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30日 星期日

擇與未擇之路 -- 林翠玲

0 意見
寫作於2006/04/30
作  者: 林翠玲 姊妹


※給和平教會的弟兄姊妹們

2000年,我們剛搬到南崁不久,當時在青年團契擔任輔導的玉燕姊邀請信燦和我加入輔導同工的行列,在幾番思考後,我們決定答應加入,也因此展開了我們和這群孩子們的生活與生命的互動與交流。

在進入青契服事後不久,我們很快發現當時團契的光景已經和我們當年的團契大不相同,這些孩子對團契的委身度很低,但這是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舉例子來說,人數是八零年代的一半,而出席的人員非常不穩定,除了幾位核心同工外,弟兄姊妹是輪流出現,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們都在認識“新朋友”,後來才搞清楚,其實他們只是前幾個禮拜回家去了。

我們很快的體認到,不能拿以前的團契來和今天的青契做比較,因為時代背景的差異實在太大。現今的學生社團及各學系的活動頻繁,課業報告多又重,每個人和網路緊緊相連,可以一連上網路就到三更半夜還不睡覺,生活作息不規律,而疏於人之間建立親密與互相接納、了解的關係。

如果一直用一種固定的觀點──一個上班族的認知──去看他們,我們永遠無法進入他們的中間。因此我們開始學習用不同的角度去“看”他們,和他們建立關係,陪伴他們,與他們對話,了解他們的想法,盡可能參加他們的活動,聽他們心裡的聲音,試圖拉近和他們的距離後,再分享我們從信仰觀點出發的看法和觀念,提供不同的思維、聲音給他們,同時將改變人心的事交託神,求聖靈親自對他們說話,教他們學會思想、消化和咀嚼。

其實,年紀有差距,那是一定的;觀念或不相同,那是難免的;生活形態不同,並不重要;甚至在社會經驗值上,是初生之犢與識途老馬間的距離;但重要的是,在他們還沒被這個世界的價值觀影響、改變之前,經歷保羅在羅馬書十二章2節所說:「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察驗何為上帝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讓他們深刻認識自己的信仰對他們的生命是何等的重要,有何等深遠的意義。

能夠和這群年輕人在一起,認識他們,參與在他們初初綻放的生命中,實在是神的祝福和恩典,也叫我們時常反省自己,提醒自己,不要這個世界的價值觀同化;而因著生命影響生命,我們的生命也因此豐富起來。這是我們未曾想過,但選擇了的一條路。在此,也要邀請和平教會的弟兄姊妹們,帶著一顆願意被神調整的心,大家一起來關心這群由和平本地子弟及從中南部上來的主內肢體,用主的愛來照顧他們、栽培他們。

※ 給青契的弟兄姊妹及新來的朋友們

和平教會青年團契是一個隸屬於和平教會的大專生團契,她有別於一般學校中的校園團契、長青團契或學園團契。有一個很基本的差異是,因為校園內的大專生團契,較多是單純的面對團契事務,而和平青契的弟兄姊妹除了關心團契的發展、自身信仰的長進和造就外,也要學習參與教會不同層面的事務與事工。

和平青契的弟兄姊妹們的組成成員是很特別,除了和平本身的子弟外,有許許多多人是從中南部,甚至是東部教會來的子弟們。因此青契也可說是一所“和平綜和大學”,因著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與成長環境,以及所學的各不相同,在互相激盪下,他們是很有創意,勇於接受挑戰,又能快速應變的一群年輕人。

今天在禮拜堂外面擔任招待、在講台上服事的許多青契的弟兄姊妹們,是我從他們還是大一新鮮人或初進團契,看著他們的成長與改變到現在。他們一個一個剛進大學青澀、稚嫩的模樣,還深刻的印在我的腦海裡。但一、兩年過去,我發現他們已經漸漸能獨當一面,這樣的認知不僅是看到他們在性格上的日趨成熟,也包含他們在信仰上的成長與茁壯。這樣的改變,我相信他們自己心裡是有感覺的。

