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26日 星期日

生命的意義 -- 陳怡君

0 意見
寫作於2005/06/26
作  者: 陳怡君 姊妹


大家好,我是陳怡君。現在是台大人類學研究所博士班的學生,同時也在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工作。3年前的暑假,我的好朋友宇琪帶我來到和平,開始在這裡做禮拜,去年初加入社青團契,今年3月13日受洗。

相信大家都聽過西西佛斯的故事。西西佛斯(Sysiphos)是希臘神話中的人物,當他快死的時候,他心想:「我還不想死啊!我還要在人間多待些時候,盡情的玩樂和生活。怎麼樣才不會死呢?」他想到一個辦法就是等死神要來帶他去陰間的時候,他就設法用鐵鍊把死神綁住,並且把他關起來。如此一來,西西佛斯就不會死了。他高高興興的在人間快樂的生活著,可是他沒有想到死神最後被救了出來,並且向冥王報告他的惡行,冥王聽了非常生氣。因此,等到西西佛斯死後,來到陰間,冥王就罰他到地獄去,將一塊巨石推上一座陡峭的斜坡頂上,但是巨石又會滾下來,他就必須再將石頭推上去,如此不停的重覆著,而且日以繼夜,沒有休止。不知道大家對於西西佛斯的命運有什麼想法?不過,這個不斷循環重複的過程想必是非常痛苦、沒有出路、也沒有盼望的。一直以來,我覺得自己的生命景況就像西西佛斯的命運一樣,不斷地重複類似的模式,讓自己一再陷入困境不得動彈。我不禁問自己這樣的生命究竟有什麼意義,人的存在究竟有什麼價值呢?

在我大三下學期期末的時候,我最小的妹妹因為一場嚴重的車禍過世了。那天早上我在睡夢中依稀聽見她忙著準備出門上學的聲響,就好像一個再平常不過的早晨。下午我的同學急忙到圖書館找我跟我說我家出事了要我趕快回家,我的家人不願意在電話中跟我說發生了什麼事,所以我完全沒有預料到在家裡等著的竟是妹妹已經死了的事實,那時我的妹妹還未滿18歲。我無法相信一個年輕美好的生命就這樣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我以為死亡是在離家好遠的地方。我自責沒有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時光,沒有多瞭解她心裡的想法。而且因為妹妹是媽媽最喜歡的孩子,如果能讓媽媽不再哭泣,我希望我能代替她死掉。如果生命是有意義的,誰能告訴我是什麼?為了想知道答案,我開始去人類學系修課,研究所時從外文系改念人類學。人類學是個非常有趣的領域,我瞭解到不同社會文化賦予生命與死亡不同的意義,但是並不能填補我心裡巨大的空洞和不完整,直到我遇見了我以前的男朋友。因為他的生命經驗與人格特質,他可以體會與瞭解我心裡的悲傷和痛苦,原本那些模糊幽暗的感覺頓時有了清晰的輪廓與內容,使我開始思考自己深層的恐懼與孤獨。我以為我因為他而完整了,不幸的是他那時已經有另一個女朋友,這樣的關係強烈地拉扯我對他的感情與信任,在痛苦的矛盾與掙扎中只得選擇結束。因為感情的失敗,我開始否定自己的價值,我不僅失去自己,也失去對生命的熱情與盼望。我沒辦法讓我妹妹不要死,也沒辦法讓我男朋友不要離開我。

