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8日 星期日

阿爸父,祂看我們為寶貴 -- 黃信雄

0 意見
寫作於2007/01/28
作  者: 黃信雄 弟兄

去年十二月十日我在和平教會受洗。我是我們家第一代基督徒。我們兄弟姊妹六人,從小蒙神的恩典。小時候家境不是很好,父親一個人要養九個人,我們還是平安長大。 神在我愛他之前已先愛我。我第一次在教會聚會是在高二建中讀書時,同學帶我參加真道教會的聚會。後來由於準備密集的考試,高三下學期之後,我漸漸沒有去團契。我在台大讀經濟學系雙主修數學系時幾乎完全沒去教會。一直到讀碩士班,遇到和平教會的弟兄志偉,我才再度回到教會。

在台大數學系碩士班的求學過程,修課的成績都不錯,我和另一位基督徒同學找到同一個指導教授。碩二跟老師討論報告的過程不是很順利,最後指導教授主動終止指導。雖然我不用再擔心每週一次的討論,但卻煩惱有誰願意當我新的指導教授。我向天父禱告:求祂給我一個合適我的指導教授。

過了幾天,我連絡一位教授,希望他當指導教授。他說他樂意指導我。新的指導教授是基督徒,跟他說話時可以很坦然;他指導我時也非常有包容心。之後我就來參加和平教會第三堂禮拜。心中感到踏實平安,論文的進度也很順利。

去年暑假,我與同學曾到花蓮、台東、蘭嶼旅行。出發前,心中一直掛念論文還沒寫。但是,我的指導教授要我放心的去玩,他應許我在短時間內光榮的畢業。我向天父禱告,希望這個應許可以實現。這趟旅行的過程,在上帝的帶領之下,比我原先預期的好。例如:第一天的午餐升級。第二天花少許的錢,四個人就能坐一台大遊覽車從花蓮車站到兆豐農場。在蘭嶼時,我們身上剩一點點錢,想買麵自己煮,剛好遇到基督徒張南驥博士,他請我們吃一頓豐盛的晚餐。我記得他說:You can’t kill time, but time can kill you,當時我很感動,因一路上我就是跟時間賽跑。

八月初,回到台北之後我整理了與老師討論的筆記。九月初開始寫論文,十二月初我的論文完成了。口試日期也曾讓我擔心。但在那段期間,我也決定在和平教會受洗,因為天父的愛是那麼的真實。口試日期從十二月十日延後到十二月二十日。過程順利口試老師給我很好的評語。最近,我讀了蔡牧師的信仰之路敬虔的見證,我讀到巴拿巴那一篇時,覺得我現在的指導教授是我的巴拿巴。今年我也參加了英文查經,在讀聖經時,看到裡面內容之豐富,有一個作業題目,要讀加拉太書第四章第六節:你們既為兒子,神就差他兒子的靈進入你們的心,呼叫:「阿爸!父!」。最近也常聽到一首歌:我相信。歌詞有一段,最愛我的就是阿爸父,祂看我為寶貴。蔡牧師講道時,比喻人跟人相遇,就像兩朵雲相遇,時日不多。上週邱錦榮姊妹見證,我才知道我們以前吃同一家素食自助餐,竟然還一起受洗成為基督徒。神察看一切,我人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藉者基督的愛成長。 

真實的愛 -- 蔡妙惠

0 意見
寫作於2007/01/28
作  者: 蔡妙惠 姊妹

本週和平故事為大家介紹蔡妙惠姊妹,妙惠姐個性率直、活潑,曾任婦女團契會長,平日除了熱心投入婦女團契之服事外,最喜歡參加教會舉辦之各類旅遊、戶外活動。育有二子,均已成家立業,老大生一男一女,老二生一男。

妙惠姐年幼時父親奉政府徵召赴日本當兵,音訊全無,又因家境貧困,生母將她送給別人當養女,養母信仰民間宗教,後來又生有弟妹,對妙惠姐並不疼愛,以致在她的幼年時期一直缺乏完整的母愛。只有藉著過年期間回到生母家中,流淚哭訴,以及隨家人至聖教會聚會做禮拜,心靈創傷才得以稍獲平復。

