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28日 星期日

交託 -- 高正吉

0 意見
寫作於2005/08/28
作  者: 高正吉 執事


弟兄姊妹平安。剛才林長老講,每一個人都是從不信去掙扎到信。很抱歉,我不是。我一出生沒多久就受洗,因為爸爸媽媽是第二代的基督徒,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因此從小我就在教會長大,從受洗到信主的過程,還是須要經過一段掙扎。

今天早上想分享,兩件重要的事情。第一件事情是「信仰的傳承」。小時候在我們長大的過程中,信仰的根基,是因為我媽媽的用心傳承。因為家裡有八個孩子,我是最愛玩、最調皮也是最不聽話的孩子。媽媽沒有唸書,不知道怎樣教育孩子,但是她找到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管怎樣,都要把孩子帶到神的面前。這是讓我感動的,也是到今天我還是一個基督徒的一個重要的因素。她每個禮拜天一定從早上就趕著我們去主日學,然後一定要參加禮拜,那時候的大人禮拜,很少小孩子參加。所以我們都叫做「大人禮拜」。但我從小就被規定要參加「大人禮拜」,早上的禮拜結束後,回家吃飯休息,下午還有一堂禮拜,也是要乖乖的去。當時年少的我,實在非常的不願意,總是在想辦法溜走,然而只要被媽媽發現禮拜中沒有我的人影,回來就是一頓「竹筍炒肉絲」(那時候修理我的時候,都是從竹子做的掃把中,抽出幾根竹條,打下去皮很痛,但不會傷到肉),媽媽沒有別的方法,就是用這個來伺候跟要求。我還記得有一段時間,我們教會有一個晨禱會,大概是早上五點半開始,所以五點我要起床,然後跟著媽媽去禱告會,禱告完後回家大概六點多,接著媽媽還要趕著做飯給我們帶便當,趕六點四十五分的火車到高雄上課。在媽媽這樣的要求之下,我們家所有的孩子,都乖乖的陪她去。由於媽媽這樣用心良苦,奠定了我跟隨基督腳步的根基。我覺得媽媽給我最好的禮物,就是「信仰」。所以我要在這裡分享,我自己也是這樣希望我的兩個孩子,能夠接受我給他們最好的禮物就是「信仰」。

我要分享的第二件事情是「神的眷顧」。每想到這件事的時候,就會想到一首聖詩的副歌:「上帝在照顧你,每天照顧,每日帶路,上帝在照顧你,上帝在照顧你。」我在1944年出生,算來也六十二歲了,然而我越來越能感受到神的帶領和照顧。在我人生的某一個階段,有時有很多的徬徨、很多的挫折和困難。在不知道要怎麼走的時候─我的禱告,就是求神帶領而已。以前沒有感受到神在帶領我,當有人要我作見證時,我真不知道要作什麼見證。可是現在回顧的時候,就發現到從我求學過程中,一直到大學畢業找工作,一路都有神奇妙的帶領。從台大畜牧系畢業後,考取高考,也拿到畜牧技師,是可以很快的被分發到一個很好的工作。但是,我竟然是去-基督教兒童福利基金會,做社工員。一年後又回到台大去當三年的助教。後來,竟然又考取了聯合國的獎學金,到美國去念社會工作的碩士。你們知道我目前在做什麼工作嗎?當我從美國學成回來後,同學約我一同做生意,到幾年前,又回到社會工作的領域,我現在擔任基督教勵友中心的執行長。在這段人生的旅程中,我現在越來越清楚,神是怎麼樣為我預備,祂又是怎麼樣的帶領。

我要用四件事情來見證神的奇妙作為:

在十一年前,我和太太受邀去打保齡球。隔天,她的肩臂感覺非常酸痛,我就幫她按摩,在按摩中,我發覺她胸部上端有一顆硬硬的東西。檢查之後,發現是第二期末的乳癌,立刻住院開刀,神的恩典到現在十一年了,一切都很平安。其實有很多人比我們還早發現,但是卻沒有治療好,這是第一個神的恩典。第二件事,幾年前,因為我幫同學作擔保,他突然去世,又留下一些債務,導致我家被查封,當時我很緊張,不曉得該怎麼辦。後來經過訴訟,在地方法院的判決,我們贏了。但是對方輸了不服氣,又上訴高等法院。神奇的是他的訴狀-竟然被駁回,怎麼被駁回?原因是,他必須在二十天以內上訴才有效,結果他送達法院時,已經超過二十天又多了幾個小時,所以上訴已無效,這是神另一個奇妙的恩典。在今年四月二十二日我預定搭早上七點半的飛機至馬來西亞開會及旅遊。沒想到前一天下午三點,突然間腹部劇痛,所以我就到國泰醫院去急診,因為腹部從來沒這麼痛過,所以就馬上決定取消這次行程。接受緊急治療後,腹部就完全不痛了。所以,隔天還開車參加長執到新竹二重埔教會的拜訪,回程中又開始不舒服,撐到了凌晨三點,痛到不行只好再去國泰醫院急診,這次就立即被安排住院檢查。隔天早上醫生透過超音波,發現我的膽在短短兩天,已經腫的像鴨蛋一般大,整個超音波呈現的畫面只有那顆膽。那天下午,就立刻進行手術,手術過程非常順利,這真是神的恩典。如果我不是出發前一天的下午痛,隔天一早到馬來西亞才發病,那這下能不能平安回來還真的不知道,這又是神的恩典。

最後我講一個我去美國Chapel hill唸書的故事。平常在台灣,我禮拜六都會到教會參加聖歌隊。而另兩位跟我一樣拿到聯合國獎學金的台灣同學,正巧也都是長老教會的會友。當我們到達Chapel hill大學城時,是禮拜六晚上。大家就開始打電話找教會,從長老會找到衛理公會找到其他教會,都沒有人接電話。為什麼?因為美國的教會禮拜六不練詩,牧師也不住在教會裡,所以禮拜六晚上教會都沒有人。終於我們打到一間離大學城八英哩遠,叫作New Hope(新希望教會)的長老教會,沒想到這次有人接電話了,我們好高興。原來那間教會因為地點偏僻,所以牧師住在教會裡,牧師告訴我們:「明天早上我會請一位同工去接你們」。隔天,有一位教授的太太,開著一輛很漂亮的車子來接我們去教會作禮拜。你們知道嗎?這件事的背後可不是那麼單純!我們發現聖歌隊的指揮,非常地高興。他跟我們講,他已經禱告了好久好久,求神賜給他男低音,沒想到我們一次去了三個男低音。你們知道神從哪個地方送給他這三個男低音嗎?從六千英哩外的台灣!神帶我們三個去,是因為有個聖歌隊的指揮禱告了好多年,他期盼在聖誕節的時候,能唱整本的讚美詩,所以當我們三個到那一年的聖誕節,是他最高興的一次,因為那次聖歌隊能唱整本的讚美詩。我要說的是:「耶和華上帝是時間的主宰。什麼時候發生什麼事情,神都在看顧。真的,不要憂慮,上帝必會照顧你。」

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四章5-6節

2005年8月21日 星期日

破碎到醫治 -- 呂恩賜

0 意見
見證:呂恩賜 弟兄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感謝主的帶領,今天我可以站在這裡跟大家分享生命的見證。我的母親是基督徒,我的名字叫恩賜,是她幫我取的,當時她並沒有預期會生老三,所以她覺得這個小孩是上帝恩典的賞賜。我對童年記憶有點模糊零碎,我記得下課回家開門就會聽見媽媽的口哨聲從房間傳出來迎接我。我記得在百貨公司逛街時跟我爸爸說我想看看那個玩具結果他竟然買給我,而有些是我不會主動去想起的回憶。小時候從兒童的高度看見父母爭吵的畫面,我記得強烈碰撞與大聲吼叫的聲音,我了解到,父母的婚姻有了問題。我很無助、難過,我常常一個人在哭。

記得讀國中的時候,常看到爸爸站在洗衣機前忙碌的背影。有一次回家發現廚房裡有一鍋煮好的很香的熱雞湯,那是媽媽偷偷回來煮的。後來爸爸告訴我他要再婚了,另有一位長輩也告訴我,媽媽也要再婚。我很痛心難過,可是我已經不想哭了,我自己搬出來住,一天一天隨隨便便的過,明天跟今天不會有太大的差別,抽煙,檳榔,飆車,打架,同學會的我也努力想學會。可是很奇怪的,我這方面的資質實在很差,第一次打架打到對方覺得還是讓我算了,飆車飆到人家會停下來等我,吃檳榔的表情像是吃到什麼一樣,我那時候混的實在不好,連那時候的好東西安非他命都沒有我的份,我依然一天一天隨隨便便的過。