詩人Robert Forst有一首詩,名叫“The Road Not Taken”,他描述自己走在森林裡,遇見兩條分叉的路,他在分叉點上站了很久,盡可能的能看多遠就看多遠。但他只此一身,無法兩條路都走。這兩條路一條平順又好走,另一條則是長滿野草,看來就是很少人會選擇走的路。他終於下定決心選擇走其中一條路,至於那條未擇之路,他想自己將來不可能再回頭走一回了。

今天,我想藉這首詩與青年團契的弟兄姊妹共勉:這條你已選擇的信仰道路,要認真持續的走下去,並委身在其中,仔細察驗上帝對你的帶領和旨意;對新來的朋友們而言,現在的你可能正站在一條路的分歧點,而耶穌基督的信仰是你的一條未擇之路,這條路上的風景和即將經歷的事,是你未曾想過和體會過的,今天我們邀請你和我們一起走。

至好朋友就是耶穌 -- 江豐盛、周寶秀

0 意見
寫作於2006/04/30
作  者: 江豐盛執事、周寶秀姊 夫婦

這次專訪對象是江豐盛執事、周寶秀姊一家,除了年高95歲的奶奶江董玉草、還有大女兒江映帆目前就讀輔大運動健康管理系三年級、老二江大容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二年級。

來自屏東恆春教會的豐盛兄,是第三代基督徒,前年從台北地檢署書記官退休,豐盛兄描述20多年前從找尋教會、陪伴小孩上主日學,之後就一直在和平教會了。政大法律系畢業的他坦然描述「大學剛畢業時,驕傲自負、不知向上帝祈求,信仰也沒有認真追求,當然沒考上司法官⋯」。當選執事之後非常惶恐,因為不知自己能為教會做什麼。對數字敏感、有時間可以跑銀行的豐盛兄,上帝巧妙安排他在教會出納組服事。在忙碌的財務組,常有同工會自動前來幫忙,讓他感覺很溫馨,在服事中領會到“謙卑”是人一生中最大的恩賜。

豐盛兄的母親,江董玉草姊目前已經從醫院返家居家照顧,豐盛兄訴說先前在醫院照顧母親5個月的心得,換了三次病房,每一次都和室友相處融洽,雖然同病房的病人未曾接觸過福音,但本著愛心相處,無形中對方對基督教羨慕並有好感,有一位病友竟然要豐盛「牧師」為他禱告,這位隔壁床的病友以為「基督徒都稱為牧師」,相信「禱告就能被醫治」最後也決志信耶穌。

寶秀姊是第一代信徒,嫁給豐盛兄後,才接觸基督教,在20年前參加梁望惠姊所帶領的媽媽小組聚會,開始由望惠姊帶領讀書會,到後來則由媽媽們輪流主持,小孩在一旁玩得高興,現在孩子們長大了也成為要好朋友。寶秀姊說一邊陪著小孩上主日學,自己無形中也成長了,當時因為兒童主日學缺老師,從「試試看」到正式老師,邊教邊學邊充實,竟然也當了16年,變成「資深兒主老師」,也覺得在兒主的收穫比付出的還多。

愛泡茶的豐盛兄,與寶秀姊出遊時,總會互相「手牽手」,因為他覺得夫妻就是一輩子的「牽手」。他們的女兒映帆遺傳了豐盛兄運動細胞,從小就活潑愛運動,看她臉上永遠寫著「快樂」,是他們最大的安慰;老二大容對自然生態、飼養動物、水族箱設計有著濃厚興趣,有著年輕人的叛逆以及對信仰的不熱衷,是夫妻最擔心的事。

豐盛兄4、5歲就在聖誕節時上台背詩篇23篇,當時會背頌但是不懂意思,直到現在年紀漸漸長大,最愛的還是詩篇23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至於最愛的詩歌,豐盛兄全家一致喜歡的是「至好朋友就是耶穌」,也希望耶穌是大家的好朋友。

(家訪組/沈月蓮採訪整理)

