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31日 星期日

交託 -- 陳志偉

0 意見
寫作於2006/12/31
作  者: 陳志偉 弟兄


  志偉弟兄目前就讀台大數學所博士班一年級,擔任和平教會少契輔導及少年主日學的老師,是今年教會獎學金研究生組得主之一。從小在基督教家庭中長大,是第四代基督徒(長老教會),父母雙方家族都住在台南。有一個姊姊,曾經在台北住過一陣子,當時也在和平聚會。 

從國中起,就立志要當數學老師,就讀數學系之後,便決定繼續唸完數學博士班,希望將來可以到大專院校教書。志偉弟兄對於各種文化現象都很感興趣,喜歡買書,卻也因忙碌常常看不完。以下是他的服事心得︰

  兩年前我從大學畢業,也從和平青年團契「畢業」,當時覺得自己不能只自私的在團契中接受造就而已,而是應該要尋求可以穩定服事的地方了。在此同時看見當時少契因會長搬家,頓時失去領導與向心力,同時曾牧師與怡慧師母也準備前往美國服事,由於大學時就讀於師大,對中學生教育有一些接觸,我感到神呼召我,將服事這群孩子的棒子交給我。

  到少契之後,有許多同工也陸續加入輔導行列,一度有八位輔導之多,常常有人問我:「輔導是不是太多了?」「是不是太浪費資源了?」,但我覺得這正是神把工人賜下的標記,我們要問的不是工人會不會太多,而是「神要我們去做怎樣的事?」這也是我在服事中最常自問的問題,神希望我們的少契是一個怎樣的少契?

  神透過少契也教導我許多事情。在一次聚會當中,我發現契友們唱詩歌的聲音很小,於是我覺得我應該帶頭唱大聲一點,讓大家可以跟著開口唱,到後來我還是只聽到自己的聲音,一直到我覺得累了,停了幾句沒唱,才發現有歌聲從身後傳來,原來孩子們唱歌的聲音雖小,但卻是那麼清晰、那麼令人感動。從那一刻起我才真正明白,我為這群孩子們擔憂的同時,神對他們的愛早已大過這一切,我也真正學習到,應該把我的服事完全交託在主的手中。

  擔任少年主日學的教師也使我有許多學習。為了把新約的內容傳達給國中生,不但自己得先把經文讀熟,還得用國中生可以理解的方式來傳達,感謝主在這當中讓我學習用最單純的眼光來認識祂的教訓,擺脫一切複雜的神學與釋經,以最直接的方式來聆聽祂所賜下的話語、實踐祂的教訓。

神藉著服事讓我看見更多需要被服事的地方,也藉著服事裝備我,希望未來能夠更多地被神所用。

(教育組、家訪組)

2006年12月24日 星期日

服事的恩典 -- 張希如

0 意見
寫作於2006/12/24
作  者: 張希如 姊妹

張希如姊妹目前就讀於台北市立教育大學音研所音樂教育組研二,擔任教會司琴、社青及幼兒主日學服事,是今年教會獎學金研究生組得主之一。她是台中市人,家中的老大,妹妹目前就讀國北師藝術研究所;弟弟是中正電機的大一新鮮人,父母親都已退休!參加教會繪畫班中的魏秀瑛姊妹是希如的阿姨。最驚奇的是希如的母親竟然是信貞師母師大社教系社事組相差一屆的學妹呢!

研究所的單純學習生活中,感謝 主的帶領與安排,讓我能有心力與時間擺在事奉的學習上,也感謝教會許多長輩的扶持與鼓勵,讓自己有這麼多的機會嘗試許多一直有負擔的事工。動筆回想去年的服事狀況,真要獻上滿滿的感恩, 主讓我在服事中得著甘甜的喜悅與靈命的成長,這些恩典實在數算不完,也超乎所求所想。

回顧自己在去年整個學年服事的路上,可以說是在無知與錯誤中,蒙主按著我的程度一步一步的帶領我、調整我。記得剛開始服事時,我投注所有的時間和精神來達到自己心目中的「完美」,許多的禱告是求 主恩膏,而我也美其名為「把最好的獻給 主」,可以說我的心思意念完全放在「果效」上。

