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月25日 星期日

服事 -- 何堅仁

0 意見
寫作於2007/03/25
作  者: 何堅仁 弟兄

我是堅仁,是回鍋的和平人,復健科醫師。1971年我大一到和平,1979年又去高醫念書。很少人在見証中提到自己的職業,我會提及此事是為突顯神的榮耀與恩典。

1990年我和恩慈姊經相親、交往,在91年結婚。結婚前半年恩慈曾在工作中痙攣昏倒送醫,經住院詳細簡查並未有確切的診斷,其間有幾天的輕度發燒,約一週後沒事了,就生龍活虎地回去工作。婚後我們住在台東馬偕醫院的宿舍,以院為家,全院上下和睦相處像一家人,常常相約上山下海兼泡湯,說我們住在花東國家公園並不誇張。以後在台北都會生活的日子,每遇壓力大或心情鬱卒時只要神遊在台東的那一段日子,想著想著我常會不禁地笑出來。 

婚後三個月恩慈開始出現每週三兩天的39度C高燒,合併全身酸痛寒顫,癱臥在床,幾次的住院都找不出原因,出院診斷都是FOU-不明熱,因此只要一發燒就打點滴吃退燒藥,一兩個小時後發個大汗,燒退了,就像個正常人。這樣燒個三兩天,就不再燒了,也不用吃藥,如此週而復始。兩個月過後,退燒藥漸不管用了,發燒從一週兩三天變成四五天,溫度從39度飊到41度,發作起來頭痛欲裂、全身酸痛,台東馬偕的醫師把恩慈轉去台北馬偕,又是一連串的檢查,還是沒有找出發燒的原因。感染科醫師開始處方類固醇,不僅為緩和疾病的進行,也因為一週高燒41度四五天的生活品質實在太糟了。在退燒藥與類固醇的陪伴下發燒發作起來依然猛烈,但恩慈的体溫可以控制在38至39度C之間,日子總得過下去。久之,我們也習慣了38、39度出門去小野柳、三仙台,體力允許就去詩班練習,固定參加主日崇拜。 

馬偕的醫療團隊已經盡力了,92年三月恩慈被轉介去榮總的風濕免疫科,並開始服用免疫抑制劑,在試藥的四月間,我們發現恩慈懷孕了,這當然是個大意外。知道了這個消息,大家都沒有來恭喜,所有的主治醫師只有一種說法:你也是醫師,你看著辦吧!關心我們的兄姊親友安慰我們說:恩慈還年輕,可以再生。恩慈哭了,又失眠了幾天,因為了心中有極大的爭戰。十五年前的心情,我記憶深刻,我有出人意外的平安,竟然沒有一絲慌亂與掙扎,但我知道恩慈在等我說句話,我說:我們常看到外國的宣教士在台灣領養非親非故、殘障的小孩子回本國當自己的小孩撫養,這個小孩是我們自己生的,神要我們自己撫養。從此我們不再為腹中的生命哭過,也不擔心孩子以後會如何,神已經親自背負我們的重擔,我們已經開始體會到全心倚靠神的美好。雖然懷孕期間恩慈還是持續高燒,類固醇還是停不掉,懷孕前三個月我們仍舊儘量少吃止痛退燒藥。我們每天除了為小孩的健康禱告,也更多求神賜給我們的是敬虔的後裔。小孩比預產期早五週出生,除了肚臍、腹股溝疝氣外一切正常,家父將他的長孫取名為主恩,因為神真的施恩在我們家。主恩今年已十四歲半,長得比我帥,比我聰朋,喜歡參加少契,聽蔡牧師講道。 