妙惠姐會來到和平教會是因著王雪枝長老的帶領,當年雪枝長老開設麵包店在一樓,與家住同棟四樓的妙惠姐是鄰居,妙惠姐是雪枝長老麵包出爐時間的最佳幫手,週間每逢星期三雪枝長老至教會聚會,妙惠姐更是麵包店義務店長。熱心的妙惠姐與雪枝長老的爸爸互動情同父女,後來因著雪枝長老的帶領,妙惠姐來到和平聚會、受洗,至今近三十年。

回顧人生旅程年幼時缺乏完整的母愛,以及婚姻不幸的陰影,讓她一路走來格外辛苦,外表看似樂觀開朗,內心其實滴血,何嘗不羨慕別人闔家幸福美滿,但是信實的上帝卻一直守護著妙惠姐。記得有一回趕赴教會聚會,匆促間出門卻忘了爐子上還煮著東西,一直到聚會結束才恍然想起出門前忘了關瓦斯,算算出門後的時間,若因此不慎引起火災,房子應該早就燒得面目全非……,後果真是堪慮!二話不說騎著腳踏車拼命趕回家,站在樓下看著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房子,心中大喊感謝神的奇異恩典!打開門後只見鍋子燒得焦黑,而其它一切家具安好無恙!這一場經歷讓她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所信的是一位照顧孤兒寡婦的上帝。如同雅各書第二章第二十七節所說:『在神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又如申命記第二十四章四十九節所載:『你在田間收割莊稼,若忘下一捆,不可回去再取,要留給寄居的與孤兒寡婦。這樣,耶和華─你神必在你手裡所辦的一切事上賜福與你。』

妙惠姐最喜歡的詩歌是聖詩219首「主、你身軀替我受傷打破」,當初受洗時聽到這首曲子,想到竟然有人願意為自己的罪被釘十字架,這種愛何等偉大,超越生命中所缺乏的父母的愛或夫妻愛,心靈被完整的填補,激動得痛哭流涕,後來每當聖餐唱起這首詩歌,司琴彈得越慢時,就越能使自己思想主耶穌的愛有多麼長闊高深,並且再次求主更新自己,奉獻為主所用,今年度起婦女團契將小組化,請大家舉起禱告的手,為目前正接受小組長訓練的妙惠姊代禱。

(家訪組採訪/郭銘茹整理)

至好朋友就是耶穌 -- 邱應生、陳月冠

0 意見
寫作於2007/01/28
作  者: 邱應生弟兄、陳月冠姊妹 夫婦

八年前,邱弟兄被診斷出帕金森症,帕金森症有什麼症狀呢?它會不預期、不自主全身僵硬、僵直,有時短暫但卻無法控制。

以前動作靈活,得病後邱弟兄覺得自己形同殘障、窩囊,曾有一段時間走不出帕金森症陰影,害怕接觸教會、畏懼新環境、在意他人異樣的眼光,特別是做禮拜時,若遇著病發時,身體僵直,無法起立站著,旁人的「多看一眼」會讓自己不舒服,乾脆不去教會了。這段時間如同身處絕境,不知未來會如何,月冠姊只好單獨到教會,常常暗中俯靠椅背為著先生流淚禱告,也常鼓勵邱弟兄。「我太太給我的鼓勵很大,給我勇氣,靠著自己無法走出,多虧她的不放棄和陪伴...」邱弟兄從心裡由衷感謝月冠姊。

『沒有退步,就是進步』是病患及家屬最大的好消息,邱弟兄帕金森症8年,嘗試多種治療方法,去年教會有一姊妹提供了新的處方,再加上小組的禱告,邱弟兄的進步讓人刮目相看,在月冠姊的照顧下,旅遊許多地方,不管國內或國外,甚至享受在搖晃的愛之船郵輪上⋯;得帕金森症後因為平衡感不好,運動成為遙不可及,現在竟然還可以去河濱公園騎腳踏車一段時間,也可以協助作家事,這些都是萬萬想不到的。
他們有兩個女兒,均已婚且各育有一女,長女家華於芝加哥修讀碩士,次女家薇在台北就業是服裝設計師。月冠姊小時在屏東林邊長老會聚會,是第三代信徒,參與主日學、聖歌隊。後來遠離家鄉到外地學習護理專業,一度因上班時間不定,聚會無法固定,加上婚後夫家是傳統信仰的家庭,直到與婆婆分開住以後,才重拾信仰在板橋明德街長老教會聚會。