經過當兵進入大學,慢慢的我學會在這個社會中求生存的方法,我用懷疑的眼光看待別人的關心,我也不想關心別人,我常常不自覺的用冷漠的表情來掩蓋自己的脆弱,我發現我用封閉自己的方式來保護自己。我過的日子沒有快樂也沒有悲傷,我沒有過生日的習慣,我不知道生日應該要如何高高興興的慶祝,我也不知道過年時要如何喜氣洋洋的歡度年節,我甚至不能體會那種一家人歡歡喜喜的感覺。

我越活越像曠野的野獸,生命扭曲枯乾,好像人活著就只是這樣:起床、工作、吃飯、睡覺,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有一個晚上我沮喪的坐在河堤邊,看著對岸公寓大樓排列成的萬家燈火,我抽著煙,心裡想著,一盞燈光就是一個家,我的眼前有好多好多的家,有哪一盞燈是屬於我,有哪一盞燈是為我而點亮?這是發自我內心微微小小的呼求,我的家,在哪裡?空氣中沒有出現任何聲音,只有涼涼的風輕輕的吹著我整個人,那一夜就這樣淡淡地過去。

【提多書3章說:到了 神我們救主的恩慈、和祂向人所施的慈愛顯明的時候、祂便救了我們、並不是因我們自己所行的義、乃是照祂的憐憫。】

後來有一天,一位很少連絡的學妹,因為工作上的事情找我幫忙,我們開始交往,她走到哪,我就跟到哪,她的同事帶她到教會,所以我就跟到教會,剛開始,我一直在用抗拒的眼光看待這樣的聚會,不但要我自己認罪悔改,還要我奉獻金錢。這跟在外面那種通通不是我的錯,而且要努力賺更多更多錢的世界真的是差別太多了。

【哥林多前書1章說:世人憑自己的智慧、既不認識 神、 神就樂意用人所當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這就是 神的智慧了。】

學妹的腳步繼續的走進教會,我也跟著進出教會,跟著唱詩歌,坐在那裡聽講道,低頭禱告,留下來吃飯。我聽各樣的人上台作見證,神在他們各自的生命中行奇妙的事蹟。聽講道中我暗暗的檢討心裡被說中的事,唱詩歌時我也會不自主的流下眼淚,然而我依然未曾親眼見過上帝,以我有限的經歷與智慧,我很難去了解神的作為、神的想法、神的全部。後來,上帝給我一個最簡單,卻是最好的答案。

【約翰一書第4章說:從來沒有人見過 神,我們若彼此相愛、 神就住在我們裡面、愛他的心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了。神就是愛,住在愛裡面的、就是住在 神裡面、 神也住在他裡面。這樣、愛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我們就可以在審判的日子、坦然無懼。】

各位弟兄姊妹,我相信 基督就是愛,這個愛很大很大,超越我所能想像的一切,靠著基督的愛,過去的傷痛今日得著醫治,靠著基督的愛,我得到更新而且豐盛的生命。靠著基督的愛,雖然明天仍然會有人生的風浪與苦難,我卻心裡有勇氣,靈裡有平安。

【約翰福音15章說: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

我以為我是從人類宗教信仰挑出一個叫耶穌來信的,後來才知道,是神揀選我,不是我先愛耶穌,是耶穌先愛我,而且當我還不認識神的時候,祂就保守我免於掉入更深的罪惡之中,祂也不計較我來教會的動機,祂仍然願意給我機會認識祂,因為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

【詩篇68篇說:神叫孤獨的有家。】

感謝神帶領我進入教會的大家庭,我常常在這個新家經歷到很多的學習跟感動,例如有一次許信裕長老突然跟我說對不起,把我嚇了一跳,他說因為之前跟我說了幾句話後,事後他覺得不當。還有一次王偉華長老的小女兒見到我,就叫我小賜賜然後一直打我的屁股,可是我被打得蠻高興的,因為我感覺到被人接納,感謝神不但賜給我一盞大家庭的燈,還賜給我第二盞燈。那位帶我來的學妹現在變成我的太太,她是主耶和華賜給我寶貴的恩典,全世界最可愛的女人。

感謝讚美主,讓我們兩個原本互相平行的生命今天能夠走在一起,建立新的家庭還有很多的功課需要學習,也請大家為我們家代禱。

【提多書3:3我們從前也是無知、悖逆、受迷惑、服事各樣私慾和宴樂、常存惡毒嫉妒的心…。但到了神我們救主的恩慈…他便救了我們、並不是因我們自己所行的義、乃是照他的憐憫、藉著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榮耀主名。】

願今天的見證能榮耀耶和華的名。

2005年8月14日 星期日

與神同工 -- 鄧秀蓉

0 意見
寫作於2005/08/14
作  者: 鄧秀蓉 姊妹


在主裡問候牧師師母,各位弟兄姐妹平安!

