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9日 星期日

神使用了我 -- 劉湘君

1 意見
寫作於2006/10/29
作  者: 劉湘君 姊妹


劉湘君,現就讀台大植微系四年級。今年參加了青田、瑞穗、竹田三個福音隊,同時也是竹田福音隊的隊長,母會是台南柳營教會。

竹田福音隊時間定在8/14那一週,容易緊張的我,心中的壓力也就從接隊長以來累積到暑假的末端。當時很羨慕別人:一來,8月初參加完瑞穗福音隊時,很羨慕已經沒有事的人,二來,籌備竹田福音隊時又很羨慕同工,羨慕他們能以「隊員」的身分參加⋯⋯

說起當初為何會接隊長,理由很不像理由,我覺得自己不是個適合當領導者,因此3月底收到淑芬姐的邀請信之後內心掙扎了好一陣子,深怕會誤了大事、誤了大家,但是在了解到我並不是孤軍奮戰後,便決定接下這個重責大任。從4月初至今已經半年了,雖然說到現在心中有些事情還是模模糊糊的(因為我本身整理的功夫較差),但心裡確信的是: 神使用了我。原本我一直很沒自信,也很在意別人批評的眼光,但姊姊蘊芝跟我說撒母耳揀選大衛的故事,提醒我 神的眼光和人的眼光不同,心中才感到比較寬慰;或許我覺得我不夠格,但 神要我以隊長的身分去做事、經歷和學習,的確在今年的竹田福音隊我學習到很多很多。

若說到福音隊對我的衝擊,一開始時最明顯的就是在課業上了。起初我不知道該如何拿捏時間、該如何將時間在課業及福音隊做最好的分配,所以剛接隊長時可以說是呈現「一面倒」的狀態。記得當時4月已經快期中考了,但心思卻完全被福音隊的東西填滿,桌上放的是該唸的《分子生物學》課本,課本上卻又墊著另外一張紙,寫的是幾月幾號要籌備、內容和進度又如何如何、事工該怎樣分配,課業在我生活中的「地位」遠遠不及福音隊,這點之後也由不高不低的成績毫不留情的顯現出來。課業和福音隊的衝擊可以說就在那時印象最深吧!

當然福音隊的衝擊並不僅止於課業上而已。整個暑假東奔西跑,得到充實的生活經歷,但這一切卻是用捨棄寶貴的天倫之樂所換來的,如果不是父母的包容和體諒,也無法如此自在的安排行程吧!

一路走來看到 神的恩典真的是滿滿加添,特別是在我這個沒什麼領袖特質的人身上更加明顯。就「聯絡」這件事而言,不喜歡廢話太多而且容易緊張的我,打電話的情形往往是:手裡拿著手機、撥好了電話號碼、心中想好要說的內容、擬好草稿、排好順序之後才敢撥出去,而且撥出去時心臟還是蹦蹦跳的。雖然情形是如此的糟糕, 神卻為我預備了許多參加福音隊的人,在招募隊員上相較於其他福音隊是順利很多!由於今年竹田教會蘇頌榮牧師希望能比去年多招收30名學員,也就是80人,因此16名隊員一直是我希望達到的底限,但當時也許是碰上期中考的緣故,在聯絡上有許多人的答覆總是"不確定",沒想到到了4月底,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隊員數就已經達到預定的16人了!之後還持續地增加,記得5月初在長執會上報告預算時雖然是以17人數計算的,但實際到出隊是24人!

似乎都很順利,沒想到就在瑞穗福音隊的最後一天(也就是8/7)接到竹田教會盧莉芳長老的來電,她說招生人數只有20 人左右,因為營期時間衝擊到學員的輔導課,所以即使還有人報名,恐怕也只有30幾人吧!因此當時隊輔與學員數將近1:1的比例便顯得太高,所以立刻要做許多調整,大至課程和活動、小至車票數目或手冊數量之類的事都要處理,甚至還有刪減隊員的問題。距離出隊卻只剩不到一個禮拜,而且同工都是一一打電話邀請來的,說要刪都很捨不得,加上在瑞穗隊結束回台北的空檔我又得進實驗室,因此一面面對內心的掙扎,一面持續和雙方教會聯絡溝通,記得曾經一天收發2、30通電話,電話費破千暫且不論,當時的內心真是既疲乏又煩悶,而且那時已經忙到沒時間也沒空間哭了。在那樣的情形下,常常都是姊姊以及天父爸爸在安慰我的心,到現在都還很感恩有人陪伴。

