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6日 星期日

上帝啊!照你的意思 -- 林黃彩雲

0 意見
寫作於2006/11/26
作  者: 林黃彩雲 姊妹


林黃彩雲姊妹年輕時在台南市民族路教會受洗,與來自大陸浙江的林詔先生結婚,育有三子。先生擁有藥劑師資格,前後服務過四總醫院、三總、陽明大學,最後從陽明大學退休。

  因先生職務調動,當長子小一時,全家從台南搬到台北和平教會附近,也因此從莊丁昌牧師時代就開始在和平教會聚會;現在孩子皆已長大且成家立業,長子林舜儒服務於行政院新聞局,長媳李雪美(剛好與吳啟東長老娘「李雪美」同姓名),孫女林竺頻、林思邑都在教會出入。二子林正平在基隆海洋大學教書,三子林怡吾在中壢從事醫療儀器業務。

  彩雲姊強調,她最怕在台上作見證,因為會「感動」到淚流不止,無法順利完成見證。當接受訪問時一樣情不自禁,感動的淚水如雨滴潸然淚下。

  原本對母親依賴很深,30歲時母親過世,失去母親的依靠只有學習依靠上帝,碰到或生或死等大小事情就「禱告」,記得20幾年前有一次乳房摸到硬塊,接著在榮總住院檢查,醫生說可能是不好的東西,要開刀並先抽500cc血備用,當時醫術並不能馬上斷定是什麼,自己一方面因為緊張害怕,一邊哭一邊禱告,住院中一直禱告,一星期後進開刀房前向神禱告說「上帝阿!照你的意思」手術後昏睡之中,隱約聽到聖詩歌,琴韻悠揚,旋律優美,醒來之後,醫生說︰「沒事了!」接著還把500cc的血給輸回去,真是感謝上帝憐憫保守及看顧。

  十五年前在美國讀書的老二正平獲得博士學位,當時兒媳二人熱情的邀請彩雲姊到美國華盛頓參加典禮,但是對她而言要單獨搭飛機去美國,真是為難。媳婦還開玩笑的說︰「媽媽,你不疼正平喔!連博士畢業典禮都不來參加」其實背後的目的是要邀請她到美國遊玩。這次除了緊張還加上憂慮,因為英文一句也不懂、不會說也不會寫。去與不去之間猶豫不定,只有一直禱告,禱告到最後向神說「上帝阿!照你的意思」,於是放心的買機票辦理手續,當然一樣安全順利完成美國之行,而且興奮的是第一次看到雪。

  另一次經驗是孫女竺萍在幼小時,有一次又吐又拉,情況危急,在第二門診中心就醫時,醫生建議馬上轉診大醫院,在車上時一樣是「禱告、禱告」,其實什麼都不會,就只有禱告。現在孫女竺萍都已經高二了。

  彩雲姊雖不善交朋友,但女紅縫紉手藝巧,不論作衣服或修改衣服,在三、四十年前,這項技能是貼補家用開銷的一項收入,林詔兄是公務人員,收入固定,數十年公務員的採購生活,嚴守清廉,不貪污不賄絡,擔任到陽明大學事務主任退休,以前忙於工作,也不反對彩雲姊到教會,最近聽力差。

  小時愛唱的詩歌「耶穌疼我,我知影⋯」,台語詩歌「天父恩典真正大,日日在引導,無論艱苦抑風雨,祂都在照顧--」是彩雲姊喜歡吟的詩歌,最大的轉變是以前只會為自己禱告,現在則會為別人代禱,當然最大的希望是全家人都能到教會、聽福音。也請大家舉起禱告的手特別為彩雲姊的老三怡吾,及孫子俊宏禱告,雖然是單親家庭,仍能在穩定的愛中成長。

(家訪組/沈月蓮採訪整理)

恩典慈愛隨著我 -- 高雅怡

0 意見
寫作於2006/11/26
作  者: 高雅怡 姊妹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

