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8日 星期日

我為何想在去年受洗? -- 高心怡

0 意見
寫作於2006/05/28
作  者: 高心怡 姊妹


親愛的弟兄姐妹平安

很高興,也很感謝主,讓我今天有機會可以在這邊跟大家分享「我為何受洗?」這主題,先跟大家分享一段經文,傳道書3:1-11,請大家跟我一起來唸—「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喜愛有時,恨惡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這樣看來,做事的人在他的勞碌上有甚麼益處呢?我見神叫世人勞苦,使他們在其中受經練。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裏。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雖然從小就在和平教會長大,也從小就聽了許許多多的聖經故事,背了一堆聖經節,幾乎每星期天都會到教會參加崇拜。但是對於信仰,我一直到三、四年前,才開始比較認真的去認識跟靈修。起因,我很難說得清楚是因為哪一件事情的發生。

相信從小參加過團契的朋友,應該還記得聚會時,有些講員會問到「你願不願意讓耶穌基督成為你的救主?」這類的問題,而且每每問的時候,總是要大家把眼睛閉上,以舉手的方式表達心中的認同。那時的我,知道這信仰很好,也很「習慣」教會生活。可是,這些都沒辦法讓我舉起我的手來,因為這個時候我對我已得到救贖這件事,無法心有同感!那時候的我,雖然外表看起來還算乖,其實內在的我蠻叛逆的,所以常透過朋友或是外在的管道,去探索生命的意義以及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活?!卻不會想藉由聖經來做為追尋的依據~因此,聖經經節對那時我來說,只是經節,平常我不會主動去看。

當我大學聯考放榜,得知可以離家到台中唸書時,真的是「超級」高興,因為總算可以脫離父母的管轄範圍,感覺整個人都要飛起來。開學後,從每個月回家一次,漸漸的變成每三個月回家一次,教會也變成可去可不去的地方,雖然在台中還是有參加當地的長青團契,但也是常常缺席~直到我大三時,因為有個表哥到台中牧會,他極力邀請我每星期天到他那裡參加主日崇拜,我才又開始固定參加聚會。這段時間,表哥跟表嫂常常會在星期六晚上花時間與我討論信仰,他們尤其好奇,我為何相信這信仰,卻還遲遲不肯受洗。某天聊天的過程中,表哥說了一席話,讓我到現在還印象非常深刻,也是讓我在去年願意受洗的一個重點,他說「其實你不用擔心,自己到底夠不夠格當個基督徒,因為是神先愛我們,是祂選擇我們,讓耶穌基督降世為我們受死,釘在十字架上。而且受洗後,也不是就代表你已經是個很棒的基督徒了。對信仰還是可以有疑問,還是要繼續深入了解。」不過,當時我沒因為這些談話,而趕快跑去受洗。

還沒畢業時,在神奇妙的帶領下,我已經找到工作,而且還沒畢業典禮就開始上班領薪水。之後,陸陸續續換了幾份工作,很特別的是我每換一個工作,同事中總是有兩、三個基督徒。從他們身上我學到了很多,對信仰也開始想要更深入了解。當然這也牽扯到一些面子問題,因為我會在午餐前禱告,所以有些同事或職場上認識的朋友,就會開始問我有關「基督教教義」、「到底什麼是基督教」或「基督教與天主教的差異」…等的問題,為了不讓面子掛不住,還有讓別人對信仰跌倒,所以開始參加社青查經班級還有成人主日學。

這時的我,開始有在思考是不是該受洗了,可是一直沒有太大的動力,而且我還是一直覺得自己不夠格。後來,某次戀愛失敗後,我有很長的一陣子一直處在憂鬱的狀況,雖然不至於想要自殺。但是情況嚴重到走在大馬路上,就非常緊張害怕,很沒有安全感。原本我想說透過心理醫生及星座算命,來解決我的害怕,但是從人口中所得到答案,對我沒有很大的幫助。反倒因為參加查經班,讓我習慣性帶在身邊靈修的聖經,幫助了我,讓我得到安全感,也學會寬恕!自此我對信仰開始有很強烈的渴求~