到了出隊後,一切都蠻順利的,食衣住行都不必擔心,最感恩的就是學員的報名及出席情形很穩定,到最後共有39名學員報名,是將近一週前的2倍。而出隊的同工也幾乎全數出隊,圓了我可以跟大家一起同工的夢。更重要的是:我不喜歡站在人前被注意,卻還是當了隊長一職、也上台了;原本我無法肯定自己,小朋友正面的反應也讓我有空間重新審視自己。當我在學習領導者該有的包容態度時, 神也提醒要以同樣的態度對待我自己。放下成見,凡事謝恩,這是我要持續學習的事吧!

(採訪組)

2006年10月22日 星期日

音樂見證與分享 -- 陳怡伶

0 意見
寫作於2006/10/22
作  者: 陳怡伶 姊妹

從小,父母就讓我學鋼琴,而且音樂班一路自小練到法國去。(也就是小學音樂班、國中音樂班、高中音樂班、大學音樂系、法國音樂院。)從來未曾與音樂脫離關係。雖然未有音樂天才神童的際遇,卻有一直為平平順順地通過許多考試、比賽及不斷地上台表演機會。

在認識主之前,這些重要事件從未帶給我較為正面的意義,我甚至心裏浪漫地想著“我以後要嫁給有錢、有才的英俊老公,然後作一位很棒地太太---”。直到我回國後,因緣際會中加入了音契,認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上帝,我的音樂才在我生命中開使演奏起來,『為什麼我會認識上帝?』在音契裏有一位“溫柔有如媽媽般“的范姐(恩惠)對我(及我現在的老公)一直不斷地關懷,以及和我拉同一種大樂器的佳芬姐也不斷為我禱告,我認識了上帝,我開始從禱告中學會很多事---。

在台上演出時,我的心慢慢地知道我在演給誰聽,開始知道自己的不足與軟弱居然可以有那麼強而有力的依靠,表演變成一種與上帝在一起的美好時光,音樂就成了很有意義很美好的經驗累積。以前對我而言,音樂只是本能,現在它透過上帝讓我由感動中成長了生命。最棒地是音樂,還是上帝給我的工作,我自己表演還教學生認識音樂,有時我也分享我生命中影響我的最大因素→上帝給我的學生,甚至學生家長,因為我知道唯有當他(她)清楚學音樂的最大的收獲是心靈無窮的財富時,她才會真正把最美好的音樂表現出來,而不是技巧而已,而且當生命的馨香能借由音樂填滿時,我相信她也會和我一樣感謝上帝揀選了我能自小學音樂,練習時苦悶就不再困擾我們。我這樣的生命經驗不知弟兄姐妹們是否也有相似同樣的感受。願我們都能在學習或工作中明白主的安排,不同的天賦、不同的性質,卻有著主最美的使用與祝福,當我們全心全意為主而行時,那美妙自會存在你我生命中,而別人看到我們的喜樂生命工作時,才更能來認識那影響者。

願主祝福每一位弟兄姊妹。

不再是重擔 -- 葉恩旬

0 意見
寫作於2006/10/22
作  者: 青年團契 葉恩旬 姊妹



(專訪青年團契 葉恩旬 姊妹)

葉恩旬,今年瑞穗福音隊的隊長。現在是台大園藝系三年級,母會是台南太平境教會。

當隊長的一定都會被問到這麼一句:「為什麼?為什麼要接隊長?」我是一個活動外務超級多,檔期永遠排滿滿的一個人。在接下福音隊隊長的時候,暑假中我就已經有一個系上要辦的營隊。接下隊長這一職,無非只是增加我的負擔,我還有時間能力再多這一項嗎?我覺得我一定是瘋了才會接下隊長一職!連我姐姐恩琪也這麼覺得,後來她果然成為我福音隊的第一個隊員。到底為什麼我要接隊長?這個問題可不可以讓我先擺著,待會再來回答好嗎?