  我是雅怡,從出生前在媽媽腹肚裡我就在教會長大,每個禮拜天來做禮拜就像是我週末的功課一樣,我也都蠻認真不缺席的做這個作業,可是常常朋友在禮拜天約出去玩的時候,心裡就會開始埋怨,唉我都不能去,當別人禮拜天都睡到自然醒的時候,偶而也會覺得我怎麼這麼苦命,主日學之後爸媽開始叮嚀囑咐我參加團契,每次都是硬著頭皮去參加,隨著年紀增長,後來上了大學之後,開始會想要更認識上帝,所以就參加了學校團契和青契,在主內的大家庭,其實只要願意向主敞開自己的心,天父上帝會帶領你走過所有妳會擔心與害怕的事情,他會在妳身邊陪伴妳走過這一切,所以知道我是永遠不孤單的,也檢視了自己的信仰態度,我發現其實一直以來 主都讓我有一股平安的力量,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內心底處深深地知道, 主與我同在。就算有什麼苦難或傷心難過的事,都有 主在看顧陪伴著我,不管事情結局是好是壞,有宇宙的大老闆站在我這邊,還有什麼好怕的呢!那時候才真的體會到大家常唱的詩篇23篇「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我念的科系是醫務管理系,以前每次到醫院實習都一定會重感冒,醫院一片令人不忍逼視的慘白和夾雜腐爛食物味道的消毒水味,再加上實習後對醫院的工作沒甚麼興趣,所以還在學校的時候就決定畢業後一定不要到醫院工作,反正現在很多人找工作都不一定是本科系,就一直有這樣的念頭,到了大四下學期要到其他醫院實習,因為有些醫院很熱門,所以還要排志願、抽籤,很高興被抽到了第一志願的醫院,離家裡很近走路很快就會到。實習一個多月,學姐說有個單位的員工結婚要離職,你要不要投履歷試試看呀,當時心想反正就試試看當個經驗,自己做了履歷,完全抱著不會選到我的心態去參加面試,沒想到竟然就被錄取了,所以我是班上第一個找到工作,也最早開始上班的人。不過,因為畢業前要交一個畢業專案報告,所以當時一邊工作一邊做報告的日子也很煎熬,又被同事嫌棄,有許多的挫折,在心裡暗自下了個願望希望做滿一年就換工作。

到去年六月,我已經在那裡工作一年多,半夜本來那個週末爸爸要出國,因為出發前一天晚上突然腹部超疼痛, 我爸人高馬大,壯的跟牛一樣,從來沒有看過他這麼虛弱,嘴唇發白,整個人不停的打冷戰發抖,就到我醫院的急診。剛好那段時間姊姊在美國,所以家裡只有我跟媽媽兩個人,還好爸爸是在我工作的醫院,裡中間換了三次病房,有一次從分館搬到本館,一開始住的比較遠,在分館,後來搬得更近,在我辦公室的樓上一層,可以隨時跑去,我都會找機會過去,即使時間很短不能幫忙做甚麼大事,倒是幫忙吃了不少東西,晚上我一下班5分鐘內就可以到爸爸的病房報到,媽媽也可以回家梳洗整理東西,不用擔心中間會有空檔沒人陪爸爸。而且因為我再醫院也打滾了一年多,也了解整個院區的環境位置,要做甚麼檢查要到哪邊;搭電梯時可以延長時間,就不用急著推病床;需要甚麼東西我也可以迅速想辦法生出來;推病床到分館去也不會迷路;每個病患只有一張門禁卡,不過我有員工卡所以不用擔心少一張,跟媽媽一人一張。

