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6日 星期日

我的存在 -- 袁明豪

0 意見
寫作於2006/02/26
作  者: 袁明豪 弟兄


我的存在。從我未滿月的時候,母親就拋棄我們。我的父親也因故遠離這傷心地,台北。我的存在。要感謝我的阿嬤,從小將我帶大。並疼我、愛我。長大了。似乎自己有自己的想法。有一個自己所建立的人生觀。我對人生的觀念如王羲之在<蘭亭集序>內道:

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晤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雖取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于所遇,暫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況修短隨化,終期于盡。

所以當時我對任何宗教都不相信,我只知道人生短短俯仰一世。自己可以選擇要努力去追求,或者放浪形骸之外。雖然取舍萬殊,靜躁不同,但還不是終期于盡。
所以我選擇做自己喜歡做的。我對於天的觀念則為較傾向於
荀子的<天論>

故君子敬其在己者,而不慕其在天者;小人錯其在己者,而慕其在天者。故君子之所以日進,與小人之所以日退,一也。最後這句更是鏗鏘有力,荀子說:舍其所以參,而願其所參,則惑矣。

簡單說就是不該去慕天,依靠那些看不見的東西。君子日進、小人日退差別就在這。我,也就根據這一套邏輯,快快樂樂的度過大學、研究所生活。我很努力,並且沒遇到太多的挫折困難,所以根本沒想到過我需要信仰的力量。

直到去年七月。我與在一起三年的女友情變。我發現我突然什麼事都不能做了,好像是耗盡的電池。感謝主,我的指導教授在我最虛弱的時候,給了我一道光。他在跟我討論我的進度過程中,發現我的狀況不佳,他安慰我。並在最後跟我說了一句話:「當你真的很難過,覺得不行的時候,你就跟神禱告,請神幫助你。」過沒幾天,我做了些蠢事,後來感到非常的難過。我心痛,大哭,但這都無法解決。在睡前,我想起老師的那句話。我就跟神產生第一類的接觸。我說:「神,假如真的有那位神。請告訴我,我該怎麼做。請祢幫助我。」一睡下去,我就做到一個夢,那個夢回應了我的禱告。清晨四點多夢醒來,心理異常的平靜,這種平靜是從來沒有的平靜,這種的平靜跟之前三個月的渾渾噩噩反差非常大。後來我就跟我指導老師說,我老師就叫我去找巧玲,我就跟她來和平教會了。

我以為我的見證在這裡就結束。但精采的故事是後半段。感謝主。我阿嬤在去年十月突然心臟病發,住進加護病房。之後到去世前在醫院裡住了三個多月。她是這一生中,最疼愛我,最關心我的生活的人。看著阿嬤在病床上,我忽然發現。我阿嬤對我的存在有多重要。連在病床都一直擔心我。我跟阿嬤說,請她放心。我的指導教授常常誇獎我是最認真的學生。也很相信我,都會交代很多事給我做。我阿嬤那時就點頭。說放心了。

去年十二月一日。我已經要準備在十二月四日要受洗了。在那時候,我阿嬤突然病危。我那時候,心情非常複雜。想到我ㄧ直沒有等價的回應阿嬤對我的愛。想說,我都可以跟上帝認錯了。怎麼對阿嬤都沒有表示。我就進去跟阿嬤說,以前都是我不對,我應該更關心妳,讓妳開心點。以前對她講話語氣都不夠好。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十二月二號,我阿嬤狀況有回復一點,眼睛可以張開。我進去看她的時候。我就問她。阿嬤:我要受洗,信耶穌。你要不要信耶穌。這樣我們以後就可以在天堂再相見。你只是先上去上帝那邊。要幫我佔個好位置喔。她就點頭。同意。我很驚訝。我ㄧ共問她三次。她都點頭。十二月三號,我指導教授與他們教會的牧師,就來病房幫我阿嬤受洗。感謝主,我阿嬤自受洗那天到安息前幾天,病況都出奇的穩定,心情也很平靜。

之後,我常跟我阿嬤說,有煩惱就跟耶穌說。他愛我們。我也一直幫阿嬤禱告。
感謝主,對我的愛護,何況這愛從我未信主就開始。感謝主,再最沮喪的時刻,讓我接受到福音。感謝我的指導教授。感謝主,對我阿嬤的疼愛,也讓她最後一段時間能走的安詳。感謝主,讓我與阿嬤得著盼望。讓我知道阿嬤對我滿滿的愛,如主祢對我們的愛。