2006年4月23日 星期日

我的見證 -- 徐仁全

0 意見
寫作於2006/04/23
作  者:徐仁全 弟兄


我是一位記者,我的工作是報導高科技相關新聞。二年前的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時,我接到竹科保二警察電話說有個記者會要舉行,我急忙出門前往赴會,記者會內容是警方偵破專偷晶片的大盜,警察說出係X某某犯罪集團涉嫌偷竊一批IC,市價一千三百萬元。採訪結束後我就把報導寫出,還特別把X某某寫出來。結果第二天刊登出時,X某某就打電話抗議,並在同年十一月提出自訴,告我加重誹謗罪。

得知自己成為被告心裡自是不太舒服,且自認沒有錯,是聽警察口中所言而寫的報導,且個人對他無冤無仇,不是故意找他麻煩,應不會有事,只是心裡毛毛的,不知法官會如何判決,心裡總是不安。

後來公司請律師代為出庭處理,並要求我去說服警察出庭作證,證明其確曾說過是X某某犯罪集團所為,並非我個人刻意污衊他,而在報導中自行加進去的。當然警察十分願意出庭,且願說明原委,但個人還是掛念此事,常為此感到不安。

因為,從小到大都知我們的命運是操在上帝之手,無論往何處去,或處何境域,都是上帝在掌權引領。如今,我的命運要交在法官之手,法官如何判決,我一點都沒有把握,也從來沒有此經驗。如果,法官聽信了對方的說辭,判我誹謗罪成立,加上民事賠償,可能對個人財產造成困擾,想到此就覺得無助又無奈。在不知如何是好之下,只有懇切禱告,祈求上帝將這苦杯移開,讓我能重新自在的採訪工作,不再受到此官司困擾。

去年開庭數次,前兩次皆委由律師出庭,對方並無撤銷之意,我則全權由律師處理,公司也不願和解。第三次開庭,法官說最後偵察庭,被告必須親自到場,我與同事開車前往高雄出庭。開庭時,原告當庭撤銷對自由時報記者的告訴,但不願撤銷對工商時報的告訴。我以為自己禱告不力,有些自責。後來法官希望我們私下和解,最終找到資深警察,接觸上了原告,但他態度仍有保留,不願馬上和解,我則持續禱告,希望有奇蹟出現。

法官給我們二週的時間,直到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參與新竹二重埔一項宣教事工,我心裡仍十分不安,認為應先處理完我的官司,再來參與該項事工。並向上帝求說,先讓我官司解決後,我再來參與工作,這樣好嗎?但上帝一直到我參與事工的當天下午都沒有給我答案,我只好硬著頭皮參與事工。但奇蹟真的發生了。當我參與完事工後,約十一時開車在回家途中,竟接到台北公司的電話說,我的官司結束了,對方願意撤銷告訴,一切都沒事了。我馬上停下車來禱告感謝主大能,且有如一顆大石頭落地般的卸下這個重擔,這顆我背了整整一年的重擔就這樣由上帝移走了,祂真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2006年4月9日 星期日

雅馨的見證 -- 周雅馨

0 意見
寫作於2006/04/09
作  者: 周雅馨 姊妹


大家平安,我是雅馨,現在在青契聚會,讀師大地理系三年級,這是我第二次在這裡和大家分享我的生命故事,上次(一年前)和大家分享的比較多是我小時候的經歷,這次呢?…老實說,當雅琇長老找到我時,我真的不知道可以再分享什麼,總覺得大家的生命都很波折離奇…,而我的生活中雖然是充滿了不少很感恩的事,但只是平凡又瑣碎,所以就是不知道要不要爽快的答應,倒是雅琇長老很爽快的就說:OK啦!我排下去囉,然後人就不見了。不過還是要感謝雅琇長老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重新整理了一下從上次分享見證到現在一年多來所發生的事,看見生命中有了更多的挑戰,也看見自己微小的改變。

