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24日 星期日

凡事都能作 -- 王雪枝

0 意見
寫作於2006/09/24
作  者: 王雪枝 長老


大家好,我是王雪枝。

四年前我參加過長濱福音隊,當膳食隊的一員,我們有三人小組,大廚施麗蓉姐,二廚蔡妙惠姐,我是打雜的;工作雖然很累卻沒有壓力,只要做好準備工作,其他就是大廚二廚的事了。第二年暑假招募隊員時,恰巧遇到我們的大廚麗蓉姐身體不適,我們這三人小組就沒有參加。而且於前年聖誕節前2天,我們的好姊妹、好夥伴竟然先回到天家,失去這位大廚,我更沒有勇氣參加!年紀一大把,體力、活力都不夠,又怕和年輕人有代溝,我很擔心自己會成為別人的負擔。

直到今年暑假和張貞惠老師配搭青田營時,張老師邀我參加瑞穗福音隊,負責隊員的膳食,因為她有經驗,我也就敢報名了。沒想到後來因為張老師身體狀況不佳而臨時取消,我很猶豫是不是要參加,就這樣,一邊期待張老師的身體恢復健康,一邊忐忑不安的等待,所以連福音隊的會議也沒參加。直到出發前兩週,張老師確定無法參加,我向碧文幹事說,少了張老師,我無法擔當這個重責大任,碧文幹事安慰我,因為瑞穗教會的會友負責中餐,若中午有剩下的菜,可以留到晚上,我們只要再加2樣菜就好,以往也是如此,而且還有月蓮姐、育芬姐一起,沒有問題的!我想到聖經上說:『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就這樣,我在7月31日一早出發到瑞穗,展開一星期的暑期福音隊。

到達瑞穗教會,我先去熟悉工作環境,廚房有一台一般家用的瓦斯爐,一個大的煮飯鍋,另外有一個類似大油桶的爐台,就是像一般餐廳熱炒用的快速爐。我一看,心想:天啊!這是我這一星期工作的環境嗎?我從來沒有使用過這種工具,我能勝任嗎?平常我只需要簡單的煮兩三樣菜給孫子們吃,現在可是要煮給36個人吃呀!這時我有些後悔為什麼自告奮勇來參加福音隊了……

但上帝讓我看到,這些可愛的青年們,經過一天的旅途勞頓,加上炎熱天氣,即使汗流浹背,依然忙著整理教材、熱切討論課程安排,直到半夜才休息。我深深感動,他們因著上帝的愛,願意到偏遠鄉間,與這裡的孩子分享上帝的愛,難道我就不能將這愛化為一盤盤好吃、衛生、營養的晚餐,為他們加油打氣嗎?於是,我心中不再後悔,充滿了喜樂,一連串的菜單:牛肉湯、紅燒肉、糖醋魚、香腸、清蒸鮮魚、皮蛋豆腐、咖哩雞、酪梨拌沙拉….陸續浮現我的腦海,並且思考如何安排才能讓隊員們吃得安心又快樂。

月蓮老師、育芬老師真是上帝派來的天使,安定我懼怕的心。每天一早,月蓮姐和我一起上市場採買,無論是菜色選擇或價錢方面,她都很有經驗。所以這次伙食吃得好又很省錢,都是她的功勞。她們兩位也是美食專家,知道煮什麼菜該配什麼佐料,能更豐富菜的味道。有一次煮糖醋魚時,臨時發現沒有醋,她們就想到用檸檬代替,結果當天煮了三條這麼大的魚,大家吃得乾乾淨淨!就知道有多美味!

天父也是豐豐富富的主,有一天,我們計畫隔天早上吃饅頭、配豆漿,天父上帝感動一位姊妹送來40多個花蓮有名的饅頭;當我們覺得菜不太夠時,當地會友送來自己種的青菜、冬瓜,還有許多香蕉。甚至第二天早上,我們用吐司夾香蕉當早餐。當我們想去買西瓜,補充隊員們的水分,晚上王榮德長老夫婦就帶來兩個大西瓜,為我們加油打氣。蔡牧師週六晚上帶來許多飲料、冰淇淋,還有鼓勵的話,使我們深深感受到上帝的愛如此豐盛有餘!