今年是我第二年參加瑞穗福音隊,在去年結束的時候,我就偷偷告訴自己明年我一定要再回去。今年我真的是如願以償了,只是沒想到身分有點不一樣!從小隊輔變成大隊長,用不一樣的身分回去,地點一樣,心情卻大不同,而所能看到的眼界更是不一樣。去年我的焦點只需要放在身旁的幾個孩子身上,但是今年神讓我在隊長的位置上,將眼光放在整個瑞穗的孩子們身上,看見的是整個瑞穗孩子的需要,是整個瑞穗地方對福音的需要!

我看見我們的孩子,爸媽平時需要到外地工作,陪伴他們的是已經年邁的外公外婆。我看見我們的孩子,家中是開香舖,賣金紙賣香柱的。我看見我們的孩子,小小年紀就要出來跳乩童,受傷流血,只因為是家裡的神明叫他去的。我看見我們的孩子,他知道耶穌、上帝這些名詞,但他不知道福音是什麼?我看見禮拜天的瑞穗教會,只有坐不滿的老年人,和永遠能用一隻手就能數完的主日學兒童。

每次想到這邊我就忍不住問自己,我到底來這邊是要做什麼的?一年365天中來到了瑞穗,吵吵鬧鬧了一個禮拜,辦了四天的營隊,我又能做什麼?結束離開之後,我們又改變了什麼?留下了什麼?我們能做能給的,真的不夠啊!短短四天的陪伴,真的好不夠啊!能不能再多一點點呢?我真的好希望能再多給些什麼……而感謝希如姐在某一晚的小組晚禱給了我很大的鼓勵與盼望,就是儘管我們會灰心,會感到軟弱無力,但是總不可失去對上帝的信心!要相信上帝作工有祂的定時,祂所要成就的或許不是短短幾年就能看見的成果,總不要失去那盼望!

所以到底為什麼我要接隊長呢?當初淑芬姐來找我的時候,其實我也似乎別無選擇,如果我不接,那今年就不會有瑞穗福音隊了!我不忍心讓孩子們盼了一年的希望落空。然而招募隊員我也面臨了極大的窘境,從接下隊長之後有長達快一個月的時間,隊員人數是用一隻手可以數完的。但是當神要成就一件事情的時候,我是連say no的權利都沒有的!所以我選擇順服,順服神的帶領。頓時隊長的職責不再是一個重擔,而是一個恩典!在整個過程中我學習到與神同工的喜悅,祂必照我所需的將恩典與祝福每日加添給我。就像我在今年福音隊所結交的這群共患難的朋友們,更是拿什麼都換不來的!謝謝你們,你們每個人都是我的天使!至於瑞穗福音營,雖然只有短短的四天,但我們卻不能因此就輕看它,因為我相信神喜悅這事,祂所要成的,祂必親自看顧。

我期待,在許多年後的某一天,我會聽到有個來自東部的青少年說,他的生命在那懵懂無知的某個童年夏天裡,開始有了改變⋯願我們所做的都歸榮耀於那賜下福音的耶和華!
(採訪組) 

2006年10月15日 星期日

回家 -- 李立中

0 意見
寫作於2006/10/15
作  者: 李立中 弟兄

親愛的兄弟姊妹 大家平安:

回家本來是很自然的事,但我卻徘徊在門外不敢推門進來;進到教會裡面來!總是有很多的理由來推託,雖然不斷思索、檢討而確認了有主要因素;但仍然在內心掙扎著。

回想起走過的歲月,不論在求學、就業、生活和健康上,雖然有些波折;但仍然平順,在不知不覺中受到上帝的照顧,享受著福份和恩賜而自己不知道。

自從民國37年約三歲半時父母親帶我來和平教會接受莊牧師幼洗之後;五十八年間的猶疑、徘徊在各地教會門外時;那聖歌優美而動人的旋律;會眾齊聲讚美的力量;總是觸動著心靈深處,感覺到上帝未曾遠離過我。

父母親所播屬靈的種子和幼年時期受教會薰陶的影響;在困頓或無助時,很自然的走回到禮拜堂來聽上帝的教訓和啟示,就像那種子冬眠而未壞去。我想假如父母親沒有以身作則或沒有讓我接受幼兒洗禮;沒有將種子播下,我將不會有定著和歸屬。
然而因為沒有堅定的信仰,以致我所組成的家庭成員都未能認識上帝;我個人更未能成為真正的上帝國子民。除了家庭無共同信仰而不易凝聚共識;我個人更惶恐將來不知道要去那裡。每當教會裡的兄姊在守聖餐,卻沒有我的份;到外地教會做禮拜,卻答不出我從那裡來!

