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0日 星期日

經歷神大能的醫治 -- 許素菲

0 意見
寫作於2005/10/30
作  者: 許素菲 執事


記得在十八年前,我因為平時白天教書,晚上看孩子,還要寫論文,抱兒子子的姿勢又不好,我的腰部遭到嚴重的損傷,後來因為幫丈夫回應中興百貨公司的邀約主辦端午節香包展,為了湊足展出的作品,我就在學校的推廣部開班授徒,打算來個師生聯展,結果展覽還沒辦成,我才上兩星期課已經腰部成為120度的彎曲後來雖漸漸挺起來,但我腰痛卻一直沒有復原。

後來女兒長到一歲半時,有一天起床時我發現有千萬根針從我的腰部發出,痛得我我動彈不得,我完全癱瘓了,我先生就把我送到台大醫院急診,醫生也檢查不出什麼問題,我先生就幫我買了一輛輪椅。我卻想我兩孩子還小,我不可以就此倒下來,第二天我就求主耶穌幫助我,我說我明天要站起來行走,我要儘快去上課,果真隔天我就能行走,又過三天我就可以去教書了。

長年的腰痛使我無法用拖把拖地,記得我的兩個小孩小時腳鴨,經常是黑黑的。我腰還是沒有完全好,後來我又去進修國科會開的課,還要參加大專聯考閱卷,並在很艱苦情況下把師大研究所念完了,三事同時進行,這時我的腰痛又嚴重起來。接著我要去俄國留學,因為要坐長途的飛機,我怕腰部出問題,我白天去看和平醫院看中醫晚上去公保看復健,也穿上鐵衣,我的腰部只維持不礙事。

我去俄國讀書,也終於完成了學業,在莫斯科曠野的艱苦,使我學習完全倚靠神,我在神的呼召下獻身成為海外宣教士,也自告奮勇願分擔課程,當鄭牧師宣佈要我敎神學訓練班的心靈醫治課程時,爲此,我特別要求來莫斯科短宣的簡牧師帶領聖靈充滿。聖靈的恩膏,第一次大大的運行在莫斯科華人教會,許多人認罪悔改,心靈得釋放。

後來我的腰痛復發到連一本聖經都拿不動,記得那天早上我們分組禱告,鄭牧師問我什麼事需要代禱,我就說我腰痛得很嚴重。由於自己正在敎心靈醫治,我就想起罪得釋放與病得醫治的關係,於是我說我從祖先的遺傳,家族中的病史,我初次發病時,我的生命充滿著抱怨與憤怒,這些是我從未去對付過的。

當大家禱告完,我沒有任何的徵兆,但當時我有一個確信,正如希伯來書說的「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11:1)我知道神要醫治我,那天中午已好了一些,走在路上好多了,到睌上好了大半‥‥就這樣一直復元,我的傷處不再有任何的痠痛,鐵衣從此再也沒穿過了。

感謝主的醫治全然臨到我,所以我後來也敢放膽的爲人的疾病禱告,在莫斯科時,神常讓我們在小組的服事中,藉著禱告行使權柄,使病得醫治,罪得釋放,心靈被醫治,甚至趕鬼,那時我連牙痛都自己按手禱告而被醫治,所以我前後有七年沒看過醫生。

其實神早已藉先知以賽亞預告這個應許「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53:5)。感謝主!因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已成就這個應許。

現在雖然我又回到醫療體系健全的台灣,有許多醫院與醫師可以幫助,但我仍然確信上帝會因為我們的禱告,而使我們得到最好的醫療,與醫治,因為我們的生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當你信心到哪哩,上帝的憐憫到哪裡時,上帝的醫治常就會進行到哪裡。

前個禮拜,因為我媽媽搬家我去幫忙,連續幾天搬了很多重物,我的腰痛又復發了。當時我已經打好我的見證稿了,我心想我要講腰痛得醫治,那是好多年前的往事,如今又面對這樣的病痛,怎麼辦?首先我想到的是,換個題目吧,別講了過去被醫治的經驗,但是我想到我們的主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我就禱告:「主啊,求你醫治我像從前一樣,好讓我再度為你做見證。」感謝主,我的腰部又恢復了,又可以提重物拖地板了。