因著搬家關係,聚會地點跟著遷移,曾在內湖教會、靈糧堂、和平教會聚會過,就像孤兒沒有歸屬感,終於在2002年將會籍遷入和平教會這個大家庭,月冠姊不僅參加婦女團契,也認識了更多的兄姊;前年年初邱弟兄從會計師事務所退休,以前工作是會計、審計稅務、財務管理,現在則是無事一身輕,平常喜愛親近大自然、泡湯、與朋友聚會話家常,周日則上教堂。

「我婚前是個無神論者,鐵齒加白癡,然而靠著岳父母及板橋長老教會牧師接納我,不嫌棄,諄諄教誨,終於感動受洗,但結婚後對信仰仍敷衍了事、言行不一,以致疏忽孩子們在信仰上的需要,求主赦免我們,也希望能有機會帶領兩個女兒全家歸主⋯」,邱弟兄說出這一路走來內心肺腑之言,也請大家關心代禱。

「至好朋友就是耶穌」,這首詩歌陪著月冠姊從小時直到現在,特別是幼小時,有時會孤單害怕,媽媽總是鼓勵她,害怕就大聲唱「至好朋友就是耶穌」,耶穌就像好朋友一直陪伴著她至今。

(家訪組/沈月蓮整理)

2007年1月21日 星期日

在大難裡認識主 -- 邱錦榮

0 意見
寫作於2007/01/21
作  者:邱錦榮 姊妹

我於2006年12月10日在台北市和平基督教長老教會接受洗禮。我任教於台大外文系,過去我們全家曾經在溫州街附近的台大宿舍區居住了二十年,距離教會僅僅一公里多的路程,但這段約莫二十分鐘的路雖近實遠,二十多年以後才走到。如今回想,我不認識主,多次與主失之交臂,我找不到主,是 主找到我。

在大難裡認識主

2005年7月,我獲知此生最痛苦的訊息:先生罹患肺癌,已有轉移。此後的悲傷排山倒海而來,彷彿肢體被撕裂。過去十年來,我一直是一個淺淺的佛教徒,經常以修身、利他作為祈求平安的籌碼,並曾兩度到道場坐禪七,體驗到空靈的感覺。但是這次遭逢大難,我感到極度空虛乏力。

8.3當日早晨,信仰基督的夫家二嫂在研究室帶領我祈禱。我深受感動,淚如決堤。從此後二哥二嫂帶領我走進信仰之路。我們弟兄姊妹三家經常於週末輪流在一家聚餐、交流、讀經、祈禱。同年十月,我摸索找到和平教會,在蔡茂堂牧師的牧養裡認識主,渴望求道。從此後放下執著自傲,接受造物主的教導。我受的教育是西洋文學與文化,方法學的訓練一直是在人本主義思維的框架裡操作。當我反省到這一點時,有些破繭而出的體悟。

存在的基本焦慮

回想過去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有特殊的渴望和需求:愛情、婚姻、工作、名利等等,即便苟有所得,也只是暫時的滿足;沒有一樁是追求到了,即可以長久滿足。我個人在世俗層面,有令人稱羨的婚姻,兩個體貼的兒子,在任教的大學曾擔任系主任。但是這些表象界的成就,從未真正解決個人存在的基本焦慮。去年的復活節,我向天父許下心願:要在經歷先生的癌症裡親眼見 神,得到見證,這是我餘生唯一重要的事,不僅關係肉體的生命,更關係著生命終極的意義。我曾聽聞一個比喻:人的心上缺了一角,只有屬靈的生命可以填補那個缺憾。如果我不能追求到親眼見 神,此生不過一場虛空。我正在學習將 神的道路、真理擺在所有世俗價值之上,渴望在生命的過程裡得到主賜的安息。

追求那最美好的福份

每一日我在獨處時,隨時隨地做心靈祈禱(mental prayer),一天至少一次以上出聲祈禱(vocal prayer)。在陷入幽暗低潮,看不到主的光亮時,我不停的重複呼求:父啊!求你與我同在。恐懼侵襲時,我在這樣呼求中得到安靜。因為斷斷續續地感受到來自於天上的恩賜,我衍生了信心,要追求那最美好的福份,永恆的安息。