就和大家分享挑戰吧!最大挑戰的來源,就是去年12月我終於決定接受堅信禮,還有之後被選上了青契的會長。對於洗禮,可能在座很多從小就被拎來做禮拜,參加兒主的少契或學青們多少也會有這樣的掙扎,可能是因為對於洗禮與基督信仰的似懂非懂,不是一直問為什麼,要不就是完全不知道從何問起,只是看著越來越多的同輩領聖餐就會心慌慌。至於我,其實是卡在我看別人比神重要,所以我一直覺得那只是個儀式...。因為我覺得只要我懂,我相信不就好了。如果在眾人面前宣告之後就再也不出現,那這樣與神還有關係嗎?當然這是我以前的想法,一方面把別人的表現看的太重,另一方面我也害怕自己洗禮之後要迎接的挑戰,如果大到讓我想離開再也待不下去怎麼辦?總歸來說就是想太多。神其實都會用很有創意的方式讓人知道什麼才是真的傳統,就跟約拿一樣。所以終於有一天,校園團契的月娥姐,在我大一時,某次的聖餐禮結束後就忍不住驚訝的問我有關「剛剛你沒有拿餠」的事,也說了很多她怎麼看受洗--很單純,就是積極的回應上帝的愛,並且去分享及拯救更多的靈魂。她這麼一說我就哭了,可能有點委屈,但更多的可能是看見自己對神的愛的自私,之後就開始有點頭緒找尋神在我生命中的位置,並且預備心洗禮。但掙扎並不是在宣告後就結束了,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是相信自己可以信靠神的帶領,並且有足夠堅定的心去抵抗討厭的撒旦。

至於其間的爭扎就不多贅述了,因為我相信天父祂都看見我們的需要、我們的掙扎,當我們認真的要去尋求祂的時候,祂不會把我們丟著不管,而是很有創意的讓我們發現祂聴見、也正在解決了;另一個原因就是…想和大家分享一點我在青契的生活。

這一整年我是團契的會長,我想這是神另一個創意,尤其在這個我很愛的教會裡,我不得不承認這個身份讓我多了一點束縛,也變的更行政了一點,當然也更突顯了我不想負責任的缺點,但也讓我佩服牧師、其他團契會長亦或是參與在教會很深的長輩們,能夠有很好的應變以及很深信仰與生活連結。就像上學期末,和芝瑜一起趕交青契的帳,士洋長老很認真的跟我們說:學習管帳就是學習對自己承接下來的事負責;經過當會長這短短兩三個月,我真的覺得我這個一直在教會中打滾長大的小孩,當我想賴著不想去面對社會的現實的時候,神祂就是會很有創意的讓我去學習、去體會。所以,還是一邊掉著不知道該用什麼樣心情解釋的眼淚(可能是不想負責任,事情卻一直來的眼淚,也可能是看見團契的需要,卻不知道可以怎麼做的眼淚、也有可能是看著一同進團契或未參與在任何一個團契的夥伴…心急的不知道該怎麼把他們找回來。因為總覺得大學四年一下就過了,可能我們在學業上可以有些小小成就或什麼的,但是跟神之間呢?就這樣雞婆的想著別人跟神的事,在一次禱告會中,我以為我唱詩歌都是會帶著大大的微笑讚美主的敬拜中,眼淚就一直掉一直掉,因為好希望跟大家一起走神國的路),就這樣用了我懂事以來最多的眼淚一邊學習服事、一邊學著等待,學著放手讓神掌管。

綜合以上,不管是在生活裡面掙扎洗禮的意義,在教會青契當會長或是在學校當學生,都有許多許多我要再學習的事。尤其是面對這些事的態度與情緒,謝謝神給我這個機會,讓我有勇氣跟大家分享我最近的掙扎與挑戰,也謝謝大家陪著我成長。最後,希望大家能為學青們禱告,因為現在社會的變動與不穩定,讓許多人跟著慌,花了更多的時間學習專業的領域,不是說這樣的裝備不好,只是可能與神之間的關係與交通就被這些事漸漸給取代,或許這樣的狀況也不斷在各個階段發生,希望學青們可以和這個大家庭的每一份子一起努力、一起學習信心的功課囉﹗謝謝大家。