教會從十一月十一日起每個禮拜五晚上開始守望禱告會,除了會為國度禱告,為牧師守望,也會為個人禱告,為有困難與生病的禱告,希望有很多人一起來,守望教會也能經歷聖靈的充滿,和全能上帝的醫治。

2005年10月16日 星期日

南大福音隊見證 -- 蕭聖瑜

0 意見
寫作於2005/10/16
作  者: 蕭聖瑜 姊妹


謝謝教會的邀請,沒想到今天我可以站在這裡,與大家分享神對南師福音隊的恩典,也請大家為我以下所分享的事工來代禱。

大家好,我叫蕭聖瑜,是一位幼稚園老師,從台南師範學院畢業,今天我不談自己的故事,而是要說神對我們南師畢契的祝福。南師團契或畢契與其他大學團契不同的地方是我們的契友均具備現任的老師或未來的老師的職分,為了不白白領受神所給予的職分,團契第一屆的學長—超哥因著成為一位福音教師的異象,號召契友共同組成南師福音隊,每年利用暑假的時間,到鄉下或原住民部落等有需要的地方,舉辦福音隊,與孩子分享神的愛。在經費由學長姐、契友自己的奉獻,人力資源由團契契友的友情贊助,地點由神親自帶領的情況下,沒想到今年南師福音隊已經邁入第六個年頭。除了這些恩典,今年的福音隊,我們更經歷及認識了神的大能與權柄,更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

八月的第一個星期,我們到了苗栗泰安鄉的大安部落努呼奴瑪教會舉辦今年的福音隊,這些大安溪沿岸的部落,是一位經歷921受災的姊妹—郭姐與許多傳道人行走禱告了三年的地方,為了原住民與台灣眾教會的復興,所看見異象的地方。上山之前,郭姐向我們描述山上原住民的情形,她說:「這些原住民有許多內心受傷的部分,對自己沒有自信、甚至被酒精、毒品所綑綁,許多孩子在家庭中也無法得到關愛,有一些經歷921在平地無法生活逃回山上的家庭,愛的缺乏,就一代一代的在當中發生,你們上去要有心理準備,也許他們並不會給予什麼樣的關心與重視。」這些情形實在很難想像,當我們的腳步一踏上山林,到了教會,立即就看見教會對面的那戶鄰居,一位成年男子酒醉面朝下的昏睡在家門口的水泥地上,大家習以為常,沒有人關心。

經過兩天的禱告與預備後,8/2(二)正式開始營隊的節目,在傳道人開半個小時的車程到上、下部落接學生及同工們期盼的等待下,我們等到了20學生。怎麼會只有20位學生?實際報到的學生和預估人數實在差太多了。郭姊告訴我們,不要在意人有多少,上帝預備多少學生,我們就做多少事情,每一個孩子都是上帝的寶貝。而且等著看,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會有從神而來的驚奇。

8/3(三)神果然賜加倍的孩子給我們,有40位學生來報到。照這樣的增長速度,天哪!明天該不會有80個人吧!

8/4(四)一早醒來,天空已經下起一陣毛毛雨,雲層不是很厚,營會都正常運作,但是報到的學生只有30位。到了約10點鐘左右,天空開始下起傾盆大雨,厚重的雲層夾雜著一股不安的氣氛逐漸壟罩在泰安山中,有個家長急速的把孩子從營會中帶走,一家人「撤退」到台中潭子。大雨一直下,手機的通話聲音幾乎被雨聲蓋過,只提了「起初,神創造世界…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營會宣布提前結束。突如其來的錯愕,主席笑稱「這是南師福音隊史上最短的福音隊」,大家都只好接受,準備回家的行囊。雨愈下愈大,大安村已經成為一座孤島,不僅下山的路斷了,連接附近部落的道路全都被土石沖毀。原本寂靜的村子突然熱鬧起來,來不及下山或不想下山的民眾拿著雨傘或著雨衣不斷的穿梭在村子當中,他們歷經過921地震以及幾次的水災,深知現在這個時候,唯一能依靠的就是留在村子裡的人,很多居民相當驚訝我們沒有離開。