準備期末考

我起步太晚,必須時時刻刻用功趕上,祈求天父悅納。讀馬可福音九章,癲癇小孩的父親求主耶穌驅走啞巴鬼,主問他:你信嗎?他答:My Lord, I believe. Help thou mine unbelief.第一次在經上看到「我信心不足,求主幫助」的例子,頓覺溫暖而信心增加。事事可求,連信心也可求。最近看見一則自問自答:人為什麼越老越常讀聖經?他們大概在拼期末考吧。

I was thinking about how people seem to read the Bible a whole lot more as they get older; then it dawned on me . . . do you think they’re cramming for their final exam?

我懷著這樣的心情,準備這一生的期末考。但願與 主面對面的那一時刻,我明瞭這一生的功課。

2007年1月14日 星期日

依靠 -- 李易真

0 意見
寫作於2007/01/14
作  者:李易真 姊妹

親愛的兄弟姐妹大家平安,我是李易真,在阿根廷出生長大的小孩,現在就讀於政大金融三年級。

  回來台灣唸書,我認為是上帝幫我選的一條路。雖然三年前,當我還在阿根廷時,我對這信仰沒有很大認識和興趣,但我知道有一位上帝一直默默的照顧我,於是在決定是否要來台灣讀書時,我幾乎每天都會跟上帝禱告,請他幫我選擇最適合我的道路。而今天我站在這理,妳們就可以知道上帝幫我做的選擇是什麼了。

  我來到台灣唸書遇到了好幾個困難,像是語言的困難,適應環境的困難,但最大的困難還是在課業上,尤其是金融系必修的一些數學課程,以及不知道如何應付考試。

  我現在跟大家分享的見證就發生在一個月多前而已。我從大一開始,在課業上就得不到同學的肯定,有一次同學在聊天當中討論到國文第一學期的學期成績,那時的我是沉默的,因為大家分數都是七十五分以上,而我只有六十八分,最後他們問到我時,我說了我的分數,他們竟然哈哈大笑的說:「妳要加油啦!怎麼會那麼低啊?」那一天我上課時就偷偷掉了幾滴眼淚,心裡想:「他們為什麼要笑我啊?他們中文能力本來就很強啊!他們都說中文長大的啊!為什麼要跟我比較呢?明明求學的背景就不一樣,不一樣的東西要怎樣比較啊?」從那時候開始,我都會覺得我是班上最笨的人,讀書最爛的人。

  今年十一月中,學校舉行了期中考,那一次的期中考我總共考了四科,四科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第一個考試就是中級會計學,這一科是我挑戰自己的一科,因為同學都認為中會很難而不敢去修,而我決定要修這門課,因為我要讓他們知道我有勇氣去修中會,而且我不只有勇氣,我也要拿到及格的分數並學到東西!

  但在那一天考試的時候考的沒有很順,但也沒有考到爆,這是我當時的感覺罷了!。當成績出來時我只拿到了三十六分而已!這時我先冷靜,看其他同學考的如何,而發現七十九人當中只有二十九位同學有及格,所以我並沒有非常傷心。但當我看到考卷時,我發現有一些答案應該是正確的卻被打叉,很多同學也有同樣的反應,於是我就跟助教說:「助教,既然有那麼多同學覺得考卷改的不太對,你倒不如不把考卷全收回去重新改。」助教說:「重改,不可能的事。」我心想應該沒希望了。

  隔天上我們系上的必修課,拿到考卷時不看還好,一看,只有四十二分,我整個人傷心到了極點,很想哭,但又努力跟我自己說不能哭。當我聽到大家都拿到不錯的分數時,我真的無法忍受了,開始流淚,並開始跟上帝說,為什麼我讀書都讀的不好,我努力讀書,從不翹課,上課前也都會預習,為什麼考試就是考不好?為什麼我的投資報酬率總是那麼低?我就這樣的問著上帝。雖然老師說分數不理想的少數同學可以補考,但我還是很傷心啊!