我是萬國敬拜與讚美同工,在榮美基督教會聚會。因神的恩典,不嫌棄我這微小的器皿,我在這裡與大家分享神的榮耀,感謝讚美主!使徒行傳1:8「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我生長在一個平凡的家庭,父母養育8個孩子非常辛勞,我排行老大,之後有5位妹妹、2位弟弟。

民國64年父親因車禍傷亡享年46歳,留下母親及8個孩子,那時大妹精神異常,我非常痛苦又內疚,因著老闆要提拔我,小組長嫉妒,用非常的手段逼我離職。他父親是道士,用符咒及人骨磨成細粉,利用堂妹灑在家中我們每天必經之路,因此大妹中了陷阱,我平安無事。從此大妹身上常發生怪異的事。看見邪靈、且不能吃、喝、拉、睡,儍笑、發呆、發怒,像一顆不定時的炸藥。當事情真相大白時,伯父與父親的關係緊張,伯父也另請道士對父親下毒咒,從此我們就家破人亡。大弟也精神異常,禍不單行,大弟蓋的棉被會飄浮在空中,也會從橋下飛上地面,將他四肢捆綁,日夜喊叫。乩童每天三更來作法,每況愈下。母親太勞累患了血漏病。我常常担心害怕,母親有了萬一,我無法照顧這群年糼的弟妹。此時才得知這是屬靈的爭戰。以弗所6:12「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

家中怪事連連,半夜菜櫉的門推來推去,浴室的杯子摔在地上,衣架在玻璃上敲打,小狗的脖子被掐著吱吱叫,窗外聽一群在說話,房屋在搖晃,我將收音機放大聲量,它搖晃的更厲害,害得我臉色青白。床舖也會搖晃,每天半夜三更邪靈就會來拜訪,嚇得我魂不守舍。從此身體每況愈下。非常痛苦,想好如何自殺,了結生命。
那時主耶穌來尋找我這迷失的羊,我看見神的榮美,顯現在基督徒的同事身上。那天我主動說:我要信主耶穌,那晚祂來為我禱告,我十幾年來從未睡得如此甜美,我非常意外也非常高興。我決定要認識這位恩典的主。白白的賜給我,哈利路亞!馬太福音11:28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因這句話,我來到主的面前凡事祈求、禱告,經歷神的慈愛豐盛的恩典。馬可福音16:17 「信我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半夜邪靈來敲我的玻璃,我禱告它就逃跑,哈利路亞!說新方言,使我更有神的能力、信心與惡者交戰,使我得勝有餘。18節:「手能拿蛇,若喝了甚麼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好了」,我因著失眠,身上許多疾病,我按手在身上,主醫治了。我的靈、魂、體一一的被主醫治。感謝讚美主!神蹟常常隨著我,神用異象、異夢向我顯現,約伯記33:15人躺在牀上沉睡的時候,神就用夢和夜間的異象,16節說,開通他的耳朵,將當受的教訓印在他們心上,17節說,好叫人不從自己的謀算,不行驕傲的事,18節:攔阻人不陷在坑裡,,不死在刀下。神的話語引導我走義路,使我不偏左右,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活在我心中,哈利路亞!

我民國73年信主,80年間接受萬國敬拜與讚美的訓練,主賜我異象一束滿天星及一塊各式各樣的花布,異夢在貧民區,我也在其中,播放著野地的花及主的話語。路加福音4:18「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主呼召我要去向萬國萬民作主見證,向貧窮的人傳主的福音。因此在86年,主供應我去韓國接受宣教訓練,4年告一段落。這時母親得了痳疤癌末期,主說:妳不在她苦難中有份就無法帶她信主,我決定24小時守候在母親身旁半年之久,母親被主的愛感動信主,回天家。感謝讚美主!祂成就了大事,大弟也被主接走。家人有一半的人信主,我相信主賜福應許的話沒有一句落空。使徒行傳16:31 「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哈利路亞!