恩慈產後還是持續發燒,也一直進出醫院,答案都是不明熱。拖著發燒的身子與全身的酸痛,我們自己照顧小孩,幸虧有久病的家母從台北來支援十天,恩慈的媽媽遠從巴西趕到同住一個月,但終究我們要負起作父母的全部責任。要知道每一個嬰孩都是白天最可愛無知的天使,三更半夜的野蠻人,早產兒尤其如比。主恩出生後前三個月每兩個小時要吃一次奶,又吃得很慢,我們輪流起來、或乾脆不睡,聽詩歌、彼比交談,我喜歡按摩恩慈的酸痛(復健科醫師的毛病),能夠讓她少吃一顆止痛藥或在按摩中聽到她的鼾聲是我極大的滿足與安慰。恩慈病中我們只有倚靠神,相依為命,因此我們有很多分享的甜蜜時光,那個時候恩慈早已聽熟了我在和平的經歷,沒見過蔡牧師(那時還是醫師)就早已經是蔡牧師的FANS了。

九三年夏天我們離開台東來到土城,轉換工作並就近照顧父母,但熱病並沒有留在台東,類固醇也只好一直服用。來到北部比較有機會參加各種醫治特會,我們樂於參加,看到別人得醫治我們就很開心,雖然之前曾經從台東飛到台北參加醫治特會,也在台東參加過一次吳勇長老的特會,在按手禱告後一回到家就病得更厲害,但我們未曾抱怨神。榮總風濕免疫科這時轉介恩慈去榮總傳統醫學中心接受另類療法,去了六個月也不見什麼效果就停了。94年三月恩慈的媽媽又專程回台照顧我們一個月,好讓我們喘息,並接受進一步的檢查,三月底全身核醫掃描已經安排好了。岳母回台前已與岳父每週五禁食禱告六個月,主張恩慈和她上禱告山尋求神的旨意,我們都很期待核醫掃描檢查後上禱告山。岳母勇敢地建議停葯一週後上禱告山,之前每次一停藥,發燒就反撲得更凶,類固醇藥量就要增加,這次停藥期間,沒發燒,一週過後,也沒發燒,一直到今天,不再有不明熱侵襲。神的旨意已經夠清楚了:祂願意介入我們的家,親手觸摸親自醫治。每個家都要建立禱告的祭壇,每個人心中都要有一座禱告山好讓我們隨時退到那裏與神親近。 

兩千年前有相似的情節發生,門徒西門的岳母害了熱病,經耶穌觸摸後,西門的岳母的熱病就退了,她就起來服事耶穌和門徒。我們看到耶穌的觸摸帶來即時的醫治,也學習到『起來服事』的典範。當西門的岳母的熱病痊癒了之後,她不是起來說聲謝謝就好了,她乃是起來服事主。這給我們一個很好的示範,當我們得著上帝的恩典以後,不論身體得到醫治還是內心得到醫治,都要起來服事主,回應上帝的恩典。讓我們彼此勉勵吧。謝謝神,謝謝大家! 

奧妙的創造 -- 李玉華

0 意見
寫作於2007/03/25
作  者: 李玉華 老師

花是自然的奧祕,是美的象徵,更是生命的啟示。顯示了造物者和平、喜樂與仁愛的心靈。

藉著花可以溝通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藉著花可以拉近你與神之間的距離、
藉著花可以培養高尚的情操,發揮獨特的創造力,
藉著花可以使生活更加多采多姿、朝氣蓬勃。

我多麼幸運,天天能夠與花為伍,在摸索、捕捉她的神情過程中,每一次都充滿驚異與感動。世界上為什麼會有這麼美的植物,即使是一朵小花、一隻小草、一個枝條,上帝都眷顧著,並賦予強勁的生命力,使各具獨特的風格與表情。令人不禁讚嘆上帝奧妙的創造。

每個月一次禮拜的插花,是我對神的一種敬畏、敬拜的行為,盼能蒙神悅納。
(以上短文是出自插花老師---李玉華姊妹對花的頌讚)