  今年的四月,84歲的阿嬤和舅舅從美國回來,本來預計回來2個禮拜,一天晚上不小心在我們家跌倒,本來以為躺著休息一陣子就會好多了,到清晨4點多持續痛的哇哇叫,趕緊叫救護車送到離我家最近的醫院,就是我工作的醫院,送去之後再回家睡個2小時,早上上班時順便帶她們需要的東西過去,醫師診斷骨頭有裂痕,需要住院觀察,就這樣在醫院住下來,因為阿嬤本身很沒有安全感,需要一直有人在她身邊,加上她沒辦法自己處理上廁所的問題,所以晚上都要有人值班睡在他旁邊幫她,我和姊姊晚上就輪流起來幫她,隔天早上再直接去上班,又比家裡更近2分鐘就到辦公室,平常白天的時候我都會找機會送公文或是去辦事情的時候,繞到分館去看她一下,跟她聊兩句,讓她覺得很開心,知道大家都很關心她,我也很高興可以這麼方便的就近照顧她,深深的覺得 神的安排是很奇妙的,有時候在當下會搞不清楚為何主的帶領是這樣,這明明不是我想要的,但是 主可能透過這些事,就像是我超不想在醫院工作,可是如果我真的在其他地方工作,爸爸和阿嬤生病住院的時候,我就不能常常去看他們、照顧他們,加上爸爸的醫藥費也不能打折!

  其實因為要見證的關係,才真正認真回顧自己的一生,國中的時候,媽媽罹患了癌症、高中的時候被留級開始自卑、大學的時候家裡被法院查封,門上被貼了封條、畢業後交往四年的男朋友突然要分手、雖然有零零總總的事情發生,但是真的 神的安排我想要跟大家分享我很喜歡也很的一段經文,約伯記5:7-11「7 人生在世必遇患難,如同火星飛騰。 8 至於我,我必仰望 神,把我的事情託付他。 9 他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 10 降雨在地上,賜水於田裏; 11 將卑微的安置在高處,將哀痛的舉到穩妥之地」感謝 主讓我去年到社青團契聚會,社青的弟兄姊妹人都很好,在那裡很快樂,經歷這些我體會到天父爸爸的帶領是何等奇妙,真的是凡事仰望、全然交託,主會賞賜豐豐富富美好的恩典給妳,現在的我真的很幸福,很感謝 主安排了許多天使在我身邊、也在我們家陷入困境時扶持我們!

2006年11月19日 星期日

神改造了我,醫治了我 -- 林家安

0 意見
寫作於2006/11/19
作  者: 林家安 姊妹


台大政治系二年級,母會台南錫安長老會,從媽媽算來是是第五代信徒。 

如果說以往的我是舊的我,那參加完福音隊的我,可說是在基督裡新造的人。暑假對很多人而言,或許是個休息進修的機會,但是今年暑假我卻全新的經歷了神,在一次次奇事中,看到屬神的榮耀,如果可以為我十九歲的暑假下標題,那我會說這是個「奇蹟的夏天」。

今年我參加了三個福音隊,分別是青田、瑞穗和竹田,在這之中我們帶領小朋友們認識神,陪他們玩,經歷他們的生命,更在服侍中看到神在每個孩子身上所要行的美好旨意,但最重要的是神改造了我,醫治了我,不論是心理的還是生理的疾病。在參加完瑞穗福音隊後,我的身體變的很差,繼失聲、腳痛之後,我得到了暈眩症,暈眩症是個會讓人手足無措的疾病,因為他沒有確切的病因,也沒有有效的醫治方法,當時我的心理可說是焦急又難過,因為再過一星期就要參加竹田福音隊,而沒有體力的我,該如何去做這項神的服侍?前一個禮拜在教會作禮拜時,我差點在站立的敬拜讚美中昏倒,整個過程也是暈眩的,雖然這之中有兄弟們認為我是在打瞌睡,但是那時候的我真的感受到心中的無助,我就像約伯一樣質問神,為什麼我做上帝的工,還要經歷身上的苦痛?難道又是另一個和魔鬼的賭局嗎? 