  中午十二點下課,這段時間是我們真善美社在校園的福音奇襲,一個例行性的傳福音活動,我很傷心不想去,只想回宿舍躲在棉被裡睡覺,但我知道我這樣做上帝會不高興,所以我還是打起精神,跟兄弟姊妹們去傳福音。快結束時我跟輔導說我很傷心,之後分享時我就哭著跟姐妹們說我的狀況,而他們每一個人為我禱告,我心情也就好很多了。

  但我還是都會跟上帝抱怨:「為什麼我每天早起看聖經,看經文聽詩歌,固定的上教會,參與團契以及侍奉,為什麼還是得不到好成績呢?主啊,祢不是說先求祢的國度嗎?祢不是說敬畏祢的就是智慧的開端嗎?為什麼我功課會這麼不好呢?」令我最難過的是,班上同學都知道我是基督徒,而成為一個功課不好的基督徒很怕被同學嘲笑,不是取笑我功課不好,而是怕他們跟我說:「妳幹嘛看聖經啊?幹嘛去教會啊?妳為什麼不把那些時間拿來讀書啊」?一想到這個畫面我就很難過。而我把我心內中的話告訴上帝。請祂賜給我需要的智慧,請祂幫我開路。

  奇妙的是,會計課的助教把考卷全部收回去重新批改,而為了準備必修課的補考,我也找到兩位要好的同學幫複習。

  當我再次拿到會計的考卷時我的考卷上方寫著60分,而必修課補考的成績竟然是九十八分呢(滿分是一百零五)!我非常的高興,不斷的跟上帝感謝!把這榮耀歸於上帝。

  所以大能上帝真的把三十六分變成六十分,把四十二分變成九十八分,當我以為我沒希望時,上帝幫我開路了。我想送大家一句天父說的話,祂說:「我們只要把事交託給耶和華, 並依靠祂,祂就必成全。」

溫馨和樂的維新執事一家 -- 鄭維新

0 意見
寫作於2007/01/14
作  者: 鄭維新 執事

鄭維新執事,小時候在苗栗縣的苑裡鎮山腳長老教會,是第四代的基督徒。初中畢業後全家搬到台北,台北成為他成長、學習、成家立業的第二故鄉。 

現任職於台北地方法院行政部門,育有二子一女,老大家偉畢業於國北師社教系,目前服替代役中,今年退伍;老二雅婷白天上班,晚上就讀元智大學;老三立偉則唸高二。一家五口住在台北縣土城,一個近山、幽靜、空氣清新的地方。

維新執事平日的兩大嗜好就是運動及看書。愛好運動的他,常常騎腳踏車往返於土城的住所及教會,最高紀錄從土城到和平教會只花了55分鐘,小兒子立偉受爸爸的影響,小學六年級時就獨自騎腳踏車往返教會。除了騎腳踏車外,跑步、游泳、爬山更是他們一家人的最愛。維新兄也注重心靈的健康,平日喜歡讀聖經以及看屬靈書籍。

民國85至89年期間,除了任職土城永生中國長老教會長老外,因著教會牧長的鼓勵,到華神進修,期許自己在神學院接受完善的訓練,裝備自己成為上帝合用的器皿。

民國90年初,維新兄一家到了和平教會,先後在總務組及關懷組服事,目前擔任愛餐組的服事,為了讓愛餐辦得更好,維新兄更是四處參訪自助餐店、研究菜單,主日愛餐、聚餐、活動茶點招待時,總會看到維新兄和妻子惠鈺姊忙碌著替大家打菜、服務的身影。

惠鈺姊,是資深的專職保母,前前後後帶過的幼兒不下四五十個,目前有些已經是高中或大學生了。由於照顧的好,建立了口碑,家長們堅持把幼兒送來,於是乎有時需要同時照顧四五個幼兒,當幼兒們吵鬧不休時,維新兄會帶領他們唱詩歌禱告,奇妙的是他們情緒就安靜下來。在照顧幼兒中,使他們更加確信,信仰必須從小就建立,越小的年紀越有顆單純的心來接受福音。

維新兄家族在和平教會可說是三代同堂,母親鄭黃秋雪姊妹參與婦女及嵩年團契,二弟維榮兄任職華航,二弟媳溫玉華姊妹是國小教師、也是教會兒主老師,活潑可愛的鄭恩佑是維榮兄夫婦的小孩;三弟維宏兄任職於審計部、三弟媳吳英嬌姊妹任職國小會計,育有兩個女兒雅文、雅恩;四弟再富兄已安息主懷,四弟媳陳巧儒姊妹及鄭霖、鄭恩兩個兒子也在榮星教會。

目前維新執事夫婦最大的願望,就是不僅能把福音帶給照顧的幼兒,也希望在外地工作的女兒,以及兩個兒子都能夠有良好的信仰根基,因為他們深信:「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16章31節)!

