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20日 星期日

信仰告白 -- 陳立剛

0 意見
寫作於2005/11/20
作  者: 陳立剛 弟兄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被召的人」(羅8:28)

猶記得小時,每至清明節時,總會發現自己家的墓園與眾不同,尤其是曾祖父、母的墓豎立高聳的大理石十字架,有別於當時、當地人(我是雲林縣古坑鄉人)的墓園情景。據說曾祖父,是由當時在台巡迴傳道美籍傳教士華博士親自領洗,且是在地永光長老教會的創會長老。因此,小時上主日學是生活的一部份,而許多美國教會捐贈卡片、餅乾、糖果,往往是我在主日學背聖經精句的鼓勵獎賞,雖然固定上教堂禮拜但沒想太多,也一直沒受洗。我就如同許多第二或三代的基督徒般,參加青少年團契、青年團契。不過我在東吳大學的團契中,團契輔導老師黃昭宏教授對我的影響很大。他是一位很有見證的基督徒,在他的言行舉止、信仰生活的操練、教會服事上,都讓我親身感受到一位活出基督式樣的基督徒。我現在是黃昭宏老師的東吳大學同事,看到老昭宏老師如此的活生生見證,多年來始終如一,至今仍是我效法的模樣。

在美國求學時美國室友曾問我:「在人生中,最值得感謝(念)的是什麼?」我回答他:「我很感謝上帝的恩典,讓我有機會從雲林鄉下的小孩子至台北,而後到美國求學的帶領」。對一個資質普通的我,我要感謝上帝的恩典在這一路求學、工作的過程中,神的恩手扶持我,讓我信心十足,即使跌倒,他亦鼓勵、治療我。

在美國求學中,有幸遇到在異鄉打拼的華人基督徒成立的查經班,在這個查經班中(丹頓華人查經班),我得蒙許多以前不曾有的基督生活的操練、夏令營,不同的訓練班隊、學習事奉,我也在此時受洗。如今回想,這一段與這群弟兄姊妹的基督徒生活,仍讓我充滿喜樂和感謝。

而我在美國的指導教授Dr. Robert Bland亦是很虔誠的基督徒,對我照顧有加但課業要求非常嚴格,在我博士資格考不順利時,他的激勵和代禱,讓我感受到一份主內弟兄的愛。畢業多年,至今我們還保持很好的師友關係。

平凡如我,這一路上,主的恩典,主內兄弟姊妹的愛,讓我在力量匱乏、失敗挫折的時候,能再次展翅飛翔不覺困倦,能不斷向主的標竿直跑,心中有無限感謝。最後以腓立比書3章13~14節作見證的共勉:「…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像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的獎賞」。 在最近的幾次禮拜中聽到蔡牧師多次提及和平教會許多的事工極待開展,我很願意呼應神及蔡牧師的呼召,將自己擺上,與和平教會的弟兄共同成長、事奉,謝謝。

2005年11月13日 星期日

與主同在 -- 陳秀英

0 意見
寫作於2005/11/13
作  者: 陳秀英 姊妹


各位弟兄姊妹大家早。參加第三堂的禮拜,今天算是第二次,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我要作見證,所以剛才的詩歌帶給我很大的感動(不好意思還沒開始講見證就掉眼淚),那我就快點進入主題,也許就不會這麼激動了。我要說的就是剛好四年前的十一月十一日晚上十一點半,我搭長榮的飛機要去法國,在2001年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要去買法國羅浮宮和凡爾賽宮的石頭,我已經去了很多次,而十一月的這次是第六次。

在兩點多的時候,空中小姐給我們吃了晚餐,因為行程大概要飛十三到十四個小時,所以晚餐會晚一點吃,吃完以後,大家開始要睡覺,我自己也覺得可以睡了,但是我開始覺得胸口怪怪的,好像要拉肚子,於是我就往飛機的後方走向洗手間,就在我一點都沒有感覺的時候,我已經躺在地上了,醒來的那一剎那,我看到廁所的門沒有關上,而我是趴在馬桶蓋上,那時自己還調侃著說:「幸好馬桶沒有人用過,不然我的頭就栽在馬桶裡面。」可能我一向比較調皮搗蛋,自己還說:「幸好我還穿著長裙…還好地上也不髒。」可是當我爬起來的時候,看到鏡子裡面的自己是面無血色,好像知道我快要不行了,我就回過頭,慢慢的走過我坐的位子往飛機前方移動,我看到所有的人都在睡覺,兩位空中小姐在整理收拾他們的飲料,我就過去就對她們講,只講三個字:「我不行…」可是「我不行了」還沒有講完,我就躺在兩個不鏽鋼鋼櫃邊,就是他們放飲料的地方。