8/5(五)這天停水有停電,教會的張長老一大早跑來提醒我們趕快拿容器盛雨水,甚至垃圾桶都派上用場,沒想到這些雨水會成為我們往後幾天不可缺乏的民生用水,煮飯、洗碗、飲用水、還有每天每人所分配到的一桶熱水洗澡,都得靠它。弟兄姊妹開始體驗儉樸的生活,一切所需的用水都必須穿著雨衣從外頭一桶一桶的搬運進來。雖然期待雨別再下,但我們很清楚,雨一停,水就沒有了。馬路上聚集許多的村民,眼睛注視著大安溪的河床,嘆息聲不斷,原來是洪水把一整座新建的堤防沖毀了,而他們位在溪畔的農作物和土地正被無情的侵蝕而逐漸消失當中。村民告訴我們,從來沒有下過這麼大的雨,他們的眼中流露出恐懼和悲傷。道路依然中斷,我們的家人、朋友、輔導和弟兄姐妹打電話來關心我們、為我們禱告,並且把新聞氣象的資訊傳達給我們,原來這次瑪莎颱風全台灣下最多雨的地方就在這裡,雨量高達1000公釐。由於一直下大雨,容易被雨淋濕,又沒水沒電可以洗衣服,弟兄姊妹所帶來的衣物已經不夠了,令人驚奇的是,教會中竟然有兩大包921時善心人士所捐贈的二手衣物,成為我們禦寒的衣物。晚上九點,事工的討論仍進行當中,幾位留下來的孩子禁不住疲累開始打瞌睡,姐妹們見狀急忙把他們送回家,一路上刮風又下雨,經過土石流區時,一位姊妹的一隻鞋子被泥水沖走了。姐妹們找不到回家的路,她們開口向神呼求,天空即出現一道又一道沒有雷聲的閃電,照亮腳前的路,真令人驚奇。郭姐告訴我們,颱風來之前是我們在設計營會,颱風來了之後是神自己在設計和帶領營會。

8/6(六)手機基地台也倒了,我們所有向外聯繫的方式都斷了,確定無法離開,我們利用雨間歇的時間到學生的家庭探訪、為他們禱告,並得知明天的主日,教會許多出去參加原住民聚會的長執們無法回來主持主日崇拜,我們的同工包下了整個主日聚會的內容及父親節慶祝活動,同工們分工,郭姐負責講道、超哥準備司會、學妹們準備見證及帶領學生練習父親節的詩歌表演、姊妹們負責採野花、插花、獻花。隔天的主日崇拜,雨已經完全停了,不過現在沒有人想著要回家,每個人都沉浸在事奉的喜悅當中,神的靈與我們同在,許多與會的教會信徒及弟兄姊妹都深受感動和激勵。有一位楊弟兄,當他看見自己的原本害羞內向的孩子,變得能夠勇敢大方的站在台前唱歌跳舞,他激動的當面邀請我們10月、11月份甜柿採收季再回到大安教會,他要親自接待我們。

8/8(一)這一天,有很多孩子來向我們道別,和我們擁抱。教會安排兩輛小貨車,其中一輛幫助我們載運行李和器材,另一輛由楊長老和楊弟兄負責在車隊前頭擔任「前導車」,一遇到路況較差的地點,他們就會趕緊下來用雙手搬開阻擋路面的石頭,再跑到我們的車隊前來指揮,好讓我們的車子和人員能順利平安通過。看到他們如此對待我們,我們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坐在轎車上的弟兄姊妹,有好幾段路是下車赤腳用走的,每個人拉起褲管,踩著石頭和泥濘前行,但我們知道神派天使與我們同行,保守我們從土石流堆中平安歸來。

回首這幾天的營會,我已經不再向神禱告活動時請賜給我們陽光,因為我知道這一切在神的掌管中。暴風雨夜,部落的居民會知道我們留下來與他們共同經歷,他們會聽到從教會中流傳出喜樂的詩歌,孩子們會知道我們愛他、耶穌愛他。當我們到一戶只有一組沙發、三張床墊的家庭為他們禱告時,他們會知道有人知道他們的需要。這些深刻的印記,我想已將耶穌留在他們的心裡了。每當我服事
疲累時,我知道暴風雨中的耶穌與我同行,也與你們分享。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