一直到前年,在一次奇妙的機會下,到美國待半年。為何我說這是「奇妙的機會」,因為我是在短短三天內,下決定要出發,且天父早就安排好我的美簽,讓我在不到七天的時間,就平安出現在美國。到了那邊,我每個星期至少參加了三次以上的聚會。在那時,不知道是聖靈感動還是語言有隔閡,反而讓我在每晚睡前會抱著聖經讀的習慣。雖然到現在還是沒將整本聖經唸完一遍:p 但是,我現在體會到靈修的重要,那不僅讓我對信仰更認識,也增加我對天父的信心以及對生命意義的瞭解。

尤其,在美國的最後三個星期,我有機會自己一個人到美國東岸旅行,不只是因為我膽子大,而是我相信 主有祂的帶領與安排,若是這是祂所應許的,那我就可以平安成行,且平安回來。在旅途中,祂安排了很多好伙伴跟我同遊不同的地方。像是我到Niagara Falls時,剛好也有位波蘭朋友是獨自一人,我們就相約一起逛Niagara Fall。到DC逛博物館又有一對夫妻主動與我聊天排隊領免費票,讓我可以打發無聊的時間。這段旅途,還有許多 神奇妙的安排。

因此,在去年回國後,就開始找機會要受洗。所以在去年九月受洗了!真的很感謝 主,祂沒放棄我,總是在不同時間,安排不同人,來陪我、鼓勵我,讓聖靈在當中作工,讓我更深的體會到祂是多麼愛我。

全人教育的信仰 -- 林博惠、蔡淑慧

0 意見
寫作於2006/05/28
作  者: 林博惠弟兄、蔡淑慧姊妹 夫婦


這次專訪的對象是林博惠弟兄和蔡淑慧姐妹一家,家中成員共4人,女兒林儀函,目前就讀淡江大學經濟系一年級;兒子林忠諺,就讀景文高中二年級。

自東吳大學畢業的博惠兄自己開設小型貿易公司,以設計研發自動化醫療器材為主。博惠兄是來自高雄縣湖內鄉海埔教會(近台南),第三代的基督徒,說到信仰及生活嗜好,侃侃而談過去家鄉教會和長榮中學的中學生活,對他有著深遠的影響。

因為媽媽的關係,博惠兄從小就到教會接受信仰教育,而且每星期都會跟著牧師一起打掃教會、種花澆水等。教會也提供年輕學生很多休閒活動,如打乒乓球、登山,不同於一般對小孩的打罵教育,教會給予他們相當多的包容和關愛,並且鼓勵年輕人要盡量用功讀書,努力考上大學,因此前前後後這鄉下教會也造就一些人才。加上受到牧師及牧師娘的身教模範,帶給博惠兄潛移默化的影響,成為其信仰的啟蒙。

博惠兄高中就讀長榮中學,每天早上要先做半小時禮拜,才開始升旗,且有固定的聖經宗教課程。當時長榮中學已經有體育館、大禮堂、游泳池、化學實驗室,而且工藝、美術、音樂的學習都很扎實,第八堂課一定是全校體育課,博惠兄往後多元化的生活嗜好,也是當時受惠於全人教育的中學生活。

博惠兄嗜好很多,除了每星期至少打一次高爾夫球外,到國外參展也陪客戶去海釣,海釣地點曾經到過阿拉斯加、聖地牙哥、澳洲,記錄是釣過500磅(約300台斤)的鮪魚⋯。而靜態方面,泡茶更是專家級的嗜好,從結婚前至今不斷研究烏龍茶,收集茶壺約略有300支,還持續收藏中,博惠兄認為台灣茶葉是世界第一好茶,應該要發揚台灣茶道,支持本土農業。

淑慧姊是第一代基督徒,與博惠兄交往時慢慢接觸基督教。當時博惠兄對結婚對象的唯一條件是要成為基督徒,後來淑慧姊也接受信仰成為基督徒。結婚至今20幾年,跟著博惠兄的阿姨/姨丈(曾錦鳳/林恩惠)在和平聚會也20幾年了。淑慧過去從事興趣及專長的外銷成衣工作二十多年,。後來博惠兄的公司逐漸擴大,就到博惠兄公司幫忙。