我的存在。像我這無名指中的戒子一樣。這戒子的存在感,我以前很不喜歡。這戒子是我阿公過世後留下來的,我阿嬤很珍惜。並將這戒子給我。我以前一直不喜歡戴,因為我不喜歡這種戴戒子的感覺。所以一直放在我阿嬤那邊。不過我阿嬤過世後。我從家人那領回這戒子。我戴上它。我突然很喜歡這種存在感。這種存在感好像可以時時提醒我,阿嬤對我的愛。這種存在感,是讓我時時感謝阿嬤對我的疼愛。
我天上的父阿!感謝祢在這關鍵時刻,將福音傳給我與我阿嬤。讓我與我阿嬤對於死亡不用懼怕,與其他家人相比,我能夠平靜的面對阿嬤的安息。縱然心中有許多懊惱、後悔。沒在未信主前對阿嬤好一點,沒有好好回應從阿嬤那裡白白領受的愛。以前跟阿嬤去市場,我總是拖著菜籃自顧自的走。現在我多想牽著阿嬤、扶著阿嬤去逛市場。跟她出去旅遊,勾著她的手。人們都會以羨慕的眼神看著她,好讓她開心,並得榮耀。

主阿!感謝祢在這時刻,讓我準備這見證。基督徒生活,也像這戒子的存在感。
雖然很多以前習以為常在做的事、說的話,現在不能說。雖然自己要用很高的道德標準來生活。但我很樂意接受。因為,我實實在在的感受到從主那裡白白領受的愛。這種存在感,是要提醒我,主對我的愛。我人生觀也轉變成為願能榮耀主之名。這是我對阿嬤離開的感觸。也是主讓我領受的見證。

今天。很高興邀請兩位姑姑,還有我姐姐。這兩位姑姑也是從小就對我很好很好。

他們倆也是我們家最早受洗的基督徒與天主教徒。但似乎。他們沒有感受到神給我們的愛,神對我們的恩典。在阿嬤受洗後,心理上與身理上的好轉,甚至最後的離去。這些都是阿嬤為主所做的見證,也是禱告的力量。

阿嬤的離開,他們非常非常的難過。我想他們需要瞭解我從主那裡所領受的見證。也唯有依靠著主才能走過憂傷。我常在想。主阿!祂巧妙的安排我在這環境中長大。

讓我一步一步的往前邁進。並在最關鍵的時刻,接受主的光。是何等的恩典。祂怎麼對我這麼好。雖然人生還是有許多不如意之事。但是我只希望在未來能繼續有主的同在。

作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並能榮耀主的名。感謝阿嬤。我最愛的人。感謝他從小無怨無悔、不辭辛勞的養育我長大。

將這首歌,獻給最愛我的人也是我最愛的人,阿嬤。還有從沒見過卻對我這麼好的上帝。

You Raise Me Up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the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這段歌詞完全表達我想獻上的感謝。感謝阿嬤養育之恩。如今我才可以站在這。感謝主一路上的保護。我才能渡過人生的暴風雨。我很堅強。因為我知道我有你們的愛。是你們的兒女。感謝你們。超乎我所求所想的賜與我。謝謝。

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 -- 蔡茂堂 、許信貞

0 意見
寫作於2006/02/26
作  者: 蔡茂堂 牧師、許信貞 師母


在和平聚會的你有多瞭解蔡牧師呢?讓我們一起認識蔡牧師一家人。蔡牧師夫婦有三位寶貝兒女,現在都在美國。長子蔡銘恩目前定居於東岸維吉尼亞州靠近華盛頓特區,在 神奇妙的帶領下,從大學主修的機械工程領域跨足到國防工業,從事防禦性武器的研發。次子蔡天申居住於西岸北加州,現職於網路公司,根據蔡牧師的描述,他很有主見、想法與眾不同,在工作和信仰上也有自己的堅持。長女蔡美佳目前居住於西岸南加州,於去年自柏克萊大學畢業、主修心理學,剛通過GRE的考試,現在正申請富勒神學院的「婚姻與家庭研究所」想繼續深造。蔡牧師一家五口雖然分住不同四個地方,但家人彼此的關心與分享仍不曾間斷,一年一次的團聚則是一家人最期待的事。

忙碌的蔡牧師夫婦沒有固定的上、下班及休閒時間,平時最大的共同嗜好就是閱讀聽音樂;牧師喜愛從事休閒活動如:桌球、游泳、海釣(曾經出海記錄一3天)等,手巧的蔡牧師也很享受「自己動手做」的樂趣,現在住所的部份家具都是親手組裝的喔!抽屜一打開全是滿滿的傢私頭仔、羅賴八…