我的眼目經常從 主的身上轉到人的身上,比如說當我在音樂事奉上看到有人擦眼淚,或沈浸在 主的愛中,我就沾沾自喜,以為自己服事是有果效地;當有弟兄姐妹稱讚我時,我更覺得自己的努力是有價值地。卻沒想到自己因此在不知不覺中從服事 神變成服事人。當開始意識到自己這樣的軟弱時,雖然努力地告訴自己:一定要「注目看耶穌,單單服事 主」,然而知道是一回事,行出來卻由不得我。

為這種狀況焦慮的同時,主透過服事的過程再一次教導我。在一次禱告會司琴的服事中,由於當天我的身體與心力狀況實在很不好,所以我只能迫切的對 主說:「ㄧ切由 主帶領,孩子真的無法做」,全然交託之下,雖然彈的旋律與和聲是那麼地簡單,但是卻充滿神的恩膏。透過這一次的服事, 主讓我明白不在於是否完美,乃在乎 神是否同在。於是乎我對服事的預備不再侷限於事情或技巧的雕琢上,而是加入更多禱告,深知若缺少禱告,儘管預備再多都是枉然。

我知道要走的路很長,聯結於 主的功課是一生持續要學習的。未來重新回教職時,不知道是否能持續在教會各方面的事工上服事,但是透過這一年來的學習,讓我能夠調整自己、更新自己,我覺得研一是我生命中與主親近且豐盛的ㄧ年。感謝 主!

(教育組、家訪組)

2006年12月17日 星期日

有主的感動 -- 蕭崑杉

0 意見
寫作於2006/12/17
作  者: 蕭崑杉 弟兄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我是蕭崑杉,很高興跟大家分享認識主以後的的生活感動,我在三年前受洗,過去的人生經歷很平凡順利,少有驚濤駭浪,即連老婆也是鄰居女孩,從小一起長大。我的父母很少給我壓力,所以,我能隨意的做自己喜歡的事。感謝主,因為他賜給我純樸的心,在青少年那段能夠叛逆的日子裡,我還能在極度自由的抉擇中,循序就學,直升高中,平安考上大學。現在想起來,那時我雖不認識主,但感謝主的疼愛已臨在這隻未張眼的羔羊身上。

由於太太的支持,工作和家庭生活皆平穩安定,我的心全部投入在知識追尋的渴望和感動中,這是我高中以後心靈一直追求的生活價值。我喜歡令人感動的景色和社會故事,總覺得生命中應不斷能體驗各項感動的事情,這樣才有意義。不過,隨著年歲的增長,愈來愈缺乏生活的動力。我也開始想著如何渡過年老生活。十年前,母親病了,延續七年的重病,讓我全時投入照顧。而在面對長期憂慮照顧的壓力時,我開始就近到和平教會尋求支持力量。也在這時候,一方面在醫院內,因廖醫師和醫護人員細心照護病患的愛心而感動,一方面也經常在教會禮拜唱聖詩時,淚流感動,我的生命中重新又有了感動的體驗。所以,當我年老的母親,有一天突然說她要受洗成為基督徒時,我也自然的湧出受洗的決志。

現在,我的生命已經有主了。每天按部就班,認真做份內的事。三年來的日子,每天起床想到主是與我同在,我便心存感動。感覺每天的生命是主所賜給,每天的存在是主所祝福,而讀經、禮拜和聽道的心靈體驗一直在活化和增長我的力量。主耶穌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翰福音4:13-14)現在,我深深知道主是我感動活化的泉源,他能讓我對生命和生活充滿盼望和力量。雖然已近中老年歲月,但我知道因為有主,我的日子必有感動,而我也會全心走上主所預備的道路。

“鄉村福音雙語營”與我 -- 傅佩真

0 意見
寫作於2006/12/17
作  者: 傅佩真 姊妹

傅佩真姊妹目前就讀師大英語系四年級,擔任本教會兒童主日學老師,本文轉載自鄉福簡訊2005年8月,為佩真暑假參加嘉義東石福音營心得見證。

【挺香的蚵仔味】

在往嘉義的電車上,雖形單影隻並且攜帶眾多行李,但上帝的應許使我知道自己絕不孤單,”無論你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看著窗外的景色由樓房變為大片田地,就快接近所謂的”鄉村”了嗎?從小沒住過鄉下的我,腦海中幻想著將要前往的嘉義東石,會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聽說東石產蚵仔,那裡的空氣又有著怎樣不同的味道?下車的第一件事—深深地吸一口氣~嗯!挺香的蚵仔味!