博惠兄和淑慧姊都喜歡台語禮拜,覺得比較有味道,且愛讀台語漢字本聖經。現在偶而做第一堂禮拜,而且他們有一個很值得效法的好習慣,就是去禮拜一定會帶自己的聖經、聖詩。博惠兄也期待和平教會未來能落實信仰生活化,發展出多元的小社團或小組,供大家參與、學習。

至於最愛的詩歌是「至好朋友就是耶穌」,會讀羅馬字的母親,從小帶給博惠兄很大的信仰啟發,母親的信仰非常真實,在那辛苦的年代,母親常常下午沒事就會吟唱詩歌,而「至好朋友就是耶穌」是母親黃昏時最常唱的,也成了博惠兄及全家的最愛。

(家訪組/夏佳恩整理)

2006年5月21日 星期日

平安 -- 陳明生

0 意見
寫作於2006/05/21
作  者: 陳明生 弟兄

詩29:11 上主賜力量給他的子民;上主賜平安給他的子民。

神所賜的真平安是人所想不到、也不能給的!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我是陳明生,信主受洗已經四年多了,現在是社青團契的一份子。我今天要見證神所賜的平安!

我家隔壁住著一對做人非常好的夫婦,他們姓王,我從小就叫他們王叔叔和王媽媽,我們兩家雖是鄰居感情卻像親戚一般。王叔叔三年前因感冒住院卻意外地被醫生檢查出得到肺癌,開始在和信醫院接受治療,由於發現得晚在經過將近半年多後,情況已經不太樂觀,他的家人安排他轉到了榮總安寧病房。在住進安寧病房前,我爸媽跟我常常去他家看他,當我們知道他住進榮總安寧病房以後,我突然有個想法,我想跟王叔叔傳福音!

說也慚愧,我不是一個熱心傳福音的基督徒,那時候我也不知道該怎樣和這麼熟識的長輩傳福音,不過在聖靈感動下,做了幾次禱告、前一天跟王媽媽聯絡好以後,我在社青團契三芝退修會結束後的週日下午,帶著一本要送王叔叔的聖經,封裡寫了一些安慰鼓勵的經文,硬著頭皮、便從三芝搭車到天母榮總。我在車上一直很擔心,一怕說錯話讓他們家人更難過,二又怕臨時怯場不敢傳福音給他,我在車上禱告了兩三次,求神幫助我,我一直執著於求神幫助我有智慧地傳福音給這位長輩,當時渾然不知神其實已有祂美好的旨意!

當我一走進病房就呆掉傻眼了,護士正在哄王叔叔入睡,我聽見王叔叔那吃力的鼾聲,原來他從前一天晚上一直疼痛到當天下午,在我去之前護士幫他打了止痛針才讓他能安穩下來,他的家人就這樣折騰十幾個小時,好不容易才剛讓王叔叔入睡。當時的我站在那裡腦海裡一片空白,真是去的不是時候啊﹗我本來想讀幾句聖經節給王叔叔聽,說一些鼓勵他的話,再帶著他一起作禱告,這個狀況完全超過我想像,之前的準備全都沒用。

我在心中先默默呼喊主名,等王叔叔完全睡著以後,就小聲地跟王媽媽和他的兒女聊他的病情和兒女的近況。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還是沒能說出一句關於福音的話,也許就是因為太熟了、當時情況也太突兀了吧﹗更何況家屬都非常疲倦了。最後要離開病房前,我終於對王媽媽說我能不能帶他們為王叔叔禱告,王媽媽答應了,我就用了很短很短的時間帶他們禱告,留下了那本聖經給正在熟睡的王叔叔…..當我坐車離開榮總時,我認為除了關懷以外,這次要傳福音的探病是完全沒果效了,我蠻灰心的,也覺得這一切實在是「很鳥」,我還是覺得我不能藉傳福音給他平安!我後來沒有再持續跟進,王媽媽也客氣的說不用麻煩我們家再去看王叔叔了,我也只能偶而為王叔叔的病情禱告。