談到教會服事,除了準備每週日三堂的禮拜、講道、各項會議,週三晚上進行會友的探訪、關懷之外,蔡牧師還需完成台神18學分的課程,或半夜接到會友醫院病危或臨終前的關懷一樣得出訪;許信貞師母除了支援牧師各項事工以外,也參與婦女團契、關懷組事工。牧師很感謝關懷組同工持續關懷長期住院或年長無法禮拜的會友,讓蔡牧師在關懷事工上有很好的配搭及支持。感謝一年來長執及同工們在事奉上盡心的投入及付出。教會事工千頭萬緒,期待大家都能按著上帝賜給各人的恩賜及力量投入教會各方面的事奉,並且以具體行動關心和平的老朋友、新朋友們使和平成為一個真正屬靈愛的大家庭。

新的一年,蔡牧師工作願景為推動教會的小組,在小組中建立人與人的親密關係,更進一步落實信仰的基礎。除了教會新年度事工需要會友共同關心支持外,蔡牧師下學期準備課業的體力(一週有四天要上課)、教牧團隊的成立以及全家人都能親自體驗並與人分享上帝的愛…都需要眾會友在禱告中紀念。

「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腓三:8)是兩人最喜愛的經句,最後牧師吟唱「我寧願有耶穌」,這首詩歌是牧師師母在和平教會結婚時的獻詩,在生活中處處見證神奇妙的恩典,無疑是你我的信仰典範!

(和平家庭採訪組/溫家音採訪整理)

2006年2月19日 星期日

奇妙的求學經歷 -- 林學庸

0 意見
寫作於2006/02/19
作  者: 林學庸 弟兄


各位弟兄姐妹平安,我是林學庸,今年在讀高一,這是我第二次在第三堂見證,上次見證主要是在說跟媽媽傳福音直到信主的事情。這次我要說我奇妙的求學經歷吧!雖然不是大家眼中所謂「標準」的「坎坷」,而且我覺得在神的保守下沒有一點是讓我覺得坎坷的,但在這裡真的感謝主,親自帶領,做我最好的朋友。

小時候,差不多幼稚園以前吧!就對理工科方面格外有興趣,一直想要滿足自己對神所造之世界探索的慾望,所以就照著自己的興趣(其實應該說是神的帶領)這樣走到了小學六年級。加上從小個性就很強、得失心很重、企圖心很大,當時又沒有信仰基礎,是一個很以自我為中心的人,當時只有一個想法:「我是全世界最聰明的小孩子,有什麼難不倒我的ㄌㄟ」。

小六升國中時,國中有個數理資優的甄試,我跑去考,結果初試就炸掉,當時情緒很低落,因為世界上最聰明的小孩竟然連初試都沒過,因為我的個性,所以又自己掰了一堆藉口來欺騙自己。

好勝心強的我,當然想雪恥,正當大家享受小學最快樂的暑假時,我正在努力的讀國中數學,我很容易被激將法所玩弄。而當時媽媽認識一位奧林匹亞數學銅牌的選手,他甚至叫我以後去考建中的數理資優班,我心想我國中的初試都被刷了,建中數理資優根本連想都不敢想。但我心中當然很想超越他,於是我就在短短暑假兩個月中,從零開始把國中三年的數學徹底的看完。這一切上帝都看見,但他要改變我好勝的個性。

開學了,很快的到一上學期末了,我們國中突然設了資優營隊,有四組,但我有資格去考的只有數學組和英文組,我心想:哈哈,這是上帝給我翻身的機會,我終於可以復仇了。雖然心想上帝,但對於我的個性,怎麼可能去感謝神呢?

然而結果出來了,上帝不想讓我通過數學,甚至連個備取都沒有,我很討厭上帝,我這個自以為是世界上最聰明的小孩,竟然連二流資優班都考不過,很生氣也很無力,甚至想要放棄自己,都努力這麼久了,結果竟然是零,這對我打擊很大。其實進不進資優班對我已經無妨,因為我知道我自己可以唸的很強很棒,只是奇蒙子(日語)的問題,沒法證明自己。但上帝讓我進了英文組,他幫我開了一扇不在我眼前出現的門,超乎我當時所求所想。(之後還會提到上帝讓我進英文組的「巧妙安排」)
進英文組,是我個性改變的開始。英文組上課時間是放學後,又剛剛好班導師都留很晚,所以她就常常用這個時間和我聊信仰(詳見第一份見證),我很感謝神,我國一到國二真的改變很多,變得很想要接受耶穌,受洗成為祂的子民。