【拿起,爭戰】

在第二天晚上,營長家羽和陳文逸牧師再次分享傳遞鄉福的使命,”讓這幾天的營會成為孩子們生命翻轉的關鍵…”當面對這樣迫切的需要,感受到這呼召的重要性之時,心中竟是深深地為自己的有限感到難過且焦急。”我能如何去愛呢?”感謝上帝,透過認清自己的不足,使我知道自己惟能倚靠祂。回到十字架的原點,重新思想祂的愛。當我再次為著祂犧牲降卑的愛獻上感恩和讚美,我深知自己現今能夠站立在這裡都是出於祂的恩典;我也得著了去愛的確據,就是上帝那樣降卑的愛。

夜裡多次醒過來,一次一次向上帝呼求,懇求祂將那樣的愛澆灌在我心中,使我知道如何去愛,也有能力去愛。晨更時,一個意念進入我的心中,”我已經賜下了,你要拿起!”我這才明白,上帝已經將天上地下各樣的權柄賜下,並且爭戰所需的全副軍裝也早已備妥。我就像一個初臨戰場的士兵一般,深怕自己裝備不齊全,戰戰兢兢唯恐遺漏了什麼。上帝的提醒讓我深信,這雖是一場陌生的戰役,但是戰爭所需的一切祂早已預備好了!我所要做的就是拿起,倚靠祂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

【主的小羊認得祂的聲音】

上帝是行奇事的神!與祂同工最棒的事就是看祂每一天在我們當中做奇妙的工作。每一天晚上輔聚,聽著大家如何的把握每一個機會和孩子們分享生命的見證,就像陳牧師所勉勵的,保羅因著愛而無懼一切,放膽講論福音,在這當中孩子們也都有出乎意料正面的回應。當我在聽完一位孩子訴說她的家庭後邀請她跟我一起禱告,她單純願意的心讓我看見神奇妙的工作﹔當營會的第二天,眾多願意在放學後留下來打球,到教會作手工藝的孩子們讓我驚訝神的工作進行如此迅速!有好幾個孩子不是第一次來到教會,但是距離上一次卻有兩、三年的時間了,上次來的時候也是在國小參加類似這樣的營會。也許很多孩子也只有在營會的這幾天來到教會,但是這每一次都會在他們生命中留下痕跡,埋下的種子也必然在上帝的時間發芽,我何其有幸能夠參與在他們生命中的關鍵時刻!

最後一天的佈道會,上帝親自帶領這群小羊來到教會,室外排滿的椅子座無虛席。在與孩子們一起的詩歌敬拜中,流著感恩的眼淚唱著“有一位神”,是這樣的一位神願意無條件的愛我,也是祂讓我能去愛這些孩子,多麼盼望每一位來到我們中間的孩子都能認識這位可以永遠陪在他們身邊的神!唱著“全新的你”的時候,看見好幾位孩子流淚不止,我知道上帝已經親自摸著他們的心,也必如歌詞中所說賜給他們一個全新的生命!當陳牧師呼召,多位孩子舉起他們的手,我的眼淚再度流下,因為看見上帝在我們當中所成就的是何等令人讚嘆的工作!大部分的孩子手只舉到耳朵的高度,但我相信他們在這一天,在上帝面前所做的決定,上帝都一一看見並且紀念,也必定會永存在他們的生命當中!

東石這塊土地民間信仰根植,是大家口中福音難以傳入的硬土,但是在孩子們清澈的眼神,單純天真的笑容中,上帝讓我看見,祂在這些孩子們心中預備了最柔軟的沃土!我也存著盼望的心,相信這福音的種子一旦撒下,將來必定結實三十倍、六十倍,甚或一百倍!