沒過多久,就聽到王叔叔過世的消息,便和爸媽一起去看王媽媽跟她女兒,沒想到他家才剛打開門,我就聽到讚美之泉的詩歌聲,不禁一陣狐疑。我們和王媽媽跟她女兒聊完以後,我才知道後來榮總的牧師有去關懷王叔叔,就在那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他信主受洗了,而且最後那段臨終時間裡,王叔叔不再像之前痛得那麼嚴重,心情變得很好,充滿平安跟喜樂地走完他最後一段旅程,而且王媽媽也開始在教會聚會了。這一切都是神奇妙的工作,感謝神!我恍然大悟,神沒有要我做什麼,我也不是在為神做工啊,神要我讓祂親自來做工! 我更驚訝的是我仍很難相信神能讓一個癌症末期病人勝過疼痛,這句話是從他那位具有護理專業的女兒口中所說出來的。我深深體會到,不管是我,還是王叔叔,還有王媽媽跟他的兒女,我們都在經歷這句話-「神所賜的真平安是人所想不到、也不能給的!」感謝神!

保守你心勝過一切 -- 盧亞德、李婉瑜

0 意見
寫作於2006/05/21
作  者: 盧亞德執事、李婉瑜姊妹 夫婦


本週和平故事介紹盧亞德執事和李婉瑜姊妹一家,家中基本成員除了夫妻倆以外,還有一對可愛的2歲龍鳳胎盧恩傑和盧恩佳。亞德在資訊公司上班,婉瑜在銀行資處服務。雖然二人的工作和資訊都有關,但是亞德比較偏硬體,婉瑜偏重於軟體;婉瑜是動手的程式設計工作,亞德是動口的規劃顧問工作。平日白天會有恩傑恩佳的爺爺(盧忠信)奶奶(林厚子)們來家中陪著玩,偶爾叔叔盧俊德會帶超大型布偶玩具出現來逗小朋友。

亞德和婉瑜的嗜好是聽音樂、上網閒逛,最常上的是Yahoo拍賣網。週末假日喜歡帶小孩去戶外走走,下雨天就到地下街或百貨公司,讓小朋友跑跑。週間阿公阿嬤會帶小朋友去公園溜滑梯,或是晚上跟著爸爸媽媽去倒垃圾,看垃圾車。 恩傑喜歡工程車,舉凡挖土機、水泥攪拌車、托拉古(卡車),到垃圾車他都愛。恩佳什麼都不喜歡,誠如婉瑜媽媽說的,恩佳的好朋友第一名是嘴嘴(奶嘴),第二名是嘴嘴,第三名還是嘴嘴。

亞德是在基督教家庭長大,國中時決志信主,大學帶女朋友來教會,後來結婚後,婉瑜也受洗加入教會。亞德目前是教會網路組執事。由於孩子還年幼,過去喜歡參加詩班的亞德,期待小孩子長大後再加入。教會中有一群自稱為爛芭樂的弟兄姐妹(其實是年輕的夫妻和新上手父母組成的小組),亞德和婉瑜是其中的一份子,他們是從小在少契一起長大,一起參加過甘泉團契,成人主日學,也有少數人一起在兒主服事過。

在信仰的道路上特別要感恩的,是懷有雙胞胎的婉瑜在懷孕時,從懷孕初期就很不穩定,感謝上帝的帶領,和許多教會兄弟姐妹的關心、代禱、以及馬偕醫院的醫療照顧,奇蹟似的讓恩傑恩佳能在媽媽的肚子裡撐到38週才誕生。在面臨早產危機時,詩篇139:13給了婉瑜很大的信心與安慰:「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知道孩子們從在母親的肚子?,上帝就開始照顧保守,不要擔心可以將孩子們交託在上帝手上。

現在全家最喜歡的詩歌,是「今天功課完畢、我們要回家去。再見、再見,願上帝保護我。再見、再見,願上帝保護你。」還有「小眼睛閉起來,小雙手合起來,感謝主賜給我們,營養好吃點心。」因為恩傑和恩佳好喜歡到教會上美月老師的幼幼班,回家後還要複習,睡前更是要和爸爸媽媽重複唱好幾次才肯入睡。

亞德最喜歡的金句是箴言4:23「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或譯:你要切切保守你心),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希望他們喜愛的經句也能與大家共勉。

(和平家庭採訪組)

2006年5月14日 星期日

感恩 -- 傅佩真

0 意見
寫作於2006/05/14
作  者: 傅佩真 姊妹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我是傅佩真,師大英語系三年級的學生,很感恩今天可以在這裡和大家分享上帝在我生命中豐富的愛。