我想該是回家的時候了;該是回到天父上帝懷抱的時候了;回到我們和平這大家庭的時候了。

今年6月18日受堅信洗禮後,立刻感到肩上的擔被放了下來;反正有上帝可以依靠、可以幫我擔了。接著媽媽中風住院;出院當日竟然可直接住進雙連安養中心接受養護;那是一個需要排隊等待很久的地方,而等待期間的中風照顧可是一大困擾呢(有過照顧經驗的人體會更深);感謝和平諸位兄姊的代禱;更感謝慈愛的天父上帝奇妙的安排!

蔡牧師說受洗並不保證可以得救;所以今後我要勤讀聖經、經常禱告;堅定信仰。讓我在上帝的國有份。也要因為我的信心和天父上帝的疼愛;感動我的妻子兒女,來認識耶穌基督,同入上帝的國。

就像我們教會週報封面下方的聖經章節說:當稱謝進入祂的門,當讚美進入祂的院;當感謝祂,稱頌祂的名。(詩篇100篇4節)阿們!

神學生黃予庭的見證 -- 黃予庭

0 意見
寫作於2006/10/15
作  者: 神學生 黃予庭


我來自花蓮的玉里,阿美族人,原住民名字依茉伊.哈榮(Imuy),家中有十個成員,爸、媽、三個哥哥、三個姊姊、一個妹妹及我,我排行老七。小時候因為家境不好,爸爸為了生計,從小就離開我們,獨自一人到台北工作。在我六歲時,爸爸接全家人到台北的士林居住,生活非常貧困,哥哥姐姐因為經濟因素各自工作,父母親只讓我和妹妹完成高中的學業。今天我能繼續讀大學和研究所,也因為神的恩典,為我預備支持我讀書的丈夫,在他的供應之下,順利完成大學學業,及現就讀神學院道碩二年級。神除了祝福我的學業,也賜給我很棒的丈夫與兒子,在神的恩典之下,兒子樂恩,四歲六個月,現就讀雨聲國小附設幼稚園中班,而丈夫也在神的祝福之下現就讀基隆海洋大學研究所(地球科學)三年級,這一切都是神的祝福,我要將這一切恩典榮耀歸給神。

感謝神,雖然我們家不是很富有,但我們活的很喜樂、很平安,因為我們有一個帶給我們希望的信仰。從小我就生長在基督化的家庭,父母親是個虔誠的基督徒,我們全家大小都在教會服事,而我在教會擔任幹事之職,父母親的信仰非常堅定,生活上無論遭遇各樣的艱苦與患難,對主的信靠仍屹立不搖,六年前當我們家遭受巨變,由於哥哥開的公司倒閉,家人受到牽連,房子瞬間化為烏有。感謝神,由於父母親堅定的信仰,讓我們靠主的名重新站起來,倘若沒有這個信仰,或許全家人因此而倒下來。我很慶幸因為父母親的信仰,我可以認識神,也讓我學會在各樣的患難中如何依靠神。 

今天全家人能重新站起來,也因為背後有信仰的力量,才讓我們勝過這個苦難,經歷到苦難的試煉,更讓我確信一件事情,神是我們苦難中的力量與幫助,我真的非常感謝父母親把屬靈的產業留給我們,他們用最美的見証,帶領我們認識主,至今使我從未離開過神。 

八年前,因為神的感動,我報考新竹聖經學院教會音樂系,求學的過程中,也經歷許多的試煉,誠如前文所提到的事件,為此曾一度有休學的念頭,原因是不想讓家人為我的學費憂心,另一方面,想工作賺錢來分擔債務,感謝神的恩典,在老師、同學、及丈夫的安慰、鼓勵及代禱之下,終於順利完成四年的學業。 

畢業後,接受西美中會僑美教會約聘,擔任幹事之職,主要的事工—推動敬拜讚美、詩班指揮、擔任司琴、青少年輔導等,牧師退休後,又接行政之事工。服事期間,讓我看見一件事情,在原住民的教會,因為無能力同時加聘一些同工,相對的職務方面也擴充到全能事奉,原本只是小小幹事,到後來成了全能事奉者,原住民教會不比平地教會人才聚集,所以在原住民教會服事頗感吃力,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才決定報考研究所,期待藉由神學院的裝備,讓我成為具有使命感的傳道人,來回應神的呼召。  

