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31日 星期日

上帝的恩典夠我用 -- 溫廣智

0 意見
寫作於2005/07/31
作  者: 溫廣智 會長


哥林多後書十二:9-10說:他卻回答我:「你只要有我的恩典就夠了;因為我的能力在你軟弱的時候顯得最剛強。」因此,我特別喜歡誇耀我的軟弱,好使我覺得基督的能力在保護著我。為了基督的緣故,我樂意忍受軟弱、侮慢、困苦、艱難,和迫害;因為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

感謝主,讓我有這個好機會,在這裡與大家分享上帝的話,作短短的見證,先介紹我自己,我先父是牧師溫榮春,母親駱梅桂,他們倆人已在天家,我爸生性樂觀很顧家,對兒女溫慈,對會友、親人親切。他樂善好施,對窮困的人提供幫助,曾經受騙好多次,爸爸很幽默,講道很有表情,講故事更是生動有趣,大人小孩都喜歡聽,小時候每晚做家庭禮拜、讀聖經、禱告、背金句、唱詩,爸爸還會說故事,大家坐在一起有說、有笑。最是歡樂的時光,是爸爸牧會從東部鳳林教會到新竹南勢角,之後派宣教師到廣東去,已生了四個女兒,我和弟弟是龍鳳胎,生於廣東,取名叫廣智及東光。我們家人都可以用廣東話交談。幾年後回台灣,在東部花蓮牧會,分設信義教會,協助創設玉山聖經書院(玉山神學院),十二年後受聘台東教會,在東部設立大小教會共十二間,後來爸爸因身體欠安到台北就醫,移到台北醫病治療中,仍繼續牧會工作,重建大橋教會。但令我傷痛的是爸爸為我主持婚禮幾個月後就過世,當時才五十六歲。

媽媽駱梅桂對孩子的教養很嚴格,親自督導我們姊妹彈琴唸書,她自己也非常好學,喜歡看報章雜誌,吸收新知識。以前還教外國宣教師,讀羅馬字講台語,宣教師夫人則教她做西點。媽媽做菜、烘烤蛋糕、餅乾、麵包技術一流,美味可口曾二度榮獲台東烹飪比賽冠軍。

我們兄弟姊妹共有八人,我排行老五,大家感情融洽,互相幫助、支持。父母給我們信仰及鼓勵,要我們多讀聖經、多禱告、多看靈修書籍。我已養成習慣每日清晨起床後靈修約一小時,才出去運動,每年父母的紀念日,兄弟姊妹必定相聚,回想父母的事蹟。平時也常聚餐、談天、相約出國旅遊。
我念淡江高中畢業後,回台東教會教幼稚園,幾年後隨父母搬來台北,在三重培真幼稚園執教,嫁給陳振文時適逢南門教會開設幼稚園,過了幾年後,因為丈夫生病車禍在家療養,我替他在馬偕醫院藥局任職。二年後轉美商必治妥公司在會計部門工作了二十多年。長年與婆婆分擔家務,照顧丈夫、公公並養育孩子,丈夫的健康漸漸衰退,臥病十六年後過世享年52歲。

我育有兩男文俞、文亮,他們生性平和,樸實單純,高職畢業後,上班作息中規中矩,文俞高工畢業後在電子公司上班,閒暇喜歡把弄音樂,最快樂的事是請二叔陪他釣魚。臥病多年中少有怨言。只是默默承受33歲過世。文亮服役後曾在紙箱公司工作數年,每天騎機車來回。也曾在家電行工作,直到後來體力較差時,在振光叔叔公司上班。幾年後,另有思考,請二叔帶他遊本島觀光景點後,希望有機會去美國看看。
於是我辭去和平教會幹事職後,母子前往洛杉磯寄宿在四姐家,逢假日姪甥輩會載我們四處遊覽,也去舊金山、拉斯維加斯、紐約等地,拜訪朋友親戚出國心願。去年四月底,我又帶他第三度旅美數個月,享受寬闊的生活空間,不久生病享年38歲過世。
我的一生坎坷、艱難,內心憂傷難以言喻,只有倚靠救主耶穌,助我能在面對疲憊時,以彈琴自娛,自小父母親的教導及傳承的信仰,使我們雖然承受照顧丈夫、兒子的重擔,因著天父上帝的慈愛,基督的救贖,及聖靈的引導,仍然勇敢面對每一天,數十年來婆婆及叔嬸們一直是我的後盾,娘家的兄弟姊妹也在一旁支持安慰,又有牧師、會友之鼓勵,加添我力量,使我心胸開闊,充滿平安喜樂。我深信「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羅八:28)願神賜福與您們並平安、喜樂、健康﹗