『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裡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以弗所書3:20)是的!原先認為中午的菜可以留到晚上,但因中午參加的人數有六、七十人,加上隊員們約有100多人,午餐幾乎都吃得差不多了。晚餐若不夠豐盛營養,根本無法供應隊員們從早一直撐到半夜的體力。主賜給我和兩位好同工,有智慧和體力,克服炊具使用上的困難,依靠上帝給我的力量,同伴的分工合作,才得以完成這次任務。我內心充滿感動和喜樂,真是越事奉越甘甜,上帝賜給我們的往往超過我們所求所想。

將一切榮耀歸給萬物的主宰--天父上帝! 阿們!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 黃永慶 、陳雪馨

0 意見
寫作於2006/09/24
作  者: 黃永慶長老 、陳雪馨長老娘


本週採訪的對象是成契的黃永慶長老;黃長老於民國87年自台灣電力公司退休,和長老娘陳雪馨育有二男一女組成溫馨家庭,長子黃信更和周淑敏姊妹結婚另組小家庭,次男黃信道熱衷於電腦,長女黃惠莉則服務於國有財產局。

黃長老和長老娘於和平教會結識,學生時代兩人皆就讀台大,為學長與學妹的關係,民國51年於莊丁昌牧師的見證之下,攜手步上紅毯共組家庭。除了婚姻,兩人的信仰之路也相當久遠;黃長老年幼時於台南太平境教會聚會,於民國43年在和平教會接受堅信禮,算一算在和平的日子也將近半個世紀了。黃長老夫婦重視子女的教育,深深了解環境對於孩子成長、教育的重要,因此初次置產於台電大樓附近,取地利之便,在工作之餘陪伴孩子的學習與成長。也許是因為幼時生長於大家庭的緣故(在13個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么),黃長老特別重視家人間的互動,即使孩子長大就業後,仍不忘時常與子女保持聯繫,喜愛打桌球的黃長老更於每週六和次子比賽桌球;賽後,贏家招待兩人一起喝咖啡, …光是想像這般天倫景象,就令人羨慕不已!即使身為嚴父,黃長老對於子女溢於言表的關懷表現在與子女的互動上。和女兒的感情好到可說是無話不談,常用自己過來人的經驗以及基督的教誨,在工作以及信仰上和女兒分享,使同為公務員的她在生活中處處能見證基督的大能,面臨挑戰時總是峰迴路轉,開拓新的格局。

幼時的日式教育影響黃長老至深,就業之後也因為日語能力這項優勢單獨受派至日本半年,甚至在退休之後也受日商台灣佐籐公司聘為副總經理。大學所學為土木工程,但因職務調升關係,後半段卻以企業管理為主。休閒時則喜愛蒔花、植草、養鯉魚,怡情養性。在教會的團契及事工上,黃長老固定參加成契詩班以及成契查經班,他也鼓勵會友參加團契。在為人處事上,黃長老常以年幼時父親的勉勵自勉:「右手做的事,不要讓左手知道」,提醒為人應低調,時間會篩選出經得起考驗的人;另外,出生於大家庭的黃長老重視和諧的人際關係,「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這段經文,則影響他與手足、家人的關係,也讓他成為一位成功的領導者。

曾任詩班隊長的黃長老,於採訪最後信手捻來聖詩數首,和我們分享他最喜愛的詩歌:第274首「求主施大恩」以及第336首「天父我知一生光陰」,前者喜愛他的調子,後者喜愛他的歌詞,歌詞是:天父我知一生光陰,是你為我安排;所以逐項雖有反覆,我願照主所愛;懇求上帝現時助我,專務服事敬拜。

(採訪組採訪/溫家音整理)

2006年9月17日 星期日

和平故事 -- 和平家庭新成員 (6月份受洗)

0 意見
寫作於2006/09/17
作  者: 和平家庭新成員 (6月份受洗)


和平家庭新成員(6月份受洗、轉籍的兄姐),你認識他們嗎?