也期待,藉由在和平教會實習的期間,能將這裡所裝備的各樣事工,成為我將來回到原住民教會服事時,一個很好的方針與目標,使我的服事更加豐富。對於我的期待,我希望能對於起初回應神的呼召,能堅持下去,不看環境如何,仍能屹立不搖、堅持到底。相信在於我的堅持與執著,神必定賜福。 

2006年10月8日 星期日

奇蹟的夏天 -- 賴聖玟

0 意見
寫作於2006/10/08
作  者: 專訪 青年團契前會長 賴聖玟姊妹


賴聖玟,今年青田福音隊隊長,國北師幼教系四年級,高雄人,曾任和平青契會長,母會高雄福澤教會。

今年是我參加福音隊的第三年,前兩年我去了瑞穗,今年我在青田,一個特別的地方,是我這三年來聚會的地方,也是我這三年一點一滴成長的地方。

前幾天去看了一部紀錄片,片名叫做”奇蹟的夏天”,它紀錄一群花蓮的國中生一起在足球場上揮灑青春、一起奮鬥的故事。這三年來的夏天,對我來說,也是”奇蹟的夏天”。前兩年,我在瑞穗,跟一群伙伴一起吃、一起睡、一起熬到半夜;今年,我在青田,也跟一群伙伴,一起分享、一起成長。

今年,我選擇參加第一次的青田福音隊,也是青田隊的隊長,為什麼會做這樣的決定,我相信是上帝的安排。現在的我,已經是大四的學生了,也正在準備研究所的考試,因此,在暑假的時候,我面臨到補習跟服事的選擇,我考慮著要去瑞穗還是留在這裡參加青田?

瑞穗的部份,一方面我考慮的是出隊時間,那個時間我的補習已經開始了,但另一方面,也是最大的考慮,是職責的問題,原本淑芬姊邀請我擔任瑞穗的隊長,但心中有一大部分的我,是不想接下隊長這個重大的責任,雖然我很想再去一次。至於青田,從第一年參加瑞穗福音隊開始,我就在想,為什麼福音隊都出去外地傳福音,而我們教會附近的社區卻沒有這樣的福音隊呢?所以也想留在這個地方,傳福音給這個地方的孩子,另一方面,出隊的時間是暑假剛開始,補習的課程影響較小,而且,是幫忙性質的,不用負太大的責任。

於是,我告訴淑芬姊,我考慮的結果,是要留在青田幫忙,瑞穗,今年就無法去參加了。原本以為,自己可以鬆一口氣了,但上帝的奇妙無法測透,隔了幾天,我在青契的家族版上看到,”青田福音隊隊長賴聖玟”,我真的嚇了一跳,果然,還是逃不了的。

我接下了福音隊的隊長這個服事,從開始找同工,到策劃福音隊的流程、內容,我一直在掙扎,一直想逃,甚至有一次,在期末的時候,我逃回了高雄,為了喘口氣,然後在一天以內再回到台北,繼續面對我的考試和福音隊的服事。在7/4~7/8的這段期間,其實是我參加過最痛苦的福音隊,除了跟孩子們相處的時間之外,我的心情是低落的,我對自己沒有信心,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甚至有一天晚上,我的情緒崩潰了。

福音隊結束之後,我讓自己完全不去想福音隊的事,提到要見證,我也完全不想,我又開始逃避,直到9月底我回到和平教會。一回到這裡,我回想起了福音隊那幾天,大堂裡撤掉椅子,孩子們都坐在地板上一起敬拜、一起玩遊戲、一起分班,每天早上跟下午,我跟同工們一起跪在地板上禱告,其中一天的晚上,孩子們到會友家洗澡,晚上寫下他們願意擺上的事,在地板上,睡了七十幾個小孩,同工們也睡在冷冷的講台上---等,一瞬間我發現,感謝的事情太多了,雖然我一直逃,但神做到了,祂把不可能的事情變成可能。

孩子們回去了,但我相信上帝在他們心裡灑下了種子,而上帝讓我,看見了自己的軟弱,看見自己一直在逃,看見自己的信心好小,也看見了祂的大能以及滿滿的恩典和祝福,我聽見祂溫柔的告訴我 ”孩子,不要怕,只要信”。

(採訪組採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