從此以後,觀念全盤改變,我再也不是全世界最聰明的小孩,我變成全世界上帝最照顧我的小孩,相信祂為我鋪好一切的路,但故事沒有這麼快結束。
有了這個觀念後,突然有股重新得力的感覺,我不再倚靠自己,乃是倚靠上帝。二年級,去大陸比賽數學拿一等獎,在城市數學競賽表現的也不錯,甚至在國中科學奧林匹亞殺進全國前28,學校因而讓我進了數理組,在那時的我就懂的感謝神了,因我所得的超乎我所求所想。

但都國三了,這些榮耀對我來說與升學沒什麼關係了,該是準備考基測(基本學歷測驗)的時候了,然而我突然回想到,當時那個同學對我們說的,要考建中數資,心理流露出會心一笑,很感謝主,但事情不是想像中的容易。

我很擔心我的基測,因為我不是考聯考的料。就這樣到了考試當天,考考考,結束了,成績單發下來,原本對好答案很開心,竟然是剛好建中錄取分數,high了一整個禮拜,但成績單上卻說,我畫錯一個選項,照這個分數我不可能念建中。當時的我情緒很低落,比我小六升國一時還痛苦好多倍。為什麼,上帝要這樣對我,祂的目的只是要把我捧到最高最高處然後重重的把我摔在地上嗎?我很失望,國中的榮耀一時之間變得好像垃圾般的不起眼。

再難過也只能靠禱告去經過這一切。然而,我只剩下一個管道----建中數理甄試。我並沒有說很在乎能否能錄取,因為我已經沒有力氣了,只知道我考前還是有禱告,於是,就帶著一顆像三歲小孩的心,單純的去考這場試,之後就再也沒去想它,直到放榜。

一聽到錄取的消息,我真開心,也很感謝主。上帝會看見人的努力,流淚灑種的必歡呼收割。一切從零(也就是國中的初試炸掉)到上帝滿滿的恩典,祂真的讓我經歷許多,不管是在個性上的陶冶或是死陰幽谷中,祂都與我同在,很感謝神,因為連全世界最聰明的小孩都做不到的事情,上帝成就了。

回頭想想過去,如果我當時考上國中資優班呢?我相信以我驕傲的個性我會很墮落,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成就,我今天也不會站在這裡,因為我根本沒有信仰基礎,就更別提遇到我們基督徒班導師了。

那如果我沒有上英文組呢?沒上英文組的話,我也沒有機會和我們班導聊這麼多信仰問題、知識分子先生(桓緯)不會出現在少契裡面、消極者不可能穿上那件北一制服等等的連鎖效應,真的是要感謝神,看顧這一切,超乎我所求所想。

上帝轉變了我的好勝心、企圖心,讓我這個個性用在可以榮耀神的地方,我不再為我自己考資優班、考奧林匹亞,我練樂器、練舞或學其他東西的動機也變的正確,我做的這一切都是要榮耀神,做眾人的見證,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2006年2月12日 星期日

新造的人 -- 鄭明珠

0 意見
寫作於2006/02/12
作  者: 鄭明珠 姊妹


弟兄姊妹平安,我是鄭明珠,住在教會旁邊的青田街十八年了,去年聖誕節前夕,我和先生以及小姑一同受洗,歸入主的門下。我出生於一個傳統信仰的家庭,逢年過節就跟著拜拜。第一次對基督教的信仰有印象,是在我的婆婆以及後來公公的追思禮拜上,當時我覺得基督徒的追思禮拜非常的莊嚴又感人,和一般民間信仰的儀式非常的不同,不論是詩歌或是牧師的講道,不但有對故人的懷念,也對在世的親人傳講上帝永恆的信息,讓人聽了心裡充滿了安慰。

我和我的先生一共育有二子一女,其中長女及長子都先後受洗歸主名下。十年前我八十二歲的母親生了病,住進了桃園敏盛醫院,當時醫院已發出了病危通知,女兒邀請了她教會的牧師,前來為我的母親禱告,後來我的母親康復出院,我相信這是上帝聽了禱告,又多給了她十年的壽命,雖然她已於前年過世,但是現在想起來,仍覺得很感謝神。

我的長子結婚後搬入新買的房子,但是建設公司給他的車位,居然是個會淹水的車位,才搬進去住沒多久,碰到第一個颱風來襲,大樓地下室進水,車子就泡湯了,原來跟建設公司交涉,要求調換車位,但是公司不肯,不得以打官司。對方律師很厲害,官司敗訴了。兒子和媳婦請他們教會的弟兄姊妹們為了這件事迫切禱告,結果真的出現了奇蹟,後來建設公司同意和解,不但賠了車款、訴訟費用,並且同意換了一個新的車位,這次又讓我見識到上帝的大能。