我要見證的是,我躺在那裡的時候,一點都沒有驚恐,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到底過了多久我不知道,後來隱約中開始聽見旁邊有聲音,有男人女人和空中小姐的聲音,我一仔細聽他們的對話,我想那位男士應該就是醫生,我還問自己說:「為什麼我都沒有聽到呼叫飛機上有沒有醫生的廣播?」不曉得躺多久了,之後我就聽到他們彼此很驚恐的講說:「怎麼辦?沒有心跳了!」「怎麼辦?沒有血壓了!」可能是這樣的訊息讓我了解到,我應該就是要離世的人了,我也一點都沒有驚恐,當下我就念了詩篇二十三篇,我雖然躺在那裡,但依舊可以聽到他們的對話,我念了詩篇二十三篇的後半段:「我雖然走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災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扶持我,要幫助我…」我還很調皮的向上帝說:「幸好我還會背,還會唸,不然這次就慘了。」

後來我就馬上想到十一月十九日,我先生他要過六十歲的生日,(或許在當時我知道自己將要離世),我就跟上帝說:「他懷著一顆感恩喜樂的心就要回來作感恩禮拜,我怕他知道後會受不了這個打擊,我怕他從喜樂的心變成哀傷的心,我怕他受不了,神啊!求你憐憫。」我跟上帝這樣說的時候,結果就有一條很美的詩歌,在我的意識裡面不停的唱著,這首歌就是這麼簡單的哼著:「啦啦…啦…」一直在唱著,這首歌記得是在阪神大地震的時候,我跟著YMCA的合唱團,一起到大阪‧神戶,要去安慰當地的災民,所唱的就是這首詩歌,我就一直在尋找這首歌的歌名(像我們剛剛唱了那麼多詩歌,我對歌詞會感動,可是歌名常常會忘了),就一直在尋找,後來我想到了,這首歌的歌名就是:「我的主是愛的王」,我就跟上帝說:「這首歌莫非就是我要在自己的追思禮拜中,故人愛吟裡面要登記的歌?」因為我們成人團契的年紀都比較大,所以就會登記「以後自己離世後,要請別人幫你唱什麼歌。」,結果我就跟上帝說:「我還沒有登記,那他們要唱什麼歌來悼念我?」神好像真的聽到我這樣簡單的呼求,我就感覺到醫生和其他人忙著把我衣服的袖子捲起來,在左右手臂上各打了一針,那個針都不會痛,我也沒有感覺。

當我在跟神溝通的時候,我聽到他們的對話,他們說:「有血壓了,血壓60。」我是習慣性低血壓的人,我就想應該要安慰這位醫生,因為我的家庭醫師曾告訴我,你是習慣性的低血壓,一定要主動告知醫生,自己有這樣的情況,免得他們被你嚇著了,可是當醫生講完血壓60後,又講20,我才知道我不是90/60,是60/20,再來是80/40,在血壓90/60的時候,我就能夠講話了,我說我有話要講,你知道那應該是生平聲音最小的時候,我不曉得聲音有多微弱,那個醫生馬上就低頭靠到我的嘴旁,要聽我說些什麼,那是有史以來我覺得最溫暖的時候就在那一刻,就是醫生的臉靠近我的肌膚一公分左右,我覺得好暖和喔,我才知道「死人是不知道寒冷的」,所以那個時候我才開始說我會冷,而且才覺得怎麼有那麼多的人在幫助我,在飛機上我好像可以撒嬌的說:「我這裡冷那裡冷」,所有的空中小姐都忙著為我按摩,後來我醒來了,醫生問了我很多的病歷,我不應該躺在那邊的,這時候飛機飛到西伯利亞的上空,於是他們就告訴機長(Captain),這個情況必須要緊急送到醫院,不能再拖下去,最近的機場在哪裡,他們說在日本的札幌機場(Sapporo Airport),所以飛機就這樣子折返,航空公司為了我也放了很多的油,然後就像電影演的一樣,就有一個Ambulance(救護車)在等著我下飛機,一直到了醫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周圍會有許多的醫生護士及點滴等醫療器材,後來才知道(因為長榮空中小姐的跟我講),我們的總裁已經打電話到總統府去致謝,我覺得很奇怪,後來才知道那班飛機剛好是吳淑珍夫人第一次要到法國去領自由獎的班機,而我就湊巧的與她搭同一班飛機。

我回到台灣以後,我打電話感謝這位醫生,他對我講一句話說:「其實我當時害怕救不活」,在那個當下,我掉下眼淚,我才瞭解到那個嚴重性並且感到驚恐,過程中我一直都不知道害怕,因為我覺得上帝滿滿的愛就這樣覆蓋著我,然後又巧遇這樣的恩典,實在是令人Amazing(難以置信),那時候我的家庭醫師還告訴我一句話,他說:「那是因為你的心很軟,所以那個強心針才打的下去。」這個我不懂,可能要請我們的蔡牧師來幫我說明,我在想這句話也許是一語雙關,要我們的心不要太剛硬。這個就是我整個人在飛機上所發生的事情,後來我自己做了簡單的事業,一樣是與石頭有關的工作,我真的希望能夠像蔡牧師所說的,用「志業」這樣的態度來看待我的工作,我希望我是好的管家,我希望上帝交託給我的工作,我真的能夠好好的去把它做好,以上就是我的見證,願一切榮耀上帝的名,謝謝。

