意到。我們家那兒有一個蝴蝶園,是由一位關心台灣生態發展的阿伯,我們都叫他牛伯伯所建立的,我為了要讓孩子常接近大自然,所以常去,起初只看到一堆草亂亂的,頂多餵餵魚,到小溪去玩水,後來有機會受生態觧說員的課,我才驚訝的發現,在那不起眼的樹叢中,躲藏了許多驚喜。有一次我看到一個金色像子彈的蝴蝶蛹掛在樹葉上,既新奇又興奮,上帝竟然會為一個即將會被脫去不用的蛹殼上,鑲上如此美麗的顏色,是為了讓我們欣賞嗎?思想到這裡,不禁覺得我們的神好酷。原本動機是為了孩子,到後來收穫最大的反而是自己。

在二年半前,我參加了教會的媽媽小組,在小組裏面,我得到許多幫助。以前當孩子在人前表現的不如人時,自己就會覺得自己很傻、很沮喪,為什麼要留在家中當家庭主婦,又沒有把孩子教的很好,乾脆去工作賺錢算了。曾經有一次,我罵孩子罵到我小孩和我說:媽,你去讀聖經,我自己去罰站。現在有更多時候用上帝的眼光來欣賞我的孩子,例如:哥哥看書或走在路上看招牌,有時會看著唸一些字,不管對不對都唸很大聲,有一次坐計程車把司機的名字也唸錯了,讓我覺得不好意思,但是心裡又回過頭來想,唸錯總比不敢唸好吧!有時孩子在彈琴,彈到一些我知道的曲子,我就和他說:你已經在彈世界名曲了耶。有時考試成績不理想,我為了鼓勵他,就講了一位台大教授張文亮他考試分數不理想,但是誠實的故事給他聽,從此他如果考試遇到老師把他答錯的答案,當作對來改時,他會去和老師說,再改回來,我很開心他在分數和誠實當中選擇誠實,我鼓勵他,告訴他選擇誠實上帝會祝福。

再來說說我和我配偶的關係,以前我們感情也還不錯,但是有了孩子以後,我們都在學習如何做父母,我不只自己學,也要我先生一起學,我會向他提出一些要求,例如:早點回來。分擔我帶孩子的無聊,盡爸爸的本分…。我說的都對,但是關係就是怪怪的,有時也會鬧不愉快,心情受到影響,到了小組,姊妹們按著聖經的教導和分享,讓我慢慢學習順服,敬重我的丈夫,我心裏相信,順服會帶來祝福。我漸漸的比較少用生氣或是抱怨的方法來面對他,想發火的時候,就想一想真的要動怒嗎?有一天晚上,我先生和我說,我們的房子貸款有多少,現在還了多少…。當時我根本沒有在聽他說多少貸款什麼的,我只是感覺到我的先生在為這個家努力,心裡便感到被保護很開心。

神很奇妙藉著生活中的小事情來磨練我,並且賜我力量和智慧來做一個家庭主婦,管理我的家,讓我的家有故事可以分享。 

至好朋友就是耶穌 -- 陳蕭秀娥

0 意見
寫作於2007/04/22
作  者: 陳蕭秀娥 姊

陳蕭秀娥姊妹出生於草屯,是第三代的基督徒,與同樣是第三代基督徒的陳獻瑞弟兄(陳獻堂長老胞兄)共節連理,建立家庭,延續良好的基督信仰傳統。獻瑞兄,基隆人,在大陸福州出生,16歲回到台彎,舉家搬來台北,與當時和平教會莊丁昌牧師因為親戚關係,所以從那時候在和平教會會至今。

獻瑞兄及秀娥姐夫妻育有三子分別是陳俊宏、陳俊良、陳志嘉,一女陳禎禎,老大陳俊宏和媳婦蔡錫珠都在靈糧堂聚會,老二俊良在大陸與朋友合作開工廠,二媳美蘭、孫子君豪、浩倫在和平進出,老三志嘉一家及女兒陳禎禎則旅居美國。
為了傳福音的使命,在秀娥姐身上就發生過一段奇妙的經歷,在此和大家分享;平時秀娥姐會將一些福音單張帶在身邊,以便能隨時隨地傳福音,早上運動時遇見一起在公園運動的人就隨手發給他們。回想到民國91年的5月18日星期天清晨4:30分左右,秀娥姐聽見了一個美好的聲音告訴她:「要傳福音!」,忽然驚覺自己平時雖然熱衷傳福音,但卻沒有把福音告訴自己身邊的好朋友,相信這是來自上帝的提醒。更巧的是當天主日禮拜的講題就是:「要傳福音!」於是隔天上午做運動時,秀娥姐趕緊將福音單張分送給一起運動的好友們,透過單張的小故事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甚至有一次也能不懼怕的將福音傳給在公園裡的尼姑,這位尼姑還說這是她第一次聽到福音呢?