附記: 傅佩真姊妹是今年林建良紀念獎學金的得主之一,林建良獎學金是為紀念林建良所設立的獎學金。林建良,生於民國七十四年,自小天資聰穎,九十三年以第一志願考進輔仁大學公共衛生學系,開始大學新鮮人的生活,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返回宿舍途中發生車禍,不幸過世,得年二十歲;家人用不捨的心情設立此獎學金,鼓勵、栽培本教會大專生暨輔大公衛系學生以為紀念。

(教育組、家訪組)

2006年12月10日 星期日

不富足但是足夠 -- 苗元紅、元盈、元秀

0 意見
寫作於2006/12/10
作  者: 苗元紅、元盈、元秀 姊妹

你聽過孫女也能帶信一貫道的阿嬤來信耶穌嗎?可能嗎?在和平教會就有苗家三姊妹—分別是雙胞胎苗元紅、苗元盈及小妹苗元秀,帶領他們的阿嬤吳碧蓮姊妹來到和平教會並且成為基督徒。

  今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系的青契應屆畢業生苗元紅,曾擔任過青契會長、現任小家長。回憶起在小四時,福音臨到這個家,媽媽剛認識耶穌,帶著他們到附近信友堂參加主日學,只是三姊妹害羞、常常黏在一起,雖然主日學老師與輔導用心關懷她們,但因與他人並無交集也無法融入,乾脆就不再去主日學了。及至高中時,受到同學江映帆(江豐盛執事的女兒)的邀請來到和平教會,之後就一直參加團契了。

  雙胞胎中的妹妹苗元盈目前就讀中華大學,至於苗元秀則就讀於世新大學,小妹元秀常充當雙胞胎姊姊為衣服爭吵時的和事佬,三姊妹們都有興趣於繪畫、美術、設計方面,也喜歡籃球運動、郊外踏青、或參觀美術館,其中小妹元秀手工很巧、不用花費、創意多,喜歡看書包括文學或漫畫,可以熬夜通宵到天亮。

  苗家爸爸因特殊原因並不在身旁,媽媽康小平姊妹是家裡第一個信主的,肩負全家經濟重擔;曾經一人做兩份工作,白天上班、晚上繼續在餐廳打工,元紅說︰「與媽媽掐指一算,媽媽一個月收入多少,扣掉房子月租以及家裡零零總總生活開銷,一定是不夠的,又要供應我們的學費註冊費,除非有人奉獻。我們也常經歷到緊急需要時,從弟兄姊妹們而來的及時幫助;別人會說媽媽很偉大,其實媽媽「對上帝信心」更大。」 現在媽媽在宇宙光(福音機構)上班,上帝對他們的供應雖不是最富足但卻是足夠的。

  阿嬤吳碧蓮姊姊本來拜拜,吃素、是虔誠的一貫道信徒,曾經有一段時間跟著女兒到宇宙光擔任義工;後來因著孫女的邀請來到和平教會聽道理,看到和平教會的人好相處、不講閒話,更特別的是,她感受到和平的大學生和外面年輕人的不一樣,和睦相處,不愛爭吵;同時她也參加雅琇長老教授的編織班,陸續受到周遭兄姊的照顧和信仰影響,在2005年6月決定受洗成為基督徒。受洗後她總是不辭辛苦的,請人幫忙從家裡載她到龍潭(桃園縣)客運車站,再轉搭車子到和平參加主日崇拜。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熄滅」(馬太福音12章20節)這段經文帶給她們生活裡有盼望,也是他們的深愛。

  又像詩歌“雲上太陽”所說的「無論是住在美麗的高山,或是躺臥在陰暗的幽谷,當你抬起頭你將會發現,主已為你我預備,雲上太陽它總不改變⋯⋯」。

(家訪組/沈月蓮採訪報導)

2006年12月3日 星期日

成為萬民的祝福 -- 周彥宏

0 意見
寫作於2006/12/03
作  者: 周彥宏 弟兄

我從初信之時,心中便有一個微小的聲音在催促著我,要做一個將神的愛實踐在自己身上,並將此愛化成祝福散播給天下間所有人的人,只是剛開始這個聲音極微小,小到我幾乎無法察覺它的提醒,經過了這許多年慢慢地這個提醒,愈來愈清楚也愈來愈大聲,而我從小在他人眼中的評價總是負面多過正面,且負面比正面多出非常的多,但神的愛卻是非常的長闊高深,因著祂的愛我不會去在意這些負面的評價,因為祂已經勝過這世界且祂會伴著我走我的一生,所以有祂大能膀臂的保護我什麼都不用怕。