玉華姐更回憶起二、三十年前,放棄當時人人稱羨的國中教師職,憑著對插花藝術的熱愛與信心,毅然遠赴日本學習有五、六百年歷史的「池坊」花道,是神的旨意帶領還是花的魅力吸引了她?也許兩者皆是!踏入池坊的世界轉眼堅已過數十寒暑,回首過去,當時如果不是深信有主同在,何來那份勇氣呢!
玉華姐說起自己的祖父自幼失怙,身為家中老大,長兄若父,肩挑起家中重擔,家境拮据,但時時以上帝的恩典及生活上所經歷的各樣神蹟激勵家人奮發向上。玉華姐自幼受洗,在教會的孕育下,學會仁慈、寬容、堅忍、勤奮,這些讓她覺得一生受用無窮。由於幼年曾患小兒痲痹症,即使後來行動不便,「跌倒」幾乎伴隨著她長大,但她從無怨尤,更不會意志消沉。正如詩篇27︰5「因為患難的日,伊欲暗靜保護我...」她深信「有保守,我可以更加堅強,灼然不惑...」。

神的恩典滿滿,在藝術上賦予她特別敏銳的才能。從三十年前第一次赴日習花,到現在赴日次數早已超越六十餘次,不斷的接受、學習新的理念與技巧,在學生心目中,她永遠是位獨特又能創新的老師。她的日語也從當初完全不通到現在溝通順暢,甚至還能閱讀相關雜誌,寫寫簡單的文章。身為長女的她,當時一心只想分擔家計、紓解父母的辛勞,雖然物質生活或許不寬裕,但在精神上能時時意識到與神同在,心中是無限喜樂的,也深信藉著信仰,靠著上帝加給的力量,凡事都能做,凡事都能成。

如今,在台灣插花界中,玉華姐頗有名氣,但她相當謙虛,直說是上帝的恩寵⋯⋯。她的信仰、她的精神、她的謙虛,都是值得大家學習的。

(家訪組/沈月蓮整理)

2007年3月11日 星期日

人生的『鞋』(苦楚) -- 盧忠信

0 意見
寫作於2007/03/11
作  者: 盧忠信 夫婦

盧忠信夫婦是盧亞德、盧俊德的爸爸媽媽,在教會大家習慣稱呼他們為盧爸爸、盧媽媽,大家最推崇盧爸爸紙黏土,編織紙藤,吸管造形 (蜻蜓、蚱蜢、貓、海底生物、天上飛鳥⋯等) 的才藝,盧媽媽是第三代基督徒,目前參與萬華區公所義工、合唱團及教會婦女團契。

盧爸爸是第二代基督徒,父親在日據時代信主,當時住樹林並沒教會,聚會時要步行至新莊教會做禮拜,後來在樹林成立佈道所、及樹林長老教會,是教會精兵之一,父親帶領全家信仰,篤信不疑,在四十四歲時因病過世。當時是抗戰時期,年幼的忠信兄才五歲,家中十個兄弟姊妹排行第十,由母親一肩挑起養育責任,母親個性堅持固執,之後家中又經歷一場祝融之災,燒盡家中之所有,每天晚上與母親同寢時,只見她流淚向主禱告,卻沒有埋怨上帝,反而更堅守信仰,把兒女交托給上帝。從小盧爸爸參加兒童主日學,記憶中牧師佈道時,提一句話「人生的(鞋)?」鞋用日文發音與「苦楚」同音,整句話翻譯為「人生是苦楚嗎?」,至今才體會出「人生的(鞋)?」的含義。人生一路走來,使他對這句話有相當深刻的感觸。

盧爸爸一生波折不斷,民國74年家中又發生兩次火災,在生意場上不如意,投資証劵商損失慘重。盧爸爸說還好上帝只取走金錢,自己寶貴的生命還存留著。有一次在家中使用電動刨刀時,不小心刨斷自己的一小截右手食指; 後來在靈糧堂的益人學院教吸管時,有學員問盧爸爸為什麼他的手這麼靈活?可以做出各種吸管造形,他很風趣的回答:因為我少了一小節手指頭啊!