所以我生病了,原本已經搖搖欲墜的我陷入憂鬱症當中。當我開始漫長的心理治療過程的同時,神也帶領我認識祂、經歷祂。第一次來和平是參加社青的聚會,我記得當時曾哥坐在我旁邊拼命地開口為我禱告,心裡很感動也很疑惑,因為他並不認識我,卻那麼真誠地為我禱告。我心想連不認識我的人都不放棄希望了,我又怎麼能放棄我自己?所以我開始讀經、禱告、做禮拜、參加許哥的慕道班。去年初甄嬪邀請我當同工我才開始固定參加社青的聚會,我很驚訝的是社青的弟兄姊妹願意接受我這個人。在服事的過程中,我常常犯錯也做了許多蠢事,同工竟然跟我說:『沒關係,妳這樣很好。』我在我的同伴們身上看到耶穌基督美好的樣式。可是我對於信仰仍有許多疑問,我以為必須經過理性地思考分析這個信仰的全部、得到所有問題的答案之後,我才能安然受洗。然而,對我來說,不信與相信之間好像是一個跨越,在這個追尋的過程中,有一天我忽然領悟主對我的愛,『因為他知道我們的本體,思念我們不過是塵土』(詩103: 14),祂一直在我的生命裡,因為這樣許多事情就有了意義。原本以為受洗之後,一切就否極泰來,我與神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哪裡知道就如一位長老在受洗前告訴我的受洗只是開始,這一次神修剪了我最不願意放棄的夢想。為了開拓生命的視野以及接受更好的學術訓練,從去年初我就開始準備申請出國讀書,今年4月我的申請被所有的學校拒絕了,這對在求學過程中從來沒有失敗過的我是一個非常大的打擊與挫折。我一直相信自己的能力,以為只要肯努力、不放棄,就沒有我做不到的事,但是這次的失敗讓我發現原來我太驕傲、太自信了。『雅比斯的禱告』的作者魏肯生(Bruce Wilkinson)在另一本書『葡萄樹的秘密』中說到神修剪的目的:『神所修剪的,往往是我們最想得到、最喜愛,以及最不願放棄的東西。…這種修剪,絕不只是重排我們對事情的優先順序,而是直接指向我們生命的核心---我們所愛的人、緊抓不放的東西,以及個人的權益。我們若想結果子,這些範疇就必須交給神掌管』(2002: 90-91)。

不管是妹妹的死亡、感情的挫折或是對自我的懷疑,苦難或許就是生命最真實的樣貌,但是不同於西西佛斯被冥王懲罰,日以繼夜沒有休止的絕望,因為我知道『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創50:20),生命的苦難可能就有它的意義。主耶穌自己『因受苦難得以完全』(2:10),『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5:8)。至於我們有限的人,希伯來書第12章第11節安慰我們說:『凡管教的事,當時不覺得快樂,反覺得愁苦;後來卻為那經練過的人結出平安的果子,就是義』(12:11)。我現在仍然在尋找生命意義的過程當中,我想要了解自己是誰、為什麼是現在這樣,最終才有可能超越自己的限制。雖然我現在還不能完全明白,就好像『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哥前13:12)。求主堅固我的信心,在順境逆境單單仰望做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的主耶穌。



下午 07:21 2008/8/14

2005年6月9日 星期四

徬徨 -- 葉恩旬

0 意見
寫作於2005/06/19
作  者: 葉恩旬 姊妹


平安,我叫葉恩旬,就讀台大園藝一年級,現在在和平青契聚會。我的母會是台南的太平境教會。而我的個性就如我生長的南台灣一樣,是熱情且活潑的。

  我生長在一個基督教家庭,聽說我已經是第四代基督徒了!而就像許多基督徒家庭長大的小孩,基督教對我來講就像我為什麼姓葉一樣;而每個星期天去主日學,跟每天需要去上學似乎也沒有什麼差別。這樣的信仰是很自然且不需經過衝擊與挑戰的。但那信仰不是我的。

  感謝主的是,我從來沒有離開過教會或團契。而事實上,我也是很喜歡去的!所以,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信仰也開始往下紮根。國中進入少契,我從團契的生活中對信仰有更多的認識。高中則又是另一個階段。尤其高二接團契會長,那一年的服事更讓我學習了不少。

  但那時對信仰常常會有一種感覺:我相信基督教,我也相信神的存在,但我卻不知道我的「依據」在哪?我不知道該如何告訴別人:「因為如此如此,所以我相信!」(不過這個問題,我要留到待會再來解答。)

  所以,到目前為止,我的信仰成長都是緩慢且平淡的。或許是因為人生太順利吧!我從小到大都與人有不錯的人際關係;國中考高中時也順利的考上了台南女中;我在各項活動上也都算表現不錯。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人似乎總是要在遇到苦難時,才會更深的體會到 神的同在。高三準備聯考那年,大概是我十九年來遇到最大挑戰的一次了吧!