獻瑞兄、秀娥姐喜歡運動,每天都很準時的到大安公園和朋友們練習「八段錦」(健身操的一種),搭配詩歌一起跳,獻瑞兄擔任小班長已十多年,從不缺席,秀娥姐運動後覺得神清氣爽精神好,秀娥姐脊椎測彎也獲得改善!此外,秀娥姐也很專注的投入教會的事工和團契生活,固定參加的團契有婦女、松年團契以及七星合唱團…等,另外也加入馬偕醫院的志工隊;也一週抽一天的時間到大同療養院,唱唱詩歌給院友們聽,除了關懷他們的生活,也藉由美好的歌聲帶給院友們心靈的安慰。秀娥姐的生活充實有意義,義工服務之餘也不忘休閒,去年參加了大安教會舉辦的「聖地之旅」,除了初訪風聞已久的耶路撒冷,在死海湖畔的不小心滑跌一跤,跌落死海裡,親身體驗死海中的鹹以及浮在死海的滋味,也因著旅遊對聖經故事有更新的了解。除了熱心助人的恩賜以外,秀娥姐另一項專長是羅馬字,曾在教會主日學開班授課,大家若是對學習羅馬字有興趣或問題,都可以向秀娥姐請教喔!

選擇愛唱的詩歌是台語聖詩第6首「至好朋友就是耶穌」,秀娥姐回憶小時候,父親是地主,擁有田產十餘甲,在貧窮無飯可吃的年代,自己從來不用為吃穿憂愁,當時父親為了傳福音,為了邀請村民聽好消息,用有飯可吃做誘餌,也將福音在鄉間傳開。

從小在充滿愛的環境裡成長、能藉由傳福音引人信主、歷經2次車禍卻毫髮無傷…都是美好的恩典,在恩典中體驗 神的愛,也希望學習基督的樣式來愛自己的家人、身邊的朋友們,就如同哥林多前書13章13節所示:「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家訪組採訪/溫家音整理)

2007年4月15日 星期日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 黃美惠

0 意見
寫作於2007/04/15
作  者: 黃美惠 姊

黃潘振美長老,最讓人欽佩的是, 以94歲高齡還能每禮拜自己搭公車從淡水家到和平教會做禮拜,風雨無阻,還當婦女團契會長,因此大家稱呼她為「老會長」,她是黃美惠姐目前高齡98歲的老母。

美惠姐在日據時代,昭和9年(民國23年),出生在嘉義,幼年父親經營醬油、味噌廠,身為家中長女,下有兩個弟弟,10歲時父親操勞過度因病去世,當時母親才34 歲,後因美日戰事,為躲避空襲,暫時遷移鄉下兩年,但世事變幻難料,光復後,無情戰火將嘉義市區夷為平地,當時父親生前留下的資產也因戰亂幣值波動大(舊台幣4萬換成新台幣1元),歸於無有。那是一段政治動亂不安,經濟蕭條,生活最困苦難的歲月,然而母親對基督信仰堅定不移,信靠主,到幾乎「完全依賴」主,雖然物質上缺乏,心靈上則很豐富。美惠姐敘述母親年輕時長榮女中畢業後,就讀台大助產士,擁有助產士執照,這份產婆的收入,也是父親過世後,在動盪不安的時局,茹養小孩3人長大的唯一收入,到了民國45年,美惠姐結婚、大弟就讀台大經濟系時,全家搬遷至台北,同時將嘉義西門教會會籍遷入和平教會至今。

如詩篇36篇「神啊,你的慈愛何其寶貴!世人投靠在你翅膀的蔭下。他們必因你殿裡的肥甘得以飽足...」目前年邁的黃潘振美長老與大弟一家住在關渡,無法前來和平教會禮拜,然而美惠姊帶去每個禮拜的和平週報,成為黃潘振美長老最大的靈糧。上帝恩典特別大,大弟黃文聰就讀台大時,在莊丁昌牧師時受洗禮,畢業後活躍於YMCA事工,30歲經營進出口貿易至今將近四十年,美惠姊得以在小兒子上小學後,開始到大弟公司上班直到民國92年退休,先生也同年退休,雖尚未上教堂禮拜,但對信仰也同感身受,美惠姐育有三女一男,都已成家立業,九名內外孫,目前也已經長大成人,四個小家庭和樂而美滿。

美惠姐從初中開始就參加教會詩班,在YMCA聖樂合唱團一唱唱了38年女高音,更讓美惠姐感恩的是,以目前的年歲尚能用歌聲和吹奏雙簧管的孫女陳柔安,一起在禮拜中參與音樂的事奉,完全是神的恩典。回顧一路走來,雖遇到風浪,總是蒙神帶領,正如詩篇23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是她生命深刻的體認。