沒有任何遭遇,會是場災禍;沒有任何事,能把我們與神在基督裡所定的心意阻隔。因此,耶穌就拉撒路的病所做的回答,自若又滿有把握。即是我們稱作邪惡的事物,神都能用來彰顯祂的榮耀。即便面臨死亡、病痛,求您教導我仍能活在盼望中。

2005年7月24日 星期日

心思的戰場 -- 紀錦昇

0 意見
寫作於2005/07/24
作  者: 紀錦昇 弟兄


大家好,我叫做錦昇,目前研究所畢業,在中研院當助理,現在在研究生小組聚會。我今天要講的見證是有關於前一段時間我自己心思意念的爭戰。前一陣子我遭遇到一段感情的挫折,從那段時間之後我的心開始被一些消極、負面的情緒所圍繞,開始對自己沒有信心,想要逃避一切的事情,每天幾乎無法作任何事情,回到家後又非常的沮喪和痛苦,一直沒辦法脫離。

有一天回到家後,也是心情很不好,後來發現桌上有一本書,是小組聚會時要討論的一本書,名字叫「心思的戰場」。之前我一直都沒有把它翻開過,那天我就把它拿起來讀了裡面的內容,讀了之後我才發現,原來我要爭戰的對象不是事情或是人,而是自己的意念和思想,書本中提到負面消極的想法會帶來負面消極的生命,惟有積極正面的想法才會帶來積極正面的生命。我們需要改變我們心中負面的想法,對準神的思想。書中也鼓勵我們說,無論境況有多糟,不要放棄,因為改變自己不是靠著我們的能力,乃是依靠神的恩典。

這本書讓我發現原來我自己的個性是很容易有悲觀和負面的想法,我常常去想著事情最壞的一面,因為我覺得一旦有最壞的打算,如果事情真的發生就不會那麼失望了。結果常常是事情還沒發生前,我就把自己弄得很焦慮或是很沮喪。像我常常在上台報告前,就會開始想像我一定會很緊張,然後腦筋會一片空白,然後會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結果我花大部分的時間在擔心和焦慮,我卻沒有花太多心思在準備報告的東西。後來經過這本書的提醒後,我開始下定決心試試看,我開始強迫自己用一些比較正面積極的態度來看事情,當然剛開始真的很不容易,不過每當我開始要往壞處想,開始擴大自己的想像的時候,我就趕快叫自己停下來,然後讓自己思考神在這件事上會成就什麼美好的事,即使有什麼不順利,那也是神所要讓我學習和改進的地方。久而久之,我覺得自己的心情開始好轉,對事情的看法也不大一樣了。像之後有一天,我媽媽突然打電話來,要我回家的時候順便跟教會少契的小朋友作一個專講,我很驚訝的是我那時竟然答應了,而且也沒有太多的擔心和焦慮,我反而覺得很平靜,我跟神禱告說希望神給我智慧,讓我知道我要跟少契的小朋友們講什麼,我也很感謝神在我禱告後給了我回應。雖然後來我不知道少契的小朋友是否有聽懂我講的內容,但是至少在講的過程還蠻順利的。

本來以為自己的情況會越來越好,但是之後有一天回家,不知為什麼我突然又想到過去感情的事情,我發現自己又落入沮喪和痛苦的情緒當中,之前的努力好像又要白費的時候,我腦中突然浮現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我那時想到這句話時,很受安慰和鼓勵,我想到耶穌對於未來要受的患難,都可以如此的順服,那我所遭受的,其實真的不算什麼,我想我自己更應該去學習順服。雖然神有時並不是照我們所願意的方式行事,但那也許是祂要為我們成就更好的事。

我覺得人生是一個不斷爭戰的過程,但我很感謝神,在我痛苦悲傷的時候,給我安慰和教導。雖然有時候我也會跌倒和信心不足,但是感謝神的憐憫和恩典,給我力量,讓我重新再站起來。最後,我用以賽亞書40章29節作我今天見證的結束:「疲乏的,他賜能力,軟弱的,他加力量,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謝謝大家。

【進步處方簽】

人,不一定要當「最好」,但一定要懂得「更好」;不一定要比別人都強,但一定要比昨天的自己更進步。昨天的您、明天的您,是否可以連成一條向上攀升的曲線呢?---摘自「幸福處方」一書

2005年7月17日 星期日

小事上倚靠主 -- 劉志忠

0 意見
寫作於2005/07/17
作  者: 劉志忠 弟兄



這次是我第五次站在這邊為主作見證,感謝主,這次要見證的是---神如何在一些小事上垂聽禱告帶領我。首先先簡單自我介紹一下,我78年在和平受洗,青契、社青都在和平待過很長一段時間,現在是從事律師的工作,服事是偏重在客家福音及弟兄的工作。