我和我的先生在幾年前都退休了,以前忙著工作及小孩,日子就這樣過了。但是退休後兩人朝夕相處在一起,因為個性上的不同所引起的摩擦,忽然全都出現了,夫妻之間的關係常常變得非常得緊張。這時我以前的老同事從美國回來,在一次的聚餐時,她提到她和她的先生也是面臨相同的處境,但是後來因著一同去教會,神改變了她們夫妻之間的關係,這不禁也讓我心動,心想或許神也可以改變我和我的先生。感謝神,我們在四年前開始進入和平教會聚會,一直到現在。

在和平,除了參加主日崇拜以外,我和我的先生也參加慕道班,因此能夠更認識神。第一次聽蔡牧師講道時,內心更是受到很大的感動,我也許下了心願,等到蔡牧師回到和平當牧師,我一定要請他為我施洗。蔡牧師不僅講道常令我覺得感動,他更是一位殷勤招呼會眾的好牧師。

信主之後,我有以下的改變:1.更加學會關懷別人,也為別人的需要代禱;2.每天藉由讀靈糧日誌,更認識上帝的話語;3.感謝上帝,我和我先生的關係真的變好了。我覺得重生得救後,生命更加豐盛,因此不久前,我的書法老師要刻一個章送給我,我請他為我刻一個新的名稱『頌恩』,從今以後我是個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我要永遠歌頌上帝的恩典!

2006年2月5日 星期日

述說祂奇妙作為 -- 葉芳莉

0 意見
寫作於2006/02/05
作  者: 葉芳莉 姊妹


我叫葉芳莉,本來在婦幼醫院當藥師,因為醫院要整建且其中有很多種不同的傳聞,最後所有同仁都被分散至各市立醫院,等整建完成(約一年)後再回來。因此要被分發時,大家的心情都非常不安、害怕,因為要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用藥也不完全相同(婦幼約有四百種藥,和平醫院則進一千種)。也許有人不覺得什麼,年輕時我曾從台北到恆春,再回到台北,其中也換過3次工作,從沒有像這次這麼擔心、害怕,也許是因為年紀大了,體力真的不如從前。

在蔡牧師來和平教會之前,我並沒有固定讀聖經的習慣(藉口忙、又偷懶),有一次蔡牧師在講道中(敬虔的操練)推動〝每日靈程日誌〞三年讀經計畫,牧師說一天24小時,難道你挪不出15分鐘來讀聖經嗎?如果上帝要跟你講話,要怎麼溝通呢?也是要藉聖經的話語啊﹗當時覺得牧師那段話好像就是針對著我說嘛!因此94年2月27日我開始參加讀經計畫。

民國94年11月8日我要到和平醫院報到,心中的緊張、驚恐,使我不斷向神禱告,也請牧師、弟兄姊妹為我代禱。在11月7日的晨更中,聖靈將那段經文特別照亮映在我心中,創世記46章3-4節:「神說:我是 神,就是你父親的 神。你下埃及去不要害怕,因為我必使你在那裏成為大族。我要和你同下埃及去,也必定帶你上來〞」。有個意念對我說:〝不要害怕,我要和你同到和平去,也必定帶你上來」,霎那間一股暖流從頭流到腳,鼻頭一酸我的眼睛又溼又熱,不由自主的哭了起來……。

到和平醫院已經將近3個月了,從婦幼一起來的同事,有的人做到哭,急診室的護士有的人說她撐不到10月回婦幼,要辭職了。而同事卻都說我很快就近入狀況,上個月底更有一位同事語重心長的對我說:妳的上帝真的很愛妳,原來不只我知道,連身旁的人都看出主與我同行,是我的力量。例如12月我們就開始值班了,上大夜班時,找不到藥,禱告後主讓我焦急的心靜下來,仔細找後就找到了。而同事有的人找不到藥只好半夜打電話求救,又小夜班發藥到晚上8點45時,眼皮已開始沈重(從早上8點開始上班),就呼求主名,求主保守我能再儆醒一個小時,就Check出其他同事拿的藥數量不對,他們就稀奇一個新來的已經上班12小時的人,為何注意力還可以這麼集中。

哈巴谷書3:17-19:「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 神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

雖然我腳跟骨長骨刺,椎間盤突出,無法久站,每天都需吃止痛劑。雖然51歲了,正飽受更年期之苦。雖然和平醫院的小夜班是白天上完接下去上班,一天將近13個小時,下班時累到連走到公車站的力氣都沒有。雖然……,很多的雖然,然而我靠著主的應許,主是我的力量而歡欣、喜樂、又穩行在高處。
詩篇26:7:「我唱感謝的詩歌,述說你一切奇妙的作為。」感謝主,今天能有這段時間為主作見證,述說祂奇妙的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