和平故事 -- 張中興、駱美月

0 意見
寫作於2006/04/09
作  者: 張中興弟兄、駱美月執事 夫婦


張中興、駱美月一家是住在汐止大尖山半山腰上的“馥記山莊”裡,美月姊所經營的幼兒園也在社區中,這是一個約有九百多戶的社區。空氣新鮮,擁有新社區的完善規劃,但因位在汐止山上,比較潮濕。以前只要颱風一來,親朋好友就會稍來關心的問候,其實住在半山腰,是不會淹水的,只是會擔心土石流,現在淹水的狀況改善了,大家也比較不再為他們擔心了。

中興兄和美月姊是學校同門師兄妹,但自八十八年起,美月離開印刷廠品管的工作,開始轉行進入幼教界,而中興依舊留在印刷的工作崗位。中興目前任職於台灣愛克發吉華公司擔任行銷經理一職(其實已經在此公司任職約快二十年了),美月則是馥記托兒所附設安親班的負責人,唯一的兒子張翊倫(Alan),目前就讀汐止秀峰國小六年級,下了課就先到媽媽的安親班做功課,同時也學習各樣才藝(圍棋、英文和小提琴)。完成這些功課後就會背著書包回家,進入自己的世界。Alan回家後會先微波便當(便當是中午廚房阿姨準備的),看自己喜歡的卡通節目、練習小提琴及媽媽規定的功課,除此之外,家中飯後洗碗盤也都是由Alan負責 (Alan弄丟了一台數位相機,所以要分擔家事來扣抵費用)。

中興兄很喜愛攝影,全家人到郊外玩時一定會帶照相機,而且是一家三口帶三部照相機,看起來有些誇張,但卻紀錄了每個人不同的欣賞角度。當美月姊開長執會的時候,中興兄和翊倫會一起到青少年育樂中心看書,等到開會結束再來接媽媽。週間父子二人還會利用時間玩『真三國無雙』,一個當軍師、一個上戰場,其樂融融。
中興兄是教會兒少樂團的團長,其實是樂團中的打雜工。美月姊自八十六年起就一直擔任幼幼班的老師,很享受跟小小孩相處的時刻,也在長執會中負責書記的事工。翊倫則是兒少樂團的小提琴手,偶而也參與第一堂禮拜的獻詩服事,真是難得。

駱惠珠姊是美月的大姊,她非常關心家中每個人的信仰,當美月上台北讀大學時,大姊就帶領美月到和平教會來,因為喜歡唱詩、畫畫,開始在青年團契服事,因著詩班、團契的服事,到大一下學期決定受洗信主成為神家中的一份子。而就在美月姊讀研究所、中興兄當助教時,兩人開始交往。中興兄是個重理性分析,需要經過理性思考驗證才會接受信仰的人,後來在慕道班受榮德長老、信裕長老等信仰長輩的教導下終於決定信主。

詩篇二十三篇是美月最喜歡的詩篇,因為她相信耶和華是他們的牧者,他們必不致缺乏。或許生活上、工作上會經歷死蔭的幽谷,但他們不怕遭害,因為相信耶和華的恩惠慈愛一生都會跟隨著他們一家,想到這裡她就滿有信心、確據,也滿心感謝。 (家庭採訪組)

2006年4月2日 星期日

黑色變彩色 -- 林瑞雨

0 意見
寫作於2006/04/02
作  者: 林瑞雨 姊妹

感謝主!蒙祂揀選,我是祂的寶貝女兒,能與大家在此敬拜就是祂賞賜的恩典!生命被主更新建造是我此生最大的福氣!