然後在前年開始我這心中的聲音便非常的明顯,叫我要為著兩個目標禁食禱告,其中一個目標就是我要一生跟隨主傳揚祂的福音給天下萬民,亦即全職事奉做一個傳道人,另一個就是為著我的感情找到一個跟我一樣愛主的伴侶,不過在去年2005年12月11日聽了蔡牧師管家系列第十二講家庭之後,我又有了第三個目標,就是在2010年底前我家要變成 神的殿,接著我便從前年也就是2004年5月中開始禁食,剛開始我是午餐之後禁食,但因身體及服事的因素我無法完全做到但我還是盡量做到,而到了年底之後也就2005年開始我就每週五晚餐禁食一直持續到如今。

而在這一段時間的禁食之後 神讓我看見許多我從前未曾看見的景象,就像約伯在最後講的一句話"我從前風聞有祢如今親眼見祢"一樣,而 神讓我看見的其中一項就是禱告的重要性,之前謝宏忠牧師在社青的專講當中提到其重要性,他提到但以理每天三次的禱告,還有耶穌片時禱告中的片時指的是一個小時在在都指示出 神對禱告的看重,且三位一體的 神本身就是要彼此代求才能成就祂所有的事工(是所有的事工),因祂不藉代禱所有事工皆無法執行,而這一點 神也早就讓我看到,所以我藉謝牧師的口印證了我的這個想法是出於神。

另外 神也讓我看見我們都是君尊的祭司,有 神的形象在我們裡面,就像彼得前書2章9節提到"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 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一般,所以我看每個人都是用此眼光來對待,如此一來我便不會與他人發生衝突,因我是用神的愛來愛每個人,這樣便可將 神的愛散播給天下萬民,接著便可成為萬民的祝福讓這世界充滿祥和的氣氛,這是我的一點分享謝謝!

又真又活的神 -- 鄭宏洋和黃玫珠

0 意見
寫作於2006/12/03
作  者: 鄭宏洋和黃玫珠 夫婦


宏洋兄自淡江日文系畢業後,在一家日商公司上班。1990年9月便舉家移日,帶著九位研修生在日本從事軟體的工作。一年後回台灣,幫忙家族鋼鐵、營造事業,民國79年底至85年初,正值台灣泡沫經濟時期,土地方面的投資都虧損,公司營運走入谷底。到了86年,宏洋兄與妻子玫珠成立光電元件貿易公司,代理日本電子產品,銷往台灣、香港、中國等國家。

信仰對於宏洋兄而言,是一件自然的事,存在心裡,不是行於外的。做生意時,同樣是在做上帝的事工,在職場上依然可以活出基督徒的美好樣式。

相信之後,信仰的旅程才真正開始!不斷在世俗的生活中,追求生命的解答。這個探索的過程就是信仰最寶貴,最有價值的部分。在人生道路起起伏伏中,社會現實的環境,有好的不好的境遇這都是學習的功課,讓我們可以經歷這位又真又活的神。

玫珠姊是宏洋兄的好妻子同時也是他事業上的好夥伴。身為第七代基督徒,從小在教會中長大,卻對信仰滿有疑惑。初中時期更是排斥拒絕。進入實踐家專就讀時,有一段時間,身體差,與家人關係也差。還好父母體諒包容她。有一年母親節主日。爸媽開車到她的宿舍接她去作主日崇拜。那天玫珠姊,彷彿被主愛觸摸深深體會到父母是多麼的愛她。在上帝面前認真思考悔改,並決定接受堅信禮。

認識宏洋兄後,帶領他到和平教會參加社青團契。同時期的人還有信澤,純純等人。玫珠姊婚後擔任家庭主婦七年,在惟一的兒子言儒上幼稚園後才開始上班,之後便協助宏洋兄事業。夫妻一起在事業、婚姻關係中同甘苦共患難多年。目前在公司的工作中有許多地方需要她與員工溝通協調。不以業績為主導,在正確的觀念中,去取得溝通的平衡點,是他們經營公司的理念。

宏洋兄與玫珠姊唯一的寶貝言儒,目前就讀延平高中二年級,夫妻兩人雖忙碌,但晚上一定會有一個大人在家陪言儒,假日時會一起出遊,跟朋友们吃飯。玫珠姊除了母親孫萍花姊妹及二姐玲珠在台灣,其他家人多半在國外。家人生活的平安順利是他們所掛念的。

宏洋兄與玫珠姊喜愛的經句是:『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可以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信仰是生命的一部份,如同呼吸一樣,每時每刻,都是需要的!

(家訪組/張淑婷採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