我出生在一個傳道人家庭,父母敬虔愛主,接續兩個哥哥之後,我在父母的期待下來到了這個世界。尚在襁褓之時,爸爸順服上帝的呼召到大里開拓新的教會。從小我就在教會長大,耳濡目染之下,學會了背經節,也喜歡為別人禱告。父母以聖經的原則教導孩子,為我札下了良好的信仰根基。記得在幼稚園大班時,媽媽跟我說信耶穌很好,要帶朋友一起信耶穌,單純的我就這樣帶領了最好的朋友做了決志禱告。個性迷糊的我經常亂丟東西,到了要用的前一天才焦急地尋找,在這種緊急時刻,當然也不會忘了要禱告上帝,而上帝從沒有讓我失望,一次又一次的幫助我找到東西。從那時,經驗到上帝是聽禱告的神。記得國小時班上有一位女生常常對著我罵很難聽的話,難過地回家告訴媽媽,媽媽跟我說:「你要為她禱告。」於是媽媽和我就每天為著那個同學禱告,很奇妙的,那個同學後來跟我成為好朋友而且也信了耶穌,使我體會到上帝改變人心的奇妙,並且認識到聖經上所寫『要愛仇敵,為那逼迫你的人禱告』,是非常不同於世界上的教導 。

升上了國中,在師長眼中我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相較於兩個正處於叛逆期而不喜歡參加主日崇拜的哥哥,在會友眼中我是乖巧優秀的牧家小孩。事實上在那個時候的我,除了在家裡任性愛發脾氣之外,跟上帝的關係也似可有可無。父親為了鼓勵我們每日靈修讀聖經,要求我們每天要看一篇靈命日糧並且寫心得,才能領零用錢。我有時心血來潮會寫個幾篇,大部分的時候不寫,零用錢對我來說吸引力並不大,因為覺得生活中並不缺錢。這樣的背後其實是對上帝話語的不看重。

就這樣到了人生的第一個重要關卡---高中聯考。有考前焦慮症的我在那段日子裡(約兩週),父母陪著我一起禱告,學習將壓力交託給神,也在眼淚中重新尋求我自己的神。『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我相信痛苦是上帝對人心的呼喚,上帝再一次的呼喚我到祂面前,認識這位又真又活的神。在那樣難過的時刻,祂對我的心說話,透過看【奔向日出】,很奇妙地,有一句出現2次的經文,正好是「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詩37:4。從那時候開始學習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知道神顧念我,渴望承擔我所有的壓力,並且祂不會給我過於我所能承擔的,祂應許永遠與我同在,就是在苦難中祂也從不離開。痛苦也可以成為恩典的記號,為自己的生命帶來祝福,更可以被上帝使用而成為別人的祝福。

在國三的時候,爸爸得了癌症,雖然愁雲慘霧的情況中,上帝仍掌權,祂平安放在我心中,帶領我考上第一志願台中女中。我升高二時爸爸過世,上帝始終堅固我的信心,使我相信「凡事都有神的美意」;祂在聖經中的應許也不斷的成為我的安慰和力量。爸爸息了地上的勞苦被上帝接到天家,心中有無限的想念和不捨,但也為著爸爸感恩,如今可以和那位他一生忠心服事的上帝在一起。上帝寶貴的應許始終與我們家同在,祂說,『我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要叫你在末後有指望。』(耶29:11)。祂更應許『神在他的聖所作孤兒的父,作寡婦的伸冤者。』(詩篇68:5)。我深知上帝的恩手從未離開,他的應許也不曾落空。

因著上帝奇妙的帶領,媽媽考上了台北靈糧堂神學院,同一年我也考上了師大。是上帝的恩典,使我在台北仍能時常與媽媽相聚,彼此分享激勵。在上帝的保守中,我不斷長大,不斷向前,因為不想讓媽媽為我操心。爸爸的離去彷彿我要在一夜之間變得獨立、堅強,不希望別人同情,也沒有對自己的同情。心中的女孩不知不覺、無聲無息地隱沒,是連自己都未曾察覺的。上帝告訴我,「沒有人知道的」,祂都知道;我所走過的每一步,祂都明瞭,而且祂在乎!延後的悲傷,有上帝的美意在其中,祂的時間總不錯誤。上帝真的很愛我,在這段日子中不斷地用祂的愛填滿我的心,讓我知道祂從未離開。時常感受到上帝時刻看顧,就像是祂在天上調派人手,給予我隨時的幫助。