從前的我是自卑、活不出自己、缺乏安全感、悲觀的人,內心深深的渴望被愛,為了取悅他人,常委屈求全,卻往往在人不完整的愛裡,受到傷害,更因此內心充滿怨恨、苦毒、害怕痛苦、受黑暗捆綁,也因此而曾有自殺念頭。

感謝主!因著祂的憐憫救贖,完全的愛像活水,滔滔不絕的湧流、洗滌我,在祂的保守之下,更新成長。現在的我是個很有自信的人,不再過度在乎他人的眼光,也不再容易受到傷害,心中充滿滿足喜樂。

感謝主!危機就是轉機,面對死亡,世上一切看得見的事物:名利、財富、地位、美色、以及一切榮華富貴,都變得沒有價值,更讓我有機會省思: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與神、與己、與人修復關係;也就是珍惜所擁有的,並藉著上帝的愛去饒恕。

感謝主!因著祂,我在苦難中總有盼望,耶利米書29章11節記著祂愛的應許「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我深刻體會,神所賜的平安,不是生活在風平浪靜中,乃是生活在驚濤駭浪中,但安穩的在天父的船上。故此,我發現:「今生有神,死後有永生,是最永恆的盼望,也因此生活從不絕望。」

感謝主!苦難是化妝的祝福,它催逼我破碎自己、捨己並成長,上帝要我學習不倚靠自己、不倚靠他人,也不成為他人的倚靠,單單呼求上帝、仰望祂,因祂是全能神,祂掌管一切,祂是信實、又真又活的神,生活中大事、小事祂都眷顧,使我可安心信靠祂,這樣活著非常輕省、不再吃力。

以前我總覺得這個家不能沒有我賣力工作,所以我不能停止工作,即使百般無奈,百般不舒服,都要撐下去,每當這個時候,我好像總是忘記天父的提醒:「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賽30:15)當我面對經濟壓力之時,我雖時常交托,但又忘記了。工作時,我的經濟狀況與那為「全能的上帝」一點關連瓜葛都沒有,這樣的一個洞,我必須靠我自己來彌補,我只能靠自己,我不能休息!

在家庭之外,教會事工也是極需要我付出擺上的,教會能夠動員的人手實在不多,卻有許多相當有意義的事工亟待推行,因此我熱中投入;然而,這不但在繁重的事業中,造成我心力上的負擔,並提高家庭關係的疏離感。當時的我認為這麼做都是不得不,現在想想,其實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願意,故此,我毀壞了我的身體。
事後,我才知道,其實是我不願意休息。

神的話語是我生活中的杖,一如詩篇23篇4節:「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當醫生宣判是肺癌末期時,我並不感到震驚、憤怒、恐懼、哀傷、焦慮、羞愧、無助或是絕望,我的心平靜安穩我相信這是神的疼惜與管教,腦中也浮現過去種種不愛惜自己的畫面:不知節制的工作、熬夜、倚靠自己的倔強,吞忍許多情緒與勞累,即使身體不適,仍不安歇,我以為我可倚靠著自己的能力撐下來,我以為事情會像我想的一樣不會有事,但面對病痛,我開始知道自己的極限與驕傲。感謝主,從前我是盲目不察,如今我得看見。

想起詩篇中的應許:「他必不怕凶惡的信息;他心堅定,倚靠耶和華。」上帝知道我是軟弱的,祂的手時刻不離,在一連串的化療、手術與放射治療下,我時常口內苦澀,胃口全無,身體疲累,全身筋骨酸痛,找不到可安歇的床,甚至需要靠嗎啡止痛。尤其,大腿開刀那時,19公分的傷口使我每每移動就痛徹心扉、眼淚蹦發,上下床尤其苦不堪言;但想起耶穌為我們上十架的痛苦,相較之下這樣的疼痛顯得微不足道。無法入睡時,背誦默想詩篇23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與詩篇121篇「我要舉目向山……」,很奇妙的就能安然入睡,不需要鎮定劑。疼痛中不住的感恩,軟弱中不斷的呼求,我便得安慰。

當要出院之時,也恰巧是神學院開學之日,擔心成為女兒的重擔,我努力的與疼痛相處,並學著自己照顧自己,孤單、無助、無奈但不得不堅強,許多痛苦的時刻,我以為我能,但現在我知道,我必須靠著神。