(1)陳怡伶姊妹---主修大提琴,與小號手陳長伯弟兄(本日轉籍)是音樂團契的夫妻檔, 因著范恩惠傳道的邀請來到了和平教會。夫妻倆皆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是學長、學妹關係。怡伶任教於台北真理大學,是台北愛樂及音契管弦樂團低音提琴首席;長伯則是現任國家交響樂團小號副首席,任教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立臺北教育大學等。怡伶信仰的追求始於加入音契後,因著信仰的力量心中有了極大依靠,在禱告中煩惱的事似乎一件件渡過,在音契一年後,終於決定受洗。當高音遇上低音的協奏曲,合奏下的產物就是他們的幼子陳祈安(6歲),熱愛昆蟲,也參加6月幼兒洗禮,全家欣喜能在主裡繼續追求信仰。

(2)李立中弟兄--- 1948年在本會接受莊丁昌牧師施幼兒洗,而在58年後(今年)的六月十八日接受堅信禮,受洗的目的,如他所說他要回家。目前住在建國南路二段,服務於台中物流公司擔任顧問工作,所以週間的聚會對他而言較難參與。雖然已是六十二歲的高齡,但卻看不出歲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跡,目前李弟兄的最大希望是成為家人的典範,讓家人也能感受信主的甜美。

(3)江婷婷姊妹---原先是在台北基督徒林森南路禮拜堂聚會,因參加創世記查經,漸漸地來和平教會聚會,也於今年六月十八日將會籍遷入本會。婷婷姊目前是癌症希望協會的志工組組長,曾任陽明醫學院、北醫講師,丈夫是心臟科醫生。育有二子,分別是國中、高中二年級的學生。婷婷姐是大家族中唯一的基督徒,所以期望在各方面能成為家人的見證,舉凡家族中長輩的病痛或住院,她都盡力照顧。雖進入和平不久,但她積極主動參與教會服事和投入教會台大愛心團契的服事,更是今年大安公園平安喜樂晚會的企劃同工,真是難得。期望大家在主裡多多紀念這位凡事付出愛心及信心的賢淑姊妹。

(4)陳碧蘭姊妹---國中教師退休,與蕭和美姊妹原是中壢某國中的同事,受和美姊邀請參加「創世記查經班」,後來因蔡牧師到神學院修課,查經班暫停,她轉而參加主日的崇拜,因著進一步信仰的體認而主動要求受洗。她是這次轉籍吳幸鴻弟兄的太太,幸鴻兄自中央大學教職退休,雖早在1984年即已在美國受洗,但多年來沒有固定聚會,終於與太太碧蘭姊在和平教會拾回信仰。

(5)楊佩韘姊妹---原本是附近長老教會的會友,遇上困難(房子出租一段時間都無法順利成交,這份房租收入是楊姊妹的生活費),因著美國關心她的Tank師母之託,教會關懷同工一行人探訪關心並代禱,禱告2天後,房子竟奇妙、順利的出租,特別感謝和平人的關心及願意花時間探訪。因著探訪,佩韘姊感受到主內滿滿的愛,所以願意將會籍轉入,加入和平這個大家庭。 

2006年9月10日 星期日

轉機 -- 蔣龍杰

0 意見
寫作於2006/09/10
作  者: 蔣龍杰 弟兄


大家平安:我是龍書

每次我在跟朋友分享我的家族故事時,他們都說這一連串的故事可以拍成一部台灣龍捲風,而今天我要向大家呈現的是最新、且最神奇的情節!

小時候,寒暑假總會往外公外婆家跑。外公外婆有七個孩子,我有兩位舅舅四個阿姨。阿公家境不錯,常有許多好吃的東西,而最小的舅舅每次都有最新的電視遊樂器,也常常帶我們一群小孩子四處玩。外公是一位廟祝,我常隨著外公到廟裡燒香拜拜,也曾住在廟面守夜,但不知何因,心中常覺得恐懼而不敢直視那些神佛的雕像,尤其是在半夜我都不敢起床上廁所。同時,阿公也是一位乩童,我常常在旁邊看著他幫別人收驚,純義務不收費的,希望他們能夠平安長大。