過去我時常禱告求神賜給我一顆像祂一樣憐憫人的心。就在那一晚的隔天中午參加師大團契禱告會,禱告會主題是”為國家社會禱告”,當我們一起為著社會上有需要的人和弱勢族群禱告時,我第一次經歷到在禱告中真實地去憐憫。我才發現,原來上帝不只醫治我的傷痛,祂也要開通我的心。當我去感受傷痛,對自己有了憐憫時,我的心被打開,不再像從前對社會上所發生的事漠不關心。

我雖經過流淚谷,神使這谷變為泉源之地,並有秋雨之福蓋滿了全谷。

感謝天父,因著失去爸爸,我體會到更多祂對我的愛。相信經歷了這一切,我可以同理那種生離死別的孤單,也更能夠以天父安慰我的話語來成為別人的幫助。
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耶和華,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並且祂收取的,祂以自己來代替。現在我在天上有兩個父親,一個是地上愛我的父親,另一個是永遠陪伴我的天父。世界上,再親密的朋友,再親愛的家人,有一天都會離開,沒有一個人能夠承諾陪我們到永遠。惟有上帝應許用永遠的愛愛我們,並且他會陪伴我們一生一世,以恩惠慈愛相隨。

箴言14:26:『敬畏耶和華的大有倚靠,他的兒女也有避難所。』(箴言14:26)擁有敬虔的父母是上帝的恩典,想對在座的每一位父母親說,你們的敬虔將是孩子們最大的祝福。這份信仰是父母親給我最大的財富,也是我一生的堅持。願一切榮耀歸給在天上的父神,直到永遠。

以『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來感恩 -- 吳延庭

0 意見
寫作於2006/05/14
作  者: 吳延庭 長老


經常穿著黑色夾克,參加第一堂禮拜的吳延庭長老,是1928年出生在宜蘭縣宜蘭市的孩子,在四個兄弟中排行老大。在純樸風土民情的鄉下長大的他,培養出堅毅耐勞誠實厚道的個性。為減輕家父的負擔,及讓三個弟弟有升學的機會,在小學高等科畢業後,考進台北的電信講習所,訓練期滿後被派至台北電信局工作,時年15歲。

二十四歲與謝昭子女士結婚,翌年女兒敏慧出生,也約在此時開始對前途產生危機意識,認為該順應自己喜歡讀書的個性,並用行動來充實自己,否則將成為社會上的落伍者。於是決心選擇自修,將高等考試訂為努力的目標,擬定讀書計畫,並嚴格執行。數年後,陸續通過高等鑑定考試、高等考試(企管)、特種考試(電信業務人員、管理)等,也因此體驗到『一份耕耘,一份收穫』的真實感。

1960年9月被派板橋電信局業務擔任課長,先後被調任澎湖、員林、新竹等局,以及台北電信管理局與電信總局的業務主管。為了進一步充實自己,1988年在台北服務時,利用公餘時間考入淡江大學日本研究所深造,取得碩士學位。1994年2月65歲時退休,離開服務50年兩個月的中華電信,接著應中華海運研究協會的邀請擔任研究員。

退休後,吳長老曾協辦過政府機關委託有關海峽兩岸船舶的航行通信與遇難搜救技術層面的協調商定。另外,因為精通日語文,也常被邀請擔任來自日本的有關尖端科技專家為主講人之各種研討會的現場口譯。除此之外,還照顧長期臥病的夫人,生活過得相當忙碌。在夫人於去年七月蒙主恩召後,才有空夜間到社區大學(設於金甌高中) 就讀電腦班,預定於下半年購置電腦使用。

吳長老於板橋工作時,在偶然的機會下,認識天主教毛神父振翔,每週日全家參加毛神父主持的彌撒。在澎湖時,結識了馬公長老教會薛維新長老,因薛長老與自己有相同攝影的嗜好,兩人常常徹夜暢談,又因成長背景相似,更不拘使用的語言,常以台、華或日語交換對於聖經教導的心得與看法、攝影技術與器材和及世事等,無所不談。這讓長老對基督教真理的認識更加深入,對於皈依基督教的決心更是一重大的轉機。調至台北後,長老經由馬公教會蔡凱堂牧師介紹來到和平,因為和平教會的青年人多,就這樣成為和平人;同年六月初帶領太太與敏慧、志宏兩子全家受洗。