在參加竹田時,情況依然沒有改善,而我也有很沉重的服侍負擔,但這時候我又陷入以往的剛硬,我想說靠自己的力量一定能,我相信自己的能力多過神,又自傲的不把我身上的病跟同工們講,那時大家對我不太諒解,覺得我沒有善盡神的工,在那樣的煎熬下,我彷彿像約伯一樣遭遇著被誤解的痛苦。在某一個下午,我自己躺在房間裡,只覺得心都冷了,淑芬姐這時候走了進來,問了我的身體,那時彷彿有種力量讓我的心開始溶解,我一邊哭一邊說,說真的,雖然我是女孩,但我很久沒哭了,因為我覺得那是沒意義的舉動,但是在哭泣之中,我說了一些我平常深埋在心中的傷口,那更是我平常不會說的,因為我尊重別人有不知的權利,但是我不知道那些傷口已經埋在我的心中很深很久很痛,我企圖騙自己,逃避自己,告訴自己這些傷已經好了,但是我不知道這些病,已經轉移成心中的恨和剛硬,背負這樣的罪在神的國度是相當辛苦,接著,同工們開始開檢討會,冗長的檢討到最後變成大家的心得分享,輪到我的時候,我竟然又說了些大家都聽不懂的話,又不止的哭,我想那時弟兄姊妹一定認為我累瘋了,我那時也覺得很丟臉,非常想要跑開,可是淑芬姐要我勇敢的在眾人面前分享我的軟弱,要我不要離開,結果我一哭完,我發現我的暈眩症竟然不藥而癒,我起初不相信開始劇烈的搖頭晃腦,想確認到底是不是好了,但是不管我用幾次,我的身體明確的告訴了我,我已經好了,我欣喜若狂,更是感受到聖經裡的一句話寫的真是好,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身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後十二︰9)不僅如此,神更要如詩篇103章3節所說,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 
 
彷彿就像親身經歷約伯記,我當然也有生活上的問題,依然有要解決的傷口,而且覺得天上的賭注也還沒有個結果,現在的我,正如「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見你」,更確定的知道,只要求他按著他豐盛的榮耀,藉著他的靈,就可使我心裡的力量剛強起來,沒有什麼事情能使我與神的愛隔絕,除非我自己決意背對神,如今我得著了醫治,我絕對不會再將這麼好的福音放手,更要緊緊追隨祂。
 
今年夏天已經結束了,但明年正要開始,我接下了明年瑞穗福音隊隊長,願意在神的感動中,讓更多人見證神的榮耀,將福音傳出去,傳給普天之下所有的人,因為這原是神要我們做的事,如果有弟兄姊妹受了聖靈的感動,我誠摯的邀請你明年夏天將你部分的時間交給神,用福音隊的服侍更堅定自己的信仰,讓更多人認識神,正如以賽亞向神的熱切表白:「神阿!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採訪組)

2006年11月12日 星期日

改變 -- 陳錦慧

0 意見
寫作於2006/11/12
作  者: 陳錦慧 姊妹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是陳錦慧,我今天想要分享的是我信主的一段過程,說到我的信仰過程,可以分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十幾年前因為婆婆的介紹,我帶著三歲的老大,來到和平教會上福祿貝爾恩物課,那時候上這個课的老師是林盛蕊老師,記得當時的我對信仰還很陌生,後來透過林老師的介紹我深深的體會到神創造的大自然有孩子取之不盡的學習教材,而且上帝是萬物的源頭。這是我當初對神的認識。

第二個階段我要分享的是在带孩子當中經歷神的一段過程。我本來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當媽媽之後,當然也希望自己是一個完美的媽媽,可是實際上好像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美好,因為我們家的老大個性比較強,又不喜歡受約束,他這樣的個性應該是有跡可尋,因為我也是這樣。所以在他小時候我們常常會因為管教的事發生衝突,衝突的結果往往造成一些傷害。記得我曾經因為他不聽話,又拿他沒辦法的時候,生氣的折壞一片他很喜愛的遊戲光碟。每次的衝突都讓我很難過,也很自責的心來到上帝面前,聖經裡有一節經文讓我得到很大的安慰,就是彼得前書5章7節: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們。就這樣每次的禱告神的慈愛就會使我的心一次比一次柔軟,我不再用自己的框框去框孩子,相反的是用欣賞的角度去接納孩子。