  我其實是個很愛玩的人,總是精力旺盛,靜不下來。而 神也很恩待我,祂賜給了許多的恩賜與能力,讓我不管是在學校、社團或團契活動中都表現出色。因此我的成績也只保持在中上程度而已。但我想:我現在是在台南女中,這麼一個菁英齊聚的地方,更何況我又玩的這麼瘋,能有這樣的成績就夠了。而「台大」更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是連想都不用想的!

  升高三的那個暑假,我跟爸爸有一個小小的談話。爸爸給了我一個目標與肯定,他告訴我,其實我是可以考上台大的。而真正靜下來唸書之後,我發現,原來我離台大其實真的沒有那麼遠,但是還是差了那一步!我想,這一步大概就是我之前沒有把重心放在課業上所要付出的代價吧。而這時媽媽也建議我用「但以理讀書法」(就是再每次讀書之前都先花一點時間閱讀 神的話語)從詩篇與箴言開始唸起。

  這裡,我找到了高二時對信仰疑惑的解答:就是要讀經!「聖經」就是我們信仰的確據。而也因為每天都要唸書,所以我每天都會讀經。雖然不是每一次讀經都能讓我立刻安靜心,也不是每一次都能直接的從經節字句當中有所感動,但每天閱讀 神的話語,讓我感覺更是貼近 神。雖然高三的生活很辛苦,但心裡卻滿有 神所賜的平安。

  抱著必考聯考的決心,學測果然以一級分之差第一階段推甄申請沒有通過。(感謝主!這樣我就能更專心的準備聯考。)然而越接近聯考,心也越徬徨。畢竟之前玩掉太多,一年要把全部追回來,實在很辛苦!我也很害怕,害怕台大不是 神要給我的。我不知所措,不知道到底 神要給我的是什麼?

  那時我用這麼一段經文來鼓勵自己:「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是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6-7)」而再我快要走不下去的時候,姐姐也用一段經文勉勵我:「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4:13)」

  所以那時候我都是這樣對 神禱告的:我求主給我好成績,讓我考上台大,不是樣我自己可以得意誇口,乃是因靠著 神而得勝的!

  感謝主!我果然順利考上了台大!上了大學以後,我原本認為可以更去追尋信仰的成長和與 神關係的親近,並且更努力做主的事工。但或許是大學生活比起中學,實在是更自由、更豐富、更多采多姿的多了!我開始用忙碌當作藉口,漸漸地疏遠了自己與 神的關係。我忘記應該要定睛於 神,以為可以靠著自己飛翔。雖然我仍然像是個好基督徒一樣:星期天會去做禮拜,星期六會去團契聚會,遇到挫折時我會禱告。但我知道自已已不像高三時與 神那麼親近了。漸漸的,我開始在生活中的言語與行為上沒有做好見證,不討 神喜悅。我讓自己的罪使自己與 神離的越來越遠…

  但 神還是好愛我,祂從來沒有放棄我!因為這次見證的緣故,讓我可以停下來重新檢視自己的信仰狀態。星期四與蔡牧師聊的時候,他的一句話狠狠地扎在我的心上:為什麼當 神給了我這麼多恩典時,我卻反而離開了 神呢?

  回家的時候,我一邊騎車一邊淚流滿面地跟 神禱告認罪。原來我一直被自己的驕傲自大矇蔽了雙眼,而忘了主賜給我滿滿的恩典。我忘了當我遇到困苦重擔時,是主背我走過那死蔭的幽谷。我忘了我可以不用自己努力的揮動雙臂想要飛,主卻可以讓我如鷹展翅上騰。那天晚上,我有一種我像在外面漂泊了好久的「浪子」,終於回家了的感覺。

  或許我的故事跟許多人的沒有什麼兩樣,沒有神奇的奇蹟,也沒有什麼大風大浪。但是,就是在平凡生活中去經歷 神,除了在遇到困苦時會求告 神,更要再生命中充滿 神的恩典時,仍會記得去抓住 神。這才更可貴啊!

  現在我還在修復我與 神的關係,也請大家為我的信仰狀態禱告。信仰總是有起起落落。感謝主的是在這一起一落之間,我與 神的關係都是持續上升的。