我第一次遇見死亡,是在外曾祖父的喪禮上。外公身為長子又是乩童、又是村莊中有頭有臉的人,所以花費很多心力,而為了選個黃道吉日,外公將外曾祖父的靈柩放在家中長達三個月之久。那一段時間,我必須常在外公家守靈柩,陰暗的燈光、不間斷焚燒的冥紙、讓我都不敢抬頭,死亡的恐懼如蜘蛛絲般佈滿我的心;傳統儀式的虛幻玄迷、陰森詭魅,就像一雙無形的手掐著我的脖子,常常讓我覺得無法呼吸、甚至晚上頻做惡夢。

上國中以後,身為基督徒的爺爺奶奶開始帶領我到教會,當我愈認識聖經真理,上帝的話就像一道光,灑進我那受死亡與恐懼所囚錮的心,讓我得到自由。我領悟到,生命的計畫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生命何時結束?死亡臨到誰身上?這些問題都不是人所能理解與測透的,但是上帝的恩典是夠我用的。身為基督徒的爺爺過世八年了,今年掃墓節我獨自一人來到爺爺的墓前鋤草、擦洗、獻花,懷念爺爺的一生,最後在墓前向上帝獻上感恩禱告,感謝上帝給我一個好爺爺讓我認識信仰,使我可以徹底從魔鬼的邪靈勢力攻擊下得著釋放,不必再害怕死亡的威脅,更不需要屈從鬼魔邪靈的攪擾。那時的我,心靈深處似乎是回到小時後那個在外公家獨自害怕面對死亡的我,煙霧裊裊、誦經陣陣,但我卻敢大聲的對那些神佛鬼魔的雕像說:「我有耶穌,我不怕你!」

連續劇情節進入高潮,外公幾年前被人倒債,房子土地都被假扣押,牽連到許多親戚朋友,當然也包括我家。我的大學生活從櫻桃小丸子裡面的花輪,變成苦命的永澤,存摺裡面常常是領不到錢,連吃飯的錢我都要有預算。而整個家族裡面也有不少的激烈的爭吵,從那時起我過年初二也就沒跟媽媽回娘家了,快十個年頭了。那時候我常想,尤其是郵局提不到錢時,上帝為啥讓外公遇到這種事情,讓我家遇到這種事情,讓我遇到這種事情,本來我對未來有很多計畫是不需要考慮家裡的經濟狀況的,就因為這件事把我的生活都搞砸但,但或許這根本不關上帝的事情?

外公外婆晚年落入淒涼勞苦的生活,年紀一大把了還要去割牧草賺錢,外婆原本福態豐腴的體型也因為操勞、做手工賺錢,而日漸消瘦。更慘的是,外公心裡面時常感到不平安,夜裡也常被邪靈攪擾而睡不好,身心靈都被折磨好一段時間。就在今年的清明節四月之後,外公病倒了,並且住進彰化基督教醫院,一度危極。住院期間,院牧部的關懷讓外公備感溫馨,更神奇的是當外公望著病房牆上的十字架時,覺得心中充滿平安、夜夜好眠。他並不知道十字架所代表的意義,只覺得這個十字架有股神奇的力量!一問之下才了解,那是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所釘死的地方,只要你願意你也可以得到赦免與平安。外公心想,拜了六七十幾年的鬼神,當了一輩子的乩童,到年老卻無法給他平安,反而只因為看到牆上的十字架,就讓他領受到耶穌出人意外的平安。幾天思考後,外公便決定悔改信主,同時外婆、兩個舅舅全家也跟著受洗,這一切都是上帝親自動工,讓原本受到鬼神邪靈佔據的地方,變成了讚美上帝的殿。

感謝主,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祂的計畫我們更無法參透。我在上班的時候,透過MSN得知外公信主時,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而且全身起雞皮疙瘩。心裡面只有一個聲音,值得了!若我們遇到的苦難,為的是讓外公能夠信主,值得了!而且物超所值!

外公七月份被上帝帶走,不過我相信上帝掌權,祂的心意是美好的。雖然因故沒辦法參加外公的告別式,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家族中每一個接受耶穌的人,願意不斷被上帝所改變,並且努力學習耶稣的教導,我家族合演的台灣龍捲風,它的結局將會是happy ending!願我的見證能夠給你幫助,也願一切榮耀歸於上帝!