回顧以往的日子,長老在尚未接觸基督教真理的青年時期,已感覺到在冥冥之中,有股『超乎常人所能確定的力量在運作』,而在認識上主之後,深深感覺到當時雖然自己尚未認識上主,但上主仍在保守看顧;在懵懂之中,聖靈引導、照顧自己。所有的平安與順利均來自上主的恩賜,在人生旅途中遇頓挫雖是常事,但每一件事都可能包含上主美的旨意,聖經的教導在此時常能安慰、激勵自己。

吳長老以『敬虔加上知足的心』(提前六6) 作為勉勵自己要時常保持感恩的經文。吳長老夫婦對於出入和平的年青人非常愛護,曾開放他們的家接待他們,當時年青人最懷念的是長老娘的炒米粉。對於散佈國內外各地打拼的年青學子,吳長老最想以保羅的話來勉勵他們:『上帝所賜給我們的靈,不會使我們膽怯,他的靈使我們充滿力量、愛心和自制』(提後一7),『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腓三13.14)。

2006年5月7日 星期日

決志 -- 陳依信

0 意見
寫作於2006/05/07
作  者: 陳依信 弟兄
 

親愛的兄姊大家平安

我是依信,第一次在第三堂作見證。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的長老會基督信仰家庭。在這樣的家庭、教會中成長,對於基督信仰就僅只於:知道有聖經、知道有神、有耶穌,有十二使徒,會背主禱文,再加上主日學中零星的聖經神奇故事。至於三位一體是啥?耶穌受死的意義、我為什麼要信?...這些一概不知。

而求學的歷程中,印象深刻的是:父母總是告訴我,要和成績比我好的同學當朋友;成績要和前面的同學比,不要往後比...。就在這樣的教導下,就在這樣不斷的比較、向前看齊下,只有發現自己樣樣不如別 。

我在1997年就讀國北師大一時來到和平教會青年團契(當時稱為活泉團契),剛剛來到這邊,遇到了許多神奇的人,他們看起來是那麼的不起眼,可是卻都有著父母不斷要我們看齊的名校名系。而更令我驚嘆且羨慕的,不是那名校、名系,而是他們每個人都是那麼自在的活出他們自己的樣子,他們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他們有自己的想法,他們勇於表達自己、活出自己,並且和他們相處好自在、好沒有壓力,好舒服喔!

當時我剛從聯勤軍樂隊退伍,進到國北師的管樂社,同時也在音樂系管弦樂團中擔任小號手。小喇叭的聲音在樂團中是既重要又明顯,也就因此,吹奏小喇叭是需要很有自信的。而當時因著這樣的樂器,我自己也覺得很有自信(也不得不要有自信),然而我的自信卻又如同搭雲霄飛車一般,當有出色的表現時,便自信滿滿;而當遇到放炮、出錯時,便如同蜷曲在角落搥胸頓足、懊悔不已的可憐蟲,對自己自責、否定到極點。我的自信就隨著這外在的評斷,大起大落著。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可是卻又擺脫不了,真不知自己為何會這樣?也很討厭自己這個樣子。

約在1998年年初,徐格麟兄回到和平。在一次團契的聚會後,他談到「西敏寺信仰告白」,對於基督信仰一知半解的我,當時真是無比的震撼,心想:原來基督教的核心、精髓是這樣的呀!之後接著上了成人主日學文慶兄的基要真理班,透過系統化的講解,終於對於基督信仰有更明確的認識,而這時候也更清楚我所信的是什麼,也更加深我對於基督信仰的認同。

1998年暑假,我參加了飛颺的輔導服事,在服事當中,接觸到了輔導的理論。在實際操演教案的過程,透過設計給學生的活動,我驚覺我可以這樣認識到所不認識的自己。整個營會目標雖是要向學生傳福音,然而最後受益的卻是我自己。更有趣的,也是在營會的教案中,我才知道,原來我還沒有「決志」呢(因為以前從不知道什麼叫「決志」)!就在每年的參與中,我不斷的自我覺察,發現自己的感覺,接納自己、學會與自己相處。