(家訪組/沈月蓮整理)

2007年4月8日 星期日

以音樂服事神 -- 何堅信 、孫愛光

0 意見
寫作於2007/04/08
作  者: 何堅信兄 、孫愛光姊 夫婦

本週介紹何堅信弟兄,是上週和平故事堅仁兄的弟弟。

何堅信,孫愛光,兩個人出生地都在台中,雖僅一巷之隔,卻不相識;直到他們北上唸大學,神帶領他們來到和平,參加青年團契。當時的青契有兩個詩班:堅信兄是台語詩班班長,愛光姐是國語詩班司琴。暑假和平詩班南下音樂佈道,讓他們彼此更認識,進而攜手,共度一生。神並賜給他們乖巧貼心的兒女,長子懷恩已大學畢業,目前在美國加州聖地牙哥工作,女兒美恩也在美國是大一新鮮人。

師大音樂系畢業的愛光姐,以她的音樂專業來服事神。在音樂事奉中,不僅遇見了相愛同奔天路的人生伴侶,也結出許多美好的果子來。愛光姊任教師大附中時,擔任少契輔導,帶領許多學生來認識神,我們當中的瑞榮兄、炘賢兄都是她當時的學生。愛光姊大學時主修鋼琴,也有意出國繼續深造;但是因著帶領少契詩班,神又在指揮方面擴展了她的服事。

透過教會的音樂事奉,愛光姊發現神賜給她指揮的恩賜。她也樂意以此來服事神,而且要將最好的獻給神,所以在指揮之前,她會花很多時間作功課,帶領詩班練習、彩排。因此,神也大大使用這樣的音樂來感動人心。愛光姊認為音樂在宗教信仰中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舊約時代大衛王以樂器歌聲詩詞來讚美上帝,那是何等美的服事。帶領詩班不僅帶「人」還要帶「心」,詩班班員願意花時間練習,有神的同在,自然流露感人的音樂。

愛光姊於2006年拿到博士學位,她的求學之路,並非搭快速直達車,卻充滿神的恩典。婚後愛光姊以家庭、孩子為重,所以大學畢業後十年,才去唸碩士,神也祝福她在離校多年後,還考上了師大音樂研究所。選擇再進修,除了因為離家及教會近,可以兼顧照料孩子及服事神,更重要的事是將神給的天賦與恩典,做重新的充電與準備。研究所唸書期間,老二美恩還小,又要照顧家庭,又要唸書,也沒有放棄教會的音樂事奉。一路走來,雖然辛苦;但靠著神的恩典、丈夫的支持、弟兄姊妹的關心,順利完成學業,並回母校師大音樂系任教。

在取得碩士學位另一個十年後,神開路讓她可以再到美國北德大學進修博士。這其中更是充滿神豐富的恩典與同在,以四年的時間獲得管弦樂指揮學位。尤其最後一年在美國,除了讀書、考博士資格考外,又在北德大系上教書、指揮樂團,還擔任當地一個青少年樂團的音樂總監。真是靠著神大能恩手的扶持帶領,才能夠安然度過。目前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音樂系專任副教授,也擔任北德達拉斯亞裔青少年樂團音樂總監。

回首來時路,愛光姊充滿了感恩!學電腦軟體的堅信兄是位沉穩內斂的弟兄,在信仰上根基穩固,是她挫折、沮喪時最好的支持者。堅信兄來自基督徒家庭,在教會參與教會成契詩班與有志詩班,早年留學回來後服務於幾家美商電腦公司,自1998年起至美國工作,也陪伴懷恩走過當地高中充滿緊繃壓力的日子,父子倆可謂互相成長。工作上亦親身歷經了加州矽谷網際網路軟體事業暴起暴落的景況;在北加州眾多熱心追求、成長快速的華人教會環境中,深刻體會到"彼此相愛"真的是超越種族、偏見、教派的唯一條件;而選擇固定參與一家弱小教會服事,更刻骨銘心的學習到付出的功課。2003年離開美國後曾到大陸工作一段時間,目前服務於台北,負責軟體產品行銷策劃工作。

愛光姊記得母親常提醒她,要懂得感恩,因著凡事謝恩,讓她容易滿足、常常喜樂也常感謝讚美主。詩篇一百篇、二十三篇,充滿讚美的經文是愛光姊最喜歡的聖經。韓德爾彌賽亞中的阿們頌,一直是最感動她的聖樂,這段音樂交織出誠心所願的祈求,樂曲的雄偉、浩瀚,讓她每每指揮時都感動萬分。愛光姊期許自己以音樂專業來事奉神,將最好的獻給神,這種服事的態度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家訪組/林素心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