此後,癌細胞繼續蔓延,腦部開刀、一連串放射治療,癌指數仍繼續攀升,大多數器官也受侵犯。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擔心成為家人重擔及失去自主能力,難捨與親人的分別,究竟上帝什麼時候要醫治呢?等候的煎熬,筆墨難以形容,當獨處時,有時會有放棄生命的念頭我並不勇敢,而是因著神的愛與愛的群體:家人、親友和教會會友,透過代禱關心,陪伴照顧、營養補給、金錢資助、鼓勵安慰,不斷用愛環繞我,我才得以站立,勇敢的在此見證主。

現在的我,存著盼望,耐心等候,珍惜感恩,活在當下。將來不論是蒙醫治留在地,或蒙召回天家,我都願意順服,也喜樂接受。凡事都出於上帝,有祂美好的旨意,祂的同在,使我有力量面對將來,罹患癌症,反使我人生變彩色!而這一切都出於超乎想像的上帝!感謝主!

來自澎湖七美小島的恩典 -- 夏佳恩

0 意見
寫作於2006/04/02
作  者: 夏佳恩 姊妹


這次專訪的對象是社青的夏佳恩姊妹,目前就職於金鼎證券電子商務部,從事行銷與企畫的工作。和大部分的社青人一樣自大學階段便隻身負笈來到台北求學,很自然的也在台北找到一份工作、一間有歸屬感的教會,展開人生的另一個階段。除了社青,佳恩也參與兒主和提摩太敬拜團以及採訪組的服事。

老家在高雄,母會是鹽埕長老教會。家裡人口簡單,由夏爸爸、夏媽媽還有佳恩組成溫馨的小家庭。夏家來自澎湖一個叫「七美」的小島。將近半個世紀前,神行神蹟帶領夏氏家族接受信仰,爺爺是牧師,父母更是在生活中實踐信仰,正因如此,也奠定了佳恩的信仰基礎,即使長大後獨自到台北求學工作,仍舊將基督信仰視為首要。

佳恩和父母的感情十分親密,在成長過程中父母不曾給她太大的壓力,常用神的話安慰鼓勵,帶給她快樂成長的環境。佳恩的父母也重視孩子各方面的發展,因此培養佳恩廣泛的興趣,如旅遊、休閒、閱讀..等。夏爸爸的職業是船員,但佳恩自幼的印象中,爸爸並不曾在任何成長階段中缺席,而媽媽更是佳恩口中最好的朋友。ㄧ家三口有著單純的幸福,分享彼此生活的點點滴滴,共同參與家中大小事務,互相扶持,夏爸爸夏媽媽禱告交托的力量更是佳恩在人生道路上最大的支持。

夏爸爸於2005年底安息主懷;父親的突然離開,對夏家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嚴重的打擊,對佳恩來說也是一連串快速成長的壓縮。回首從父親突然倒下到過世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佳恩和媽媽面對了從未遭受之遽變及壓力,但藉著神在佳恩過去生命歷程中的種種帶領和教導,即使走過死蔭幽谷,心中仍感到平安。在重新檢視信仰價值的歷程中,她更深刻體會父母所帶給她的愛是這麼偉大;而父親生前力行基督化的生活教育,帶給她在信仰的省思與改變更是超乎想像。即使夏爸爸離開了,但佳恩仍深刻的感受到,失去具體的父親形體,卻不曾失去三人共同建立的家,在生命巨輪轉動中接下父親的棒子,她的內心充滿更多感恩。

對佳恩來說,尋找信仰解答及實踐信仰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服事。服事是持久的,也要在過程中靈命獲得更新,並從他人身上見證神的榮耀。從父親過世以後,佳恩感受到信仰傳承的重要,即使將來無法做到像傳道人一樣向四海散播福音,也要學習父親的榜樣傳承下去!最後,以詩篇121篇8節作為勉勵:「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

(家訪組/溫家音採訪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