後來我們家的老大上國中,遇到一位基督徒的導師,因為老師的鼓勵,他開始思考信仰的問題,也很認真的在讀聖經,聯絡簿裡密密麻麻的字都是他和老師分享信仰的痕跡,那段時間神讓我看到了這個孩子的改變,沒有我所擔心的叛逆。這樣的見證讓我好奇的也試著去讀聖經,之後神送給我一份意外的禮物,就是我跟老大之間的關係有了很微妙的變化,就是我們有了共同的話題,常分享讀經的感想和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感謝主!拉進了我和孩子的距離。這一連串經歷神的感動,讓我在兩年前決定受洗。

在信仰的路上,神一直在改變我,神開闊了我的視野,對事情會從不同的角度去看。現在我和孩子之間比以前協調,並不是問題沒有了,只是我改變了,感謝主!因為有神的同在,時常提醒我在面對孩子的挑戰時選擇做對的事。有一天我先生說我改變很多,我想是家裡責罵的聲音減少的關係吧!感謝主!因為我的改變給家裡帶來不一樣的氣氛。衝突減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彼此的相愛與尊重。

福音的暑假 -- 周坤

0 意見
寫作於2006/11/12
作  者: 周坤 弟兄

周坤,台大生化系二年級,父母都信主,母會台南新營浸信會。

我是周坤,今年總共參加了青田、瑞穗以及竹田三隊的福音隊,同時也是瑞穗及竹田隊的活動組長,今年的暑假對我而言是福音隊的暑假,也是充滿了上帝恩典的暑假。

加入福音隊對我而言是一個全新的體驗,我從來沒有當過一群小朋友的老師,更不用說要為他們設計遊戲內容了,平常的我對於活動組總是敬而遠之,因此這次要擔任福音隊的活動組長一職實在是令我非常的焦慮不安,特別是瑞穗福音隊,由於缺乏同工,活動組的事務一直沒有進展,直到青田隊結束之後,瑞穗隊才有足夠的人力和時間;竹田大地活動組的困難則是成員中惠菁 必須要上班,只有很少的時間能夠討論活動內容。距離瑞穗出隊的時間只剩下三個禮拜,我必須要負責兩個福音隊活動的架構,對於沒有經驗的我來說是很沉重的壓力,而上帝在這時候給了我力量:當我正苦於活動組的進度落後卻又無計可施,心情非常低落的時候,正好讀到了耶立米書33:2-3「成就的是耶和華,造作、為要建立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是他的名。他如此說:你求告我,我就應允你,並將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難的事指示你。」上帝提醒我是祂撿選了我來為祂做工,並且祂早已為我預備好我需要的恩賜,只要我向祂祈求,祂就將這些恩賜加在我身上,並且其豐盛超出我所求所想。在明白了上帝的應許之後,我的內心不再徬徨不安,因為知道耶和華將要掌權,我要做的只是完全交託在祂手中。果然上帝差派了少契的同工們給我們,他們成為了活動組重要的幫手,看他們每天辛苦的準備當天的活動,讓我更加感謝神的安排。

神不僅在計畫活動上賜給我能力,祂給我更大的恩賜是讓我能夠和小孩子建立關係,為此祂讓我參加了三個福音隊,慢慢的改變我的態度。在青田福音隊第三天的晚上,我坦承我對小朋友們並沒有愛心,每天像是上班一樣的應付了事對我來說太痛苦了,我向上帝表明我的無助,懇求祂來改變我,在之後的日子裡,我感覺到我漸漸的能夠發自內心的關懷孩子們,我很樂意花時間和他們共處,看到他們能夠因著我們的緣故認識上帝,除了為他們感到高興,也很希望能夠陪著他們一起成長,感謝上帝的安排,讓我和這麼遠的小朋友的生命有了交集,這個暑假的福音隊,讓我清楚的看見上帝的大能,感謝耶和華!