(家訪組採訪,沈奕伶、沈月蓮整理)

2007年1月7日 星期日

經歷神的同在 -- 林家安

0 意見
寫作於2007/01/07
作  者:林家安 姊妹

感謝主,今天能讓我站在這裡,跟大家分享神在我身上的奇妙作為,我想神在我們身上都有她美好的旨意,而能跟大家分享真是豐豐富富的恩典,好叫神的大能,能顯現出來,堅固信徒們的信心.

感謝主,從上一年到今年我經歷了好多的事情,讓我從裡面成長很多,好多的奇事讓我不知道該挑哪一個講才好,那我就從去年夏天出福音隊講,起然後再跟大家分享我去年底受洗的心得.

今年我參加了三個福音隊,分別是青田、瑞穗和竹田,在這之中我們帶領小朋友們認識神,陪他們玩,經歷他們的生命,更在服侍中看到神在每個孩子身上所要行的美好旨意,但最重要的是神改造了我,醫治了我,不論是心理的還是生理的疾病。在參加完瑞穗福音隊後,我的身體變的很差,在繼失聲腳痛之後,我得到了暈眩症,暈眩症是個會讓人手足無措的疾病,因為他沒有確切的病因,也沒有有效的醫治方法,在那時我的心理可說是焦急又難過,因為再過一星期就要帶竹田福音隊,而沒有體力的我,該如何去做這項神的服侍?在出隊前一個禮拜在教會作禮拜時,我差點就在起立的敬拜讚美中昏倒,當時的心情真的很無助參加竹田時,情況依然沒有改善,而我也有很沉重的服侍負擔,但這時候我又陷入以往的剛硬,我想說靠自己的力量一定能,我相信自己的能力多過神,又自傲的不把我身上的病跟同工們講,那時大家對我不太諒解,覺得我沒有善盡神的工,在那樣的煎熬下,只覺得心都冷了,淑芬姐這時候走了進來,問了我的身體,那時彷彿有種力量讓我的心開始溶解,我一邊哭一邊說,第一次我願意向神坦白,向神說我真的累了,對於這世間的痛苦,我已經無能為力,以往我認為眾人的冷漠,讓我習以為常,只要大家板著臉,日子還是要過,別人在我身上所造成的傷口,我想用忽略和時間來治療她,像用層厚厚冷漠的驕傲外殼,將外界的寒風屈擋在外,卻不知道傷口依然不會好轉,反而因為忽略而潰爛發膿。

結果我一哭完,我發現我的暈眩症竟然不藥而癒,我起初不相信開始劇烈的搖頭晃腦,想確認到底是不是好了,但是不管我用幾次我的身體明確的告訴了我,我已經好了,我欣喜若狂,更是感受到聖經裡的一句話寫的真是好,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身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其實這樣瞬間的治癒,只是身體表面的好轉,這半年來神一直用各種方法治療我心中的傷口,除了要我開始正視我的心中傷口,更用很痛的方式剝開它,再上一層用愛和包容所調配的藥,一次次的塗抹在我受傷之處,我承認在這之中我有時變的更軟弱,變的更悲觀不抱希望,但是神一直用盼望提醒著我,家裡的風暴會過去,因為她眷顧我,眷顧我們全家,不論她前面的帶領是什麼,我想我能做的就是順服,並且努力的將福音傳給我曾誓言永不信主的父親,這之間的衝突和矛盾,有時會讓人心痛到連哭是什麼都不知道,但是感謝主,她差派了很多天使在我的身邊,有很多朋友都很願意關心我,並且為我禱告,我發現只要我們誠心的求靠神,神是不會撇下任何人,因為我們每個人,她都是這麼的寶貝,因此去年底我洗禮了,除了因為我的得救外,更希望我能將我的信仰,當作我一生的堅持,未來遇到再大的困難,都不要離棄它,感謝主我覺得2006年讓我成為了能滿有安慰能力的人,在遇到有人和我經歷同樣的痛苦時,我能了解並且支持她,成為別人的祝福,這些都是在痛苦時所不能體會到的神的美妙旨意.