2005年11月6日 星期日

我的蒙召與見證 -- 黃春生

0 意見
寫作於2005/11/06
作  者: 黃春生 牧師


感謝主的恩典使我成為祂的兒女,早在台灣荷蘭時期外曾曾祖父的先人,他們在屏東里港故居就已經接觸福音。我的外祖父陳文章日本時代在台北帝國大學醫學科讀書,之後又到台南神學院依靠其母舅林燕臣教授,並完成神學教育。我就是在這樣的基督教家庭背景長大。

小學時,全家來到台北大安長老教會聚會,這是培養我信仰的母會,擔任青年團契會長時,即經常與七星中會北二區的青年團契有聯誼。因此,早已熟識北二區的和平教會、東門教會等教會。

服完兵役後,我考進一間德國藥廠任職數年,期間經常在教會服事。有一年大安教會舉辦大型園遊會,我和幾位青年處理善後,最後僅剩下團契會長和我還在整理。羅聯昇牧師看到我們還沒吃飯,就邀請我們到牧師館用餐。

晚餐中,羅牧師和我們交談許久,又問我是否有繼續讀書的打算,我說有打算前往德國進修。我並沒有告訴牧師,幾個月後要到德國是公司要送我去受經理訓練。牧師於是又問我為何不留在台灣進修,我問說「在台灣要讀甚麼?」牧師於是說:「你可以去讀神學院」我就隨意說:「好啊!可以試看看。」

回到家已經約晚上九時,進門突然看到媽媽哭著說:「聽說你要去讀神學院?」我以為羅牧師將我隨意說說的話很快的向我媽媽說,於是我就問:「是牧師告訴你的嗎?」「不是牧師說的,是你妹妹說的…」媽媽說。「我何時告訴妳?」我問妹妹。「剛剛啊!大約八時左右」妹妹回答。「八時左右我還在牧師家吃飯,我哪有告訴妳」我向妹妹說。我從小就看到傳道者的工作是很辛苦,我以為媽媽是掛慮此事而哭泣,因此我接著說:「媽媽,我只是隨便說說,妳不要哭了…」。但想不到母親一邊擦拭眼淚一邊說:「時間到了…你必須要去讀神學院。…你小時候三歲多時,生了一場大病,看了許多醫生都不見好轉。後來加劇,口吐白沫,眼睛反白上吊,全身冰冷發紫。後來轉送大醫院,結果醫生宣布活不過三天。…聽到這消息,我和你爸爸一個抱頭,一個抱腳痛哭。…後來我向你父親說:能否請牧師前來祈禱,或許這孩子有救?…你父親那時沒有信主,在這樣的情形下,他不再反對。…於是,我找牧師和你外公前來為你通宵祈禱。…我自己也祈禱說:上帝啊!祢如果救活這孩子,我要將這孩子獻給你差用。…醫生宣布活不過的第三天,你果然醒了,第一句話就是向我討水喝。」接著,母親又說:「這二十多年前的事我已經忘記了,但一個多禮拜前,我居然夢到當時的情景。心裡想說,你的工作穩定,收入又好,上帝應該忘記我當時的祈禱,不會叫你去讀神學院。…今天聽到你要讀神學院的事,我很高興,也很不捨。…時間到了,你要獻身去讀神學院。」

我不曾聽過這件發生在我身上的往事,心裡極為驚訝,往後的幾天裡,我不斷掙扎和祈禱,又經歷上帝在許多事的奇妙作為,使得我毅然離開工作職場,進入神學院受造就獻身傳道。上帝的呼召是如此的清楚,每當想到蒙召時的點點滴滴時,就不斷地催逼我投入服事中。我只能說:「上帝的道路高過我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我願此生為主所用!」

我的家庭:

父母、岳父母及親人均在台北大安長老教會聚會。

妻子:陳秀如(北一女中教師,她就是當時與我在羅牧師家裡吃飯的青年團契會 長)

長子:黃煦東(台灣位處遠東之寶島,取名含意:光照台灣。就讀敦化國小。)

次子:黃祈東(取名含意:為台灣祈禱。約3歲。)

學歷:

1. 台灣神學院道學碩士(1993年9月-1998年6月)

2. 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University of Hebrew in Jerusalem)進修(1997年)

3. 嘉南藥學系畢(1982年9月-1988年6月)

---進修: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班

現職:

台北中會重新教會主任牧師(2000~)。

台灣神學院兼任講師(主授:教會行政與事工。2001~)。

國際讀經會-台灣總會編輯委員(2001~)。

台灣神學院董事兼書記(2003~)。

全球華美福音基金會副會長(GCAE, U.S.A.,2003~)。

經歷、著作(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