【 當兵經歷】

在見證當兵期間一些奇妙的事之前,我須要先交代一下前情提要,大家可能會比較快進入狀況:之前見證我遇見大光,神說「傻孩子,我愛你」,我就覺得神好像特別愛我,所以我就想要更多回報他,就很想、很想要去當牧師,為他傳福音,一生為他所用,心裡所想、實際所做的都是預備成為一個傳道人,然而,神沒有同意我這樣做,一直等不到神的呼召,我就很難過且不高興,就跟神嘔氣,但也沒有辦法,他比較大,所以只好回來參加律師考試。第一次參加律師考試考不好,就先去當兵,當時當兵還是有一點惶恐,不像現在有替代役,輕鬆許多,當時我聽到一些見證,提到好像可以跟神開條件,我就單純地跟神禱告,我開了三個條件,第一要能做禮拜,當時我覺得這個很重要;第二我要能存錢,因為退伍之後可能要補習,要用錢;第三要能夠唸書,如果不能唸書,會愈當兵愈笨,就這樣跟神開了三個條件,沒有等到神回應就去當兵了。

當兵會先到新兵訓練中心,訓練中心結束後會抽籤,有人會抽到外島,有人會透過關係到比較好的單位,我也有關係但不想靠關係,後來我選擇到新竹湖口裝甲兵學校受訓,因為保證不會到外島。裝甲兵學校簡稱「裝校」就是「莊肖維」,顧名思義就是跟裝甲車、戰車有關係,我是受戰車射擊士的士官訓練,就是負責打戰車砲,砲管有105mm,射擊時整個山頭都會震動,受訓二個月結束後,繼續留下受戰車車長訓練,戰車一車有四個人,車長、射擊、裝填跟駕駛,車長就是戰車上面有一個人露出來,頭上戴很奇怪的頭盔的那個就是車長,也是受訓二個月。在受訓四個月期間,假日如果沒有回家(我家住台中),就到新竹附近客庄教會做禮拜,第一次到客庄教會做禮拜,看到一個原住民牧師在客庄牧會,感受特別深刻。放假時都會有留守人員,阿兵哥沒有人不喜歡放假,不管是不是要約會或是回家,反正就是不要留在兵營--那個鬼地方,所以就會有人「賣假」,就是他不想留守,就會以一天1500-2000元的價碼徵求是否有人代為留守,我當時沒有女朋友,也不常回家,而且也過了愛玩的年紀,所以有時就會幫人留守,三天下來,也有5、6000元,不但省去休假的花費,還能賺錢,對阿兵哥來說,算是很不錯了。

四個月受完訓,我抽籤抽到屏東萬金的營區,那是同學最不想去的地方,因為最遠而且很操。到了萬金之後,發現真的是很偏僻,旁邊是原住民部落,後面是中央山脈三千公尺的北大武山,真的是天高皇帝遠,發生什麼事,也沒有人會知道。我被分到「變態連」的戰車連上,不是指全連都是變態,而是連長變態,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他拼業績,他想在長官面前當紅人,如果有什麼比賽,他都要做到最好,但是就操阿兵哥操到不行;而且他極端情緒化,不高興就叫全連全副武裝、換運動服的「換裝」遊戲,誰只要慢一點點就禁足,如果阿兵哥立正手沒有貼緊,他就問你:手為何沒有貼緊?你是不是抗命?!抗命在軍中是相當嚴重的,每一個人都被他玩,就連快要退伍的老兵,他也不放過,甚至副連長、輔導長也被他玩。但是他也知道這樣玩,會被申訴,甚至阿兵哥退伍後會找他算帳,所以他就在阿兵哥快退伍時,放他們快一個月的退伍假,很多阿兵哥都是這樣算了不追究。另外一點你可能會覺得他更變態,他到29歲還交不到女朋友,他一直想追旅部的其中一位女軍官,但一直未能如願,所以他就常常利用全連聯歡晚會時,要全連官兵向旅部唱情歌,大喊「小芬,我愛你」,聽起來蠻浪漫的,如果小芬沒有善意回應時,全連就慘了,你想會怎樣呢?沒錯就是全副武裝,然幾乎都是沒有善意回應的。

我是擔任射擊士、車長兼參一,參一是管全連的休假,包括連長的休假,好像是連長旁邊的紅人,但在變態連長旁邊就完全不一樣,簡直是伴君如伴虎,我最常做的事就是準備全連休假,以及連長指示哪一個阿兵哥禁足,我就須馬上辦理。只要哪一個阿兵哥表現不好、態度對他不敬,他就會大喊,參一:某某某,禁足三天,如果小芬沒有善意回應,禁足的範圍就會擴大。到最後,甚至他只要不高興,就說:參一,你禁足三天,不高興是不是,再三天,簡直瘋了。有一次他極度不爽,就說,參一,你不准睡覺,還交待安全士官每小時叫參一起來,他想要怎樣叫怎樣,所以全連幾乎沒有人沒有被禁足的,至少都六天以上,10到20幾天大有人在,到最後統計下來,我總共被禁足34天,全連第一名,一個月六天假,差不多有六個月沒有休假,有幾次甚至跟家人講,如果我拿槍向連長開火,你們不要覺得太訝異。