而另外一方面,在寒假參加了「大專靈修班」,從B1開始到C1,將聖經更徹底的讀通,而在這過程,越來越確定了自己的信仰。在不斷的經驗與理解中,更加確信:我要一生一世跟隨緊抓著上帝。

在這兩種經驗的交互應證下,當徹底將聖經讀過,讀到彼得前書2章9節a:「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 神的子民,......」;當C1組大靈班時讀到了羅馬書8章33節:「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時,長久困擾我的「自信心」問題頓時得到了解答。我恍然大悟了,原來我的價值不在於別人怎樣評價,而在於 神看我無比尊貴,沒有人能評價我,唯有 神,而 神對我的評價是,無論我怎麼糟,祂看我都是無比尊貴。

直到現在,健康的自信心所帶來的好處,深深地影響到我和乙珊。因為認識自己、接納自己,所以我們可以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感受;因著清楚的表達,我們有著良好的溝通。

有感於現今社會許多家庭問題,和乙珊討論時,更深深的感受到,人格成熟,對於夫妻關係、兒女教養的重要性。我們雖不敢說我們已經臻至完美的地步,然而我們確信我們已經我有了那人格不斷成長的秘訣,這秘訣便是我們對於 神的信心與認識。只有不斷的認識 神,我們才可能越認識自己、接納自己。

加倍的恩典 -- 陳勇愷、呂又慧

0 意見
寫作於2006/05/07
作  者: 陳勇愷執事、呂又慧姊妹 夫婦


勇愷弟兄從小在和平教會長大,歷經幼幼班、兒童主日學、少年主日學、少年團契、青年團契、甘泉青契到社青團契,是家族第四代的基督徒,為現任長老陳獻堂的長子,目前在財金公司工作(就是提供ATM跨行轉帳平台的公司),並在教會擔任社青的輔導。

另一半又慧姊從小在高雄長大,高三信主成為家裡第一位基督徒,大學時來到台北就學,因緣際會參加和平青契。傳統信仰的家人曾經是最大的壓力源,彼此之間為了信仰有許多的衝突與溝通,然而也是在這樣的過程中,又慧的家人漸漸明白又慧對基督信仰的決心與理念,也漸漸地支持她,同時也開始改變對基督教信仰的看法,甚至每逢家中傳統祭儀時,父母會主動向親朋解釋並溝通,這一路走來,看到父母對女兒的愛,從不贊成到不反對;掙扎的同時,正是奇蹟發生的最美時刻,因為上帝為祂的兒女,要親自開道路引領,顯明祂的慈愛和信實。又慧姊目前任教於台灣神學院教會與社會系,主要是教育神學生,就是未來教會的牧者或同工,能有社會工作的知識和技術,瞭解教會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引導學習教會如何與社會互動的思維和策略,擴展信仰的新視野,對又慧姊而言無疑是另一種宣教事奉的裝備與造就。

又慧姊同時也擔任青契的輔導。之所以夫妻倆會一起成為好朋友、好伴侶,在基督裡共同建立家庭,是因為一起參加青契、社青,一起成長、一起服事,而有的奇異恩典喔!(所以鼓勵大家要好好參與團契生活哩!)

勇愷喜歡音樂與詩歌、氣勢磅薄的動作片電影、口琴、羽球與Discovery中有關動物的新發現;又慧喜歡古典音樂、詩歌、漫畫、懸疑的推理片電影、瑜珈與Discovery中有關考古、歷史懸案的新發現;近年來也常參與有關婦女神學的活動。假日他們最喜歡的活動是拜訪書店、看電影、偶而出遊、及與青契社青一同成長的團契生活等。
基督信仰對勇愷而言,雖是第四代的傳承,看到又慧爭取成為基督徒的艱辛過程,使勇愷更加體會到:身為第四代基督徒,是加倍的恩典,需要更加珍惜。盼望大家也為又慧姊未信主的家人繼續禱告,使他們也能經歷上帝的恩典,成為基督徒。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4:6-7),這段經文是他們最喜愛的經文。即使在工作或生活中遇到困難時,也能體會到天父的憐憫所帶來的力量與盼望。

(家庭採訪組/沈月蓮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