盧爸爸的手藝是在照顧年老90幾歲的母親時,無意間想出排遣時間的方法,沒想到一技成名,平時他對事物的觀察仔細,不論是昆蟲動物,喜歡買書籍參考,半夜醒來也繼續思考。他也很喜歡到水族館去觀察水中生態,激發創作靈感。

盧爸爸經歷這麼多事情,依然勇敢堅強,盧媽媽是盧爸爸一生最好的伴侶,盧媽媽個性樂觀開朗,對於丈夫照顧陪伴,支持鼓勵,目前夫妻最大的樂趣是照顧一對雙胞胎孫子和孫女,兩年半前,盧媽媽車禍被計程車撞傷,傷勢嚴重,手、腳、頭嚴重骨折出血開刀,還昏迷了數日,當時親家母特別從台中上來協助幫忙照顧孫子,盧爸爸全心照顧盧媽媽,才逐漸康復。

盧爸爸的人生雖有苦難,但仍有上帝的美好的祝福。至於我和我家必要事奉耶和華,是盧家對上帝最美好的回應。

(家訪祖採訪,張淑婷整理)

2007年3月4日 星期日

順服 -- 張伯鈞

0 意見
寫作於2007/03/04
作  者: 張伯鈞 弟兄

弟兄姊妹大家平安,我是伯鈞,現在就讀台大經濟系二年級,目前擔任青年團契的總務同工。我的家鄉在彰化縣員林,我生長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爸媽都是基督徒,所以想當然爾,禮拜天上教會就成了每週的例行公事。對一個小朋友來說,叫他乖乖坐上一個半小時,真是痛苦的事,尤其是其中包含有半小時以上牧師的“訓話”,所以我常常抗拒去教會,不過最後都還是會被拖去。上了高中之後,因為課業的關係,去教會的時間變得少了。當時的我,只覺得教會是個很無聊的地方,主日禮拜是一件浪費我休閒時間的活動,在參與敬拜中,我得不到任何的感動,我甚至連自己身為基督徒的身分,都感到懷疑,我不敢承認自己是一個基督徒。求學過程,個人認為算是蠻順利的,一路從國中基測考上彰化高中,然後高中畢業之後,意外考上了台大經濟系。還記得我在填志願的時候,媽媽跟我說,如果上了台大,和平教會離台大很近,你就去和平聚會。而我當時心想,趕快脫離爸媽的掌控,這樣以後禮拜天就不用被逼著去做禮拜,可以睡到自然醒。

上了大學來到了台北,天高皇帝遠的,我參加聚會的頻率又更少、更不穩定了。有的時候,我甚至連參加第三堂都會睡過頭,記得有一次睡醒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了……。大一下的我,沉迷於網路遊戲,每天上完課回到宿舍,就是坐在電腦前面,一玩就是六個小時,後來想想,我覺得我虛度了那段光陰,那半年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在做甚麼。轉眼間,大一下就快過完了,而我仍一事無成。然而在期末考前幾週,卻發生了一件大事,我的遊戲帳號被盜了T_T。看著被扒光的人物,身上一毛錢都沒有,我才了解到,原來網路遊戲中的一切,是那麼的虛幻。被盜帳號這件事乍看之下與福音隊毫無相干,然而,這其中卻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容我後面再跟大家說明。

2006年7月1日禮拜六晚上, 我因為隔天與系上同學相約要去平溪,而在暑假幾天後又上來台北。因為出遊約在下午,禮拜天早上閒著也是閒著,我就跑到教會參加第三堂的禮拜。我偶然在報告中聽到了,青田福音隊要在幾天後開始的事情。想想反正暑假沒甚麼事,就去幫忙好了,我就以攝影的身分加入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個福音隊:青田福音隊。出隊期間是我感受到了很多從神來的恩典,而我學會擺上,學習順服,凡事藉著禱告向神祈求,獻上感謝。我以前常常覺得禱告…神或許聽或許不聽,沒甚麼用,在參加過福音隊之後,我才了解,禱告確實有它的力量在。以前我都覺得那些做見證的人根本都在"胡謅",一些巧合的事情,都能講的跟神有多大的關係。但是,唯有親身經歷,才能真的了解,我們所追求的是一個真實存在的神。在我所不足的地方,神總是為我預備超乎我所求所想的。