(採訪組)

2006年11月5日 星期日

上帝沒有放棄我 -- 陳碧蘭

0 意見
寫作於2006/11/05
作  者: 陳碧蘭 姊妹

第一次進入教堂上主日學,是在8歲那年的夏天(1957);聽鄰居的小朋友說:星期天到我們家附近的教堂去聽故事、唱歌,結束之後還可拿到一張漂亮的聖誕卡片。在那物質缺乏的年代就為了這童稚的理由,我初次來到神的身邊。

高二那年,我參加了教會的少年團契,因為我的同學是牧師的女兒。我的家是屬一般傳統的信仰,母親以拜拜為精神的寄託,雖然我到教會的活動並未受限制,但這令我每次做完禮拜回來就有些罪惡感,好像背叛家人,這樣的感覺深藏在我內心許久。回想在教會的那段時光,特別是聖誕夜報佳音,教友們準備豐盛的點心,讓我們享用,還有聖誕節的火鍋大餐,那是最快樂也是最令我懷念的時刻。不過這光陰也隨著畢業,同學們各奔前程暫歇了,我又回到在教堂外徘徊的日子。

1980~1984年,我先生到美國唸書,在期間他到教會去了後來也受洗。1984年先生回台之後,他提議上教會,在我腦海中,又浮現以前看到教友們常穿戴整齊漂亮的坐在教堂做禮拜的寧靜景致,那是我嚮往的氣氛。因此一家人就前往我年少時曾去的那所教會做禮拜。不過只去了幾次,後來因兩人忙於工作及照顧小孩(當時沒有週休二日),又漸漸懶散了,我又離開了神。

1997年,我碰到生命中最煎熬的困難,幾乎要崩潰。痛苦的我,不斷的求援;一般民間的卜卦、算命、風水甚至到廟裡拜拜……,期待事情能獲得改善。未果,反而使我更混亂。混亂中最後我想到了上帝,我想,也許上帝可以幫助我度過難關。於是我主動找一家未曾去過的教會,參加禮拜,也買了聖經。我曾期待痛苦的煎熬,在我加入教會的那一刻,即時得到解決,像是睡一覺起來第二天就沒事了;我想藉助那我所期盼之神的力量,如同祂能使癱子行走,使瞎子看見,祂能不能也立刻讓我身邊的一切改變,把我從痛苦的深淵拯救出來? 現在的我回想起來,我能明白神是在我身上慢慢的做工,祂給我功課是內求的,面對自己所犯下的過錯以及我的愚昧無知,學會真正的包容與愛,唯有這樣才能獲得救贖。所以對當時未能領悟的我來說,結果是落空的。最後我失望的離開了教會,也離開了上帝。

前年〈2004〉,我無意中參加一所教會辦的讀書會,在讀書會中,我感覺教會很溫暖,看到教會的人,非常有愛心和熱心,尤其對一位非基督徒家庭的智障兒,表現關懷關心的那一幕,我深受感動,因此我決定開始參加這個教會的主日禮拜。經過了一段時間,我也準備受洗。但不知為什麼心裡覺得有很大的壓力,充滿不安和掙扎,最後我選擇逃避。我對這教會的牧師、傳道人以及一些姊妹有很深的歉意,不敢見他們,也不敢去教會了。