感謝主,感謝主,帶領我的一切,並且醫治我的疾病,傾聽我的痛苦,而且幫我度過敵人的攻擊,我不知道該怎麼訴說我內心的喜悅,再多的稱頌及讚美都是不夠,的願在場每一位的心都能被主所摸著,一起在他的聖殿享平安喜樂之福.

多拍子的祝福 -- 溫重光、陳秀英

0 意見
寫作於2007/01/07
作  者: 溫重光、陳秀英 夫婦


重光兄、秀英姊是一對結婚即將滿三十五年的幸福夫妻,他們常為能擁有幸福美滿的婚姻生活而感謝上帝,重光兄是出了名的疼太太,育有一女兒雪莉已經出嫁。目前參與教會成人團契,成人詩班,新朋友關懷----等服事。

重光兄何以能如此疼太太呢?原來是他的父母給了他相當深遠的影響。

重光兄的父親是牧師,家中經濟並不富裕,但是卻留給孩子最大的資產-「溫家格言」:「忍片時天下太平,退一步海闊天空。」而溫牧師在世時總是付出不求回報,也給孩子们立下了很好的榜樣。重光兄認為,做父母的把信仰、生命好的遺產留給孩子,比留下金錢更為重要。

重光兄的父親是在民國54年過世,當時他將自己的遺體捐給台大醫院,在那個思想保守的年代,很少人願意將自己的身體捐出來作研究用,然而溫爸爸在當時就這麼做了。

秀英姊說,溫家的八個小孩,每個都說「爸爸最愛我」,這很奇妙,秀英姊家同樣有八個兄弟姊妹,但是每個都說爸爸不愛我,手足之間常會比較,總覺得爸爸比較愛某個哥哥或比較愛某個姊姊,常常覺得所需的愛不被滿足;然而溫家的爸爸所帶出來的孩子,卻每個都說爸爸最愛我。

重光兄的母親-溫牧師娘是個好學不倦的人,這是很值得學習的地方。溫媽媽到89歲還看書,並且是無所不讀,孩子提供給她的零用錢幾乎都用來買書。有一回教會牧師提到一本書「三拍子的祝福」,而大約在二十年前溫媽媽就已經把這本書送給每一個孩子了。她也會罵孩子「我叫你們讀都沒人要讀」。秀英姊說︰「教育孩子就是這樣,雖然母親說了,孩子也不見得聽進去,但還是要教。例如母親叫我們讀書,雖然現在母親已離世,但是母親的話還是會留在孩子的腦海中,也會在孩子的身上起作用,孩子會想起母親的話,孩子會想起母親以前坐在那兒看書的模樣,自己也會來讀書。所以孩子一定要教。」

秀英姊也從媳婦的角度談到重光兄的母親。秀英姊說,她的婆婆是真正活出基督的樣式。秀英姊與婆婆同住大約有二十年,永遠都是婆婆服事媳婦,秀英姊幾乎沒有自己盛過飯、擺過筷子,通常都是婆婆準備好飯菜等他們吃。「婆婆的愛超出一般婆婆應有的威嚴;婆婆是民前2年生的,淡水女中畢業的,在當時可是很高的教育水準,而以她這樣有學問的女人來服事媳婦,若不是上帝的愛,是不可能的。耶穌為他的門徒洗腳,婆婆也願意這樣做。婆婆也非常能夠體諒人,有一回她過生日的時候,她的另一位媳婦提議在家吃便當,婆婆滿心歡喜地接受了,一點都沒有覺得勉強、不高興。」

溫家父母在孩子眼中總是彼此相愛的,這成為孩子的好榜樣,因此重光兄能夠在自己的婚姻生活中,和妻子彼此相愛,並且努力學習活出基督的樣式。

(家訪組/王乙珊採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