最後那天的檢討會,聽到課程組有做不完的事情,聽到青田的核心同工們,如何在幾天內近乎從零開始的籌備了一個收了100個小朋友的福音隊,同工們的信心讓我非常感動,馬可福音十章27節所說:「在人是不能,在神卻不然。因為神凡事都能」。 那天在禱告中,我一直在向神懺悔,祂賞賜了那麼多能力在我身上,而我卻在同工們最需要人幫忙的時候,在宿舍逍遙。原來我一直是那麼幸福的一個人,神一直那麼的愛我,就算我已經背向著祂,祂還是願意等我。感謝神,是祂把我這隻迷途的羔羊尋回。還記得,青田結束的那個禮拜天。主日禮拜的時候,我第一次在敬拜讚美當中領受到那些詩歌所要帶給我的信息,結果那天的敬拜讚美,我就一路從頭哭到尾。而更巧的是,後來牧師講道的主題,就是浪子回頭,所以,聽講道的時候又是哭的稀哩嘩啦的。

在這之後,我又參加了瑞穗和竹田的福音隊,也在其中獲得了很多感動,但是影響我最深的,還是青田福音隊。在暑假結束的時候,我試著在自己腦海中,整理這兩個月來所發生的事,那個時候,整個腦袋非常混亂,我一直想把整件事情釐清。包括我經歷過的,以及我是否把整個暑假浪費掉了,但我發現並沒有,那些孩子們的笑容,就是對我們這些參加福音隊的大哥哥大姐姐最好的回報。這其間經歷過的許多事情,後來回想都令我感到震撼。

原來這一路走來都有神的計畫在裡面,祂一直都在帶領,打從當初考上台大,來到和平,一直到後來參與福音隊的服事。其實三隊福音隊,我原本是只有打算參加竹田的,而當初我遊戲帳號被盜的時間,那個時候我正好在參加竹田福音隊培訓,如果那天我帳號沒有被盜,我想,我不會參加青田,也許我現在還是大一下的那個樣子。如果我沒有參加青田福音隊,也許,我不會這麼熱切的追求信仰、裝備自己,也或許,青契的大家,我跟你們還是不熟。在以前,我總認為,一切都是巧合,但是,羅馬書八章28節中提到「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在神的偉大計畫中,是沒有偶然的。

想不到,當初曾經說過,怎麼也不會受洗的我,最後,我還是順服了。2006年9月17日,我在和平受洗,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這個十字架,是當初我為了紀念那次堅信禮所買的,作為我與神立約的記號,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可以大聲的表明自己的信仰,我不會感到羞愧,相反的,我以成為基督徒為榮。感謝神揀選了我,未來,我要繼續盡我所能,努力服事,戰戰兢兢完成自己的救贖,謝謝大家。 

願我能愛主更深 -- 王偉華、陳美玲

0 意見
寫作於2007/03/04
作  者: 王偉華長老、陳美玲姊妹 夫婦

本週的和平故事為大家介紹的是本教會王偉華長老與妻陳美玲姊妹,家庭成員有父親王飛祥弟兄、就讀高二的兒子立信及小學二年級的女兒雅信,在教會常常可以看到立信積極投入少契及第三堂禮拜的服事、去年他還參加了教會兩個梯次的暑期福音隊。每主日到教會是雅信最快樂的時光,經常看見她與一群快樂的兒童主日學學生,穿梭在教堂中。偉華兄出生在高雄,成長於台南,大二時來到和平長老教會聚會。