去年〈2005〉6月,我在路上碰到20多年未曾碰面的老同事“和美姐”,她是和平教會的會友,她邀請我去聽蔡牧師的創世紀導讀,因有前車之鑑,所以我問她說,聽了以後,妳會不會要我來做禮拜?她笑笑說:不會啦,只要來聽就好了。抱著嘗試看看的心情來聆聽,卻沒想到,原來聖經也可以是如此生動的被詮釋 ﹗我確實被吸引住了,開始期待每個禮拜四來和平教會,後來蔡牧師無法繼續上課,我頓時有些失落,卻不想放棄,我轉為做禮拜,我想這是上帝的安排吧 ﹗在主日崇拜中,蔡牧師的證道又深深的打動我,使我頓悟到自己的無知和軟弱,我開始去讀經、禱告、默想,過程中我更發現自己真的很無知,真的很軟弱,每每遇到困難,就一味的要求上帝,若沒有很快達到我的心願,我就埋怨上帝對我不好,上帝是不公平的,我甚至還懷疑上帝是否存在?從未敬畏過神的我,此時才發現自己是何等的不堪。因此,我開始學習做內省的工作,去默想上帝的話。從神的話語中,我似乎得到力量,也學到了如何來面對困難。但有時困難依舊,我對上帝的信心又動搖了。

那知神一再地饒恕我,給我機會,祂始終沒有放手。我開始想認罪悔改,但這是何等的不容易,所以我真的需要神,來幫助我,來改變我。我想要有一個屬靈的家,我想要成為神的兒女,我決定要受洗。今年6月18日,我終於接受洗禮。當天回到家,摸著教會新贈的聖經,看著蔡牧師和師母贈送的卡片上寫的『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歌林多後書 五章17節>。我內心悸動,久久不能自已。

神,很奇妙的帶領,從我8歲初次上主日學到58歲受洗,其間的50 年,神始終沒有放棄我,祂真的很愛我,讓我這隻迷失多年的羊,終於回家了。我願一輩子緊緊依靠耶和華,我願做個順服的孩子,成為整個家庭的祝福。

白金加鑽石等於麻糬? -- 陳依信 、王乙珊

0 意見
寫作於2006/11/05
作  者: 陳依信弟兄 、王乙珊姊 夫婦

專訪 陳依信王乙珊夫婦
文/黃丹力

「麻糬寶,嘜哭啦,好啦,好啦!」我的兒子模仿著乙珊阿姨哄小品佳的口氣,唯妙唯肖,我不禁莞爾。

和依信、乙珊一家出遊的那兩天,乙珊的溫柔令大家印象深刻,她對品佳總是滿懷親暱和耐心,她說:「她只是個孩子!兇她不會比較好。」就因為如此,乙珊對孩子的哭鬧不安從不輕易動怒。父母給足了安全感,因此品佳總是笑口常開。

品佳這個快滿周歲的小妮子就是依信和乙珊愛的結晶。

只是,一個畢業於台北教育大學(原國北師)自然系(原數理系),另一個則是台大數學系的高材生,怎麼會蹦出愛的結晶呢?

是和平!

「和平」牽起了這段姻緣。原來,兩人相識於和平的青年團契,依信和乙珊分別為前後任會長。

2000年,乙珊從埔里好山好水的故鄉負笈北上,在學姐的帶領下,來到和平聚會。來了,就喜歡上這裏的青契。

來自員林的依信,就讀國北師時,便積極尋找一間靠近學校的教會,他找到了和平。這裏也是他建立起自信心的地方。

兩人在和平第一眼壓根兒互相不來電。沒想到依信畢業後,乙珊大二時,兩人開始對彼此產生好感,繼而確認關係。只是和平青契有條不成文規定,擔任會長期間不得交男女朋友!而乙珊當時正是青契的會長。於是兩人小心奕奕地呵護著這段關係,經過兩年零一個月的交往後,終於步上紅毯,一年後生下品佳。

「結婚感言嗎?呵……呵……」依信和乙珊對於這個問題,一個沈默,一個靦腆地笑著。

過了一會兒,依信終於給了一個大家都很滿意的答案:

「因為我們一個人的時候可以過得很好,所以有資格進入兩人的生活!」

依信自比為「白金」,乙珊則是「鑽石」,兩種分開時都是高價的珍寶,若能合在一起,成為鑽戒,不僅無損其光亮,甚至有增值的效果!