2006年9月3日 星期日

孩子的朋友 -- 莫啟慧

0 意見
寫作於2006/09/03
作  者: 莫啟慧 姊妹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是啟慧,今年對我來說,是有一點兒小特別,因為正好是我在台北及台中各住了18年的一年。來到和平這一個大家庭剛好滿二年,對絕大多數的您來說,我應該是一個資淺的人,但在和平這些日子卻承受上主滿滿的恩典,在此與您分享主的愛,謝謝!也感謝牧師、師母這一些日子的教導,真是令人靈裏振奮啊!

信仰對我而言,似乎是生活的一部分,從來也不曾懷疑過,當然,也不是那麼認真的思考。因為,就像是我不會問我的父母親說,真的有父母嗎?父母親愛我嗎?他們會因為愛我而有所捨己嗎?信靠上帝,就是這麼的自然,而上帝也讓我在很自然的情況之下完全倚靠祂,雖然偶爾為了一些事後想起來實在是芝麻小的事而埋怨上帝,但是我仍知曉上帝愛我,不必懷疑!

我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從小隨父母及兩位兄長進出教會。在我兒時階段,母親在有限的資源下,開放家庭作社區兒童主日學,用現今的語言來說,就是每週都有“週末兒童營”在我的家進行。只記得每到星期六,家裏到處都是小孩,連父母親的床上也總是躺著三、四個睡得甜甜的娃娃。這件事至今仍然在我的腦海中浮現,對我的個性也有所影響,我今天願意服侍孩子們,應該是受母親美好的影響。我現在是兩個孩子的媽媽,在當媽媽13年的過程中,我也總是希望能如同我的母親一般,在我孩子的心中留下服侍的影像。至今,我可以大聲的說,為孩子們服侍,收穫最大的就是自己:孩子們總是以一聲聲悅耳的“莫老師”來叫著我,也總是關心著我的身體健康,在我大姑淑君過逝那一段期間,偶爾偷偷流淚,被眼尖的孩子們發現後,便輕輕的遞上面紙給我….等等的,哇嗚!我真是太……..幸福啦!服侍神,不是付出,而是獲得,耶!

另一個分享是:我曾經是個很失敗的媽媽,因為我對孩子們很沒有耐心,卻自以為是全天下最棒的媽媽。記得他倆約二、三年級時,是我最沒耐心的時候,言語中總是帶著命令,急躁與不耐煩,並常常大罵我的孩子。於是,我的孩子開始出現說謊的現象。當我發現他們說謊頻率逐漸升高時,心中便產生一股崩潰的感覺,因為當我成為這一對兒女的媽媽時,我立志要成為他倆的好朋友、患難中的依靠,並且要用溫柔、美麗的與他們對話。曾幾何時,我卻在當媽媽才10年的時光中,就逐漸變成如此不易親近、又自以為是、自以為義,多次告誡孩子們應該如何如何做、常怪他們不認真做……等等。在那個過程中,我的先生總是用溫柔、耐心挽回我的心,希望我不要如此急躁。但每每被我高分貝的回應,只要和我同一陣線就好,其他的我來管就好啦。我的先生因此在兩造之間扮演溫柔傾聽的角色,不曾動怒。終有一天早晨在我刷牙的時候,聽到上主溫柔的對我說:你怎麼啦?親愛的孩子?當下眼淚簌簌的流了下來。.從此以後,我慢慢的收回我壞的脾氣,也謙卑的時常邀請聖靈光照我,盡量學習主的樣式。現在,我的孩子已經唸國中了,而我們擁有一個情感緊密愛的家庭,孩子的作文中對媽咪的稱讚也鼓勵著我,成為更溫柔、有美麗心的媽咪。當然,若不是靠著上主的寬容、安慰與赦免,我自己的愛實在太有限了。為我可愛的家庭感謝上帝的恩典!

最後,以兩首詩歌,回應與見證神的大愛,事奉祢最甘甜與祢愛永不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