偉華兄是初代信徒,笑稱自己從信主的第一天就開始服事,上帝的恩典讓他有機會在各樣的服事上操練成長,擔任過和平教會的國語聖歌隊正、副隊長、青年團契聯絡部、靈修部、會長等職,甚至教過兒童主日學。偉華兄於1977年大學畢業後,繼續留在和平聚會,當時教會並無可供社青聚會之團契,於是邀集幾位畢業契友成立和平社青團契。當時社青團契以服事各肢體為目標,參與教會內各部門的事工,同時關心和平出身的傳道人、宣道事工,於是成立差傳禱告小組(目前宣教關懷團契之前身)。又因當時教會主日學只到高中生課程,為了讓成人會友也有機會接受主日學終身學習之造就,積極推動成人主日學。老大出生後開始參加夫婦團契,也擔任本教會執事、長老。

偉華兄是家裡第一個信主的人,一直深信上帝的應許「一人信主全家得救」,信主之後一直期待父母親也能信主,在禱告了近三十年之後,年邁的父母親終於接受信仰,於2003年在和平教會接受洗禮,凡事有時,上帝是信實的,祂所應許的總不至於落空。偉華兄休閒時喜歡旅行、品嚐美食、與朋友聊天、看電影、閱讀各類雜誌。

美玲姐是第二代信徒,從一出生就被父母帶到嘉義救恩堂教會聚會,國中時開始參加團契,獻詩是每週例行的服事,高中時開始教兒童主日學,星期日一定參加主日禮拜,不去補習。在美玲姐的記憶中,父母認為行行出狀元,尊重孩子們的自由發展。父母對於大小聚會從不缺席,身為長子的父親是初代信徒,經營養雞場,工作全年無休,選擇基督教信仰,雖然祖母初期十分反對,但後來有時父母出門參加教會退修會或活動時,祖母反而會從鄉下過來幫忙看管家裡大小事。祖母年紀大時,因肝癌而積腹水,痛苦不堪,藉著禱告得到很大的釋放,臨終前信主受洗,並交待後事以基督教方式辦理。美玲姊雙親信仰上的敬虔、對長輩的敬重,言語的智慧、身體力行,再再展現出信仰對子女的影響及榜樣。美玲姐目前正就讀東南亞神學研究院博士班,主修教會歷史。她認為信仰的根基很重要,例如,二次大戰期間希特勒迫害猶太人,德國教會能站出來講話、做一些事情,顯示教會的信仰已深層扎根。相較之下,台灣教會如何使信徒的信仰品質更扎實,仍有待努力。美玲姐平時喜歡喝老人茶、種花草、喜閱讀科學普及類、園藝、小說、漫畫等各類書籍。目前擔任成人主日學教師。

偉華兄回顧自己的青春歲月幾乎都在和平渡過,有些大學的同窗好友,因信仰選擇不同,人生際遇早已疏離,漸行漸遠,早年看著和平學青如候鳥般來去,大學畢業後因升學、就業等緣故分散各地,真正留下來和平聚會的人不多,這種現象曾讓偉華兄一度感到寞落,但近幾年留下來的人漸多了,有屬靈同伴一起同工、一起服事才逐漸感到踏實。偉華兄深刻體會到真葡萄樹的真理,生命若沒有連結於主,若沒有從神來的祝福,一切的勞苦都是枉然,好比約翰福音第十五章一節說,『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服事的路上,難免有遇到挫折、灰心的時候,但每當吟唱聖詩第338首「願我能愈愛你我主基督」(More love to Thee),誠如歌詞描述「世間雖有艱苦、憂悶煩惱,義人有主可靠歡喜讚美,我心吟詩無離,愈久能愈愛你,能愈愛你,能愈愛你。」回想自己在主裡所做的一切,心裡還是充滿了倚靠主服事的甘甜。也總是再一次的激勵自己要愛主更深。

(家訪組採訪、郭銘茹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