依信目前擔任指南國小老師兼系統管理師,乙珊則是年輕的全職媽媽全職陪伴品佳。兩人同心在「宣教關懷團契」服事,依信是會長,也是我們的好同工。

前些日子我生產時,他們舉家到醫院探望,依信肩扛一箱幫寶適「特級綿柔」尿片來相贈,為我們寶寶的屁屁升級,而且那一箱已足夠我們好幾月個不必上超市買尿片了。而他們的品佳呢,用的卻是超市的「DM」級尿片。

我突然想到耶穌說:「無論何事,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因為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太7:12)自己的孩子用便宜的、普通的,卻把最好的給我們。

至於品佳為什麼叫「麻糬寶」呢?會後去問問依信和乙珊吧!

(採訪組)

PS.你也可以是採訪組同工喔!只要將身旁熟悉的好友寫成見證或素描自己,洽月蓮執事。

從新得力 -- 李依龍

0 意見
寫作於2006/11/05
作  者: 李依龍 弟兄


以賽亞書40:29~31疲乏的他賜能力;軟弱的,他加力量,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

以賽亞書41:10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慌,因為我是你的神。

信仰過程

我是在念長榮大學研究所時開始接觸基督信仰。那時在寫碩士論文寫不出來,因為我大學念的是商管,但要寫的東西是屬交通領域的運輸網路,更糟的是這是國科會的案子,我問老師下一步,教授只說多想想,我那時就很慌,時常在校園裡閒晃,希望能”靈光乍現”,可惜這不是搞創意,但時常在校園裡遇到一位外國牧師,就開始約我去教會,剛開始的時候我很排斥,但後來時常遇到就去教會了,我想反正也寫不出來,去看看好了。有一天在分享代禱事項時,說到了我的困境,我想那牧師給我一個很好的觀念,你學習的過程應該是個虛線的圓,非實線的圓,這樣你才能let something in; let something out。面對手邊的問題,接受自己的不足,靠神的恩典來克服它。Face it; accept it and overcome it.於是開始去成大旁聽作業研究、參加研討會等,也讓我自己知道在學習上的盲點。

工作

後來因為有這商管跟運輸背景我開始我第一份工作,鋼鐵貿易。從原料預測規劃、生產流程,國際貿易等專業知識及語文的訓練,這一切我都沒學過,但就像之前所說的Face it; accept it and overcome it.記得那時要跟外國客戶溝通,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更遑論要催款,剛到公司時我是先把我要說的話打在電腦上,在撥電話,照稿演出。但到後來就能很自然的用。之後到台北從事電信業,神依然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最近被批說企劃報告沒有重點,原來是自己的組織能力不夠,中文表達能力不好,讓人不知重點為何,不過遇到一位好長官,指導我在產品規劃上如何做,當然多練習是其中一項重點。

家庭

當我越認識這信仰,我才漸漸體會到家庭的問題跟母親的遭遇。母親是一位基督徒,但嫁到不同信仰的家庭中,有許多的衝突跟不諒解。今年中秋節那假日終於約了母親一起去高雄德生教會,當開始唱詩歌時,我母親一直落淚,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位20多年沒踏進教會的母親,我站在他身旁,我知道天父在安慰我的母親,也希望大家為我的家庭禱告。

分享這些,讓我知道人得不完全,我面對並接受這不完全,對於感情我也漸了解到愛一個人是接受她的好也要接收她的不好。感謝社青團契,每次在練唱時,明明是四部合唱,我進入之後就變八部合唱,所以練唱時大家最高興的是終於八部變成六部,又從六部變成四部了。謝謝社青團契的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