馬太福音28:18說,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19節,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20節,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神呼召我要出去宣教,我在尋求神的時間,我必需在香港接受半年的訓練再進入大陸,求主預備我及家人的心,也供應我一切的需要。我過仰賴信心的生活,一切都要自備。願一切榮耀歸給主!約伯22:21說你要認識神,就得平安,福氣也必臨到你。我們順服神就蒙福。願神祝福大家!靈魂興盛,身體健康,福杯滿溢!

服事中的甘甜 -- 陳真理

0 意見
寫作於2005/08/14
作  者: 陳真理 姊妹


弟兄姊妹:平安

一年多前我來台北工作,因為芳治長老跟恩惠老師的推薦來到和平教會,參加社青團契,現在也參與提摩太敬拜團的服事。

其實原本想要分享這一年在台北發生的事,但是後來接手提摩太的服事,有遇到一些不是很有信心的同工,所以我想先跟大家分享自己在服事上經歷神的過程。
我的母會是高雄海邊很傳統的長老教會,聽我的名字就知道我不是第一代基督徒。推算得到我應該是第五代的基督徒了。我跟這裡大部分的孩子一樣,從小在教會長大,從幼稚班上到高中主日學後離開高雄去桃園讀大學。不過我卻是在唸大學的時候,才開始學習服事,並在服事當中才開始明白我從小信仰神真的是位奇妙的上帝。

我不知道是不是大部分長老教會的父母都是這個樣子─爸爸、媽媽從小就栽培自己的小孩學才藝,好參加教會的各種比賽。在我小時候,每年到了各種節慶,教會就要舉辦才藝比賽。兒童節、母親節、父親節、聖誕節、復活節……反正無節不比。才藝的內容從書法、作文、繪畫、唱歌、樂器什麼都有。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台語聖經故事比賽”,明明我們小孩子台語都說不輪轉,教會大概為了鼓勵孩子們講台語所以還要舉辦這種比賽。那一年我跟弟弟都被我爸強迫上台,逼著背台語講聖經故事。每次比賽有得獎的都會被貼在教會的佈告欄,長輩們就是在那裡看哪個孩子書法寫的漂亮,哪個孩子圖畫的好……小時候比才藝,長大了就比學歷。每年聯考考完教會一定要公佈榜單在週報上,所以我知道牧師的兒子從小到大沒有考過一次聯考,每一次升學都是在甄試的時候就上,一路到成大醫科。還有某位執事的女兒國中跟高中都只唸了兩年就跳級考上台大法律系,好多例子永遠不勝枚舉,而很遺憾的,我一直都不是這些風雲榜上的小孩。

我的鋼琴是跟師大音樂系的母親學的,不過我是我媽媽不肖的女兒,並沒有把她想要傳給我的音樂細胞發揚光大。而且小時候練琴都是心不甘情不願,最常問我媽我要到什麼才可以不用學琴?我一直都記得我母親說的答案:等妳可以在教會司琴的時候,就可以不用練琴!這句話聽在和平的小朋友耳裡可能會是:這有什麼難?我早就已經在教會司琴了!但是對那時候的我,我覺得我媽是故意在刁難我。因為她明明知道教會裡一堆彈得比我好的,詩班裡的指揮跟司琴每個都是科班出身,我這輩子就是練琴練到死也不可能有在教會彈琴的一天。因為沒有什麼比較突出的才能,書也沒唸得比較好,我就這樣躲躲藏藏在母會過了慘澹的兒童與少年的時光。甚至有時候覺得對不起我爸媽,我在教會從來沒能讓他們覺得以孩子為驕傲。還記得第一次在和平教會碰見榮德執事,社青的朋友跟我介紹這就是道仁的爸爸。榮德執事沒跟我們多說什麼,只用英文跟我們說:道仁是他引以為傲的孩子。當下我眼淚險些就要掉下來,因為這是我爸媽從來不曾說過的話。我也不明白,為什麼上帝都偏心,別人的孩子表現都很好,可是我已經很努力了,也得不到肯定。