被禁足這麼多天,心情當然是很差,但心裡想:不休就不休嘛,也沒有大不了,稍微忍一忍,等我退伍之後,一定要你好看!等到好不容易有休假時,我還是抽空到屏東萬巒、內埔及竹田三間長老教會參加禮拜,甚至住在教會裡面。在禁足的時候,到了禮拜天,如果營區事情較少,我就請半天假去參加禮拜,所以當兵期間跟南部客庄教會及北部客庄教會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這對後來參與客家事工有很大幫助。

因為被禁足如此多天,所以我就沒機會去外面花錢,但該玩都玩遍了,當時士官薪水約一萬一千多,所以退伍時還存了快十萬塊,不是最多的,但也夠補習參加律師考試了。

這樣聽來,好像我跟神禱告的前二個條件都成就了,但第三個條件--有時間唸書,在這種單位,根本是痴心妄想!每個人都忙得要死,就算有空,也沒力唸書,何況我身兼三職,射擊、車長兼參一,常常要熬夜才能完成,更不可能有時間唸書。但是因為我在連長面前黑掉了,他對我極不滿意,就把我參一的職位提前六個月下參(辦交接),一般來說,大多是退伍前一個月左右交接,交接完才能休退伍假,但是我提前六個月就被打入冷宮。當時要接我職位的學弟,沒有不膽戰心驚,甚至要利用關係換單位。職務交接之後,就很涼了,因為已經是資深士官,就天天站安全士官,其他事不太須要我去作,偶而就接接電話,作簡單的記錄。安全士官有一個桌子,下面可以藏一些東西,我就把六法全書藏在裡面,沒事就背背法條、看看書。雖然有這樣的機會,但是還是看不了多少,能多看一點就多看一點,這樣意志的堅持,對退伍後能考上律師,有無形的幫助。

以人的角度來看,我實在倒楣到極點了,然而感謝主,三個條件都成就了,不是以人的想法去成就,但都成就了。之前對神極不諒解,甚至跟他嘔氣,然而在這樣過程中漸漸重拾對神的信心,他在這樣小事上,也同樣垂聽禱告,到後來順利考上律師,前、後達七、八年,信心才真正恢復,神說:我的意念高過你的意念,我的道路高過你的道路。感謝主,榮耀歸給神,阿們!

2005年7月10日 星期日

不再疑惑 -- 周嚴

0 意見
寫作於2005/07/10
作  者: 周嚴 弟兄



我生長在南部鄉下貧苦農家,小學時曾因窮而傷感,在田野裏呼叫「天啊!
我要奮鬥,要出人頭地」,但不知道所呼叫的天是什麼神。

鄉民因為災病困苦而集資在幾棵大樹下蓋了一間樹王公廟,大人常帶我去拜拜,但我總認為樹會長高,我也會長大,但廟裏那麼多我所拜的神,多年來不動如山,表情始終如一,而產生許多疑惑。

上學後,接受許多新的知識,漸漸知道世界十分奧妙,科學家發現許多定理定律,真偉大,也崇拜他們,但這些律是誰訂的呢?為什麼人類除了膚色語言不同之外,所有器官相關位置都相同,我兒時所牽的大水牛為何能接受我這小孩子的指揮,許多的疑問,大人總是告訴我”小孩子有耳無嘴,長大後你就知道了”。

青年時期到都市就讀公費的師範學校,同學大多來自貧苦的農村,看到都市的繁華景象,富人較多,因此產生要奮鬥的豪情壯志,有的立志將來要當醫生,有的要考公費留學或高考,將來可當官或考司法官,有的想當大老闆致富,我則埋首於圖書館中,追求書中自有黃金屋的美夢,也想從中探求答案,於是凡英文,哲學,科學,佛學均有涉獵,但宇宙中許多奧秘都仍無解。

同學各自努力,有的達到目標,有的事與願違,到底是誰在主導人生?後來有奉派到美國工作及深造,有機會接觸基督徒,並讀聖經,奇妙的是,過去許多疑惑漸漸豁然開朗,於是受洗成為基督徒,而我的人生觀也有許多改變。未信主之前,一直在尋找答案,但大多尋不著,一直在籌算自己的前途,但有時不能如願。信主以後,知道我們是被造的,有位創造者在主導一切,我們一生的年日都在祂的計畫中,因人生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言16章9節),所以只要遵行祂的律例誡命,則不憂不懼,在逆境中也有真平安,在順境中更充滿感恩與喜樂。因神所賜的福是富足又不加上憂慮(箴言10章22節)。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箴言9章10節),從此我就不再有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