感謝神~~祂讓我在大學聯考以後,離開高雄到一個偏遠的地方來到桃園龜山。那裡很鄉下,所以我爸媽的勢力比較少。其實一開始聽到去龜山也覺得蠻難過的,去了一個在工業區的大學。可是神的美意真的一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大一的時候我逃避上教會,覺得好不容易離開家上大學,不想每個禮拜又被聚會綁得死死,而且我年少的時光對教會生活也沒什麼好感,不想大學的時候又這樣慘澹地過了四年。一整年我就偶爾去當地的長老教會或是學校的學生團契晃晃,表明自己是基督徒的身分,其他的時候就跟不信的人沒有兩樣,這樣的生命光景到大二的時候才開始被扭轉。大二時必須搬出學校的宿舍,找房子的時候誤打誤撞搬到了一間透天厝的四樓,而那棟透天厝的1~3樓,則租借給正要開拓新教會的“貴格會龜山教會”。每天進出家門,都要經過教會門口,很快就被教會的傳道碰上,而且我還是笨笨地表明我是基督徒,這下傳道就更關心我了,離教會這麼近的羊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一開始我仍會在主日的時候從傳道的目光下開溜,堅持絕對不要因聚會而浪費掉我美好的週末。這個情形一直到有一個很不開心的禮拜天早上,因為心裡面的委屈跟難過,讓我在禮拜天乖乖下樓回到上帝面前,然後在主日的敬拜中大哭一場,我知道我的信仰不能在這樣下去了,所以開始比較穩定地參與教會的生活。

因為是新的小教會,那時聚會人數最多就70人上下,所以教會裡的老老少少都很熟悉,反正不管什麼聚會什麼活動,會出現的都是一樣的人。教會的另外一個特色,就是“蜀中無大將”,雖然也有孩子學習各種可以服事的才藝,但是仍然沒有很多人手。所以當他們聽到真理會彈琴的時候簡直如獲至寶,即使我表明我已經很久不彈琴,而且也沒在教會彈過琴,他們也不介意,反正有人可以彈就很好了。我就這樣開始參與在教會音樂的服事,先是司琴,然後學領敬拜,萬萬不得已的時候也帶過仿冒布農族八部合聲的詩班。大學後面的三年都不曾停止服事,且在鍛鍊成長。因我就住在教會樓上,每次臨時找不到人司琴的時候傳道就是一句話:叫真理下來彈!可想而知,大概是我小時後都沒能為上帝彈的琴,在大學三年通通要補回來。某一天彈琴的時候,我突然想起母親那時候說的話:等你可以在教會彈琴就可以不用再練琴。我才明白那時候我覺得這輩子都不可能的事,但是上帝要用我,也許我不能在兩百人的教會彈琴,可是在龜山這間小教會,小時候學的那一點點琴就是恩典夠用。這也是主耶穌所作的,五餅二魚的奇異恩典,也許我擁有的更少,只有一塊餅跟半條魚,可是當我願意奉獻給主的時候,就可以成為別人的幫助。

服事中當然有挫折,還記得大三那年來了一個從小就在教會彈琴的學妹,她一來當然也是超級受到教會的歡迎,而且絕對彈得比我更好。我也曾經有原本是排我司琴,可是跟我配搭的領詩把我換掉,另外請學妹司琴的經驗。這件事讓我明白,要更努力練習,才有更好的服事,另外如果有一天我比別人稍稍有經驗了,一定也要接納願意謙卑服事,沒有自信或者還不成熟的人,越是要給他機會服事,他才有機會成長,才能像我一樣在服事中領受到上帝的恩典。

真的很想鼓勵少契或青契的弟弟妹妹,甚至是社青的弟兄姐妹,真理今天可以站在這裡領敬拜或是彈琴,並不是天生下來就會,要比天資,我真得都輸你們一大截。上台有時還會發抖,司琴有時都會出錯。可是奇妙的神安排了很特別的際遇,讓我在一間小教會建立起自信,原來我也可以在音樂上服事上帝,一直到現在我都在享受服事主的甘甜。在才幹的比喻裡,我都說自己連1000都沒有,大概只有500,可是500神也悅納。而你們當中很多領有1000、2000、5000的,別忘了要拿出更多更多給神用,成為上帝喜悅又合適的器皿。我很羨慕你們這麼年輕就參與服事,相信將來你們要為上帝做的事比我多更多。也請為我在提摩太敬拜團的服事禱告,不知道我會在和平教會待多久,但是很開心有機會跟這裡的每一個人,一起敬拜、一起學習、一起經歷上帝!

最後用一段經文結束我今天的見證:撒加利亞書四章6節: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